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小王子写给妈妈的信[平装]
  • 共2个商家     13.50元~13.50
  • 作者:安东·德·圣埃克苏佩里(作者),王书芬(译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08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6764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小王子写给妈妈的信》100封思念母亲的情书,100封喜悦与童年回忆的记录。
    极富诗意和寓言色彩的童话《小王子》,长久以来一直深深地震撼着千万读者的心灵。故事里的小王子,其实就是作者安东·德·圣埃克苏佩里本人的化身。
    《小王子写给妈妈的信》作者安东从小便由端庄贤淑、思想开通的母亲一手带大。母亲一直在他的成长之路上助他排难解忧,因此,他与母亲有着相当亲密的感情。
    一九一0年,安东年方十岁,是勒芒地方圣十字圣母中学的寄宿生,周末才能回家。从那时至此后的三十余年,安东便养成经常给母亲写信的习惯。每当在生活中遭遇挑战和挫折时,他最先想到的总是母亲温暖的臂弯。母亲永远是能令心神安宁的人。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安东·德·圣埃克苏佩里 译者:王书芬

    安东·德·圣埃克苏佩里,一九00年出生于法国中部大城市里昂,父亲来自里摩日(Limoges),母亲来自普罗旺斯。
    安东有两个姐姐(玛莉—玛德莲玛莉—玛德莲·德·圣埃克苏佩里(小名米玛)罹患急症,于一九二六年病逝。、希濛娜),一个弟弟(方索)及妹妹(嘉碧耶勒)。但安东四岁失怙,大姐玛莉—玛德莲及弟弟方索一九一七年,方索·德·圣埃克苏佩里,罹患风湿性关节炎,于当年七月十日病逝于圣莫里斯。也都于相当年轻时便夭折,使得他很早就知道死亡的冷酷与无情。
    安东从小便由端庄贤淑、思想开通的母亲一手带大,在人生的路上助他排难解忧,因此,他与母亲之间,有着相当亲密的感情。
    中学时期,安东分别通过巴黎(一九一六年)与里昂(一九一七年)的高中会考后,开始准备海军学校的入学考试;但他考试失利,改变心意入伍学飞,于一九二一年获得空军的许可,入史特拉斯堡空军第二兵团服役,后来终于成为法国首批飞行员之一。此后的飞行生活,与安东的写作生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一九二六年,安东进入航空公司服务,成为土鲁斯—达卡航线的驾驶员;一九二七年,安东接受派任为朱比角航线站长;一九二九年,受命为“阿根廷空中邮递”的总经理。
    一九三一年三月,邮政航空公司解散,安东失去了最热爱的飞行生活,手头拮据。同年四月,安东迎娶了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认识的康绥萝。她原是阿根廷记者兼作家高曼·加利略的遗孀,充满异国风情,风采迷人,却极度追求品味且奢华成性,夫妻俩的经济状况非常困顿。
    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安东因政治立场的关系,逃亡至美国,但只感受到美国人不信任的眼光及旅美法侨的责难。此时,备受孤寂折磨的安东,只好专心埋首于写作。后来,安东和美国人一起登陆非洲,并在一个广播节目中呼吁法国同胞团结一致,不要再分党结派。
    笔战打倦了,他频频提出申请,终于在一九四三年重返法国入伍。隔年七月三十一日,他在一次飞行任务中失踪。备受读者喜爱的安东·德·圣埃克苏佩里,就这样在地球上永远消失了身影。
    安东·德·圣埃克苏佩里的作品:
    《南方邮递》,一九三0年出版,描写一个邮政飞机驾驶员殉职的故事。写作手法深受法国作家纪德(Gide)的影响。
    《夜航》,一九三一年出版,歌颂飞行员开拓新航线的精神及光辉事迹,完成于阿根廷,获法国“费米纳奖”。

    目录

    《小王子写给妈妈的信》
    导读:抚慰渴望与不安的灵魂 陈丰伟
    关于作者
    关于本书
    第一篇 寄宿生活
    第二篇 入伍学飞
    第三篇 从“土鲁斯—达卡航线”展开的飞行生涯
    第四篇 蓝色时代
    中法人名对照表

    序言

    导读:抚慰渴望与不安的灵魂
    陈丰伟
    写这篇文章前,传来发现圣埃克苏佩里死前所驾驶飞机残骸的消息,又兴起一阵《小王子》热。杂志上圣埃克苏佩里的身影,是略微富态的飞行员。书里的小王子,纯情真诚令人动容。但真实世界的圣埃克苏佩里,同时周旋在复数的情人之间,却还能对着妻子写出感人的情书,以她作为《小王子》中“玫瑰”的原型。
    我从来不是《小王子》的书迷,也没有追索过关于圣埃克苏佩里的几本传记书。但,从《小王子写给妈妈的信》里追索圣埃克苏佩里,却让我有真挚、真实的感觉。我从信里看到的圣埃克苏佩里,和写《小王子》的圣埃克苏佩里、在天空翱翔的圣埃克苏佩里、有着纷乱感情关系的圣埃克苏佩里、机身旁发福的圣埃克苏佩里,有着纯粹的一致灵魂:一个不断骚动、饥渴,却又写着止人饥渴文章的灵魂。
    从中学时代略为简短的书信,我们就能看到这样一个渴求慰藉、文采洋溢、感情丰富的灵魂,在圣埃克苏佩里心里成长。在二十一岁时,圣埃克苏佩里的书信,就已经是一篇篇动人的散文,如第三十七封信里的:说到我,当我遇着一棵矮树,总会抓下几片叶子,塞进我的口袋,回到寝室后,我爱怜地注视它们,轻柔地翻转它们。我能从中得到慰藉。我想再望向故乡,那里处处都是绿意。
    我的好妈妈,您无法了解一片素净的草能多么地柔和人心,但您更无法了解一架留声机竟可以让人伤心欲绝。
    是啊,留声机正在转,我向您保证每一首老曲子听了都教人难过。它们太轻、太柔,我们过去在故乡太常听这些调儿。再听到时,却如着魔般挥之不去……
    作家的纤细与敏感,跃然纸上。这又揭示着:成为一位优秀的作家前,必然已先蕴藏着属于作家的灵魂。而这样的灵魂往往充斥着渴望与不安。渴望与不安才是作家最根本的动力。
    一直存在于圣埃克苏佩里书信里的,是对母亲的渴望、不安、孺慕。圣埃克苏佩里在母亲面前仿佛是永远需要照顾的小孩。四岁丧父的圣埃克苏佩里,在心灵上和母亲形成紧密的依附关系。在经济上,圣埃克苏佩里在离开学校后仍常依赖母亲的接济。从书信集里,我们看到圣埃克苏佩里不断要求母亲回信,总是担心母亲的反应。圣埃克苏佩里的母亲恍如圣母的角色,必须不断聆听儿子的祈祷、渴求与喃喃细语。书信里不断出现着圣埃克苏佩里要找个好妻子的说法,但他向母亲提了许多次,却一直没有实现。最后他终于结婚了,可是当他在沙漠中失事,历经危难才回到文明社会时,还是写着:
    我回来有一点是为了康绥萝,但我是靠着妈妈您才回来的。纤弱如您,您简直就像守护天使,坚强、聪慧、盈满祝福;夜里一个人的时候,我都向您祈祷,您可知道?
    在同一封信,他写着:
    我的好妈妈,我读着您纸短情长的家书,哭了,因为我在沙漠里呼唤了您的名字。我对所有人的背离,曾经盛怒难却,他们竟无声无息,于是我呼唤着妈妈。
    男人心灵与母亲角色的纠缠,并不少见。特别的是,圣埃克苏佩里敏锐到能清晰写出他心灵与母亲的纠缠。我们不知道圣—艾修伯里的童年发生了什么事,但可推测的是,他投射到母亲角色上的渴望与不安,是我们了解圣埃克苏佩里的关键。为什么他陶醉于一个人翱翔在天际?为什么他和女性无法形成稳定的关系,却又有着深深的爱慕?书信集里的渴望与不安,已带给我们言语难以形容,但敏锐的读者可由心里感应的线索。
    圣埃克苏佩里不断对母亲喃喃自语,看来他常常得不到想要的回应。母亲整理圣埃克苏佩里给她的书信,但这隐遁一旁、没有出声的母亲角色,到底怎么看待儿子的来信?她怎么回应?她怎么处理圣埃克苏佩里遇到的人生问题?书信集里看不到的真实母亲角色,同样耐人寻味。
    婚后的圣埃克苏佩里,写给母亲的书信似乎大量变少了,但康绥萝显然无法取代他想像中的母亲角色,婚变、工作的变化以及战争,都冲击着圣埃克苏佩里。一九四年,处在战争中的圣埃克苏佩里,留下一段让笔者同感悲怀的话:
    我很不满足,我的心需要其他活动。我现在工作得很不开心。冒险犯难的生活,还不足以按捺我心中那份深重的自我意识。惟一能沁我心脾的清泉,是几桩童年的回忆:圣诞节晚上蜡烛的气味。今天如此荒芜的是灵魂,人们极度饥渴。
    我可以写,我也有时间,但是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写,我的书在我脑子里还没有酝酿成熟。一本“给人止渴”的书。
    再见了,我的好妈妈,我用我全身的力气将您紧拥在怀里。
    是的,我们看到一个饥渴与不安的灵魂,在书信集里,在他的作品里,用文字抚慰着自己,也抚慰着天底下千千万万饥渴与不安的灵魂。他的人生或许是失败的,他心里或许还住着一位长不大的小孩,他找不到一个可以长期稳定认同的人或目标,甚至他的坠机,也有人认为是自杀。但,圣埃克苏佩里也写出了千千万万创作者渴望与不安的灵魂,带给以千万计的读者心灵的平静。
    看完这本书,也许你会很快忘记里面的细节,但你不会忘记来自一颗诚挚心灵的细语与呼喊。

    文摘

    插图:



    说穿了去哪里都不重要。到时候我也是要做数学习题,休息的时候还要再做几个理化实验。我也很想骑脚踏车,可是勒杜神父把我的脚踏车弄坏了!可否请您把它送到米休那里去修理?
    我会在附近漫步几回,应该还不错。
    我会见到蒂蒂吗?真希望会!我是不是不可能去瑞士?总之,就依您的意见来办,对我来说都没有差别。只是要请您尽快把决定写信告诉我,因为这星期我就要去订车票座位了。
    我们这次的数学考试,分两部分:
    第一部分,代数。
    第二部分,几何。
    我做了代数的部分,几何则一题也没写(高中会考的时候不考)。所以我的总分平平,但是帕杰先生跟我说,代数二十分,我拿了十四分,全班(四十个学生)我排在前五、六名(可惜我代数和几何平均起来只有七分),真是太棒了,让我满怀希望。
    哥达轰炸机来过,又造成灾害。七层楼高的房屋被夷为平地。房屋的断瓦残砖全散落在街道上。此外,轰炸机还会再回来。
    我停笔于此,并衷心向您吻别。
    尊敬您的儿子,安东
    哥达机刚刚又回来了。这是什么地方!想睡觉都睡不着!这次它们造成的灾情惨重,比前天严重十倍。如果情况继续下去,大家都要逃难了。死伤众多,建筑物倒塌无数。位于圣路易中学附近的卢森堡公园有多处损坏。(我们学校四周都被炸弹轰过。)
    请注意:我还活着。
    圣日尔曼大道总共被七颗炸弹砸中,三颗落在靠近圣多明尼克街的战备部,就在外叔婆家对面。
    第十八封
    我亲爱的妈妈,
    希望您过得好,我真想收到您的来信。要是您知道我有多想念您就好了:您会来看我吗?
    明天是星期天,我要到校外去,不用留校。(二十个学生里,只有四个可以到校外去。)这星期学校总共发派了两百零八个小时的留校处分呢!
    今天晚上夜色晴朗,肯定可以看到哥达机、警醒机和卡维机。真希望您能到这里来听一次弹幕射击:会让人觉得有如处在飓风之中,仿佛身陷海上的狂风暴雨里,实在太刺激了。只是千万不能待在外头,因为从天上掉下来的炸弹碎片到处都是,会砸死人的。我们在公园里就找到几块。
    现在说濛濛要来的事:
    星期五晚上将她送出门。这样她星期六上午会到,星期六下午我就出门到佐登夫人家和她碰面,然后我们一起晚餐,晚上两个人再去剧院看戏,第二天早上,星期天,我们再一起出发到勒芒。
    濛濛星期六要住的地方,我会去问罗丝舅妈,一定有办法。只是不知您能不能尽快给我回复,这样我才能订到剧院里(不太贵)的位子。因此,您可否给我寄封信(洛荷伯母要我去勒芒),里面写道:“请柯洛先生准许你到勒芒参加堂姐的婚礼,我希望你能在那里陪你妹妹。”
    大家好像很怕这几天德国佬会攻陷巴黎,每一家报纸都在提。要是他们来了,我就靠我的一双腿逃命(想搭火车也没用),但这种机会微乎其微。
    我们在拉卡纳的日子还不会太无聊。现在我们有……
    (信尾散佚)
    第十九封
    我亲爱的妈妈,
    重要的日子已经来临:明天我要参加体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