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二十世纪西方文论选(上)[平装]
  • 共1个商家     40.80元~40.80
  • 作者:朱立元(编者),李钧(编者)
  • 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第1版(2003年5月2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401050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二十世纪西方文论选(上)》是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

    目录

    一、新人文主义
    白壁德
    批评家和美国生活

    二、直觉主义和意识流
    柏格森
    思考的电影装置和机械论的错觉
    普鲁斯特
    圣伯夫的方法
    詹姆斯
    意识流
    沃尔夫
    班奈特先生和勃朗太太

    三、表现主义
    克罗齐
    美学原理(节选)

    四、象征主义和意象派
    叶芝
    诗歌的象征主义
    瓦荚里
    谈诗
    里尔克
    诗是经验
    给青年诗人卡普斯的信
    别雷
    象征主义是世界观
    休姆
    论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
    庞德
    论文书信选

    五、未来主义与超现实主义
    马里內蒂
    未来主义的创立和宣言
    未来主义文学技巧宣言
    布勒东
    第一次超现实主义宣言(1924年)

    六、俄国形式主义
    什克洛夫斯基
    作为手法的艺术
    雅各布逊
    隐喻和换喻的两极
    埃亨鲍姆、
    论悲剧和悲剧性
    梯尼亚诺夫
    诗歌中词的意义
    日尔蒙斯基
    抒情诗的结构

    七、语义学与新批评派瑞恰兹
    文学批评原理(节选)燕卜荪
    朦胧的七种类型(节选)艾略特
    传统与个人才能
    兰色姆
    征求本体论批评家(节选)
    纯属思考推理的文学批评
    布鲁克斯
    形式主义批评家
    退特
    论诗的张力(节选)
    维姆萨特
    意图谬见(节选)
    感受谬见(节选)

    八、精神分析与原型批评
    弗洛伊德
    创作家与白曰梦
    论幽默
    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弑父者
    荣格
    心理学与文学
    拉康
    助成“我”的功能形成的镜子阶段
    精神分析学中的言语和语言的作用和领域(节选)
    弗莱
    文学的原型

    九、现象学
    英伽登
    艺术的和审美的价值
    布莱
    批评意识现象学
    梅洛-庞蒂
    作为表达和说话的身体

    十、存在主义与荒诞派
    海德格尔
    语言
    萨特
    什么是写作?
    加缪
    荒诞的创造
    反叛和艺术
    尤奈斯库
    论先锋派
    埃斯林
    荒诞派之荒诞性
    昆德拉
    关于小说艺术的谈话

    十一、新小说派
    萨洛特
    怀疑的时代
    罗伯一格里耶
    未来小说的道路
    新小说
    比托尔
    作为探索的小说

    十二、西方马克思主义
    葛兰西
    人民文学
    卢卡契
    模仿问题之一:审美反映的形成
    布莱希特
    大众性与现实主义
    霍克海默
    现代艺术和大众文化
    马尔库塞
    新感性
    本雅明
    德国悲剧的起源(节选)
    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节选)
    阿尔都塞
    一封论艺术的信
    抽象画家克勒莫尼尼
    阿多诺
    当代小说中叙述者的处境(节选)
    谈谈抒情诗与社会的关系威廉斯
    现实主义和当代小说
    伊格尔顿
    马克思主义与文学批评(节选)
    资本主义、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

    序言

    《二十世纪西方文论选(上)》是教育部“高等教育面向21世纪教学内容和课程体系改革计划”的研究成果,是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全书分上、下两卷,收入自20世纪以来,在西方文学理论发展的历史中,较有影响的理论文章100多篇,涉及流派30多种,代表作家90多位。其中有些作品是在国内首次翻译发表的。《二十世纪西方文论选(上)》是20世纪西方文论选中较全较好的选本,具有文献参考价值和资料收藏价值,可供高校教师和学生使用。

    文摘

    要想躲开门肯先生和他的学派过分心安理得的讥讽,惟一的方法或者就是重新肯定内心生活的真理。因此就需要尽可能地澄清那种以为内心生活所最终赖以存在的克制原则只不过是教条和传统的想法,而肯定克制原则是一个心理上的事实,并且还是一个既不“冷冰冰”又不“粘糊糊”的事实。许多所谓的现实主义之所以冷冰冰和粘糊糊。正是因为不肯承认这个事实。的确,苏格拉底式批评家的重要任务就是把“现实主义者”这个高贵的名词从它目前的堕落境况中挽救出来。对现实的看法如果忽视了人身上仅仅由于气质而使他向相反方向发展的因素,也就是特殊性的人类因素,那么这个看法就可能是十分片面的。难道当清教徒密尔顿宣称“能够掌握自己,控制自己的激情、欲望和畏惧的人是高于帝王的”的时候,比起德莱塞先生用他特殊的方言叙说“那些全世界一切道德或非道德都建于其上的有机物的调整”时,他的话就要不真实一些?
    事实上我们可以根据运用克制原则的程度和性质划分出两种主要类型的现实主义,我们可以把这两种现实主义称为宗教的现实主义和人道主义的现实主义;当克制原则逐渐中断了的时候,又有第三种类型出现,我们可以叫它做自然主义的现实主义。传统性克制既然削弱,随之就产生降低到自然主义水平的现象,这是无可怀疑的。目前时代特殊的恶习是由于放纵和破坏了度量的法则而产生的,并不是我们的现代主义者要我们相信的那样,由于禁令和传统的清规戒律的蛮横专制所造成的。事实昭然若揭。在对解放的要求和对克制的需要之间必须进行细致的调节工作,这已经由歌德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了。歌德并不是以清教徒身份,而是以一个清醒的有丰富阅历的人的身份在说话。他说,任何事物,如果只解放了精神而没有相应地增加自我克制的力量都是有致命危险的。这句话似乎完全能够概括我们“狂热的青年”②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