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晚清官场谴责小说:文明小史[平装]
  • 共1个商家     24.20元~24.20
  • 作者:李伯元(作者)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第2版(2010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00001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晚清官场谴责小说:文明小史》编辑推荐:由于资产阶级改良派和民主革命派的大力倡导。晚清的小说创作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涌现出一大批有影响的小说。形成了晚清小说创作繁荣的局面。而“晚清谴责小说”的出现。则是中国小说创作进入到又一个繁荣时期的重要标志。
    《晚清官场谴责小说:文明小史》以1900年庚子事变后处于动荡、变革中的中国社会为背景,作品视野广大。描写的范围几达大半个中国,把各种人物事件贯穿一体,生动地描绘出一幅清末社会的风情图。

    作者简介

    作者:(清代)李伯元

    目录

    楔子
    第一回
    校士馆家奴谭历史高升店太守谒洋人
    第二回
    识大体刺史讲外交惑流言童生喜肇事

    第三回
    矿师逾墙逃性命举人系狱议罪名

    第四回
    仓猝逃生灾星未退中西交谪贤守为难

    第五回
    通贿赂猾吏赠川资听撺拨矿师索赔款

    第六回
    新太守下马立威弱书生会文被捕

    第七回
    捕会党雷厉风行设捐局痴心妄想

    第八回
    改洋装书生落难竭民膏暴吏横征

    第九回
    毁捐局商民罢市救会党教士索人

    第十回
    纵虎归山旁观灼见为鱼设饵当道苦心o

    第十一回
    却礼物教士见机毁生祠太尊受窘

    第十二回
    助资斧努力前途质嫁衣伤心廉吏

    第十三回
    不亢不卑难求中礼近朱近墨洞识先幾

    第十四回
    解牙牌数难祛迷信读新闻纸渐悟文明

    第十五回
    违慈训背井离乡夸壮游乘风破浪

    第十六回
    妖姬纤竖婚姻自由草帽皮靴装束异殊

    第十七回
    老副贡论世发雄谈洋学生著书夸秘本

    第十八回
    一灯呼吸竞说维新半价招徕谬称克己

    第十九回
    婚姻进化桑濮成风女界改良须眉失色

    第二十回
    演说坛忽生争竞热闹场且赋归来

    第二十一回
    还遗财商业起家办学堂仕途捷径

    第二十二回
    巧夤缘果离学界齐着力丕振新图

    第二十三回
    为游学枉道干时阻翻台正言劝友

    第二十四回
    太史维新喜膺总教中丞课吏妙选真才

    第二十五回
    学华文师生沆瀣听衍说中外纠缠

    第二十六回
    人会党慈母心惊议避祸书生胆怯

    第二十七回
    湖上风光足娱片晌官场交际略见一斑

    第二十八回
    戕教士大令急辞官惧洋兵乡绅偷进府

    第二十九回
    修法律钦使回京裁书吏县官升座

    第三十回
    办刑钱师门可靠论新旧翰苑称雄

    第三十一回
    名士清谈西城挟妓幕僚筹策北海留宾

    第三十二回
    请客捐资刁商后到趁风纵火恶棍逞凶

    第三十三回
    查闭市委员讹索助罚款新令通融

    第三十四回
    下乡场腐儒矜秘本开学堂志士表同心

    第三十五回
    谒抚院书生受气遇贵人会党行凶

    第三十六回
    适异国有心响学谒公使无故遭殃

    第三十七回
    出警署满腔热血人洋教一线生机

    第三十八回
    脱罪名只凭片语办交涉还仗多财

    第三十九回
    捐绅富聊充贪吏囊论婚姻竟拂慈闱意
    第四十回
    河畔寻芳盈盈一水塘边遇美脉脉两情

    第四十一回
    北阙承恩一官还我西河抱痛多士从公

    第四十二回
    阻新学警察闹书坊惩异服书生下牢狱

    第四十三回
    夸华族中丞开学校建酒馆革牧创公司

    第四十四回
    办官报聊筹抵制方聘洋员隐寓羁縻意
    第四十五回
    柔色怡声接待游历客卑礼厚币聘请顾问官

    第四十六回
    谒志士如入黑狱送行人齐展白巾

    第四十七回
    黄金易尽故主寒心华发重添美人回意

    第四十八回
    改华装巧语饰行藏论圜法救时抒抱负

    第四十九回
    该晦气无端赔贵物显才能乘醉读西函
    第五十回
    用专门两回碰钉子打戏馆千里整归装

    第五十一回
    公司船菜单冒行家跳舞会花翎惊贵女

    第五十二回
    闻禁约半途破胆出捐款五字惊心

    第五十三回
    风光在眼著书记游利欲薰心当筵受骗

    第五十四回
    改禀帖佐杂虚心购机器观察快意

    第五十五回
    险世界联党觅锱铢恶社会无心落圈套

    第五十六回
    阅大操耀武天津卫读绝句订交莫愁湖

    第五十七回
    声东击西傻哥甘上当树援结党贱仆巧谋差

    第五十八回
    善钻营深信老奴言假按摩巧献美人计

    第五十九回
    论革命幕府纵清谈救月食官衙循旧例

    第六十回
    一分礼耸动骨董名家半席谈结束文明小史

    文摘

    正说着,首县亦正为此事,拿着手本,上来禀见。柳知府立刻把他请进,如同商议军国大事的一般,着实慎密。首县又回:“卑职来的时候,才出衙门,满街的强盗,把卑职的红伞、执事都抢了去,大街上两边铺户,一概关门罢市。卑职一看苗头不对,就叫轿夫由小路上走,才能够到大人这里来的。”。柳知府道:“狠好。西门外头,我已经招呼营里派了人去保护,你就同着老师到学前去晓谕他们,说我本府并没有把这永顺一府的山卖给外国人,叫他们各保身家,不要闹事。”首县无奈,只好诺诺连声,同了老师下来。
    这里柳知府满肚皮心事,自己又要做告示晓谕他们,因为他们都是来考的人,嫌自己笔墨荒疏,又特特为为叫书启老夫子做了_一篇四六文的告示。正要叫书办写了发出去贴,偏偏被刑名师爷看见,说他们都是考武的,有几个懂得文墨?一句话把柳知府提醒,就请刑名老夫子代拟一个六言告示,然后写了,用过印,标过朱,派了人_处处去贴。柳知府又怕营里保护不力,倘或洋人被他们杀害,朝廷办起罪魁来,我就是头一个,丢了前程事小,还怕脑袋保不住。思到此间,急得搔耳抓腮,走头无路,如热锅上蚂蚁一般。
    话分两头。且说一班考童听了那举人的话,大家齐哄奔到学宫,开了明伦堂,擂鼓聚众,霎时间就聚了四五千人。这举人姓黄名宗祥,天生就一肚皮的恶心思。坏主意,府城里的人没有一个不怕他的。现在见他出头,大众无不听命。当下到得明伦堂上,人头挤挤,议论纷纷。他便分开众人,在地当中摆下一张桌子,自己站在桌子上,说与大众听道:“我想这永顺一府,地方是皇上家的地方,产业是我们自己的产业。现在柳知府胆敢私自卖与外国人,绝灭我们的产业,便是盗卖皇上家的地方。我今与他一个一不做、二不休。头一件,城里、城外大小店面,一律关门罢市。第二件,先到西门外找到外国人统通打死,给他一个斩草除根。第三件,齐集府衙门,捉住柳知府,不要伤他性命,只要叫他写张伏辩与我们,打死洋人之事不准上详,那时候万事罢休。他要性命,自然依我。”众人听了,齐说有理。当下便有几百人分头四出,吩咐大小铺户关门。各铺户见他们来势凶猛,谁敢不遵?黄宗祥自己带领着一帮人,步出西门,找到高升店,其时已有上灯时分。
    且说是日午后,住在高升店里的那个矿师,已经得了外面消息,怕有考童闹事,所有他的伙伴与同来的翻译、细崽人等,统通不敢出门。金委员为了此事,也着实担忧,自己悄悄穿了便服,步行到府衙门,请柳知府设法保护。一路上看见人头拥挤,心下甚是惊慌。到得府衙门,齐巧柳知府送过首县、老师出去,独自一个,在那里愁眉不展。一听他来,立刻请见。见面之后,金委员未曾开口,柳知府先问他外头信息如何?金委员便将外头听来的话,与街上看见的情形,说了一遍。柳知府道:“兄弟已经照会营里到店保护。顶好是早点搬到兄弟衙门里来住,省得担心。”金委员道:“地方上动了众,无论那里都靠不住。”金委员又要柳知府亲自出城弹压保护。柳知府正在为难的时候,只见门上几个人慌慌张张的来报,说有好几百个人都哄进府衙门来,现在已把二门关起,请金大老爷就在这里避避风头。金委员连连跺脚,也不顾柳知府在座,便说:“倘若他们杀死外国人,叫我回省怎么交代?”柳知府也是长吁短叹,一筹莫展。众家丁更是面面相觑,默不作声。里面太太小姐,家人仆妇,更闹得哭声震地,沸反盈天。外头一众师爷们,有的想跳墙逃命,有的想从狗洞里溜出去。柳知府劝又不好劝,拦又不好拦,只得由他们去。听了听二门外头那人声越发嘈杂,甚至拿砖头撞的二门咚咚的响,其势岌岌可危。暂且按下。
    再说高升店里的洋人,看见金委员自己去找柳本府前来保护,以为就可无事的了。谁知金委员去不多时,那学里的一帮人恰恰赶来。幸亏店里一个掌柜的,人极机警,自从下午风声不好,他便常在店前防备。还有那营里县里预先派来的兵役,也叫他们格外当心,不可大意。当下约有上灯时分,远远的听见人声一片,蜂涌而来。掌柜的便叫众人进店,把大门关上,又从后园取过几块石头顶住。又喜此店房屋极多,前面临街,后面齐靠城脚,开开后门,适临城河,无路可走,惟右边墙外有个荒园,是隔壁人家养马的所在,有个小门可以出去。那洋人自从得了风声,早已踏勘明白,预备逃生。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外面人声愈加嘈杂,店门两扇几乎被他们撞了下来。掌柜的从门缝里张了一张,只见火把灯笼,照如白昼,知道此事不妙,连忙通知洋人,叫他逃走。洋人是已经预备好了的,便即摈去辎重,各人带一个小小的包裹,爬上梯子,跳在空园。四顾无人,便把这家的马,牵过几匹,开开后门,跨上马背,不顾东西,舍命如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