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冰心自述[平装]
  • 共1个商家     13.40元~13.40
  • 作者:冰心(作者)
  • 出版社:海峡出版发行集团,福建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10644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冰心自述》从冰心七篇自传中选取一些自传色彩较浓的篇章,展示了冰心一个世纪的人生。冰心一生,足迹遍地,亚、欧、北美许多国家,都曾生活过或访问过,如山东烟台、云南昆明、重庆、日本东京、美国波士顿等,书中对冰心生活场景的点点滴滴,都做了详尽的图像与文字记录。

    媒体推荐

    一代代青年读到冰心的书,懂得了爱:爱星星、爱大海、爱祖国,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希望年轻人都读一点儿冰心的书,都有一颗真诚的爱心。
    著名作家巴金
    冰心的一生如繁星春水般轻柔和美,送走了父母兄弟,送走了爱人挚友,最后她才离开人世。在这本书里,更多的是她生活的细节点滴,在那波澜不惊的叙述中,她优美的生命悄悄展开,用心去对待生活,去感恩,去爱。
    喜欢冰心的读者
    她的文笔没有咄咄逼人,没有悲痛和绝望,没有浮躁和难熬,只有朴素大方充满爱心,虽含着淡淡的忧愁,却蕴藏着更多的对人世的快乐和感谢。
    网易读者

    作者简介

    冰心(1900─1999),原名谢婉莹,福建福州人。现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作家。19岁初登上文坛,99岁仙逝,80余年笔耕不缀,创作了一大批深受读者喜爱的儿童文学作品,影响了好几代中国人,被称之为中国最富诗性的散文大家、中国儿童文学奠基人。她的作品清新婉丽、哀婉凄清、隽永雅致,富于哲理和抒情韵味;她的感情天地里,没有大海的壮阔,也没有长江的奔涌,只有山间潺潺的流水,汩汩淙淙;她抒发感情的文笔,永远也激不起大波大澜,却能给读者带来一种细泉似的脉脉温情,给人以崇高真挚的审美感受。这些触动灵魂的优美文字,源自文学大师的心灵深处,在岁月的长河里,如宝石般熠熠生辉,陪伴着我们一路远行。

    目录

    第一辑 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
    我的童年
    童年杂忆
    我的父母之乡
    我入了贝满中斋
    我的大学生涯
    在美留学的三年
    我回国后的头三年
    从“五四”到“四五”
    第二辑 我的亲人
    我的祖父
    我的母亲
    南归
    我的父亲
    我的小舅舅
    我的表兄们
    我的老伴——吴文藻(之一)
    我的老伴——吴文藻(之二)
    我的三个弟弟
    第三辑 我的师友
    我的老师——管叶羽先生
    追忆吴雷川校长
    一位最可爱可佩的作家
    怀念郭小川
    悼念金近
    悼念孙立人将军
    我们全家人的好朋友——沙汀
    记萨镇冰先生
    悼靳以
    追念闻一多先生
    纪念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
    追念罗莘田先生
    不应该早走的人
    悼念茅公
    我所钦佩的叶圣陶先生
    悼念廖公
    他还在不停地写作
    悼念伯昕同志
    回忆中的金岳老
    忆天翼
    悼郭老
    追念振铎
    老舍和孩子们
    回忆中的胡适先生
    追念许地山先生
    悼念梁实秋先生

    文摘

    版权页:



    我生于一九〇〇年十月五日(农历庚子年闰八月十二日),七个月后我就离开了故乡——福建福州。但福州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我的故乡,因为它是我的父母之乡。我从父母亲口里听到的极其琐碎而又极其亲切动人的故事,都是以福州为背景的。
    我母亲说:我出生在福州城内的隆普营。这所祖父租来的房子里,住着我们的大家庭,院里有一个池子,那时福州常发大水,水大的时候,池子里的金鱼都游到我们的屋里来。
    我的祖父谢銮恩(子修)老先生,是个教书匠,在城内的道南祠授徒为业。他是我们谢家第一个读书识字的人。我记得在我十一岁那年(一九一一年),从山东烟台回到福州的时候,在祖父的书架上,看到薄薄的一本套红印的家谱。第一位祖父是昌武公,以下是顺云公、以达公,然后就是我的祖父。上面仿佛还讲我们谢家是从江西迁来的,是晋朝谢安的后裔。但是在一个清静的冬夜,祖父和我独对的时候,他忽然摸着我的头说: “你是我们谢家第一个正式上学读书的女孩子,你一定要好好地读呵。”说到这里,他就原原本本地讲起了我们贫寒的家世!原来我的曾祖父以达公,是福建长乐县横岭乡的一个贫农,因为天灾,逃到了福州城里学做裁缝。这和我们现在遍布全球的第一代华人一样,都是为祖国的天灾人祸所迫,飘洋过海,靠着不用资本的三把刀,剪刀(成衣业)、厨刀(饭馆业)、剃刀(理发业)起家的,不过我的曾祖父还没有逃得那么远!
    那时做裁缝的是一年三节,即春节、端午节、中秋节,才可以到人家去要账。这一年的春节,曾祖父到人家要钱的时候,因为不认得字,被人家赖了账,他两手空空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等米下锅的曾祖母听到这不幸的消息,沉默了一会,就含泪走了出去,半天没有进来。曾祖父出去看时,原来她已在墙角的树上自缢了!他连忙把她解救了下来,两人抱头大哭;这一对年轻的农民,在寒风中跪下对天立誓:将来如蒙天赐一个儿子,拼死拼活,也要让他读书识字,好替父亲记账、要账。但是从那以后我的曾祖母却一连生了四个女儿,第五胎才来了一个男的,还是难产。这个难得出生的男孩,就是我的祖父谢子修先生,乳名“大德”的。
    这段故事,给我的印象极深,我的感触也极大!假如我的祖父是一棵大树,他的第二代就是树枝,我们就都是枝上的密叶;叶落归根,而我们的根,是深深地扎在福建横岭乡的田地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