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宪政建设的伦理基础与道德维度[平装]
  • 共1个商家     12.60元~12.60
  • 作者:唐代兴(作者)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8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10593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宪政建设的伦理基础与道德维度》所思考的核心问题,就是对宪政的伦理问题做一专门的、系统的、整体的探讨,其所努力的方向与目标,是要构建宪政伦理学这样一门新型的人文学科。作者之所以要对这个在目前来讲还处于绝对荒原状态的问题感兴趣,并欲竭力探讨之,是在于作者坚信阿尔文?托夫勒(Alven Tofller)在1980年出版的《第三次浪潮》一书序言中写的那样:“不论人们自己是否意识到,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已经从事抵制或者正在创建一个新的文明”。这种新文明的创建工作要能够卓有成效,就必须重建宪政之道;要重建宪政之道,则面临其思想的奠基问题。——这恰恰是宪政伦理学所努力探索解决的。

    作者简介

    唐代兴(1956、9-),男,四川广安人;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是哲学,包括伦理学、美学、政治哲学和教育哲学;研究的基本主题是“当代人类何以才能理性生存发展?”。20多年来一直围绕这一主题,分别从形而上学、伦理学、美学、政治哲学、教育哲学等领域,展开对生态理性哲学的探询。

    目录

    导论 宪政:宪治与法治的基础
    1.国家:人性的铺张与心灵的决断
    2.使人成为人:国的天职与责任
    3.德与法:国家治理的互动方式
    4.宪治统摄法治:国家治理的普适进路
    5.从宪法到宪政:公民时代的真正到来
    6.宪政建设的整体方向
    7.宪政建设的伦理奠基
    8.宪政设计的伦理价值依据与来源
    9.宪政伦理探讨的基本主题
    第1章 宪政之基·伦理之本
    第2章 宪政伦理研究的思想基础与哲学方法
    第3章 宪政伦理的形而上学释义
    第4章 人权:宪政伦理的基本思想
    第5章 权力:宪政伦理的基本思想II
    第6章 宪政伦理的多元实践指向
    第7章 宪政视野中的知识权力伦理
    第8章 社会舆论权:宪政的道德支持力量

    文摘

    第1章 宪政之基?伦理之本
    不是国家创造了宪法,而是宪法创造了国家;也不是宪法和法律创造了伦理理想和道德精神,而是伦理理想和道德精神创造了宪法和法律。
    本书所思考的核心问题,就是对宪政的伦理问题做一专门的、系统的、整体的探讨,其所努力的方向与目标,是要构建宪政伦理学这样一门新型的人文学科。我之所以要对这个在目前来讲还处于绝对荒原状态的问题感兴趣,并欲竭力探讨之,是在于我坚信阿尔文?托夫勒(AlvenToffler)在1980年出版的《第三次浪潮》一书序言中写的那样:“不论人们自己是否意识到,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已经从事抵制或者正在创建一个新的文明”。这种新文明的创建工作要能够卓有成效,就必须重建宪政之道;要重建宪政之道,则面临其思想的奠基问题。——这恰恰是宪政伦理学所努力探索解决的。
    一、宪政伦理学:探索重建世界政治生态秩序之学
    宪政伦理就是宪政的伦理化,宪政的伦理化即是宪政必以伦理为奠基,并必以其特定的伦理思想、伦理原则为认知蓝图和价值平台——来立宪,来建立符合宪法的政治、政体、政制、制度和政府。
    宪政伦理思想古已有之:在中国先秦,第一位思想家、政治家管仲的治政思想和法律思想,就是建立在自然主义人性论基础上的,他关于富国强兵的改革方针就是富民、育民和敬神明。他从君主专制角度出发,强调君主治国和治政的根本任务就是治民,即重民以赏,抑民以刑:重以赏,是教民“厚爱利”:因为只有人人厚爱利,民才富,国才强;民富国强了,才会引导人人学会亲君亲人;抑以刑,即是教民“明知礼”:当大家都知道君臣上下礼节的时候,才可以教化他们。所以,国君的治民治国治政的根本任务,就是“申之以宪令,劝之以庆赏,振之以刑罚”。因为,凡人都是欲望无穷的生命个体,治与乱,最终都由欲望所驱使:民贫穷而欲望得不到满足,欲望得不到满足,必然会产生犯禁凌上的行为;反之,民富则欲望得到满足,欲望得到满足,则会有所顾忌而知礼讲节。所以管子认为,治国的根本问题和核心任务是富民,富民的根本前提是顺其民心,足其民欲:“足其所欲,瞻其所愿,则能用之耳。今使衣皮而冠角,食野草,饮野水,孰能用之?”(《管子·侈糜篇》)“夫民必得其所欲,然后听上。听上然后政可善为也。”(《管子·五辅篇》)。
    在古希腊,第一位系统探讨政治和法律的思想家是柏拉图,他同样把伦理看成是政治和法律建立的基础。他认为,正义不仅仅是一种普遍的生活美德,而且正义首先是一种政治美德。他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在于生活的现实与历史这一双重事实迫使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立论:“事实上,我被逼得相信,个人或社会找到正义的惟一希望在真正的哲学,以及,除非真正的哲学家掌握政治权力,或政客拜奇迹之赐变成真正的哲学家,否则人类永无宁日。”
    虽然如此,但历代关于宪政伦理的探讨,都蕴含或散见于政治学或法学之中,没有形成一门独立的研究领域。这种状况本身就隐含着一个问题,即为什么政治学和法学伴随着时代社会的进步不断得到繁荣与发展——而宪政伦理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应有的正视?这一现象是说明宪政建设不需要伦理检讨呢?还是意味着宪政建设本身就已经解决了其自身的伦理问题了呢?如果均是,那么,我们现在提出要创建一门独立于政治学和法学的宪政伦理学: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是当代人类宪政建设之所需?还是纯粹出于个人的主观意愿?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应有的解决,宪政伦理学的探索创建就难以获得其明确的价值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