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返祖[平装]
  • 共1个商家     7.41元~7.41
  • 作者:那多(作者)
  •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第1版(2006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79716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返祖》作者在紧张刺激的氛围中营造出玄机暗藏的想象空间,并从艺术的角度折射出人类对未来的祈望与希冀。

      世界上出现了一种神秘现象,这种神秘现象是正在发生的一次人类异化的信号,还是正在威胁人类生存的一次严重危机的前奏?
      在旅游中结识的同伴六耳,于返回上海后的某天深夜拜访了那多,当他摘下帽子和口罩时,出现的是一张长满长毛的脸!迅猛的返祖现象,让医学专家也无法解释,更无法治疗。这位毛人只能停留在那多的家中,从早到晚不停地用刀刮毛。但是,浓密的黑毛生长异常迅速,旧的还没刮完,新的已从皮肤里钻了出来。
      后来离奇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终于有一天,毛人不再刮毛,因为他发现,一种神秘的现象在自己身上已不可阻挡地发生了。接下来发生的更离奇的事已紧张得让人近乎窒息。

    作者简介

    曾经是一名国家公务员的那多,因为对睡懒觉的迫切生理需要,跳槽到了媒体,成为一名记者。而等到懒觉睡厌的时候,那多又对记者这项最自由的工作感到不自由,所以只好辞职在家一心写作。由于向来想像力丰富,夜晚穿梭在一个个梦境之间,一切真实在那多脑中都会形成奇幻的映射,而新闻记者写文章却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一丝不苟,强烈的反差终于在某一天找到突破口,火山般喷发出来,变成一个个神奇的故事。
      新奇的幻境在那多脑中不断形成,有的神秘而诡异,于是有了“那多灵异手记”;有的荒诞而搞笑,于是有了《那多三国事件簿》;有的在宿命中上演着令人荡气回肠的爱情,于是有了《星座爱情小说》。那多变幻着角色,在各个幻境间跳跃,不亦乐乎。对许多一辈子只有一两次风格突变甚至一个风格到老的作家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而对于那多来说,却是天赋和激情的自然流露。
      那多对自己的作品只有一个要求:好看。对那多而言,只要读者觉得好看,已经

    目录

    从双圣庙开始传奇
    返祖
    齐天大圣的棺材
    我不知道的房客
    城市传奇
    流星
    有人依然活着,是谁已经死去
    寻找张金龙
    六耳的直觉
    再见三兔
    藏在顺昌的秘密
    传承
    真相

    文摘

    书摘
    我悄悄推开房门。
    窗户被厚厚的丝绒窗帘遮得严严实实,纵使我把门打开,让外厅里的光
    线可以透进去,这间屋里依然昏暗沉闷。
    六耳坐在墙角的椅子上,赤着上身。
    “回来啦。”
    六耳放下剪刀,拿起理发师专用的折叠刮刀,开始小心翼翼地清理胸膛
    上的短毛。他的头抬着,目光越过我,看向某处。
    平头剪刀和长刮刀都是我特意买来的,六耳身上毛发生长的速度又快了
    ,每小时就能长出近一厘米,所以必须先剪短,再用刀刮。
    旁边是被窗帘遮着的窗沿,偶尔从被风吹起的缝隙间,可以看到窗外。
    六耳住在这里已经三天,他总是坐在这个位置,这个最容易看到窗外的位置
    。但当风吹动窗帘的时候,他却很少往外看。就是看,也只是一眼。
    从早到晚,他坐在那里,刮着身上的毛。他从左手掌开始,把两只手和
    胸膛刮得干干净净,脚也是。腿上的毛他只用剪子剪,剪到极短。他的手很
    灵活,手臂可以弯到背后的任何一个地方,摸索着,把背上的毛也剪去,从
    不要我帮忙。
    最后是脸上,第一天的时候,他还对着镜子刮,可现在,他取张卫生纸
    在刀锋上擦一擦,就坐在椅子上,把整张脸刮干净。刮的时候,他的眼睛并
    不闭起,而是直愣愣地看着前方某处,仿佛在那里有面无形的镜子一样。
    一圈刮下来,总要一个多小时,最初刮干净的手掌又长出毛来。于是他
    再重新刮过,如此周而复始。一边刮,一边握着刀的掌心却不断地长出毛来
    ,这等滋味,我只想一想就深觉可怖,而现在的六耳,只是在那里,不停地
    默默刮着,刮着。
    每天刮下来的毛,装在大号的黑色垃圾袋里,满满一袋,我把袋口扎紧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下楼扔掉。
    “我打算叫两碗豚骨拉面外卖,你还想要什么?我这里有他们的外卖菜
    单。”我扬了扬手里印刷精美的宣传菜单。
    “多叫一份吧,我想吃两份,行吗?现在我的胃口比以前大多了,这些
    东西长得这么快,也是很耗能量的。”六耳嘿地笑了一声。
    “别急,总会有办法治的。”我说。
    六耳的目光移动了少许,落在我睑上。
    “我去打电话叫外卖了。”我转回身走出去。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
    我身上,可我却不敢看他的眼睛。
    半夜里,我醒来上厕所。听见那扇关着的房门后,传来极轻的呜咽,或
    许是低低的笑,我分不清楚。
    我想敲门,手却在最后一刻停住。
    睡在书房的沙发床上,又细细地把认识的所谓“非人”挨个想了一遍,
    却仍不知该找谁才能帮到六耳。
    路云擅长的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幻术;水笙则保留了一定程度的身体变化
    能力,哦,还有他的水性很好;夏侯婴和路云的能力异曲同工,不知不觉中
    以暗示控制别人的行为;此外,还有一个不知深浅比夏侯婴更不熟的D爵士
    。就这些了,想起来我的朋友还是以正常人为主啊,这几个人又有哪个能治
    这全身长毛的奇症?
    前天我去了趟六耳就诊的医院,找到了六耳的主治医生,打着记者的名
    义,了解了一下他的看法。这位资深的专家其实什么看法都没有,不断地向
    我倾诉他的惊讶。
    返祖现象虽然罕见,但并不是没有过。可像六耳这样,一夕之间就长成
    了毛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一定会认为这是荒谬之极的胡编乱造。
    P033-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