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唐乘风录之夜落星河剑[平装]
  • 共2个商家     14.80元~17.00
  • 作者:金寻者(作者)
  •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第1版(2011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430086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唐乘风录之夜落星河剑》:慷慨激昂的诗歌武侠,豪迈奔放的江湖大戏。绝美无双的武功招式,自成一派的诙谐文风。
    金寻者的《大唐乘风录之夜落星河剑》一改之前连载略显沉闷的文字,以清新谐趣的文笔、出人意料的情节让你忍俊不禁、欲罢不能。故事讲述江湖中臭名远扬的牧天侯有两个正直的弟子,二人为了不同的目的共闯江湖,千里送休书。二人刚入江湖就遇上惊天惨案,并被指为凶手,合称“中原双凶”,正道群起而攻之,无奈之下只有逃命。二人一个有武功不能用,一个有武功不会用,连连遇险却总能化险为夷,意图洗冤。谁知,这本就是一个针对他们的大阴谋。豪迈奔放,慷慨激昂,悲到神伤,笑到断肠的武侠大戏。是新武侠小说之一。

    作者简介

    金寻者,原名史愿,现居加拿大多伦多市。199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热物理专业,同年赴美留学,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大学攻读工程机械系硕士,其间同时进行小说创作。毕业后专心从事小说写作和研究。2004年创作的《大唐行镖》,网络点击率达到了3000万,被称为网络武侠三大奇书之一。
    自幼和各种交通工具犯冲,学自行车——撞墙;学旱冰——撞树;学三轮车——撞电线杆子,对飞速行驶的东西,他充满了恐惧。北美留学的生活迫使他终于痛下决心学习开车。六次锲而不合的路考之后,他终于战胜恐惧,自由地行驶在通向天边的高速公路之上。突然之间,学会开车的他大彻大悟,一直横亘在心中的江湖之梦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清晰。在他的《大唐乘风录》中,存在两个世界,一个是江湖人的世界,一个是凡人的世界。两个世界的人只有一个差别——轻功!

    目录

    自序
    第一卷 波澜初起之卷
    第二卷 千里休妻之卷
    第三卷 柳暗花明之卷
    第四卷 前功尽弃之卷
    第五卷 龙争虎斗之卷
    第六卷 洛阳论剑之卷

    序言

    武侠是我珍贵无比的童年记忆之一。我是一个对幸福非常敏感的人,当时光流逝,留在我心中的永远是最温暖快乐的回忆。这些记忆在我心中会非常清晰,我甚至能记住当时的味道。
    我希望自己能够把心中的感受讲给别人听,让他们也能获得我当时的幸福。所以我永远在向朋友们推荐金庸的小说,为他们讲述当中最精彩的细节。这也是我从小喜欢讲故事的最大原因。
    《大唐行镖》的创作和成功让我步入作者的行列,也为我打开了生活的另一扇窗。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机械工程硕士的专业,全心投入到写作之中。因为,讲故事是我生命中的最爱。我希望写出当年金庸古龙前辈曾经给过我的那种感觉。那种一旦翻开书页,就可以彻底离开现实的羁绊,一头扎入书中世界的自由感。
    这些年来,武侠失势的呼声甚嚣尘上,强势的媒体和评论员都相继认为武侠的辉煌已经过去。我并不认为是这样,我相信江湖和侠客的记忆仍然深深根植在人们心中,但是这些记忆因为种种原因而渐被尘封,不再熠熠发光。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武侠作者,不求登峰造极的文笔,不求深沉睿智的思想,但求能够擦去尘埃,重新为人们打开通往侠客江湖的大门,让国人童年的记忆重放光芒。
    几经艰苦,终于学会开车的我明白了驾车人和乘客的区别。会开车的人看的是车前窗的风景,不会开车的人看的往往是车侧窗的风景。所以驾驶员看到的景色更清晰更深远,他们的神思往往会飞翔在更远的地方。于是我想,在江湖中恣意来去的侠客们是否和凡人也有这一重的区别呢?他们这样的人会组成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江湖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
    《大唐乘风录》的创作是为了解答这个问题,也是为了创造出一个全新的江湖,一个以轻功为分水岭的江湖。希望这个新的江湖能够更好地承载读者们的期望和梦想,带领人们重返武林。
    在创作过程中,今古传奇武侠版的编辑清欢、李为小、康天毅、神谷、尚桑陌、小柯,社长冯知明为我提出了极为宝贵的修改意见,令我粗糙的初稿最终闪耀光芒。特别是李为小、康天毅两位编辑,他们不仅为我提出了极有帮助的修改意见,而且在我自我怀疑的时候给了我最热情的鼓励和支持,让我能够有始有终地完成这部小说的创作。现代出版社的臧永清社长和吴庆庆编辑对此书的出版给予了最大的支持,令其终见天日。在这里,我要由衷地对他们说一声谢谢。

    文摘

    版权页:



    第一卷波澜初起之卷
    一潭死水起波澜
    建功立业在长安,富贵荣华在洛阳,一掷千金在扬州,安度晚年在益州。大唐益州,原为隋朝蜀郡,自隋至今未遭战火袭扰。益州人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太平无事,歌舞升平。虽然大唐江湖此刻正值风云动荡,但益州因为先天的安详宁静,从来没有江湖人行走,益州人也没有领略过江湖人掀起的平地波澜。益州官府作为大唐境内最懒散的府衙,已经连续三十年没有处理过重大的刑案。
    但是,益州这潭近乎静止不动的池水,就在侯天集离奇暴毙之后,开始翻滚沸腾了起来。
    侯天集何许人也,益州的老百姓也许不尽知晓,但是祖思谦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剑南第一富豪祖思谦无论是对平民百姓,还是江湖子弟来说都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十六岁白手起家,成立了在益州的第一座赌坊,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连续在剑南道三十五州建立了一百零八间赌场,日进斗金,着实应了他父母给他起的名字——祖百万。没几年产业就直出益州,挺进中原,范围也开始从赌场延展到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然而祖百万身为暴富崛起的豪商,虽然家财亿万,却在益州巨贾的圈子里被人们轻视,鲜少有人愿意跟他往来。这也是为什么侯天集能够结交他的原因。他以自己渊博的学识、精湛的技艺和高雅品位,在结识祖百万之后,立刻为这位大富豪深深钦佩,倚为左膀右臂。
    在侯天集的帮助下,祖百万改名为祖思谦,并在益州故园兴建剑南道第一名园——祖园。这座风格独特的园林沿袭了魏晋南北朝的温婉建筑风格,在豪华富庶的益州之内开拓了一片清幽静谧的园林景观,情致高雅,引人入胜。自祖园建立之后,祖家盛名终于进入了剑南道巨贾之列,周围的豪商巨贾、王侯权臣都以能够一游祖园为生平至乐。
    现在这位极受倚重的祖家第一智囊侯大先生暴毙,而且是在三十年无大案的益州,就仿佛平地一声惊雷,将益州人平静的生活完全打乱。
    祖家的大把银两第一时间砸在了州官头顶上,强烈要求立刻查处凶手并将其绳之以法。一直闲吃官饷的仵作和捕快被州官火速派遣到案发现场,严令在天光之前必须结案,否则连捕快带仵作一起卷铺盖滚蛋。
    侯天集是仰天倒毙在自己的书房之中的。此刻正值夕阳西下,玫瑰色的晚照透过书房的窗户洒在他怒目圆睁却仍不失俊朗的脸上,仿佛一蓬色迹未退去的血晕。除了气息全无,侯大先生的外貌栩栩如生,就仿佛他只是在做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而不是命丧黄泉。
    资深仵作王伯将侯天集的尸体翻来覆去地仔细检查了好几遍,滚滚热汗顺着他的脖颈子一条条滑落,渐渐渗透了他的衣衫。
    “怎样?”益州总捕头樊雷关切地问道。
    “怪!”王伯叹息一声,“侯大先生面红如紫,怒目圆睁,显见是死于非命。但我彻底检查过他的脖颈、胸肺和背部,毫无绳索捆扎的痕迹。他的周身也干净整洁,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无论是谁杀了他,所用手法都已经超出了我的所知范围。我怀疑不是山魈夜鬼,就是花妖狐怪。”
    “也许他是中风而死,你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吗?”樊雷好奇地问道。
    “你仔细看看他的眼睛!”王伯没好气地说。
    樊雷往侯天集大睁的透着怨毒的眼睛看了一眼,立刻感到一阵寒气从脚底直上头顶:“他果然是被人谋杀的。”
    “现在怎么办?官老爷说了,天光不结案,咱们都得卷铺盖滚蛋。”王伯担忧地说。
    “如果他是被人杀死,这事就简单了。”樊雷仿佛松了一口气。
    “简单了?”王伯目瞪口呆地问道。
    “是啊,这是典型的江湖仇杀,不归咱们官府管。”樊雷轻松地笑起来。
    “江湖仇杀?”王伯似乎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嗯,江湖中人杀人手法高绝,就我所知世上足有三十多种掌法、五十多种剧毒可以让人死后全无伤痕。这么玄妙的东西,又怎么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了解的。”樊雷道。
    “那怎么办,用这种说法回复衙门也对付不过去啊,官老爷可是要我们结案的。”王伯胆战心惊地说。
    “放心,我知道一个人,只要他的帖子递进衙门,无论多么不情愿,官老爷也不得不作罢,将案子转交给他。”樊雷用力伸了个懒腰,“有消息说这个家伙最近就在益州城中恋栈不去。”
    “这个人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王伯好奇地问道。
    “这个人是整个南五道都知名的江湖捕头郑东霆。”
    “噢,名号听起来都特别响亮,他是江湖上很有名的大人物吧?”
    “嘿嘿,像他这样的人物,江湖上一抓一把。不过也只有他愿意耐着性子和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打交道,所以我们都把案子交给他。”
    益州最大的赌场龙套头此刻正人满为患。益州城有闲有钱的赌徒像一群群青蝇拥挤在硕大的赌桌面前,声嘶力竭地叫嚣着,挥舞着手中的元宝和飞钱,面红耳赤地望着荷官手中决定自己命运的色盅。这些赌鬼中最亢奋的一个,要算正中间赌桌中据案而坐的青年汉子。此人古铜色的肌肤,炯炯生威的双目,纹路冷峻的瘦削脸颊,匀称健硕的身材,粗一看颇有些佳公子的气质。只是脸上黑黑的眼袋触目惊心,令他看起来一眼大,一眼小,下巴上稀疏散乱的胡茬子,好像田中长野了的韭菜,嘴角自然而然地朝下撇着,仿佛看谁都满心满肺不顺眼。堂堂的相貌被满脸阴郁之气一逼,便有些走了型,变成了一番落魄相。
    此人一人霸着赌大小的台子,将所有其他的赌徒都赶到一边,偏要和对面年轻貌美的荷官放对。
    “你奶奶的,连开二十八把大,我算你有种。”他眉头都拧到了一起,将袖子高高挽到肘后,露出肩骨交结、青筋暴露的健硕臂膀,将手中仅剩的几两碎银朝着小位摆去,昏暗的眼神在这一瞬间神光闪烁,紧紧聚集在荷官的手上,浑身的暮气一散,仿佛重获新生一般精神抖擞。
    他对面那位娇美的女荷官朝他不屑地一笑,将三个色子潇洒自如地揽入蛊中。
    “慢!慢!”这青年汉子双眼一眯,瞳子里闪烁出一丝狡黠,猛然变卦,“你以为我会押小,嘿嘿,我不会再上当了!这次我押大,我就看好你连开二十九把大。”
    女荷官理都没有理他,只是轻轻摇了摇色盅,接着掀开盖子。
    “一二三,小。”娇嫩的女声回荡在赌场之中。
    “你奶奶的,敢耍我!”青年汉子勃然大怒,整个人仿佛被踩到尾巴的老虎一样朝着女荷官扑去,谁知身子刚刚飞起就被周围四五对早就蓄势待发的健硕臂膀死死揽住,接着身不由己地朝着赌场外移去。
    “你祖宗十八代都不得好死,在色子中耍诈,不是英雄好汉。”青年男子输得一穷二白,语无伦次地怒吼道。
    “客官,已经连开二十八把大,总该有开小的时候,为什么你不肯坚持到底呢?”女荷官悠然道。
    “你奶奶的算个球,也配教训你郑大爷,老子一个指头就把你弹到傲来州去了,贱人!”青年汉子还待再骂,赌场打手们醋钵大小的拳头已经雨点般招呼在他身上,他的嘴立刻高高肿起,接着整个人被高高举起,腾云驾雾一般摔倒在龙套头赌场前的青石板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