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驻京办[平装]
  • 共2个商家     19.00元~20.28
  • 作者:吴茂盛(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4142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驻京办》不是《驻京办主任》的续集,都是写驻京办的事情。如果《驻京办主任》卖了40万册,那么《驻京办》一定能卖41万册。

    名人推荐

    文笔流暢,知识面广。身临其境,生活丰富。历史典故,釆用贴切。笑骂尖讽,俗雅相融。又是文化湘军中的-位現实批判主义作家。又是大众喜闻乐读的一本时政小说。时至今日,窃想当不会再成为[废都],[国画]之后的''禁书''吧?!
    ——新浪网读者

    媒体推荐

    尖锐!尖锐!仿佛锋利的刀片划破肌肤的疼痛,作者深刻、冷峻、悲凉地讲述了驻京办鲜为人知的故事,字字见血。
    ―――著名作家何立伟
    官员与商人,京城与地方,事业与激情,清廉与腐败,黑白分明,这简洁得痛快的小说。
    ——汪政著名评论家
    既想在官场中左右逢源,又想竭力出淤泥而不染;驻京办主任关键在经济大潮中心灵挣扎的苦痛,令人扼腕叹息又无可奈何。
    ——邱华栋著名作家《青年文学》主编
    茂哥绝对是极富理想主义情怀的诗人,主人公关键最后赴任白地市委书记,终于可以一展才华,有所作为;这不会只是启明星划过天际的光亮尾巴吧?
    ——洪烛著名诗人
    人之初,性本善。“官员”初涉“官场“,起先都想洁身自好,有所作为,但到最后很多还是逃不脱腐败和堕落的命运,小说《驻京办》揭开了政治体制存在的弊端。
    ——周瑟瑟著名作家
    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十九。“官场”中间、通天路上有多少“驻京办”这样的暗角?说吧。小说。
    ——何平文学博士、评论家

    作者简介

    吴茂盛,诗人,作家。1971年出生,湖南祁阳人,毕业于湖南科技学院中文系、辽宁文学院作家班。自小酷爱文学,十四岁开始发表作品。中学时发表小说、诗歌、散文二百多篇(首),著有诗集《诞生在冬天的孩子》,大学时,著有诗集《无尘的歌唱》。作品曾获潇湘文学奖、丁玲诗歌奖、全国青少年新诗奖等十四次奖项。大学毕业后,供职于《长沙经济导报》社,任记者、编辑,新闻部主任。后任经济消息报社湖南记者站站长、中国市场经济报社《新世纪周刊》主编、《名牌时报?展会经济》主编、人民日报《大地》副主任。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电视专栏《法治中国》执行制片人、执行主编,曾策划最高人民法院电视专栏《中国法庭》。现供职于某报社。另著有诗集《独旅》等多部。

    目录

    序篇:进京,进京/001
    “小关啊,你的工作要动一动,派你去北京任驻京办主任。跨世纪的干部嘛,要时刻准备为香州的经济作贡献。”钟国泰不紧不慢地说。
    第一章:走马上任/006
    你不能低着头走,低着头走,人就显得犹豫胆怯,疲软拖沓,就有人会在背后指指点点:“是不是犯了错误啊?”你也不能昂着头走,昂着头走,人就显得傲气冲天,目中无人,也许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这人真是小人得志啊!”

    第二章:人生际遇/019
    叶群力敬了徐苑满满的一杯酒后,又怂恿关键敬酒:“关主任,还不多敬老板一杯?有人说,下乡跑断腿,不如给领导倒杯水;材料写断手,不如给领导敬杯酒。这可是好机会啊。”

    第三章:风花雪月/033
    很多谈笑风生的言语,有“明捧”和“暗捧”两种?:“明捧”就是毫不脸红心跳,不害臊地赤裸裸地拍马屁;而“暗捧”呢,就高明得多,艺术得多了,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实际上则是寓意深刻,达到了一种“借力打力”的效果。

    第四章:一亩三分地/047
    关键有条有理说完后,突然感觉很不自在起来,自己耍什么心眼呀,人家老彭不过是一个厨师,还用得着玩这样的权术吗?一惊一乍地让忠厚老实的彭厚忠忽喜忽忧的,用得着吗?

    第五章:投其所好/054
    当他偶尔摸一把烂牌时,也心平气和,就采取“走为上”的游泳策略,宁愿不胡,也尽量不放炮。就像漫长的人生路上难免也有处于低潮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避开激烈的冲突和争斗,尽量保存有生力量,以图东山再起。也就是说,不能硬拼,退一步海阔天空,把手缩回来,再打出去更有力量。

    第六章:刚柔相济/070
    陈春来说:“……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嗳?你看全国不都在跑吗?有人开玩笑说,跑着跑着就跑进新世纪了。谁跑得快,项目和拨款就多,工作就有成绩;谁跑得慢,什么也轮不到你。迫不得已,不跑不行啊。”

    第七章:不合时宜/082
    马贞南又说:“有时候牌小,就得学会放弃,千万不要硬拼,要韬光养晦,伺机而动。你看霍主任,以前在团市委任副书记,原本要安排当县长的,由于种种原因被搁浅了,现在在这里不是很好吗?‘诈金花’讲的就是如何‘诈’……”

    第八章:心如止水/093
    黄瑛笑笑说:“你是在官场混久了变得圆滑了吧?所有的官员就像浮在河中圆木上的蚂蚁,人人都自以为在引导那根圆木,其实大家都是在随波逐流啊。”

    第九章:坐怀不乱/104
    关键灰不溜秋地从天堂人间跑出来。他顾不上自己喝了很多酒,他想,就算让交警抓住拘留了,总比待在那种地方强啊。

    第十章:礼轻情重/119
    “小关啊没有没有,那些名单上的人哪,不是哪一个人的朋友,而是我们整个香州的朋友啊!我们拜个年慰问一下,只是小小心意而已,礼轻情重嘛。”

    第十一章:今夕何年/135
    李局长笑道:“……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要有自己的长城,因为人世间的诱惑太多,包括金钱、美色、功利、虚荣、贪婪等等,尤其是我们党员和干部,如果不洁身自爱,以身作则,稍有不慎,就会‘自毁长城’啊!”

    第十二章:“蛀”“驻”有理/157
    招商局长微笑着耸耸肩,成竹在胸地说:“……这次活动,说是说为了招商引资,实际上只不过打打旗号罢了,真正的目的还是联络老乡之间的感情,编织和扩大在京的关系网。”

    第十三章:初春盛宴/178
    人生在世,有人重名,有人重利,都可以成为莫逆之交,关键是如何投其所好。刘倚锋深谙此道,自然知道叶群力属于前者,要抓住他的软肋,当然不在话下了。

    第十四章:荒芜之夜/195
    潘晓莉心里清楚,这个男人不可能完全属于自己,过去不可能,现在不可能,将来也是不可能的。但这个男人对自己太重要了,这两年公司发展这么快,没有他能行吗?

    第十五章:“药”到“病”除/210
    孔医生自知理亏,便不再横蛮,用女人的千般柔情万般蜜意感化老公?:“……你是组织部长,全市干部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中,你不收别人就会觉得你怀疑他,不信任他,没把他当自己人。接下来,他们就会对你敬而远之,有的干脆和你划清界限,到时候,换届时绝对投你的反对票,想办法把你赶下台算了……”

    第十六章:逐鹿京都/226
    曾老说:“像这样明目张胆伸手要官,到处跑官的,不但不能提拔,而且不能再放到重要岗位上。你看,像我这退休多年的老同志这里,他们都跑来了,那些掌握他们命运的领导那里,他们能不跑吗?”

    第十七章:一声叹息/247
    事实上,徐苑也知道自己的两面性。一方面,他愿意为老百姓多做一些事情,而且愿意为此而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生命。另一方面,桃红柳绿的生活诱惑得他不能自拔,并且彻底缴械投降。

    第十八章:升迁之道/262
    熟悉官场的人都知道,随着领导班子的调整和换届,其驻京办负责人的人选也会调整,一是要用自己信得过的人,二是这个肥缺必须三四年就换一茬,否则问题就容易暴露出来。

    第十九章:插翅难逃/277
    有些问题不处理好,就像暂放在烟灰缸上的一支烟,如果你拿起它来准备抽时,它可能会熄掉,如果你不去管它而走出房间,它则可能会翻落到桌面,然后掉到地板上,最后点着了窗帘,导致熊熊大火。那时候,你想熄灭它也无法熄灭了。
    尾声:还乡,还乡/291
    钟书记抿了口茶,叹口气又说:“这些年在用人方面,我有很多失察失误之处啊。这次找你谈话,就是希望你到白果市之后,能向百姓和市委市政府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序言

    驻京办,我其实并不认识它
    我认识它驻京办
    认识北京之前认识了它
    它是一个巨大的胃
    蟒蛇的胃
    鲨鱼的胃
    巨鲸的胃
    巨大的胃
    什么都能吞食
    燕窝鱼翅熊掌土特产
    它默不作声
    缓缓爬过苍茫的森林
    并没有留下痕迹
    巨大的胃
    什么都能容纳
    故宫长城圆明园十三陵
    它面带微笑
    轻轻开启蔚蓝的天空
    并没有留下声音
    巨大的胃
    什么都能消化
    权力金钱美女甚至贪婪
    它喘着粗气
    飞快游过漫长的沙滩
    一路上发出低沉的吼叫
    它是一个巨大的胃
    认识北京之前认识了它
    蟒蛇的胃
    鲨鱼的胃
    巨鲸的胃
    驻京办我其实并不认识它
    (香州市驻京办接待科科长苏可可从加拿大多伦多,发到驻京办主任关键电子邮箱的诗)

    文摘

    公元1999年9月9日。
    这一天,对许多人来说,都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9乃非常吉祥的数字,有九九归一之说,何况连续五个9,几百年上千年才出现一回呢?这一天,对关键来说,则更异常特殊,因为市委书记突然找他谈话了。
    这是一个沉闷的下午。时任香州市计委副主任的关键,和北京的大学同学叶群力在电话里瞎聊着:“叶大司长,什么时候到香州指导工作呀,我如今等于疗养呀,疗疗飘浮的心灵,有时间一定到北京,看您拿什么贡品来款待我。”
    瞎聊中,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坚强有力地响起。关键说一声“接个电话”后,赶紧放下话筒,麻利地操起手机。
    “关主任吗?我是钟书记的秘书申斌,钟书记叫您赶快来他办公室。”
    “好的,请问。”关键想问问申秘书,钟书记要谈啥事呢?只说了半句,对方已挂断了手机。
    关键定了定神,在沙发上坐了五分钟。香州一把手,点名谈话,这可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哪里出了问题?抑或有什么好事?关键已来不及细想,心说听天由命吧。他理了理纷乱的思绪,又坐了五分钟,才夹上公文包,直奔市委大楼。
    钟书记的办公室气派非凡,一百多平方米的大房间分成两部分,中间是一道厚厚的、贴了吸音材料的红木门。外面是会客厅,三排很高档的沙发,围着一张很大气的红木长茶几摆放着,浑然一体。东头墙角落摆着一张黑色办公桌,桌上崭新的计算机闪着一道银白的光芒。申秘书见关键进来,忙招呼道:“关主任,先坐坐吧,徐市长还在里面谈事,快了。”关键不好意思起来:“没关系,等等,等等好。”边说边扫了一眼沙发,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一看,嘿,有几个人早就坐在那里了,一个是财政局的方局长,一个是清沙县的宋县长,另外两位好像在哪里见过一两次,但就是想不起来。关键忙点了一下头,算是礼节性打了招呼。尽管坐了好几个人,但房间里异常安静,没有一点声音。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见徐苑副市长笑眯眯地出来了,申秘书面带难色说:“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哟,钟书记急着找关主任谈话,只好委屈大家了,多多包涵吧,再等等如何?”大家都说:“不急,不急,关主任请吧。”刚从钟书记办公室出来的徐苑春风满面,嘴角浅浅的微笑虽然很职业,但看起来非常深刻:用“深情”两个字概括,可能更贴切些。徐苑很自然地向关键点了下头,关键赶紧叫了一声“徐市长”。徐苑没说什么,但默默的眼神传递着温暖和赞许,让关键立刻平静下来:我关键只是个副主任,行政级别副处级,书记不可能直接派活吧?如果说提拔,也用不着书记亲自谈话,按级别,组织部部长谈谈话就够抬举我了呀。如果是什么坏事,就更轮不到我了,作奸犯科我没那个胆,贪污腐败我不具备这个条件。我紧张什么?紧张个屁!进去再说吧。
    钟书记的办公室,窗明几净。一张两米多长的办公桌上堆放着各种文件,一把高靠背转椅黝黑闪亮,背后靠墙摆放着一排偌大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古今中外的书籍,而且布置得井然有序。这一切表明:主人不是一般的领导,而是饱读诗文满腹经纶儒雅的领导。办公桌的对面并排放着两把皮椅,那是专门给来这里汇报工作的下属准备的。
    就是这么一间办公室,一直以来才是香州市真正的权力中枢。一些重要的谈话和决策,往往都是在这里悄悄完成的。
    书记谈话
    钟国泰见关键进来,点点头笑了笑,示意他坐下。钟国泰,五十二岁,胖乎乎的脑袋上头发稀疏,两边的鬓角已变得非常斑白。他戴着一副金边老花眼镜,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钟书记找人谈话,喜欢左手握着保温杯,右手掌在办公桌面轻轻拍着,一张弥勒佛似的脸始终微笑地望着你。那双深深幽幽的眼睛,让你感觉像是深不见底的湖泊,里面究竟包含着什么内容,你永远看不清。秘书申斌倒了杯茶后,瞟了一眼关键,“砰”的一声,随手把门关上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