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事是风云人是月:王充闾读史(套装上下卷)[平装]
  • 共1个商家     36.70元~36.70
  • 作者:王充闾(作者)
  • 出版社: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春风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133861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事是风云人是月:王充闾读史(套装上下卷)》是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王充闾,国家一级作家,辽宁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兼任南开大学、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出版有散文随笔集《淡写流年》《何处是归程》《成功者的劫难》《历史上的三种人》《龙墩上的悖论》等二十余种,诗词集两种,另有“王充闾作品系列”七种、“王充闾文化散文丛书”三种。散文集《春宽梦窄》获中国作协首届鲁迅文学奖;《北方乡梦》译成英文、阿拉伯文。

    目录

    作者自序

    上卷 人文初祖
    大禹原来是苦工
    《诗经》一解(外一篇)
    吾爱庄子
    淹城三说
    万古丰碑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关于伯乐的话题
    神话·诗话·情话
    成功者的劫难
    庄王之量
    卞和种种(外一篇)
    楚材晋用
    今古“智囊”
    邯郸说赵
    黄金台(外一篇)
    闲话私谒
    门下(外一篇)
    欲望的神话
    汉高祖还乡
    无赖刘三
    忍把浮名换钓丝
    隐身容易隐心难
    文经武纬各千秋
    凉山说史
    一言为宝(外一篇)
    貂蝉趣话
    叩问沧桑
    “国家不幸诗家幸”
    伧父当年笑左思(外一篇)
    “清谈”辩
    说名道字
    追求
    圣井与辱井
    皖南杂识
    解不开的死结
    千载心香域外烧
    骆宾王祠联
    文成公主
    三个唐僧
    钟馗遭贬
    未必人间无好汉
    扬州旧事
    两个李白
    诗卷长留天地
    青蝇诗话
    “错认颜标”的笑话
    求人不求备(外一篇)
    劫后遗珠
    顿悟

    下卷 险棋·妙棋
    北宋之失
    从无字碑说起
    何曾春梦了无痕
    自荐与要官
    赵家父子可怜虫
    好一个书画院长
    找准位置
    陆游的梦
    江山留与后人愁
    泉路何人说断肠
    流俗多误(外一篇)
    谈龙录
    耶律家族与医巫间山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海陵王自毁都城
    问世间情是何物
    情注河汾
    战魔
    天骄无奈死神何
    权阉肆祸大明
    叔侄“捉迷藏”
    龙湖之会
    杨升庵与《临江仙》词
    人生在世,“进退”二字
    汤显祖的澳门之旅
    笔意喜生
    清风一枕南窗卧
    崔溥其人其事
    努尔哈赤迁都
    龙头鼠尾
    主子与奴才
    情在不能醒
    青眼高歌
    纳兰心事
    灵魂的拷问
    山庄里的两对祖孙
    一“枉”情深
    “老处女”的自嘲
    东归本事
    用破一生心
    李鸿章的六种形象
    过犹不及
    且与时人话短长
    玩偶生涯
    情死
    有歌有酒春常在
    戏鉴人生
    酒令丛谈
    曾将泪眼望山河

    文摘

    明朝开国功臣许多都是朱元璋的同乡,他们来自淮西,出身寒苦,后来饱尝胜利果实,构成了一个实力雄厚的庞大的勋贵集团。这些能征惯战、功高震主的开国勋戚,自幼羁身戎幕,出入卒伍之间,一意血战疆场,没有接受知识文化、研习经史的条件。尽管靠近庄子的濠梁观鱼台,但我敢断言,不会有谁关注过什么“濠濮间想”,也不可能懂得庄子讲的“膏火自煎”(油膏引燃了火,结果反将自己烧干)、“山木自寇”(山木做成斧柄,反转过来砍伐自己)的道理。他们的头脑都十分简单,最后在政治黑幕中扮演了人生最惨痛的悲剧角色,照旧也是懵里懵懂、糊里糊涂。
    司马迁在《史记》中曾记下了这样一件事:楚王听说庄子是个贤才,便用重金聘他为相。庄子却对使者说:“你看到过祭祀用的牛吗?平日给它披上华美的衣饰,喂的是上好的草料,等到祭祀时就送进太庙,作为牺牲把它宰掉。到那时候,牛即使后悔,想做个孤弱的小猪崽儿,还能做得到吗?”
    历史是既成的事实,不便假设,也无法假设,但后来者不妨做某些猜想。假如那些身居高位,享禄万钟,最后惨遭刑戮的明初开国功臣,有机会渎到庄子的这番话,那又该是怎样一种滋味涌上心头呢?
    皇城与濠上,相去不远,却划开了瑰伟与平凡、荣华与萧索、有为与无为、威加海内与潇洒出尘的界限,体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蕴与情趣。遥想洪武当年,金碧辉煌的皇陵、帝都,该是何等壮观,何等气派。与之相较,庄子的濠上荒台,冢边衰草,却显得寂寞清寒,荒凉破败,而且恍兮惚兮,似有若无。但是,就其思想价值的深邃和美学意蕴的丰厚来说,二者也许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尽管当地朋友一再说,两千多年过去了,时移事易,陵谷变迁,有关庄子的遗迹怕是什么也没有了,看了难免失望,可是,我却仍然寄情濠上。
    据唐人成玄英的《庄子疏》,濠梁在淮南钟离郡,这里有庄子的墓地,后人还建了濠梁观鱼台。其地在今安徽凤阳县临淮关附近。去岁秋初,因事途经凤阳,我乘便向东道主提出了寻访庄、惠濠梁观鱼遗址的要求,想通过体味两位古代哲人观鱼论辩的逸趣,实地感受一番别有会心的“濠濮间想”。
    没料到,这番心思竟引发了他们的愕然惊叹。他们先问一句:“可曾到过明皇陵和中都城?”看我摇了摇头,便说,这两大名城胜迹都在“濠梁观鱼”附近,失之交臂,未免可惜。看得出来朋友们的意思:抛开巍峨壮观、享誉中外的风景热线不看,却偏偏寄情濠上,去寻找那类看不见、摸不着的虚无缥缈的东西,岂不是“怪哉,怪哉”?为了不辜负他们的隆情盛意,我首先安排半天时间,看了这两处明代的古迹。
    原来,凤阳乃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家乡,又是他的龙兴之地。因此,在这里随处可见这位“濠州真人”的龙爪留痕。最显眼的要算两处工程浩巨的“皇帝项目”:一是中都城,一是朱元璋为其父母修建的皇陵。朱元璋登基第二年,就拍板定案,要在家乡凤阳建都,六年时间动用民夫、工匠、兵士数十万人,耗费资财无数。南于四方怨声载道,谋臣一再进谏,为了不致激起民变,才以“劳费”为由被迫中止。经过六百多年的沧桑变化,城池、宫阙已经多半倾圮。皇陵历时九年建成。于今,主体建筑不见了,只剩下位于神道两侧长达二百五十多米的石雕群像基本保存完好,刻工精细,壮丽森严,表现了明初强盛时期的恢弘气魄和劳动人民的高度智慧。
    历史留给后人的,毕竟只是创造的成果,而不是血泪交进的创造过程。尽管当时的异化劳动是非人的,但异化劳动的成果却可以是动人的。在这里,劳动者创造的辉煌业绩昭昭地展现出来,而辉煌业绩的背后却掩饰了反动统治者的暴政与凶残的手段。作为文物,自有其不朽价值;可是,就个人兴趣和思想感情来说,我却觉得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