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包村干部[平装]
  • 共3个商家     17.30元~20.00
  • 作者:蓝强(作者)
  • 出版社:贵州出版集团,贵州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109226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蓝强的《包村干部》是2011年最震撼人心的长篇乡村官场小说。它用鲜活的语言,向你叙述了一个最真实的山村故事:一个是位卑权微的乡文化站长,一个是官场失意的县土地局办公室主任,他们硬着头皮进入充满玄机的落后村马虎沟村驻点,可到马虎沟村的第一天就被村民来了个下马威……

    作者简介

    蓝强,1969年生,所写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北京文学》《小小说选刊》《延河》《山西文学》《山东文学》《少年文艺》《当代小说》《延安文学》等刊。出版科幻长篇小说两部,科幻小说集一部,其他长篇小说两部。曾经获第三届路遥全国青年文学奖小说类一等奖。

    目录

    第一章 鸿门宴
    第二章 闭门羹
    第三章 二进马虎沟
    第四章 村民大会
    第五章 耕牛案
    第六章 胡大棒
    第七章 冲突
    第八章 邬有为
    第九章 豆腐西施
    第十章 排戏
    第十一章 变卦
    第十二章 演戏
    第十三章 遗留问题
    第十四章 清欠风波
    第十五章 扶贫
    第十六章 抗上
    第十七章 砸锁
    尾声

    文摘

    版权页:



    魏知书一听任书记让自己到马虎沟去包村,头立马就大了,好像有一股无法阻挡的气流从双脚一直冲到头顶,到最后整个人都膨胀起来,轻飘飘地有种往高处飞往虚处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一口气干掉了一瓶六十度的景芝老白干,再也不好分辨南北东西了。
    魏知书是马耳山乡的文化站长。他快五十岁了仍是个招聘干部,每天早晨七点四十五分准时到党委大院点名,黄昏则带着一身的困倦回家。去年刚开始机构精简,精简办也想把老魏给简了,老魏听了很难过,可并没说什么。幸亏宣传委员老朱和县文化局长老郭极力地反对,老魏这才又留住了。其实,老魏也不是没机会,那时市文化局曾有一批转正式干部的名额,点名让成绩突出的魏知书转正,当时文化站还有一个刚从农村调上来的青年诸葛光,老魏说就把名额给小诸吧,我都四十岁的人啦!小青年成了正式干部,前途不说,找个好对象也容易。诸葛光现今都干到了邻乡的乡长,前几天碰到时坐在轿车里还同老魏点了点头。
    按理说,以老魏的年龄和经验,本不应该有什么打怵的事情,尤其包村驻点对老魏来说就像是回家一样平常。文化站长是个自由人。在乡里,自由人和排球里的自由人不是一个概念,倒是和篮球里的第六人差不多,算是个多余人,而且是个有点贬义的多余人。但在马耳山乡,魏知书却多余得有点儿不可缺少,无法替代。啥工作再也找不出合适人选的时候,就想起他来了,而他也总是恰到好处地把工作完成了,不管是积肥、药老鼠、扫大街、抓人,还是搞会战、啃骨头、拔钉子,他是全能选手,实力不俗。
    但让老魏打怵的是这次包村非同一般,照任书记指示的话说,那是非常的重要,是关系到他们县贯彻科学发展观的成功与否呢。更为关键的是去马虎沟包村。老魏明白,到马虎沟包村,就是表面敷衍一下,不死也得剥层皮,更不用说还要在村里任书记了。马虎沟可是县里最出名的一个村呀!
    马虎沟在马耳山乡驻地的西面,三面大山,只有一条狭长的山沟直逼进去。马耳山乡的人把狼叫做马虎,过去因为这儿人迹罕至,是狼群的天下,才叫马虎沟。马虎沟村共有村民五百三十八人,耕地连蓑衣大小的算进去,也不过一千二百亩,大部分是前些年学大寨垒成的梯田。二百户人家簇拥在三个小山坡上,那些破破烂烂的旧房子被浓密的树丛遮掩了大部,仿佛扔在那儿的一件破夹袄,已经让主人彻底忘记了,也不知道究竟让风吹雪打日晒雨淋了多久。
    让马虎沟村出名的不是村子的小和偏僻,也不是它的贫困,而是村子的问题多,它年年出的事情,惹的麻烦,都是在县里挂号的。马虎沟的根本问题不是穷,而是人的问题。马虎沟非常复杂,“文革”时斗争闹得凶,还因为武斗死了不少的人。那时候,光周姓家族内部就分成了三大派。周姓占了马虎沟人的百分之七十,其余的是姓胡的。刚解放那会儿,村里的工作老是开展不起来,游击队长出身的老党委书记不信邪,拎着匣子枪和几个干部进了村,算是第一个进马虎沟的工作组。可是,老书记住了没几天,什么问题没解决,匣子枪没响一声,就让黑石头给砸出T81,把老书记这个战斗英雄气得大病了一场,差点死了。后来,陆续派了几个工作队,不是让黑石头打出来,就是因为工作队的人犯了错误给群众告倒。历届村支部和村委班子都是“软”、“懒”、“散”,村里的工作根本没法干,一直是乡党委的一块心病,可拔钉子的人一拨拨地碰壁而回,啃骨头的人也一次次地嘣了牙,工作组派了一次次,谁也没本事把村子治理好。也难怪魏知书一听进马虎沟任职就如真进了狼窝,头皮发麻。
    任书记见老魏听了自己的话没有反应,就严肃认真地说:“老魏呀,这次包村和往常不一样,大不一样,是要动真格的呢。”
    任书记说到这里,看见老魏仍旧不说什么,表情也没变化,就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老魏知道任书记和其他领导都不喜欢自己这张脸,自己也很厌恶它老是没有表现力,就不知道恰到好处地把应该表现的喜怒哀乐感激激动表示出来,反而老是不受控制地泄露心里的愤怒和不屑。经过无数次的对比观察归纳,老魏总结出人要想在社会上混好,就要有张好脸,尤其在官场里。在基层,那脸就是一面举在头顶的旗子呢,要想提拔,旗子打不好是不行的。每次看见别人惟妙惟肖地用脸娴熟地诉说领导需要的话语,老魏也就信了命,谁让自己没有这样的一张脸呢,但脸是爹娘给的,总不能为了讨好别人把爹娘也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