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市长女婿[平装]
  • 共2个商家     21.80元~21.90
  • 作者:焦述(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5355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作者简介

    焦述,国家一级作家。当过工人,群众文艺干部、文学期刊编辑、报社记者、专业作家。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
    1996年夏至2002年春,到河南省济源市挂职工作,深入生活,任政府副市长,分管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移民工作六年。2002年夏至2004年冬,受聘于河南姿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分管企业文化、行政管理、人力资源管理等。2005年春至今,进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任副巡视员,体验法官生活。
    著有《风流小浪底》、《倾斜的中原》、《失去的爱情》、《市长日记》、《市长手记》、《市长笔记》、《市长后院》、《市长纪事》等十余部专著,市长系列作品(五本)六年来发行排在河南文艺出版社第一名。曾获河南省优秀作品奖、河南省优秀图书奖、河南省五个一工程奖,河南省政府优秀成果奖、北方八省一市文艺图书一等奖、全国优秀畅销书等二十种奖项。

    文摘

    那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江北日报党组下发一张红头文件,文件写的是任命东启聪同志为江北日报驻江口市记者站站长,尽管记者站长只是个正科级,但是它的意义却很重大,在众多的实力相当的年轻人中,从此东启聪算是“出线”了。坐上记者站长这把交椅,就意味着他进入了升迁的轨道,虽然还只相当于行政级别中最底层的科级,对东启聪来说,已很满足了,他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道理,自己终于迈出了第一步。而且,在江北日报派出的二十个记者站中,江口市记者站尤为重要和显眼。江口市是江北省的首府,全省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能坐镇这个中心,可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为下一步的发展开拓出广阔的空间,东启聪踌躇满志,摩拳擦掌,以尚佳的竞技状态上任了。大约从这时间开始,东启聪不再做噩梦了,先前的痴情恋人媛媛,也不再“打扰”他了。
    媛媛是他曾海誓山盟的初恋情人,就在她有了身孕准备结婚的时候,东启聪遇见了江口市常务副市长的女儿艾思思,为了从贫民走上官场,他选择了背叛,无情地用残忍的手段,将马上就要结婚的未婚妻抛弃,以致将她逼疯,最终达到了与艾思思结婚的目的,当上了乘龙快婿。
    上任伊始,东启聪要做一次全方位的巡礼活动。巡礼的第一站是背头县。
    艾副市长的消息果然灵验,是在他透露给女儿思思那个信息不久以后,江北日报社就发出了一个文件,拟将全省二十个驻地市记者站站长晋升为副处级。文件发出之后,开始了对现任站长的考察。很幸运,东启聪顺利的通过了考察关,坐上了副处级记者站站长的交椅。与东启聪晋级同步进行的是,他与艾思思的婚礼。对东启聪说,真是好事成双,他不仅陶醉在级别晋升后的欣慰愉悦中,同时又痴醉地向往着盛大婚礼的体面风光……
    如今,人们爱将竞技场出人意料的胜利者称之谓黑马。东启聪很幸运的被公认为一匹黑马,是在江口市六县六区换届之时。原本,东启聪内定为背头县政府曾县长的接班人选,曾县长接县委霍书记的班,霍书记调入江口市政协了。可是,恰在这时固阳市的班子内讧起来,原来设计好的人事晋升蓝图难以实施,江口市委临阵磋商,果断定夺了新的人事方案,方使东启聪跃入固阳市班子行列,成为了真正的黑马。固阳市虽然也是县级,但由于经济实力雄厚,且是全省县市的领头羊,诸多数字早已超过几个排名靠后的地级市。这些年固阳市不少干部一直在上蹿下跳,活动着固阳的升格大事,他们企望甩掉江口市的管辖,像其他地市,由省直管,计划单列。平心而论,若比综合实力,固阳市早已能与江北省的百分之三十三的省辖市抗衡,而且后劲和潜力更大,发展前景十分看好,倘若将其晋升为省辖市,不仅可以调动诸多干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对未来发展也有益处。不过,固阳市的对手江口市太强硬了,作为辖管它的上司,怎能放掉一个充满活力又富得流油的县市呢。在政治斗争中,固阳显然不是江口的对手,晋升地级市的梦想没能成真,但是,鉴于固阳显著的政绩和贡献,在固阳市跑升格不成之时,省委决定,将固阳市委书记提升半格,由正县升为副厅,并进入江口市委常委班子。固阳市委的孙书记是个很顾同仁利益的人,自己虽然荣升为副厅级,那不过只是自己一个人,与自己搁伙计搭班子的同志,却都还是原地踏步,特别是对十分能干的固阳市紫市长,他总有一点歉疚,就想早点离开固阳,将这个副厅级的市委书记让给现任市长。也是江口市委班子开明,趁这次换届,将孙书记调入江口市政府,出任副市长,原先江口市委常委的衔依然保留,虽说级别仍是副厅,但这把交椅的分量却更重了,更没让他去戴人大政协的帽子,心里自然乐滋滋的。使孙书记更为释然的是,与自己搭档十分和谐的紫市长,也如愿以偿地坐上固阳市委书记的交椅。让他揪心的事是如何安排好固阳市长的接班人,这的确是个棘手又头疼的难题。市长是正县级,期望坐上这把交椅的人物,自然很多,而最有可能晋升为正县级的就有俩人,是固阳市委常务副书记和固阳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至于排在他们名次之后的市委常委和政府的副市长,也一个个跃跃欲试,梦想杀将出来成为接班的“黑马”。固阳市的情况与背头县大不相同,这里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层人物,大都从外边调来,他们一个个做梦都想升官,而不像背头人,只求安逸现状,得过且过,以为全世界的地方都不如背头县好,宁愿在老家干到退休,也不想到异地高升。孙书记得知自己要出任江口市副市长的第一时间,就将好消息通告了紫市长,让他做好工作,好顺利接任书记。紫市长接任书记,意义比孙书记调入江口更大,因为他要实打实的升上一级,由正县变为副厅,这种幸运,对县级市的干部来说,实在是难上加难千载难逢的好事。当然当事人是要做好各个关口的工作,否则,很有可能被那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抢去这种宝贵的机遇。其实,不用孙书记交代,紫市长早就开始活动这事了。也许,孙书记能顺畅调走并腾出位子,与紫市长的猛烈活动也有关系,这笔账应该记在他们俩人的头上。只是俩人心照不宣,为一个目标都在悄悄的奔波。书记向市长透露这个消息之后,接着就说谁接任市长的话题,书记说话是客观的,也是温和的,他以为,要论资格,照常规,这个市长的位子应该由常务副书记接任,而常务副市长可接任常务副书记,待下次有晋升机会当作为第一人选。不过,他并没有将话咬死,只是以商量的口吻告诉对方,并以征询的眼光瞅着紫市长。紫市长是个很有个性的人,论年龄,比孙书记小五六岁。他没马上表态,只是说,如果这样安排,也挺合理,只是得做好常务副市长的工作。市长和书记心里都清楚,倘若论能力和活力,常务副市长接任市长更为合适,他有激情,又熟悉工业,懂金融财政,有种年轻人的血气方刚,只是性情有些急躁。如果思想工作做不细致,常务副市长一旦有了什么想法,随时会将固阳市的大好形势弄乱。固阳市的班子一向是团结的,和谐的,书记和市长都不想使这种早已形成的良好舆论遭受伤害。
    过了两天以后,紫市长找到孙书记,道出他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能使常务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都满意,孙书记一时很感兴趣,如果有这种办法,何乐而不为呢?真正会做官的人,大多数是顾同仁的利益的,那种只顾自己,不考虑同仁的人,至少口碑不会好的,尽管他个人得到了利益。孙书记抽上烟,洗耳恭听紫市长高见。
    一切进行的是那么平淡、安静、悄然、正常,既不声张,又不露锋芒,东启聪就这样,坐上了炙手可热的诸多官员可望而不可及的固阳市长宝座。他心中明白,是岳父艾副市长的高明决策,远见卓识,加之游刃有余的操作,方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效果。岳父办事就像下棋,在常人尚未“觉醒”的时间,已开始了布局,当常人“苏醒”的时候,棋子已摆好阵容,一旦对弈开始,棋子就当然的沿着事先设计的路数行走,你不想那么走都不行。
    东启聪意识到,江口市六县六区换届,自己是最大的赢家,更欣慰的是,他的赢,赢得自然圆通,赢得安稳平静,比起在报社里混,当时调入背头县,算是弄对了。比比那些同窗,自己真是幸运,在报社要混个正县,不把头发熬白都不行,恐怕更多的人一辈子也坐不上正县的位子,即使坐上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个处长,有那处长就是光杆司令,一个处室三个人,一个正处,两个副处,谁也不服谁。哪里像政府的县长市长,有一呼百应的权势威力,还有老同事西宝,如今还在那个距省城偏远的西阳市“挣扎”,这么多年,他企图返回省城江口的梦想就实现不了。其实他的要求并不高,只是回到江北日报社,还做副处级的职务,无论安在哪个处室都中,可是,报社领导不热不凉的对他讲,想回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没有副处的位置。然后就扳着指头跟他算,一个萝卜一个窝,一个空缺的窝儿也没有,总不能把人家坐得好好的椅子拉出来,让你坐吧。小西啊,再等等,总会有机会吧。西宝知道,领导并不是真心为他解决问题,就连打发他的话,也是软不啦唧的,没一点钢性。什么叫总会有机会吧,无论是这种措词,还是说话的口气,连说话人自己都没有信心,西宝的心能踏实吗?况且这话他听的已不是一遍了。有时候,西宝就后悔,当时何以要竞争这个驻西阳市记者站站长,要不是为做站长,在报社当个机动记者,或是哪个版块的编辑,不也挺好吗?不过,转瞬间西宝就否定了这种想法,怎么能走下坡路呢?好不容易混上副处级了,决不能得而复失。眼下只要说一声自己不想当这个小站长了,报社立马有人打着踢脚来接任,弄到这地步,再回报社当个不带长字的大头兵,怎么向别人交代呀。不行,不能动摇,人往高处走,这话没错,那就再等等吧。为这事,西宝曾专来背头县找过东启聪,求他帮忙,话外之意是想让东启聪的岳父跟江北日报社的领导打个招呼,或者由艾副市长出面,再委托江北省哪个领导跟报社当家人讲讲情,也许这事就成了。当时在背头县做宣传部长的东启聪,出于对同事的同情,点头答应瞅机会跟岳父说说这事,也许他老人家真能帮上这个忙,可是事后东启聪食言了,他不想让岳父插手报社的事,那地方太敏感了,一件鸡毛蒜皮儿的小事儿能炒成重若千斤的大事儿,一个不起眼的钢镚儿能放大成厚重的磨盘。何必叫岳父沾报社的边,所以同事委托的事儿他连说都没跟岳父说,却告诉西宝,岳父说他与报社现任领导不熟,这事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对不起了。老实的西宝听后感激地说,谢谢。谢谢启聪贤弟为愚兄的事操劳了。东启聪没向岳父说这事并没有过错,即使他真说了,艾副市长也不会管这类闲事的,说不准还会批评女婿多管闲事。这时回想起这事,东启聪的心里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愧疚,毕竟人家西宝当年帮过自己的忙。要不是人家,老家的宅基地能解决吗?而且,人家西宝是把自己的家父当作老舅,找领导说情的。西宝这人真老实,要是他也姓东,肯定会对老家的领导说,这宅基地就是为他亲爹要的。西宝啊,大好人一个……没允许东启聪多想,思路就被打断了,是一帮为东县长荣任东市长饯行的队伍,闯进他的办公室。已经好些天了,当东县长要到固阳市做东市长的信息一露头,为东县长高升庆贺的呼声就一天强烈于一天,在背头县方圆一带形成了气候,加入这支强劲送行交响的不仅有宋城金这样的实业人物,还有霍书记、曾县长这类政界要员,他们都在感谢东县长,是东启聪的到来,为背头县带来好运,不仅出了政绩更出了干部。这次换届,背头干部可谓皆大欢喜,霍书记本来只是调回省城,进人大和政协弄个委级主任,因年纪大了,不好再安排了,谁知却晋升为江口市政协副主席了,这的确是个惊喜,曾县长也是如愿以偿,接了书记位子。更为惊喜的是接任背头县长位子的冷仁副书记,谁都知道,冷副书记的履历表上籍贯一栏填的是江北省背头县某乡某村,谁也知道,本乡本地的土著不准在本地做县长这种一把手的官职,可是,谁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间,他冷副书记将档案中填写的籍贯改为了江东省某县某乡某村。据悉,改档案时人家江东省那边三级政府都出具了证明材料,证明人家冷仁祖祖辈辈就是江东省××县的人,先前的籍贯填写纯属误写。至于这种误写的原由,据悉回答的也是头头是道,句句有理。不过,这种道理已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江东省那方权威部门的证明,江北省这方就敢去改。既然冷仁不是背头本地人,谁还会说他不能接任县长,关键是有了接任县长的机遇,倘若是东启聪接任县长,冷仁恐也不会去改档案,那种改动花费的代价很不小的……知根知底的背头县人都以为,冷仁这次侥幸晋升。还是县委霍书记帮的忙,使的劲,平日冷仁跟霍书记最紧,简直就是书记的影子,当年从乡党委书记一步提升为县委副书记,就是霍书记跑上跑下帮的忙。霍书记感到兴奋的不只是亲信冷仁接任了县长,还有冷仁腾出的副书记位子与东启聪腾出的常务副县长位子,又成为自己实施干部晋升工程,为大家办好事的机会,他把多年来忠实于自己的县计生委主任作为晋升副书记的人选。政府那边曾县长则推荐他最信任的一个镇长作为提升副县长人选,又将一个在位的副县长作为常务副县长人选,一道汇报至江口市委组织部待他们考察定夺。为争这几个县级职位,在小小背头县,展开一场打斗火拼,县人大政协领导,退离休老干部,都插手了竞争,就连江口市一些领导,也向霍书记打招呼,求他支持关照某某某。遇上这事,霍书记是当仁不让的,除非打招呼的人是卡住自己脖子捏着自己咽喉的实权领导,那是不办不行的,只能看佛面了。否则,他一贯是以委婉的词语将对方搪塞糊弄过去,也真是没啥好法子啊,现实就这样,狼多肉少,只是这次对曾县长,他客气多了,答应了他推荐的副县长人选,又同意了他点名的常务副县长人选。霍书记心里清楚,不同意曾县长的意见,自己的意见也不好通过,这时候两个人敢在县委常委会上顶牛挺头,班子马上分裂,那不是重演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故事吗?况且,背头县长已是自己的人啦,怕啥,他再安排人,也是副的,至于县人大、县政协和老干部们吆喝举荐的那些人,对不起了,没位子了,只能等以后遇机会再说了,反正他们也翻不了大浪,充其量只是发发牢骚而已,至于江口市那些插手背头干部的人物,霍书记掰着指头数了数,没一个有实权的,那就连理也不用理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