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东方朔:天骄[平装]
  • 共2个商家     31.50元~32.00
  • 作者:龙吟(作者)
  • 出版社:吉林文史出版社;第1版(2008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02730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东方朔:天骄》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东方龙吟,古徐人也。幼年随母下放农村,得十年刈草逗泥之乐;弱冠伴友潜至地窟,有四载掘煤掏炭之历。高考恢复时涌入大学,学历时髦日攀至翰院。索腋凑裘,修撰之名偶厕百科名流之中;雕枯剖朽,蠢篆之迹屡现核心刊物之上。慕东坡之迹,入内翰教读撰制;喜曼倩之趣,居金马戏儒避世。临鼎观烹,愧享其脔:近朱睹丽,羞染腥赤。预九天之宴,却无飘飘之感;享三闾之乐,竟有昂昂之态。重返绿野.笑与池鱼汩泥泛波;再走平阳,乐看村獒侧目睥睨。赏我心者,往日雁行虽坐高衙犹有企羡之神:悦我目者,畴昔鹪鹩稍据蜗角便露鸱鹗之态。行路数十万里,方知三坟五典六成谬论;阅人过百千个,更晓八索九丘七分合意。遍尝酸甜苦辣,始觉离合悲欢更有情趣;纵观世态炎凉,才将喜怒哀乐付诸笑谈。优耶劣耶,任眼前读者转说;功耶过耶,待身后贤达定评。

    目录

    第一章 朔方城
    第二章 推恩裂土
    第三章 惊天动地
    第四章 生死情谊
    第五章 双嫁女
    第六章 富贵与贫贱
    第七章 得道与求仙
    第八章 浴血沉沙
    第九章 淮南风雨
    第十章 杀无赦
    第十一章 王侯天伦
    第十二章 酷吏习姬
    第十三章 堪破谜底
    第十四章 割肉食妻
    第十五章 陌上桑
    第十六章 白鹿币
    第十七章 儒道守关
    第十八章 一以当十
    第十九章 封狼居胥
    第二十章 生灵苍天

    序言

    文明古国,以“文”而名。无文则无历史,有文方有师传。
    文者并非皆儒。《韩非子》云:“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于是乎一文一武,结伴而入“五蠹”。千古奇冤,何其酷哉!而今时髦之词,乃“儒、商”结合;“文、侠”并称,前所未闻。
    君不见雪卷纸浪滚滚来,书城地摊火不衰。好一股武侠狂飙,发自港台,席卷大陆,凡有华人处,即见屠狗宰鸡之徒,磨刀霍霍;穿坟掘墓之辈,横行江湖;流氓地痞,逞睚眦必报之快意;劫匪路霸,冠英雄豪杰之美名。数十年间,魑魅魍魉高登大雅之堂,淫魔赌棍荧屏出尽风头。试问斯文:祸耶福耶?
    纵览青史,文而侠者,何其多也!楚之屈大夫,丽文与长剑并辉;汉之东方朔,奇智共兵略一炉;魏之曹植,拔剑而视当路鸱豺;晋之陶潜,长慕刑天舞戈猛志。李太白斗酒诗百篇,醒时犹仗三尺寒雪行天下;苏东坡雄文傲千载,兴起牵黄擎苍高歌射天狼。至于边塞英豪,或笔下滚起满川斗石,或胸中自有雄兵百万。贾岛一介寒士,尚可拔剑而问天下不平之事;嗣同六君子中,慨然以血奏出变法至亢之曲。宋之易安女士,鄙偏安之辈而抒人杰鬼雄之愿;清末鉴湖女侠,叹身为娥眉径踏为国牺牲之途。文而侠者,足以惊天地而动鬼神矣,今之舞文弄墨者,何故缩毛拳局懵懂烘烘盗汗淋漓而饮鸩润喉,不知笔锋剑刃吹毛断金雄视蝼蚁以弘文侠神髓?
    于是乎有东方龙吟者,尝梦屈原披香草而长叹,东方曼倩执长戟而笑傲,李太白拔剑悲歌,苏东坡扼腕流连。于是乎正襟危坐,目视千载奇文,耳聆高台悲风,手奏键盘之歌,心游太极八荒。每日寅时耕耘,不知东方既白。幸有万千同道,结网五洲而来,鸿飞微管之间,意在九霄之外。
    文而侠者,奋起揭竿,荡污涤垢。操微机以会大智,以周易之玄妙应数码之律动,于知识主宰世界之先,率文侠之气徜徉智海,令天下饱学之士,粲然而不汗颜:新纪来临之际,舍此而有其他快哉妙哉幸甚之至之事乎?

    文摘

    卫青等人向台前走来,武帝见到平阳公主走到人群前面,将孩子高高举起。卫青转目而视,对平阳公主一笑,然后再也不转头,径向武帝的高台走来。
    武帝心中对卫青的敬重,更加了一层。
    卫青等人来到台前,向武帝跪下,三次叩首:“臣卫青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郭解也和众将领一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汉武帝高声说:“众爱卿劳苦功高,快快请起!”
    卫青起身,向前一步说:“托皇上齐天洪福,此次出兵,所向披靡,匈奴右贤王十万军马,全部为我汉军所灭;匈奴单于之太子于单,率众二万,归降我朝。大河以南千里沃土,从今而后,再归我朝!”
    武帝大声叫好。“卫爱卿,你们劳苦功高,朕将大宴五日,好好犒劳!”
    卫青:“臣等谢皇上!”
    武帝见人群中尚无匈奴人马,便急问:“卫爱卿,那匈奴太子于单呢?他现在何处?”
    卫青说:“于单率其部落二万余人,水土不服,行动迟缓,臣命他三天之后,再到长安,臣等先来复命。”
    武帝点头称是:“好的,你办事,朕放心。哎,朕听东方爱卿说,老单于已经死了,有个叫什么‘一只鞋’的即了位。是吗?”
    卫青知道,这肯定皇上与东方朔在拿匈奴人开玩笑,于是正经地说:“皇上,继匈奴单于之位的是叫伊稚斜,他原是丞相,是军臣单于的弟弟。”
    武帝不高兴地对东方朔说:“东方爱卿,匈奴单于明明是叫‘伊稚斜’,可你怎么告诉朕说,他叫‘一只鞋’呢?另一只鞋呢,难道被你给窃走了?”
    众人大笑。东方朔说:“皇上,据臣所知,匈奴丞相迫不及待,生怕太子回来,即了单于之位,于是只穿一只鞋子,就登了王位,所以他就叫做‘一只鞋’嘛。”
    武帝大笑:“说得好。有朝一日,朕要带着你,亲自踏平匈奴,看看那个老东西,到底是一只鞋,还是光着脚!”
    众人大笑起来,气氛热烈且隆重。
    武帝说道:“卫爱卿,你功高盖世,虽韩信周勃也不过如此。朕命你为汉大将军,加封长平侯,增添食邑三千八百户。”
    卫青说:“皇上!臣已食邑八千,再加两千,为万户侯足矣,臣不要如此之多!”为国望侯!”
    卫青一惊:“臣谢皇上隆恩,只是小儿尚在襁褓之中,不宜封侯啊。”
    武帝说道:“你有惊世之功,朕便有惊世之封!不必推辞了。苏建、李沮,杀敌有功,苏建为岸头侯,朕封李沮平陵侯,各食邑三千户。”
    苏建跪拜:“臣代李沮将军一并谢皇上隆恩!”
    武帝又看了看已有老态的公孙贺,虽然无大功,可他也不容易,又是自己的连襟。于是说:“公孙贺加封河曲侯,增加食邑两千户。”
    公孙贺:“臣谢皇上隆恩!”
    武帝再看一眼郭解,想起他刚才给自己跪下的情景,心中一阵激动。他说道:“郭解杀敌有功,还帮于单铲除顽凶,功高过人。朕封你为高阙侯,食邑五千户。”
    郭解跪拜道:“郭解谢皇上隆恩。只是,郭解有一请求,请皇上应允。”
    武帝见郭有求于己,更加高兴:“说吧。”
    郭解道:“皇上,飞将军李广,英勇无敌,匈奴闻之胆寒。前次误落敌手,以智逃脱。臣之功劳和名声,远不能和李广将军相比。臣请陛下以此高阙侯之位,封给李广将军,臣散漫江湖,不要此侯更好。”
    武帝有点不太高兴。“郭解,朕的封赐,必有缘由。没有战功,不要说是李广将军,就是卫青,也不能封赏;立了军功,不愿受封,朕也不容。李广将军之事,朕自待其立功之后再封;你可速速取来家小,到长安安居!”
    郭解说:“陛下,郭解……”
    东方朔怕郭解再争下去,惹怒皇上,忙上去阻拦道:“郭解将军,郭大侠,皇上的封赏,可是万万不能辞的。”
    郭解想了一下,点点头:“郭解遵命。”
    武帝也不计较,高声道:“传朕旨意,此次凡随卫大将军出击匈奴者,概升一级;士兵每人赏钱百缗!校尉以上,每人赏钱千缗;将军以上,每人赏万钱!”
    东方朔小声说:“皇上,二十万大军,这一赏,可就是数百万,上千万啊!”
    武帝道:“就是万万,朕也要赏!张汤,有那么多钱吗?”
    张汤急忙应承:“皇上放心,府库里钱多的是。”
    武帝放心地说:“众位爱卿,你们说说,如何安置匈奴太子和两万降者呢?”
    众人面面相觑,无人马上回答。正在此时,主父偃走了出来,向武帝一躬:“皇上,臣主父偃,有一计策。”
    武帝点点头:“噢?主父偃,你运送粮草有功,朕先给你加官一级。”
    “臣主父偃谢皇上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