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仕途:当代官场生存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18.00元~18.00
  • 作者:朱墨(作者)
  •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205881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仕途:当代官场生存小说》:官场沉浮,事出有因。为官之道,尽在其中!

    作者简介

    朱墨,男,江西樟树市人,1965年4月出生,1984年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在教育、商业、文化、政策研究室、政府办以及工口、农口、宣传口等部门任职。著有长篇小说《官高一品》和歌词选集《遇见花开》、《江南神韵》、音像作品《身为党员》、《走进千家万户》等。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目录

    第一章 1
    第二章 9
    第三章 14
    第四章 22
    第五章 27
    第六章 31
    第七章 39
    第八章 45
    第九章 53
    第十章 58
    第十一章 68
    第十二章 83
    第十三章 93
    第十四章 111
    第十五章 120
    第十六章 129
    第十七章 135
    第十八章 149
    第十九章 166
    第二十章 218
    第二十一章 258
    第二十二章 268
    第二十三章 284
    第二十四章 296
    第二十五章 317
    第二十六章 325

    文摘

    第一章
    已经很晚了,地中市政法委会议室的灯光还在亮着。会议从晚饭后七点半开始,一直开到现在。主持会议的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钟跃起。这个会是政法委的工作会,参加会议的人员和往常一样,除钟跃起之外,还有一个副书记兼综治办主任,综治办三个副主任,两个一般干部等七人。钟跃起坐在椭圆形的会议桌右边的中间位置,主任紧挨着,两个副主任分别坐在他们的两边,会议桌的另一边是身为副主任的史来和两个一般干部。
    市政法委的具体工作主要靠下设的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简称综治办来完成。会议进行得很热烈,参会人员滔滔不绝地发言。有的人已经发言了三四次,还生怕哪点没讲到、没讲深、没讲全、没讲透,又是再补充一点,又是再突出一点。只有史来只记不说,而且还是一边看着发言人一边飞速地记录,让人感觉他对每个人的发言都非常重视非常尊敬。其他人员不是积极发言就是端坐在那里听,就连那两个一般干部也没怎么做记录,手中的笔只是隔一段时间才象征性地在本子上写几笔,估计是把每个人发言说的第一点、第二点、第三点的标题记下来。
    让人不解的是,像做会议记录这样的工作,不应该是身为副主任的史来所应该做的工作呀,应该是那两个一般干部中的一个。
    将近十一点钟的时候,钟跃起也显得有些疲倦,他抬起手,看了看表后,敲了敲会议桌说:“时候不早了。大家不用再说我也听明白了。”于是,众人没有再你说几句他再补充几句,你补充几句他又强调几句,你强调几句他又纠正几句,一个问题像炒冷饭似的炒N遍,生怕哪颗饭粒没炒到,会生硬冰冷似的。钟跃起总结道:“从大家的踊跃发言中,我知道大家对这次迎接内保单位大检查的重要性有充分的认识,大家说得都很全面,该向吴江市委检查组汇报的情况都讲到了。这很好。时间已经很晚了,明天九点就要向吴江市来的检查组汇报,今天晚上还要把材料搞出来,再开下去就连写材料的时间都没有了。这样啊,汇报材料要根据大家讲的搞好,明天早上七点半之前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好了,散会。”
    地中市是一个县级市,由设区市吴江市代管。
    “哎呀,困死了。昨天去中岭调解山地纠纷就没睡好,今天又……”
    “是呀,搞政法工作真是前世造了恶呀。”
    两个副主任边下楼边发牢骚。
    “没隔两天就加班,加他妈的大头班,连女朋友也没时间找。”
    “再这样搞下去,恐怕这一辈子就要打光棍了。”
    就连那两个刚进综治办不到两年的一般干部,也边下楼边小声地抱怨着。
    史来从会议室出来了,没有下楼,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轻手轻脚地把门关上,坐在了办公桌前,把笔记本展开,将刚才记录的东西再看一遍,在头脑里过一遍。因为他马上就要将钟跃起所说汇报材料写出来。这个材料的意义非常重大,是地中市政法工作成绩的集中体现。地中市的政法工作做得如何,关键是看这个材料写得好不好。都说做得好还要说得好,说得好就靠写的好。可这个重担怎么就落到了史来身上呢?综治办有三个副主任,他是其中之一,还有两个一般干部。按照机关单位的惯例,这种苦差事通常是一般干部做的,怎么也落不到史来这个副主任头上。可是,开完会后,大家怎么都像没他们的事一样,各自回家去了,只剩下史来。而史来怎么就自觉地去到办公室写材料了呢?钟跃起也没点他的名呀。
    史来知道,这种大材料,不搞个通宵是完不成的。想到又要熬一个通宵,起码要抽掉他两包烟,史来心中就有气。他狠狠地擂了桌子一拳,然后,又打了自己一耳光。史来抬起手将烟塞进嘴里猛吸一口,就坐在了电脑前,开始写材料。
    史来自从大学中文系分配到综治办后,不管是开始时作为一般干部的史来还是提拔为副主任后身为领导干部的史来,这六年来,史来除了要和其他人一样做烦琐复杂的日常工作外,还要负责写材料。有一句话说:稳定压倒一切,说的就是社会稳定工作的重要性。而维稳工作就是政法委的工作,公、检、法、司方方面面的工作最后都汇总到综治办,每个部门特别是公安部门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市政法委都得书面汇报,这得写多少材料?而写材料又是一个苦差事,机关单位的人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写材料。
    刚开始时,史来想到自己是中文系毕业的,又是一般干部,做写写材料的工作也是应该的。他想,好好写几年,等当了领导就不用写了,就和写材料这等苦差事永远告别。可是,等他当了副主任后,钟跃起还让他写。原因是那个新来的中文系大学生写的材料不好,谈工作成绩归纳不出要点,谈工作特色集中不了亮点,谈工作经验概括不了特点。这还了得,材料写不好一切不都白费了!于是,仍让史来写。史来想,我一个领导了,怎么还做一般干部做的事。就不干。结果,被钟跃起骂了个狗血淋头。那时,史来为此一支接一支不停地抽着烟,闷着头想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史来就主动向钟跃起做检讨。然后,就开始拿起笔,写材料了。于是,这么多年来,市政法委大大小小的各种材料都是史来写。什么汇报呀,总结呀,报告呀,安排呀,特别是不管发生什么有关稳定方面的事件,都要以书面形式向上汇报,都要写材料,平均每两天就有一个材料。加上现在的领导喜欢把成绩讲全讲透,于是,每个材料多则两三万字,少则五千字。如果要把他这六年来写的材料堆起来,恐怕不会比这栋八层高的市委市政府综合办公大楼低。
    史来刚写到第二大点时,手机响了。是高宾阳打来的。史来接通说:“高宾阳,还没睡呀?”
    “没睡,村里的人拉着邀十,刚散。你在做什么?”
    “唉,还能做什么?写材料呗。”
    “还写材料?完了吗?”
    “哪像你这个大局长,这么潇洒,又是喝又是玩。我就是一条苦瓜啊,不写到天亮是写不完的。”
    “啊,你们不是有两个一般干部吗?怎么不让他们写?”
    “算了,不说这个,没什么事吧?没什么事我挂了。我要赶时间,要不,就来不及了。”
    “好好,我不骚扰你了,你快写吧。唉,全市没一个做领导的有你这么辛苦这么听话的。”
    史来和高宾阳是大学的校友,大高宾阳三个年头。和高宾阳一个样,史来老家也是农村的,家里也是只要米缸里有米,菜不菜的就无所谓了。他们来自同一个乡,在同一所大学。本来,史来和高宾阳是不认识的,史来比高宾阳高一届,学的又是中文,本来八竿子打不着。那年学校国庆节放假,高宾阳和史来当然得同坐一列火车回家,巧就巧在高宾阳和史来坐在了一排座椅上。当时时兴挂校徽,两人见是同一个学校的,距离一下就拉近了。后来,一经攀谈,不仅是同一个市,还是同一个县,同一个乡,这叫亲上加亲,两人很快亲热起来。此后,两人形影不离,亲如兄弟。买饭总是结伴而行,吃饭时总是凑到一起,两人你吃他碗里的一口菜,他拨你碗里的一口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