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如影相随:一个贪官女儿的自白[平装]
  • 共1个商家     17.70元~17.70
  • 作者:望见蓉(作者)
  • 出版社:武汉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306377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如影相随:一个贪官女儿的自白》首度揭露贪官家人的私密生活,众多文化名人联袂推荐。

    媒体推荐

    从女性的角度看世事的变化无常,在对官场与文场的内幕揭秘中展示命运大起大落的玄机,《如影相随》引人入胜。
      ——樊星(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武汉市文联副主席、中国新文学学会副会长)
    望见蓉的文字向来是灵动的,她的叙事充满智慧,拙中藏巧。她将大时代的恩怨情仇游刃有余地包藏在一位女子隐秘的成长史中。人性的纠结密布了沿途的风景,弥散着精神的苦味和抒情般悠长的呼吸。读之惊奇,流连忘返。
      ——夏烈(文学评论家,杭州师范大学教授)
    本书为我们讲述了善良单纯的人性与权力腐败的冲突,其中又充满亲情与道德的纠结,直指官场、文场、情场中诸多深刻命题。特别是官场腐败给家庭造成的灾难像一道沉重的鞭影,如影随形。小说以“我”的自白,传达一个柔弱的个体对恶势力的无奈抗争,体现了对人性深刻的反思,女作家特有的细腻与敏感让这种反思在平静里惊心动魄。
      ——曹鸿涛(作家、媒体人)

    作者简介

    望见蓉,女,武汉作协签约作家。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爱情斑马线》《铁血首义路》,散文集《那一点点心动》。其中《爱情斑马线》由长江文出版社出版,2009年获湖北省第七届精文明“五个一”工程奖;《铁血首义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被誉为中国首部还原武昌起义历史真相的长篇小说。

    目录

    第一章 昂贵的金字塔
    第二章 无路可走
    第三章 不能结痂的创伤
    第四章 寻找呼吸的出口
    第五章 自轻自贱
    第六章 不能重走的命运
    第七章 这人像个谜
    第八章 文学的求圣路
    第九章 让过去都过去谈何容易
    第十章 命运的媒介
    第十一章 被母亲牵着鼻子走
    第十二章 可怕的谜底
    第十三章 命运又发来另一张牌
    第十四章 一头闯入文昌阁
    第十五章 完成一个故事的葬礼
    第十六章 如果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第十七章 人穷志短
    第十八章 云缠雾绕
    第十九章 惊魂一刻
    第二十章 天大的误会
    第二十一章 他向我打开另一扇窗.
    第二十二章 一个人的战争
    第二十三章 钱本身没有错
    第二十四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第二十五章 泪水落进海里
    第二十六章 地下的潜流
    第二十七章 偷食禁果
    第二十八章 惩罚从我开始
    第二十九章 复仇的武器
    第三十章 浪漫的阴谋
    第三十一章 揭谜刚刚开始
    第三十二章 如此亲密的手足情
    第三十三章 命运对号入座
    第三十四章 爱情红绿灯
    第三十五章 幸福的潮水漫过来
    第三十六章 新婚之夜
    第三十七章 患难与共的考验
    第三十八章 一次成功的鸿门宴
    第三十九章 一扇命运的门
    第四十章 一步步落入他的陷阱
    第四十一章 生命的最高目的
    第四十二章 幽灵般的别墅
    第四十三章 活在美政的希望里
    第四十四章 我自疯狂只为谁
    后记 善愿的表达

    序言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对自己小说中的人物心存畏惧。创作本是无中生有,那些人物也只似作者手中的泥人,随意搓成,放进小说里,随着故事的铺排延展,他们竟灵肉丰满,成了活人。
    时过境迁,再来读那些文字,仿佛面对天赐神物,亲切又敬畏。常想,这样的文字会是我写的吗?这样的面目,这样的嘴脸,这样的骨架,这样的血性,竟是从我脑子里分娩出来的?
    每当捧读自己的书,像自恋的人端详自己的孩子,怎么看,都是喜欢,都是疼惜。纵然十个手指头伸出来并不一般齐整,却也横竖是个喜欢。她是激情,是灵感,是写作者生命的另一个出口。
    创作是很大胆的。起初还像个愣头青,一头钻人茫茫森林,总担心进来了,还出得去吗?哪条路能走到天明?怎么走可以领略更多的风景和世相?常是左顾右盼,忽地,脑子里就有了一线光,一些人一些生活的见闻和过往。它们蹦进脑子里,又落入我的键盘,固执地变成一头牛,牵着我呆头呆脑的铁犁步步向前。
    有时会很恐怖,写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写过了,回头,胆战心惊。我是天生胆小之人,唯一的勇气都用在小说里。拌点生活的佐料,弄得面目全非,还装得色香味俱全,呈给编辑和读者。吃也罢,不吃也罢,就是它了。
    长篇小说《如影相随》就是这样写成的。当时一拨人住在木兰山下,周遭都是静寂和水围的清冷。是武汉作协第七届长篇小说笔会。房子很简陋,开水由服务员用陈旧的开水瓶每天无声地搁在房门外。一天两瓶。地上铺着灰垢厚积的地毯。烟头硝烟远去,弹孔随处可见。大红的宾馆建在湖上。黄色硫璃屋顶。宫殿式的华服。像个清朝遗贵高高地卷着裤腿,坚挺在水湄边。
    听不见市声,偶尔有汽艇划过湖面。然后是呼啸的北风鬼魅地缠着飞檐红墙。很怕深夜醒来,这时全世界就只有了这鬼魅的声音。像薄薄的刀片,锋利地切割空气,一片一片的,在黑夜里四散。真是毛骨悚然。这些场景很自然地置入了我小说的背景。一些人物也仿佛地上的植物应运而生。所以,这部小说里有好几场恐怖的画面,小说的女主人公柳润青以致被小说在生活中的复制吓得住进了医院。
    柳润青是个天分很高的孩子。她有爱她如命的当县委书记的父亲,不幸的是她父亲柳伯能是个巨贪,畏罪自杀,让她从此背负巨大的人生阴影。她爱她的父亲,也恨他成为人民的公敌。她把自己像茧子一样包裹起来,写作成为她呼吸的另一个出口。读者或许在这儿,会开始把我与她对号入座。可。这是误会。
    我是不愿意主人公当作家的,我的长篇小说处女作《爱情斑马线》的女主人公何雨轩也是个自由撰稿人。这样安排是不是雷同呢?思来想去,都不好给一个北大中文系毕业的女孩安排称心如意的工作。工作是为稻粮谋,而她宁愿在岁月的河里溺死或者风干,也不愿出去工作。因为工作,就意味着联系和联想,她不愿别人知道她是巨贪父亲的女儿。她漂亮,孤独,满腹怨愁,内心充满了无法诉说的痛苦和才情。写作,在我看来,成为她呼吸的唯一出口。
    我极力规避把小说写成又一出悲剧。《爱情斑马线》的悲剧结局让很多读者不胜其烦地给我打来电话,痛哭并抗议安排何雨轩死,有人建议为什么不安排何雨轩出国。我摇头,表示无能为力。因为写作者的笔,走到这里,作者自身的力量已是强驽之末。
    在写这部小说前,我先生曾经叮嘱我,别把主人公写死,这是他的底线。是他一次从学校下班回来郑重其事向我提出的。先生这般慎重地对待一个小说人物的命运,让我联想起后来的那个晚上,我因参加丝宝集团采访过度劳累躺进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先生整夜握着我的那双绵软的手,我的心充溢了浩瀚的感动。于是,在女主人公柳润青经历了亲情与爱情的双塔同时崩塌的境遇里,我不得不使出作者蛮横的强权,硬是把这个可怜的女子从吞噬了她半条生命的东湖的怀抱里拽回来。
    柳润青不能死,不会死。因为命运之神早与我达成了善愿的协议。这也正如我们每个人头顶上的那片天,那个无法猜度无法周全的命运。可柳润青疯了。在常人看来,这比死可能更糟,更残忍,更可怕。这也是我先生始料未及的,狡黠的笔钻了协议的空子。
    可我不这样认为。在我看来,疯,是心之夙愿纵身一跃的畅达。是自由精神从世俗的弹仓里呼啸而出的欢悦,这是任何一个凡人无法界人无法理喻的高度。她又回到了生命最初懵懂的状态。她需要这个。在与这个世界的临界点上,一切都从头再来。这是我在经过与柳润青大半年的心路历程后最后的体悟。当我写到小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柳润青什么也没了,我也什么都没了。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再也不能生长关于这部小说的任何一个字。干干净净,像秋风清扫过的街道。
    小说告罄,我把她呈献给中国最大的原创平台起点网,参与全球华文写作大展。参赛作品七万多部,这是一片文字与写手的汪洋大海。这是一次检验创作质量的生命放逐。《如影相随》是从我这里脱胎换骨摇身一变的小舟。它能泅渡出来吗?我身边周遭都是网络大赛,可我选择了起点。像母亲选择将幼虎放逐虎视眈眈的森林,而不是动物园。
    幸运的是,读者的点击日进斗金。上海盛大文学起点网很快与我签下协议,小说从参赛的七万多部小说中浮出水面,顺利人围百强。他们要走了我的小说出版、电子宣传、影视改编等所有权利,只余下“望见蓉”三个字的署名权。
    一直有个愿望,想为汶川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孩子做点什么。原来写过一首诗《孩子,妈妈来接你回家》,被多家刊物、网络、中外图书和大中小学选用。小说《如影相随》中两位男女主人公都为汶川地震灾区捐了款。我认为作者在试图用作品感染读者的同时,其实也在教化自身。文字毕竟是苍白无力的,作为他们的始作俑者,我决意把这本书整个儿捐出去。我在网上这样写道:望见蓉郑重声明:《如影相随》在起点网首发,参加全球华文写作大展,该活动中可能得到的奖金与出版稿酬将悉数捐赠因汶川地震失去父母的孩子。做完这一切,我长长吐出一口气,算是代我的小说人物完成一个善愿。
    也许有人会认为我是在玩“空投”。如果是三十万元(写作大展的最高奖金与报酬)呢,你会全部捐出来吗?有人这样问我。我坚定地回答,会的。一定会!正是冲着这些可能发生的变数和动摇,我必须承诺在前。2010年1月5日,我被上海盛大文学起点网邀请参加了在南京大学的路演活动,就这一问题接受了上海盛大文学研究所所长黎宛冰女士的现场采访。
    其实,善愿,很多时候可能是冲动,是激情,是一念之间的豁达。在随后可能面临的巨大干扰的时候,大众与媒体的监督就是坚强的后盾!
    湖北日报社有记者在网上看到我公布的承诺,给我所在的单位湖北省作协打电话要求采访宣传,我谢绝了。理由只有一个,我所要的只是善愿的达成,而不是别的。
    昨夜,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手里牵着两个聪明漂亮的小女孩,她们没有父母。我为她们买蒸工夫包子,规定一人至少要好好吃完两个,然后亲手为她们织下崭新的毛衣,竟用了一艘航空母舰来装载。
    我期待着善愿的最终抵达,满心的虔诚,顶礼期待!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昂贵的金字塔
    辰诗雨袅娜的腰身裹着洁白的婚纱,猝然倒在了她渴盼十年的爱情梦想里。是我手中的笔杀死了她,我并不想充当残忍的刽子手。她告诉我她的一生都在寻找一种叫爱情的东西。我不知爱情为何物,但从她生不如死的表情里,我猜度,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吐着蛇信子的毒草,就是长着天堂面孔的地狱。
    她现在就躺在我的手稿里,灵魂还散发着诱人的余香,让我想起她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女人。我要给她一个体面的葬礼,是她请求我的。我不知为什么竟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她对我说求您,让我在您的笔下死得凄美一点,让我爱的那个男人还能从我的死里想起我对他的好。
    对,是她苦苦的哀求,让我动了女人的恻隐之心。
    你看,这是一个多么痴情的女人,她才三十六岁,一朵花正值盛开期,她却执意要走。我说我从不杀人,从不。可她趁我困顿的当儿,把我的笔削成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对,就是那把给金子林削过水果的刀子。金子林说今天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他们的爱情一去不复返了。那个男人刚刚跨出房门,她就把刀割向了自己梅花鹿一样颀长白皙的喉咙。
    等我想把那把刀夺回来的时候,她和浇灌了她三十六年美丽生命的血一起例在了她张灯结彩的床上,血染红了她洁白的婚纱。我以为她达到了目的,就此可以瞑目西行了。可是,她用最后的微弱的声音对我说对不起,我应该死在他怀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