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西南民族大学优秀学术文库:中国侠文艺史[平装]
  • 共1个商家     33.60元~33.60
  • 作者:李欧(作者)
  •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1011423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西南民族大学优秀学术文库:中国侠文艺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李欧,1954年出生,北京大学哲学(美学)硕士。现任西南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美学硕士点和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点领衔导师。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文化与文艺学,己出版《论艺术》、《梦与醒的匠心--(红楼梦)的叙事策略》等学术专著,主编出版《外国文化与文学》、《泰国文学研究》等专著。在《文艺研究》、《文学评论》、《外国文学研究》等刊物发表《审美与艺术的心理治疗功能》、《在神话性中生存--论当代武侠小说的深层内涵》、《泰国现当代小说发展述评》、《极致之变的陷阱》等学术论文50余篇。

    目录

    绪言
    第一章竹帛丹青载侠行:史传侠士
    第一节概述
    第二节惨烈慷慨中的生命之轻——春秋战国的侠士
    第三节持节重气的特立独行——汉魏六朝隋唐之侠
    第四节从“平不平”到“为国为民”的儒侠风范——元明清侠士
    附录
    一、侠气的构成:义、勇、游、信
    二、儒士与侠气
    三、论儒侠互补
    第二章千古侠气弦歌传
    第一节历程概述
    一、侠诗的滥觞
    二、隋唐、五代侠诗
    三、宋以后的侠诗
    第二节侠诗类型
    一、乐府类型
    二、主题类型
    附录论原型意象——“侠”的三层面
    一、侠意象
    二、侠精神
    三、实存侠与观念侠
    四、文学侠
    第三章武侠小说
    第一节汉魏晋南北朝的武侠小说
    一、武侠小说的产生
    二、武侠小说形成时期的作品
    第二节唐宋武侠小说
    一、唐代传奇中的武侠小说
    二、宋传奇中的武侠小说
    三、宋元话本中的武侠小说
    第三节明清武侠小说
    一、概述
    二、明代侠义小说和侠义公案小说
    三、清代武侠小说
    第四节现代武侠小说
    一、中国现代武侠小说概述
    二、民国武侠小说
    三、当代武侠小说
    附录
    一、武侠小说关键词
    二、在神话性中生存——当代武侠小说的深层内涵
    三、极致之变的陷阱——古龙武侠病态心理剖析
    第四章侠义戏剧
    第一节概述
    第二节宋元侠义戏剧
    一、“水浒”戏
    二、取材历史及现实的侠义剧
    第三节明清侠义戏剧
    一、取材于《水浒传》的侠客戏
    二、取材于侠客小说的侠客戏
    三、取材于历史的侠客戏

    文摘

    版权页:



    至于儒家思想中的“信以行义,“信近于义”(《论语?学而》)等等论述,侠文化则不一定认同。“信”并不一定受“义”、“仁”以及“诚”的制约,自有其独立价值。如有制约,那也是相互制约,相互依赖。甚至认定“信”是“义”的必要构成,无信就无义,“背信”就意味着“弃义”。
    应该说,无信就无侠!侠士们因为守信,即使可能使自身处于荒诞的或者悲剧性的境况中,仍然要坚守“信”。例如,在温瑞安的小说《白衣方振眉》中,有一位大侠名叫“我是谁”,他为了守信,不得不去救自己所不齿所痛恨的人,不得不去斗自己所仰慕所亲近的另一大侠。而被“侠气”所激发,于是,他试图设法让对手杀死自己:一方面做到了“守信”,另一方面,也可以不违背侠义。而他的对手,大侠白衣方振眉,也故意战败以便保全“我是谁”的“守信”。甚至,武侠小说中的一些反派人物,因为守信,也能令读者产生一些好感。例如,金庸小说中“四大恶人”之一“南海鳄神”、采花大盗“千里独行”田伯光,以及善恶不分、滥杀无辜的“摩天居士”谢烟客,因为他们能够把“信”坚持到底,就使读者的厌恶感大大减少。或许,这是行走江湖的需要,不过,更有可能的是,这是他们保持自己的“荣誉”与“自尊”的重要方式之一。再者,围绕小说中人物的“背信”与“守信”展开的叙述,有时是武侠小说建构故事情节的重要方式之一。例如,“谢烟客”的守信:“玄铁之令,有求必应”,就成了金庸小说《侠客行》中展开情节叙述的基础。
    侠文化对于“信”的坚守,近于偏执,近于非理性,由“信”而走向了对“信”的“信仰”,虽不同于宗教性情感,但庶几近乎!这种“信”,对于坚守者,可预期的常常只有利益的损失或丧失。但是大侠有“勇”做资源,足以支撑其坚守而“不顾”。这种异常的“信”自有其特定的社会意义,具有特定的社会功能。
    一般而言,传统的“信”是以“亲”为核心分层次地展开,从而形成一种“差序”格局。“信”受制于外在的血亲人缘的等级性的自然脉络,在“熟人”社会:血缘、亲缘、邻里、同党、宗派等等关系网络中延伸,以“人品”评价为其支撑,越“亲”越“熟”就越“信”。而“侠气”之“信”则不然,是一种“陌生人”的伦理,“亲”、“熟”并不一定具有优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