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走进怀仁堂(2红色往事)[平装]
  • 共2个商家     24.30元~26.30
  • 作者:董保存(作者)
  •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4018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走进怀仁堂(2红色往事)》记述了近30位极富个性和传奇色彩的共和国开国将帅的故事。作者董保存通过亲身采访获取的一手资料,辅以收集的上百幅珍贵私人照片,以生动的笔触和大量鲜为人知的细节,讲述了这些开国将帅在建立及建设共和国过程中的卓著功勋,及其在共和国重大历史事件中的特殊作用,生动地再现了历史的真实情景,也展示了传主的独特个性,让读者认识一个又一个蜚声中外的军事和政治人物……

    作者简介

      董保存,河北深州人。现为解放军(解放军文艺、昆仑)出版社副总编辑、编审、大校军衔。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毕业。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1975年开始发表作品,出版小说、报告文学16部,二百多万字。近年来在传记文学、纪实文学领域著述颇丰。作品曾数十次在军内外、国内外获奖,其中纪实文学《毛泽东与蒙哥马利》获首届鲁迅文学奖。

    目录

    震惊中外的“杨余傅事件”
    波及全国的武汉“七二〇”事件
    耸人听闻的“城南庄事件”
    大闹怀仁堂的谭震林
    “文革”中的粟裕
    宁折不弯张经武
    庐山云雾中的郑维山
    江渭清在毛泽东面前讲真话
    陈少敏就是不举手
    吴忠“有忠”
    参考书目
    再版后记

    后记

    收入这本书中的纪实、传记类的文字,是从我十多年来所写的近两百万字作品中选出来的,此次经过修订而成。本来还可以选得更好一些,更多一些,但由于种种原因,只能选定为目前这个样子。相信聪明的读者可以想见其中的原因。
    当我读到这套书的清样时,心中的感慨还是很多很多的。当年我采访的许多老将军的音容笑貌还在眼前,而他们却已经驾鹤西行“去见马克思了”。无情的时间,使他们都已成为过去,成为了历史。
    但是,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演出的一幕又一幕的活剧,却有着无穷的魅力,能吸引众多的读者。我写的这些文字曾经多次被那些不法的家伙盗印、抄袭、肢解、改头换面地卖给广大的读者,且销量很好。正当我为此愤愤不平时,朋友们却对我说:这是好事,你的作品被盗版了,说明它是畅销书了。
    真是天大的悲哀!
    过后再想一想,也就释然了——起码可以说明这类党史、军史故事还是拥有众多读者的。对作家来说,只要有读者喜欢读你的书也就够了。
    十多年来,也正是热心的读者和出版者鼓励我不断地采访下去,写下去。我也尽了很大的努力把这类文字的写作当成一件事业来做。至于做得好与不好,只能请读者评判了。
    有一点要说明的是,我另一些没有能够选到这套书中来的作品,将会在适当的时机、适当的地点拿出来奉献给亲爱的读者。
    这次修订结集出版,一些朋友提出,现在是读图时代,能否加上些照片。我接受了这个意见。尽可能地找到了我所采写到的老一辈革命家和战将以及他们的家属,请他们为出版这套纪实作品提供珍贵的历史图片。他们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他们是:彭德怀元帅的侄女彭钢将军,刘伯承元帅的家人和秘书,聂荣臻元帅的家人和秘书周均伦,粟裕大将的夫人楚青和秘书朱楹,黄克诚大将的家人和秘书李振墀,谭政大将的秘书乔希章,谭震林同志的女儿谭泾远,刘瑞龙同志的女儿刘延东,萧克上将的秘书张国琦,洪学智上将及夫人,杨成武上将的夫人赵志珍,萧华上将的夫人王新兰,张经武将军的儿子张华川,罗舜初将军的长子罗小明,孙继先将军的长子孙东生,郑维山将军的长子郑勤将军,聂凤智将军的夫人何鸣,傅崇碧将军的夫人黎虹,吴忠将军的夫人田涛,陶汉章将军的夫人汤景秀等。
    同时还从刘少奇、叶挺的家属编辑的画册中选用了几幅照片(因年代久远,没有作者署名)。在此一并表示谢意!
    我要特别感谢老摄影家杜修贤先生。是他同意在书中选用他拍摄的图片,使这套书增色不少。
    作者
    2012年9月于北京

    文摘

    余立金被非法逮捕的时候,杨成武一家人正在梦乡之中。他的秘书张忠庆接到空军余立金的秘书打来的电话:“张秘书吗?我是单秘书。刚才吴法宪的人把余政委铐起来了,请问问杨代总长,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吴法宪搞政变?”
    空军政委怎么能叫司令员的人铐起来?听到这个特殊的情况,张秘书觉得非同小可。他的第一反应是:要立即报告患美尼尔氏症在家休息的杨成武。
    他站起身,又迟疑起来,猛然想起了今晚来探病的三位不速之客。
    第一个是吴法宪。
    吃过晚饭不久,吴法宪的黑色吉普车来到杨成武的家。
    秘书见吴法宪来了,正准备向杨成武通报,吴法宪嘿嘿一笑:“杨代总长休息了,就不要打扰他。我先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开完会再来汇报。”
    吴法宪走后,秘书觉得空军司令员来汇报工作,还是需要向代总参谋长报告一下的。
    秘书走进杨成武的卧室,叫醒了他,将这一情况作了报告。杨成武说:“你打个电话告诉他,我身体不好,不要让他来了。”
    秘书打电话到人民大会堂,找到了吴法宪的警卫员小刘,问:“吴司令员现在哪里?”
    “正在开会。”
    “能不能找他一下?”
    “恐怕不行。首长交待过,开会时不能找他。”
    “请你转告吴司令,开完会给杨代总长这里来个电话。”
    第二个、第三个是林彪的秘书。
    深夜12时30分左右,门卫报告说:“林副主席的秘书来了。”
    张秘书忙出来迎接他们。两位来者单刀直人地说:“101(林彪代号)要我们来看看杨代总长。他的病情如何?”
    张秘书说:“已经吃过药,睡着了。”
    “我们来了,总得要见一见。”
    林彪派人来探病,并且执意要见,秘书只好领他们走进杨成武的卧室。
    杨成武在安眠药的作用下,已经睡熟了。秘书把他叫醒。
    林彪的两个秘书走到杨成武的床边,一个说:“10l对首长的病情很是关心,特让我们来探望。”
    杨成武说:“不要紧的,休息休息会好的。”
    他们又说了几句安心养病之类的话,就起身告辞了。
    送走他们,张秘书回到办公室。
    刚刚打个盹,空军的电话就来了。这三个不速之客与吴法宪铐走余立金有什么联系吗?
    他拿起电话,要通了杨成武的卧室。
    接电话的是杨成武的夫人赵志珍。听完秘书的报告,她很吃惊,说:“是吗?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哪里知道,林彪一伙的黑手,正在越来越近地向他们伸来。
    凌晨2时许,驻杨成武家附近的卫戍部队接到紧急集合的命令。不许开灯,不许喧哗,由来人带领,一口气被拉到了景山。
    与此同时,新来的部队包围了杨成武的住宅,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军人冲进楼里。“咚咚咚”的敲门声、喊叫声、呵斥声乱作一团。“出来!”“不许动!”“跟我走!”杨成武的家人像犯人一样被驱赶着,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赶进了楼下的客厅里。门口站了几个荷枪实弹的彪形大汉。
    这时,邱会作和李作鹏带人到了楼上,敲开了杨成武的门。
    杨成武穿一身睡衣,站起来看了看他们。
    邱会作说:“林副主席请你去开会。”
    李作鹏站在后边,眼睛被那副变色的眼镜挡了个严严实实。他们身后的战士手执短枪,如临大敌。
    杨成武说:“开什么会?要你们两个来请,啊?你们搞什么名堂?”
    邱会作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杨成武觉得事情不对,转身拿起红色电话,想问问总理是怎么回事。可电话线已被切断,一点声音也没有。
    “怎么回事?”他火了。
    邱会作很有几分得意地笑着。
    李作鹏仍旧在一旁不动声色。
    “走吧。”随他们来的人催着。
    杨成武心想,莫非发生政变了?是吴法宪搞的?他转身拿了件警卫员的棉大衣,披在身上,抬脚迈出屋门。邱会作带来的“警卫”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甚至跟进厕所。
    这些情况足以表明,外面发生了大的变故。他怒发冲冠地对邱会作说:“你们到底搞的什么名堂?开会?开什么会?不要当骗子!要有党性!没有党性也得有点良心!”
    邱会作并不回答,几个人拥着杨成武走下楼梯。
    杨成武的这几句话,震慑了邱会作。直至粉碎“四人帮”后审判邱会作时,他还说:“想起杨成武的那句话,至今我还心惊肉跳。”
    杨成武走下楼梯的时候,心里很不平静。两天前,他的父亲在这里去世,刚刚火化。由于身体不好,不能亲自将生父送去火化场,只能在父亲的遗体前肃立默哀,深深地鞠了三个躬。77岁的老母,此刻也被他们关在了客厅里。此去凶多吉少,需要和老母亲说两句话。母亲失去了老伴,身体又多病,儿子若再有个三长两短,她能承受得了吗?
    “我要跟我的妈妈说几句话。”
    “不行!”一个粗暴的小头目毫不客气地拒绝。
    杨成武气得脸色青紫,他晃动着魁梧的身躯,用肩膀把讲话的人顶到一边——没想到他还有那么大的劲头,竞把那人撞了个趔趄。
    他走进客厅,望着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坐在冰冷的乒乓球台上,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老人家受苦受难一辈子,到晚年只希望儿子为她养老送终啊!
    杨成武毕竟是久经考验的战将,他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平静地说:“妈妈,你们不用害怕,我没有问题,这是吴法宪搞的!要相信共产党,相信毛主席。事情是可以搞清楚的。”
    老妈妈点了点头。她听懂了儿子的话。
    杨成武又对家人、秘书和警卫员说:“要相信毛主席、共产党,事情会搞清楚的。”
    “快走,快走!”
    杨成武走出屋门,见有辆黑色的吉普车停在楼门口。车门打开着,里面黑洞洞的。
    邱会作捷足先登,钻了进去。李作鹏伸伸手,示意要杨成武进去。等杨成武进去后,他也紧跟着钻了进去。邱会作和李作鹏一左一右给他“保驾”。
    车子在京城的小胡同里钻来钻去,杨成武警惕起来,问:“去哪里?”
    “人民大会堂。”
    “为什么往西走?”
    “为了安全。”
    这次,他们并没有骗他。车到西四后,转弯向东,经西安门、府右街直朝正南,到六部口往东,车的左侧出现了中南海新华门的卫兵,右侧很快看到了人民大会堂的灯光。
    杨成武神经异常紧张。他不知道在这座雄伟的建筑里面会发生什么。不过,这位有着几十年革命斗争经验的将军抿紧了嘴角,准备迎接突然袭来的一切。P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