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玄幻小说年选(2006)[平装]
  • 共1个商家     24.80元~24.80
  • 作者:黄孝阳(作者,编者)
  •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第1版(2006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0486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玄幻小说建立在海阔天空恣意纵横的玄想之上,融玄学、神话、武侠、科幻、童话、言情、推理、悬疑、惊悚等多种小说要素于一炉,构建起一个神奇的崭新的文学国度。它“读起来很过瘾”,“能充分启发读者的想象力”,“具有强大的游戏精神”。它不服从现实,无所顾忌,根据梦想制定规则。2003年前后,玄幻小说在网上兴起热潮,吸引众多眼球,优秀作品点击率动辄以十万、百万甚至千万计,其繁盛程度令整个文坛为之惊叹。
      本书精选了三十余篇2006年度中国玄幻小说佳作,为奇幻作者提供文学上的荣誉。

    作者简介

      黄孝阳,笔名一人,1974年生。江西抚州人。江苏省作协会员,签约作家。已出版《时代三步曲》、《网人》等九部长篇小说。元老级网民,资深网络写手,所个网络论坛版主。

    目录

    黄孝阳◇前言·漫谈中国玄幻
    骑桶人◇塔尔寺
    骑桶人◇龙
    骑桶人◇夜叉
    骑桶人◇归墟
    骑桶人◇春之牙
    舒飞廉◇登月记
    舒飞廉◇连琐记
    穆赫兰◇寂寞如海
    穆赫兰◇亚娜娃娃
    沈璎璎◇屠龙
    沈璎璎◇秦吉了
    陆离◇阴翳街
    陆离◇我宠爱的那只小兽
    苏衣◇白鲸
    苏衣◇覆盖城镇的卢卢
    徐艺宁◇一只天鹅的一生
    徐艺宁◇挪威小镇
    韦芈◇看兔子去
    小木不识丁◇藏传密宗遁地术
    七格◇摩耶本生
    刘慈欣◇乡村教师
    羊◇夜歌
    叶勐◇刀手志
    兰井村人◇铁桶记
    江湖郎中◇菩提之心
    徐淳刚◇远古风景
    易别景◇回廊·时光
    刘哲◇左手城
    方谢晓◇石疯子
    MM都在天上飞◇饕餮王
    乌雷诺斯◇蝴蝶法师

    文摘

    书摘

      骑桶人
      桑叶清晨起来到荒野上去扯猪菜的时候,遇上了这条龙。
      她听到从黑暗的深处传来断断续续的喘气声,“嘶——嘶——”,好像风吹过原野。
      桑叶把她手中的白骨火把稍稍举高了一些,她看到在一丛丛鬼芦苇、猪菜和黑蛉草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她放下挽在臂上的用来装猪菜的柳篮,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在白骨火把灰白的光下,那巨大的、黑色的、带鳞片的东西在剧烈地起伏,忽而它静止了,像已经死去,忽而它又猛地跳起,像有谁刚捅了它一刀,然后它又继续剧烈地起伏,伴着那凄厉的喘息。
      桑叶循着这个声音寻找。附近的鬼芦苇被压折了一大片。她看见在数丈之外,有一个巨大的黑影立着,她走过去,那声音愈来愈响,忽然吹来一阵腥风,把她吓了一跳,白骨火把跌在了地上,她想拾起火把,但又刮起一阵风把火把吹灭了,她惊叫起来,于是风停息了。桑叶拾起火把,打着颤将火点燃,她看到一个巨大的龙头趴伏在地上,白色的口涎从它的嘴角流出,黑黑的、湿漉漉的、牛一样的鼻翼在痛苦地翕张,它似乎喘不过气来了,它的凸起的、布满血丝的眼睛痛苦地睁大,两耳向后支棱着,额头上的皱纹挤到了一块,忽然,风声再一次响起,巨龙终于呼出了一口气,火把再一次被吹灭了。
      那一天桑叶只扯了半篮猪菜回家。锦绣娘一看到那半篮子猪菜,脸就黑了,捏着声道:“死丫头,你这是去踏青去了吧?”桑叶低着头,嗫嚅道:“我……我遇上了老大一条龙!”锦绣娘根本就没听桑叶说的什么,她尖着两根手指,扭住桑叶的耳朵,把她扯到了猪圈边,“在这儿跪着!今天的午饭你就别想吃了!”
      在每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桑叶都会偷偷地走出村子,向天上飘去。她手里总是擎着一根白骨火把,她看到小小的村庄落在了她的脚下,她看到遥远的天边有绚丽璀璨的灯火,那灯火把暗域黑暗的天空映得通红,她还看到无边无际的黑粟田,在通红的天空下缓缓起伏、翻涌。
      桑叶知道自己是死了,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到了暗域,来到了这个既不是地狱,也绝非天堂的鬼城。这儿的鬼魂都以种植黑粟和酿造黑粟酒为生。和桑叶一起死去、一起来到暗域的桑叶的爹爹,在远离城镇的地方开垦出了一小块田地,建起了简陋的屋舍,安下了家。几年之后,这儿成了一个小村庄,桑叶的爹爹也娶了一个孤零零的女鬼为妻,这个女鬼,自然便是锦绣娘。
      自从桑叶的爹爹娶了锦绣娘,便渐渐冷淡了桑叶,有时遇见锦绣娘虐待桑叶,也只当看不见。桑叶愈发地想念自己仍在人间的亲娘了,每当这时候,她就会偷偷从村里飘起,一直飘到人间,坐在自己小小的坟墓里,呜呜地哭,哭累了,就看青白的磷火在草丛问游荡,看萤火虫的光乍起乍灭。有时候,她看到坟头上的草没了,坟前插着两根香,摆着两小杯黄酒和一只碗,碗里要么是一个馒头,要么是一枚鸡蛋,她就知道娘又来看自己了,心里就有些欢喜,虽然也哭,却没那么伤心。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连她的亲娘也不来看她了,坟前那两根烧香剩下的红棍子早已褪色,杯里尽是雨水,摆在石碑前的瓷碗也碎了一角,碗缘上粘满了黄泥。
      桑叶隐隐约约听到新来的鬼魂说:“她后娘是这样子,亲娘又重新嫁了人,去了好远好远的地方,只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上坟了,桑叶这小丫头,还三天两头地跑去坟里坐,她亲娘若是知道了,不知有多伤心呢!”
      桑叶只是抿着嘴,当没听见,还是跑去坟里坐等,她想终有一天,娘还会回来看自己,给自己烧上两根香,摆上两个杯、一只碗,杯里是黄澄澄的黄酒,碗里是一个馒头,或是一枚鸡蛋。
      可是她等呀、等呀,总也等不到她的亲娘回来上坟,坟头上的草愈长愈高,草根都垂了下来,像巨人的胡子,把坟里塞得满满的,桑叶都快没地儿坐了。
      “花脸,你说我娘还会回来给我上坟么?”这会儿,桑叶跪在猪圈前,忍不住就问圈里那头又黑又脏的老母猪,花脸“呼噜呼噜”地,也不知究竟说的是“是”,还是“不是”。
      一直跪到桑叶的爹爹从地里回来了,锦绣娘才在厨房里喊道:“死丫头,还在那儿挺尸咧,还不快起来给你爹打水洗脸去!”桑叶才从地上爬起,拿了根火把,提了木桶,挪着脚到河里打水,一一她的腿又酸又麻,像刚被千万把钢针扎过了一样。
      亿万年来,黑色的冥河在黑色的荒凉之雾上蜿蜒流过,黑琉璃一样的河水无声地汹涌,穿越了整个阴间;宽广的河面上雾气迷蒙,没有死亡,也没有生命。直到它流入地狱,才渐渐地有鬼魂与神灵在河上来往,才远远地飘来痛苦的呼喊和欢乐的狂笑,才隐隐地看到一幢幢的楼宇在黑暗中立起、坍塌,可是,一旦它流出地狱那黑铁铸成的城墙,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冥河重又在无生无死的沉寂中向黑暗的最深处流去,流去,终至流人黑暗之海。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一个被地狱流放的鬼魂在冥河岸边的荒凉之雾上开垦出了一小块黑粟田,这用冥河之水浇灌出的黑粟啊,竞成为欲界最香甜最味美的食粮,愈来愈多被流放的鬼魂在冥河之畔种起了黑粟,这些黑粟田渐渐连成了一片,而那些鬼魂,也存阴问建起了一座新的城市,这座城市便是暗域一 天堂与地狱之外的另一座欢乐之城。
      桑叶愣愣地看着这宽广无涯的冥河,每一次站在河畔,她都会这么愣愣地看上一小会儿。终于,她弯下腰,把木桶浸入水中,她拼尽全力才提了桶水上来,还溅湿了半幅裙子。她摘了些苇叶盖在桶上,以免水再溅出来,又把火把斜着插在腰间,便两手提起木桶,歪着身子,踉踉跄跄地把水往家里提去。
      经过龙湫边的时候,她把桶放下了,喘着气,对着那潭黑水轻喊:“叁合!叁合!”平静的黑色水面荡起了波纹,一条毒龙从水里浮起,却只露出双角和鼻孔。这是桑叶家的毒龙,在暗域,毒龙就如同阳问的牛一般,都是农家必不可少的牲畜。
      桑叶跪下了,把嘴凑到叁合的耳边道:“叁合,我今天早上遇见好大一条龙,它快喘不过气来了!”
      叁合懒懒地摇了摇头上的角,一闭眼,又沉入了水中。
      桑叶气恼地站起来,把一块小石子踢入水中,道:“臭叁合,不理你了!”便又提起水桶,向家里走去。
      她原本是想叫叁合陪着自己,在夜里再去看一看那条巨龙,可是,叁合却根本对别的龙不感兴趣。桑叶只好等爹和后娘都睡着了,才偷偷地溜出门,自个儿向荒野里走去。她带了一些小米饭,想看看那巨龙吃不吃。
      巨龙愈来愈喘了,那些“嘶嘶”的风声中,又夹杂了一些奇怪的声响,如同是有无数的婴儿在放声啼哭,这啼哭声细小而坚韧,被风声裹挟着,听起来不仅凄厉,而且悲凉。
      桑叶小心地不让火把被巨龙的喘息吹灭,把小米饭堆在巨龙的嘴边。巨龙喘着气,睁开眼看了看,又闭上了。桑叶把那堆小米饭往巨龙的嘴前推了推,道:“吃啊!龙,吃啊!这可是用黑粟煮出来的呢,好香啊!”巨龙把眼睁开了,它的嘴缓缓张开,舌头伸出轻轻一卷,便把那堆小米饭全都卷入了口中。
      桑叶开心地笑了,她站起来,高举着火把,看着这条巨龙。刚才,在巨龙张开嘴的时候,桑叶看到它的牙全都没了,这可真是一条巨大而苍老的毒龙呢,它的耳朵眼和鼻孔里都长出了白毛,它的两根长须已被磨得又短又钝,它那两杈巨角,立在它的头顶上,简直就像两棵老树,上面不仅挂着许多枯藤,甚至还有一个破碎的鸟巢,它身上的鳞片已经脱落了许多,露出暗红的肉,黑色的龙虱在鳞片里进进出出,这些龙虱每只都有黑豆那么大,鼓着坚硬而饱胀的肚子,在巨龙身上钻来钻去。
      P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