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傲风3?诸神大陆1(套装上下册)(附海报1张+书签1张)[平装]
  • 共1个商家     32.20元~32.20
  • 作者:风行烈(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3年3月2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5469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傲风3?诸神大陆1(套装上下册)》编辑推荐:风行烈的文字极富画面感,情节铺排波澜壮阔,高潮迭起,场景描写细腻华丽,扣人心弦,犹如一帧帧色彩斑斓的动画。在专属她的名词与动词的世界,友情与爱情并行不悖,没有什么规则不可打破,没有什么梦想无法实现。秦傲风,她的骄傲果敢,她的横绝天下,她永远有本事令人哑口无言。

    名人推荐

    故事中有爱情,如涓涓流水,沁入人心,清纯如歌。故事中有友情,浓烈如酒,风云双绝之间,后背相许的依托。故事中有师生情,馨香高洁,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毫不掩饰的倾情以报,宛若一曲高山流水。不得不沉沦,因为故事中更有妖孽——秦傲风。诚然,傲风的傲气之所以不显得乖张,很大原因在于有另一个妖孽与之共舞!没有轻鸿以命相护,傲风的傲气将是空谈,不可能绽放出这样的灿烂光辉;没有傲风的潜移默化,轻鸿不可能一点点地擦亮那满是烟尘的心灵,一丝一缕地释放那已扭曲紧缚的灵魂。
    ——妖孽在世

    作者简介

    风行烈,祖籍江苏镇江,典型的白羊座女子。新穿越小说代表作家,潇湘书院钻石级超人气大神作者,多年雄霸潇湘书院综合排行榜第一名之位。擅长玄幻、网游类型小说创作,其文章镜头感强烈,感情方面温暖向上。著有《云狂》、《傲风》、《无双》、《风云》、《战神王妃》、《江山梦》等一系列女扮男装式穿越小说,点击率过亿,风靡潇湘书院。

    目录

    上册
    第一卷:幻神传承
    第一章 邀请函
    第二章 大君王子嗣
    第三章 非雨城
    第四章 三人小队
    第五章 天地万象大阵
    第六章 遭遇与陷害
    第七章 九重天
    第八章 斗战欺诈之神
    第九章 最终试炼
    第十章 大君王之战
    第十一章 荣耀即吾命
    第十二章 以幻神之名
    第十三章 决战王城
    第十四章 诸神,我来了
    第二卷:诸神天空
    第一章 星火荒原
    第二章 蓝顿家族
    第三章 幻器风暴
    第四章 盛大拍卖
    第五章 青玄
    第六章 吐血的祈斯家族
    第七章 魔神坛大比
    第八章 当天才遇到变态
    第九章 风的真谛
    第十章 地狱,灭神教
    第十一章 九幽冰原
    第十二章 拜见教主

    下册
    第三卷:南部联盟
    第一章 冰原历险
    第二章 悲剧的康维多
    第三章 青夜寿宴
    第四章 霸君秦朔
    第五章 风眼苦修
    第六章 天才们的盛会
    第七章 诸神第一
    第八章 故友重逢
    第九章 秦家父子VS三大议长
    第十章 丹廷交易会
    第十一章 对阵黑暗幻殿
    第四卷:名震诸神
    第一章 八方云集
    第二章 豪赌
    第三章 巅峰炼器对决
    第四章 圣炎
    第五章 暴乱星空
    第六章 那一脚踹得太销魂
    第七章 破空
    第八章 史上最“正义”的帅大叔
    第九章 狩猎大君王
    第十章 披着人皮的凶兽
    第十一章 归来
    第十二章 会战梵帝宫
    第十三章 名震诸神

    文摘

    第一章 邀请函
    清冷的风吹拂着大地,又是一年的深秋来临。
    夜歌山脉的黑夜依旧是那样华美而妖异,紫色的弯月之下,叠起的群山和茂密的森林朦朦胧胧地披上了一层迷雾,仿佛藏着无数上古时期留下来的秘密。
    山上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传来,正是兴致勃勃的捕兽小队。
    “快!再快一点!就要追上了!”
    “一定要生擒住他!”
    “今年我们伽蓝部落的勇士,依旧会拿下第一名!”
    青阳城每年一度的狩猎大会,总是这样热闹,勇士们用自己沸腾的热血,创下了一个又一个辉煌战绩。
    这是一支颇为强劲的捕兽小队,为首的是一个金色长发、身材火爆的大美女,她正带领着数十名奥义如意级大领主追赶着一头疯狂逃窜的魔兽。
    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头魔兽居然是极为少见的鬼纹魔蛇,成年君王级,眼下是半君王级的魔兽。它正一扭一扭地跑着,腹部有一个长长的血口子,从中渗出的暗红色血液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线,看起来很是凄惨。
    这魔蛇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因为受伤过重,它已经无力再继续,逃跑的速度正在越发变慢。
    “兄弟们,加把劲儿!今天谁要是给老娘把那蛇给捉了,我便去请云风冕下为他驯化了这头魔兽!”金发美女一声高昂的大呼,顿时令所有的人精神越发振奋起来。
    “哈哈,金雅大小姐,这可是你说的!”
    “好啊,这魔蛇非我莫属,你们可都别和我抢!也该我李岚春风得意一把了!”
    “你做梦吧!大家一起上,抢了它!冲啊!冲啊!”
    一群人宛如吃了兴奋剂一般,疯狂地抄着家伙向前赶,那速度比刚刚又提升了一大截。
    一快一慢之下,鬼纹魔蛇就彻底悲催了,它惊恐地左摇右摆不断穿梭,可两方的距离还是越发缩短,眼看着就要被捕兽小队的战士给追上。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却突然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嗯?”这声音甚是细腻,像是一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紧接着便又是一声冷冷的哼笑,随即,一股剧烈的能量风暴,陡然从前方散发了出来。
    能量风暴极为恐怖,其蕴含的灵魂法则隔着老远就令人阵阵头晕,卷起的飓风将那鬼纹魔蛇就那样笼罩进去。但闻轰的一声巨响,前方一阵天摇地动烟尘弥漫,飓风骤然爆破,溅开的能量余波轰地散开,向四面八方迸射出去。
    “不好,快躲!”金雅凭直觉感到这爆破的力量不是她们这些大领主能挡住的,急忙刹车,呼喊着叫人避让。
    可是爆炸的速度又怎是一张嘴巴赶得上的?那爆破的波纹宛如流星雨般地落到了人堆里,顿时有许多人发出阵阵惨呼,看来伤势不轻。
    从烟尘中冒出头来,金雅立刻搜寻起周围的同伴,查看了每个人的情况,发现没有死人,这才略略松了口气。再抬头一望,却只瞧见鬼纹魔蛇巨大的身躯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再也没有一点儿生气。
    这头魔兽竟被刚刚那一击直接打死了!
    一时间众人都是怒火中烧。要知道活着的魔兽比死了的魔兽价值更高百倍,他们部落中如今有一位强大的驯兽师坐镇,完全可以捕捉到魔兽后请他驯化,他们原也是打算活捉的,谁知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家伙给打乱了全盘计划!
    人们纷纷咬牙切齿,七嘴八舌地大骂起来。
    “哪个王八蛋在这里捣乱?不知道最近一个月内青阳城部落大比不能上夜歌山脉的吗?”
    “太可恶了,给老子滚出来!”
    “你必须给我们伽蓝部落的勇士们一个交代!”
    大吼大叫的声音震动了整片山野,可某个方向随后传来的两道并不响亮的哼笑,却极为诡异地将所有人的声音压制了下去。
    一个甚是嚣张的声音道:“嘿嘿,这还真是笑话了,大师姐,秦界之中竟然还有我们去不得的地方,还有我们不能插手的事?这些家伙还要我们给他们一个交代?是不是师弟我今日睡得迷糊了,现在仍没有醒呢?”
    另一个略显清冷的语声淡淡地接道:“边荒小镇之人,没有见识也是正常的,犯不着和他们一般计较。这些山野村夫一向都这样不懂规矩,我们这一路来遇到的也不是一两个了。”
    这是一对年轻男女的声音。众人朝那声音传来的地方一看,果然瞧见那前方的山道上,立着两个修长的人影,明亮的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几乎映到了众人眼前。
    “你们是什么人?”听得他们的话语里似乎有些玄机,金雅连忙挥手制止了身后人群的吵嚷,一边沉声问话,一边打量着二人,眼中不由得露出几分讶然。
    不得不说,这一男一女看起来还真的是相当出色。
    这二人皆是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衫。
    女的容貌妖娆,身材丰满,一条紧身的长裙将她的曲线勾勒得十分动人,留着一头齐肩的半长乌发,刘海修剪得整整齐齐,身后有一束特别长的头发用一根粉色发带系着,一直垂到足踝处,看起来十分高贵美艳。男的则是潇洒地披着全罩式斗篷,头上绑着一根紫色的头带,唇红齿白,面容俊朗,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张扬气息,外貌年龄似乎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像是个典型的贵族公子哥。
    只是这对年轻男女的神情举止却和他们的外貌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们的目光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完全没有将在场的任何人放在眼中,这过分的高傲实在很难让人产生好感。
    “我们是什么人,你还没这个资格知道。区区青阳小城的部落中人也敢对我大师姐不敬,真是不知死活!我都还没怪你们为什么驱赶着这头恶心的东西惊了我师姐的驾,你们倒盘问起我们来了?”紫袍青年眯起眼,冷冷一笑道。
    好狂妄的口气!
    众人不禁再次眼中冒火,满心愤怒。这两个人也未免太嚣张了!除了当初的“那个人”,他们还从未见过这等狂徒!只是“那一位”是真的有这个本事和实力,大多数时候行事也讲道理,能够令人折服,而眼前的这人又是个什么东西?
    杀了他们的魔兽,伤了他们的人,不但一句解释道歉都没有,还把错处都推到了他们身上,真以为他们青阳城第一部落是谁都能揉捏的软柿子吗?
    “太过分了,你这臭小子拽个什么!”
    “金雅小姐,少和他们废话!把他们绑了去见族长,让大家都瞧瞧他们是从哪个主城冒出来的狂徒!”
    “不要以为有点儿背景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大小姐还是现任青阳城城主的女儿呢!”
    大家显然都将这两个年轻人当成了外出历练的贵族子弟,因为有点儿实力和身世就狂得不可一世的人,这样的家伙秦界里见得太多了!
    纷乱的怒吼声中,却只听那紫袍青年再次冷笑了一声,一股可怕的势压便从他身上骤然放出。众人只觉得身躯一僵,便骇然地发现自己完全不能活动了,就连金雅身旁的一名半君王级强者也是如此。
    老天,这紫袍青年,竟是一名君王!
    震惊地看着这青年,一行人都是不敢置信。方才那道旋风将魔蛇一招击杀,可那毕竟是受伤垂死的魔兽,谁也没有太在意,而如今直接对上此人的势压,却是真真正正地感受清楚了!
    可是这人看起来才二十岁左右,比曾经马罗部落的天才罗丰还要小,实际年龄也差不到哪里去,如此年纪,除了天赋卓绝到公认为变态的“那一位”,竟还有其他的人也能达到君王级,实在叫人难以置信!
    “一个城主之女,倒和我们讲起身份来了,你怕是不记得你姓甚名谁了吧?青阳城如今的代城主,他也只是姓金而已!”紫袍青年放下抱在胸口的双手,拍了拍袍子上的灰尘,再次冷然一笑,“而我们,姓秦!”
    “姓秦?”一瞬间,数十双眼睛纷纷惊骇地瞪直了,四周也突然寂静了下来。
    “秦”这个姓氏在秦界里异常敏感,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忌惮姓“秦”的人,因为只要被冠以“秦”姓,就代表着得到了秦界高层的认可,要么实力绝对强大,要么身份上绝对尊贵,有着强硬的后台。
    秦界里,即使是贵族子弟,也并非每一个人都姓秦,例如青阳附近的宇霖城的城主,原名白宇,因为被秦界高层看重所以改姓为秦,但是他的子女还是姓白,除非他们有特殊贡献,否则不能获得秦姓。
    如果金天族长日后对秦界高层有功,也可能被授予秦姓,但是现在,他显然还不是秦界高层中人,论身份也绝对比不上正牌的“秦”姓人士。
    “你、你们是秦界高层来的使者?”金雅勉强定了定神,试探性地问道。
    “不错!”紫袍男子眼露傲然地看着她,喝令道:“既然知道了,还不赶紧过来向我师姐赔罪?”
    金雅愣了一愣,眼中不由得露出愤懑之色。
    事实上在场所有人心中都很憋屈,这事明明就不是他们的错,对方一点儿道理没有还这么不饶人,实在是令人恼火!有错的反而让别人向他道歉,这简直颠倒黑白!
    可秦界高层他们确实得罪不起,只要还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还在这秦界主城之内,人家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这种小部落的生死存亡。而且眼前的人实力太过强大,他们的队伍中根本就没有可以与之抗衡的强者,即使心有不满,也只能暂时忍耐。
    金雅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想要爆发的怒火,面色有些难看地开口道:“两位使者,多有得罪,这件事是我们伽蓝部落……”
    后面的话尚未出口,另一道清越响亮的长啸就遥遥传了过来。啸声源头,又有人影从山中远远飞奔而来,那影子宛如鬼魅般地闪烁了两下,就从天边到了近处,落在山峰之巅。
    金雅“谢罪”的话蓦然被打断,这下轮到紫袍青年脸色难看了,他眼神不善地抬头看去,却也不由得愣怔了一下。
    山顶上方站的,也是两个人,同样的出色,同样的高贵,不过气场和容貌上比起先前两人似乎还要强上些许。
    他们所站的山头就在眼前,看得极为清晰。这次来的是两名男子,一个穿着红衣,一个身披青袍,前者年轻俊逸容貌绝美,后者冷酷沉稳高大英俊,映着身后的一轮弯月,这二人显得出奇的耀眼夺目。
    刚到此地,那红衣年轻男子的身上便也散发出一股浑厚磅礴的势压,向着那紫衣青年忽地笼罩过去。
    空气蓦地一沉,两股势压相撞。
    红衣年轻男子脸色如常,岿然不动,紫衣青年却身体一颤,目光大变,在场众人只觉得身体骤然一轻,身上沉重的压力已经不在了。
    此番交锋,明显是红衣人占了上风!
    这还是因为他在远处听到对方的来历,不想这么早暴露实力所以藏了一手,若不然,紫袍青年现在恐怕也不会还好好地站在原地了。
    紫袍青年有些惊骇地看向来人,脸色羞恼得微微涨红,怒声喝道:“你们又是从哪里来的家伙?竟来管我们的闲事?”
    “管你的‘闲事’又如何?只准你神经兮兮地杀死别人辛苦追捕的魔兽,还蛮不讲理地要别人给你道歉,不准我为我所在的部落讨个公道?岂有这样的道理?”红衣年轻男子也冷笑一声道。
    金雅等人一见到他,不禁纷纷露出了惊喜之色,欢呼雀跃起来。
    “太好了,是云风大人!”
    “云风大人来了!”
    “臭小子,你终于舍得出关离山啦!”金雅一个箭步跳到他身边,一拳打在他肩膀上,脸上满是喜悦。这不只因为他来得及时帮她们解了围,也因为见到了许久不见的朋友,分外高兴。
    “大小姐你轻点儿,谋杀了我这个客卿,谁来帮你们摆平麻烦?”红衣年轻男子一脸笑意地揉着肩膀,开玩笑道。
    这正是刚从山中闭关归来的女扮男装的傲风。
    由于青雪指点她实战的时候常常打得天翻地覆,在城内多有不便,深山中灵气浓度也更高,因此傲风这一年来干脆长居夜歌山脉之中,到处捕捉君王级魔兽驯化。内山之中的高星君王当真不少,她一路游走,一年时间里竟然遇到了七八头,如今她手下的九星君王都有五头了。
    两年多的苦修,让傲风的实力突飞猛进。如今的她已经是六剑顶峰的君王,只消一步便可踏入高剑君王的行列。
    七剑的等级一向不容易突破,急也没用。算算时间,来到秦界已整整三年,也该快到那百年试炼的时间了,她便提前出关想回青阳城看看朋友们,没料到路上就碰到了这桩事。
    金发美女白她一眼,没好气地道:“你还好意思说!一跑就是一年,这一年里连个鬼影子都没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你答应为我们部落驯化魔兽的呢,别以为你人不在了我就不记得!”
    “放心,我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回去我就给你全部驯化掉!”傲风豪迈地一挥手,呵呵笑道。
    她的身份虽然有了变化,金雅等人却从未和她疏远过,彼此开玩笑那是极为正常的事情。傲风庆幸有这样一些朋友,她可不喜欢高高在上孤家寡人的感觉,没有人分享喜悦和悲伤,地位权力再高又有何用?
    朋友见面正各自高兴,一道煞风景的讽刺声却打断了这良好的气氛,回头一瞧正是那紫袍青年,他一双眼睛牢牢瞪在傲风身上,满目都是露骨的敌意,口气冰冷地缓缓道:“原来你就是云风!”
    “我是云风,那又怎么样?”傲风微微一扬眉,傲然问道。
    “云风,你果然晋入君王级了!很好!”紫袍青年眼中闪过一线精芒,冷哼一声,昂首淡淡道:“我就是秦腾!”
    他说话时挺胸抬头,自信十足,满以为可以让傲风吃惊一下,谁知道眼前的人却是迷茫地眨了眨眼睛,疑惑地摸摸脑袋问:“秦腾?那是什么东西?没听过啊!”
    有时候,天堂到地狱就是这么近。
    前一秒还面带骄傲很是得意的紫袍青年,下一秒就涨红了一张俊脸,咬牙切齿地看着傲风,“臭小子,你耍我是不是?”
    “我哪有!”傲风满脸无辜,义正词严,“我为什么要知道你?你又不是我哪个亲戚,以前也没和我见过,难道你真以为你那张脸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非得要让人相见恨晚一见如故吗?”
    要知道她可是三年前才来到这秦界之中的,又要找师兄又要修炼,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关心“名人”,除了秦烟、白虎圣主、秦齐昀这样的大BOSS,其他的人她几乎一概不知。
    不过嘛,傲风不否认是故意这么说的,毕竟这家伙既然自报姓名就断不会胡乱吹牛,应该是个比较有名的人士,对付这样的人,否定他的知名度,便是对他最好的打击!
    “你……你竟敢这样嘲笑我!”秦腾果然被刺激得怒火中烧,浑身颤抖。
    “笑话,不知道你的名字就是嘲笑你?那岂不是秦界之外的人都在嘲笑你了?”傲风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顿了一顿,又淡淡瞥他一眼,目露锋芒地接着道:“再说,这世上还真没有我云风不敢做的事!”
    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听起来却异常清晰,铿锵有力,极为慑人。秦腾被她凌厉的眼神一瞪,一时竟满面通红地僵在了原地。
    “年龄不大,口气倒不小,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狂妄。”眼看秦腾不是傲风的对手,他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紫裙女子终于开口了。她一双狭长的眼睛冷冷扫视着傲风,缓缓说道:“年轻人最好别这么张狂,即使你再有天赋也终究只是天赋,哪怕你入了君王,这秦界之中也仍有无数人可以轻易要了你的小命!”
    这女子面色冷漠,气质孤高,沉稳冷静成熟美丽,倒是很有一派前辈风范。
    傲风摸摸鼻子,露出好奇之色,“那么,请问这位大婶,您高龄几何?”
    “……”
    不得不说,这小子阴损起来,当真有让圣人抓狂的本事。这么问女人的年龄,根本就是在讽刺她是个老女人,和当众打脸也没什么区别,这一下,连紫裙女子的面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臭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敢侮辱我大师姐,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秦腾暴跳而起,一张脸青到发黑,眼中冒出了浓烈的杀意,身上的灵魂之力狂涌而出。
    “就凭你?”傲风不屑地嗤笑一声,目光如刀锋,灰色的灵魂之力也在体表沸腾起来。
    两边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紫裙女子却蓦地一挥手,一道恐怖的威压霎时笼罩住了二人。
    “咦?”傲风瞳孔一缩,暗中低呼一声,心头讶异,没想到这紫裙女子竟然是个超级高手。
    她一挥手,居然就随意地将两名君王级的强者牢牢压制住了,就像是方才紫袍青年压制住非君王级强者的人们一样!傲风虽然压制了力量,却仍能感觉到能量上的差距,这紫裙女子的实力绝对在她之上,是个高剑君王,而且恐怕已经到了青雪和白虎圣主那个等级了!
    她是什么来头?
    傲风疑惑地瞥了一眼身旁的青雪,却见她眸中也闪过几分愕然。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紫裙女子的目的并不是攻击傲风,而是要将两人分开,所以青雪并没有出手。
    “大师姐,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不给这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一点教训?”紫袍青年被拦下后,仍旧一脸气愤,不解地问道。
    紫裙女子的脸色已然恢复如常,淡淡说道:“没有必要,区区一名后生晚辈,我还不屑欺负他。再说,师父明确交代我们要将邀请函送到每一位试炼者的手上,如果三个月后看不到人,师父怪罪下来,你担待得起吗?”
    一听“师父”二字,秦腾立刻蔫了下去。他当然明白,师父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违背,否则等待他们的便是世界末日。
    “云风陛下,这是三个月后百年试炼的邀请函,凭借这个才能进入非雨城,我们师姐弟此番外出就是专程给试炼者发放此物的。”紫裙女子制止了秦腾,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张鲜红的帖子,轻轻一弹,帖子便直接飞到了傲风手上。她又接下去说道:“请你收好这邀请帖,按时前往圣城参加试炼,这张请帖可以让你带一名随从进去,再多就不行了。百年试炼是我族的神圣大比,不得缺席,如有逃旷现象,那么你的亲朋好友以及你所在的部落所有人都会人头落地!”
    “哦,我明白了!”傲风接过“邀请帖”,随手翻开,只见里面用烫金大字龙飞凤舞地写着“云风”二字,其中似乎还有一种特殊的能量波动,想来是为了鉴别真伪所用。
    她不禁暗自冷笑一声,这秦烟倒也真够小心的,非雨城的守卫如此森严,连入城都需要这么严的盘查,多带一个人也不行。
    不过任她如何盘查也没用,如今她拥有霍林大君王的府邸,想装多少人进去就能装多少人进去。
    “既然东西已经交到你手上,金天君王也不必见了,我们还要去给下一位试炼者送信,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磨蹭。师弟,我们走!”紫裙女子似乎也不太想看见傲风,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漠然转身大步离去。
    虽然口头上没有说什么,但这女子心中却不可能不记仇,这种情绪不易外露的人才是最麻烦的。她和当年的秦池渊是一类人,就像一条毒蛇一样,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咬你一口。
    “云风,今天碍于师命,我便先饶你一命,你最好给我记住!我秦腾也会参加今年的百年试炼,届时定要将你挫骨扬灰!”紫袍青年也恶狠狠地瞪了傲风一眼,方才追上紫裙女子的步伐。
    两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夜空之下。
    傲风合上邀请函扔进空间戒指,淡淡笑道:“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自信,实力跟我差那么远也敢说这样的大话,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他自负是当然的,谁让他们有那样一个师父。”傲风身旁的青雪这时候终于开口了。
    傲风闻言转头看向他,“寒大哥,我刚刚就想问了,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女人?那个秦腾究竟是什么身份?他们的师父又是谁?莫非是齐昀大君王吗?”
    “那个女人叫秦舞,我早年追随师父的时候见过,不过当初只有十几岁,到现在容貌变化很大,彼此早就认不出了,还是提起那秦腾我才想起来。秦腾的确是秦界里颇为有名的少年天才,二十岁入领主,二十五岁入大领主,如今不过三十五岁,便已成了君王,可以说是秦界这一千年来修炼最快的人。因为这卓绝的天赋,所以他才会被那个人看上收为弟子……”青雪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声音忽地沉了下去,“至于他们的师父,你也是知道的,不是秦齐昀,而是秦烟!”
    “秦烟?”忽然间听到这个名字,傲风不由得一愣一惊,“他们居然是秦烟的徒弟?”
    “秦腾的话,的确是。”金雅在一旁微微皱眉道,“这人在你到来的前几年出名过一阵,是山海城城主的儿子,原名石腾,因年仅二十五岁便修炼到大领主级轰动了秦界,被人引荐给秦烟,秦烟就收了他为最小的徒弟。不过这人轰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年,之后一直没怎么听说过他的消息,平常也很少被人提起,我们虽然都知道,却没和你说过。”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感慨地叹息一声,“没想到秦腾如今也已经是君王了。三十五岁的君王啊,如果没有你这个变态,他就是如今秦界中的第一年轻修炼者。”
    秦烟的弟子吗?
    傲风眼中光芒一闪,看了一眼秦腾消失的方向,心中明白对方为何会与自己这么不对盘了。从上一代就是死对头,这一代相互之间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秦烟尚未出现,她的弟子倒是先来了,看来他们少不得要先和那对师姐弟过两招。
    金雅也有些担心地接着说道:“不过,秦烟的弟子通常情况下不会离开圣城,那秦舞更是一直住在诸神大陆的,他们俩居然专程跑出来发请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种事情怎样也轮不到秦烟的亲传弟子来做啊,他们不会已经注意到你了吧?”
    “如果真的注意到了小风,来的人恐怕就是秦烟本人了。那女人为人相当谨慎小心,哪怕错杀一万也不可能放一人漏网,她若是怀疑小风,便会直接下达追杀令,根本不会试探。”青雪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接着道:“依我看,那秦腾此番过来应该就是为了探探小风有没有晋阶为君王,好看看你究竟是不是比他更强。刚刚他知道小风就是‘云风’之后心里就有了杀意,后来才会表现出来,并非真的要为秦舞出头。这人和他师父秦烟一样,嫉妒心太重,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好。”
    傲风眯起眼,冷哼道:“什么样的人教什么样的徒弟,光看这两个徒弟的人品也知道他们师父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秦烟永远也及不上秦非雨大人,实力、声名、在族内的影响力,甚至连徒弟都是。”金雅望着傲风和青雪抿唇一笑,“说来还真巧,你们二人是师兄妹,他们那两个是师姐弟,一个首徒,一个关门弟子,青雪陛下和那秦舞或许是不相伯仲,不过你对上秦腾,却是要胜过太多了。”
    傲风闻言一挑秀眉,轻声笑道:“金雅小姐这话已经过时了,放到一年前还差不多,如今应该说,不论我们哪一人,都可以远胜他们!”傲风一边说着,一边回眸看了一眼青雪。
    青雪也向她投来一道默契的目光,师兄妹二人相视一笑,双双露出自信之色。
    如今的他们,哪里还用得着将那两个人放在眼里!
    “哦?难道说青雪大人……”这种口气,金雅当然听出了些问题,登时诧异地看向一身青袍的英俊男子,蓦然发现,他身上的气息似乎又深沉了许多,气质上也有一种很微妙的变化,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因为实力的晋升而导致的。
    可他早已经是九剑巅峰的君王了,如果真的晋升了,那岂不是……
    四围一片寂静,人人眼珠瞪大,惊骇地看着他俩。
    傲风唇角微扬,肯定地点了点头,“你猜得不错,三个月前,寒大哥总算将霍林圣主的灵魂能量完全炼化,跨过了那道门槛!”
    他真的晋升了,晋升到了大君王级!
    一时间,众人都被这个劲爆的消息给吓了一跳,继而纷纷露出了惊喜至极的神情。
    终于,在长达数千年之后,革命军这一方也有了真正到达大君王级的强者!
    “太好了!这下杨烨陛下和革命军的兄弟们会高兴死的!”金雅哈哈大笑起来。如今青阳众部落和革命军关系处得非常好,幻能修炼者的驯兽和炼器都给他们带来了极大好处,双方也自然称兄道弟,分外热络。
    拍拍傲风的肩膀,金雅迫不及待地道:“走,我们快点儿下山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
    金雅一时太过高兴,却并没有理解傲风所言的真正含义,她没有注意到傲风所说并不是“青雪胜过秦舞”,而是“不论哪一个,都能远胜他们”。不过傲风的性子虽然不喜欢扭扭捏捏装模作样,却也不爱显摆,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随着金雅一行下山而去。
    城中的部落小阁楼内,清扬、左云生等一些朋友接到传讯,都已在此等待多时。
    这座阁楼的附近,如今发展成了革命军的一个小型驻地,两年前参与探墓行动的所有人员都在此地定居了下来。金天族长干脆派人将周围稍加建设,让他们定居下来,自成一个小团队,只听从傲风的调遣。
    “傲风,傲风!”看到门口那道熟悉的红色身影,青衣绝色美少年满眼喜悦,一下子扑到她身上抱住她笑道。
    “喂,你这个臭小子不要每次都黏着幻神大人,让人看见成何体统!”左云生嫉妒得红了眼,冲上前将清扬拉下来,臭着一张脸道。
    “我和傲风的关系可是‘非比寻常’呢,抱一抱又怎样?你这个大块头,嫉妒我就直说,不要每次都找这种蹩脚的借口。”美少年却不买他的账,翻了个白眼,哼笑一声。
    清扬接触人类的社会越多,人也越发的开朗了,他的头脑愈加灵活,口齿伶俐,有点儿小嚣张,还又有点儿小阴险,性格上倒是和傲风更像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她体内寄宿久了受到了影响。
    三年前刚化身成人的清扬还有点儿不太会和人交流,很长时间话都不说一句,只是一直跟在傲风身边,现在他也有了许多朋友,这让傲风觉得非常欣慰。
    拍了拍清扬的肩膀,傲风转向室内对众人一笑,“各位,我回来了!”
    众人也齐齐一笑,“傲风,欢迎回来!”
    招呼过后,傲风径自来到堂内坐下,打算和他们说一说接下来的计划。哪知屁股还没坐热,门外又传来了一阵吵嚷,杨烨也带着一大队人浩浩荡荡满面笑容地推门进来,大笑着道:“幻神大人、军团长大人,可真叫我们好等啊!”
    这位副军团长大人平日里多是儒雅的样子,很少会笑得这么灿烂,想来已然听金雅说了青雪的事情,正处在惊喜至极的状态中。
    他是满面傻笑,满眼惊喜,而傲风也被他带进来的一大群人吓了一跳。
    跟着杨烨进来的人足有上百,小小的阁楼客厅一下子就给塞满了,令人吃惊的不是这个数字,而是他们的修为等级,这一百余人,竟然全都是君王级的强者!
    这是开的什么玩笑!上百名君王,杨烨是从哪里把他们变出来的?百名君王,去攻占三四个主城都足够了啊。
    “杨烨冕下,他们是……”傲风瞪着眼,骇然地问道。
    青雪也颇为意外地看了这些人一眼,倒先一步淡笑着开口了,“小风,他们都是我们革命军军团中人。”
    “革命军中人?”傲风眨了眨眼睛,目光一动道,“难道杨烨陛下召集了所有各方分团的强者?”
    “幻神大人果然聪明。”杨烨身旁一名全身火红衣装的俊逸男子笑了笑,“副团长在半年之前就对各方分团的高层君王发出了通知,让我们集体到青阳来集合,说是有大行动。我们还在疑惑究竟是怎么回事,以为是要来夺取主城呢,没想到竟是八代幻神现身了。这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却瞒我们这么久,军团长大人,您这可不厚道啊!”
    “我也是怕知道的人太多,若是一不小心泄露了消息,会对小风不利。眼下正是小风要夺取幻神传承的重要关头,容不得一点大意。”青雪神情严肃地道,目光转向傲风,却又立刻柔和下来,“小风,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南方的分团长,我革命军的凤凰圣主,拥有幻兽红鸾火凤的秦翔陛下。”
    秦翔也是一名高剑君王,和杨烨在同一个等级,除了他们以外,这里还有一名七剑君王。
    青雪又指了指那名一身淡金色衣装的俊秀男子道:“这位是柳岩陛下,拥有幻兽金龟的玄龟圣主,北方的分团长。”
    二人随着青雪的介绍,齐齐向傲风恭敬地微微俯首行礼,傲风也冲着他们点点头,“早闻我革命军中高手如云,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两位分团长也是不凡的人物。”
    “要说不凡,谁又能和幻神大人相比?”金衣的柳岩淡笑着说道,“幻神大人年纪轻轻便已是六剑君王,离着我们仅有一线之差,真叫我们这些修炼了几千年的老家伙惭愧。”
    “那可未必。”青雪却淡淡笑道,“能量等级虽然是你们更强一些,但真正动起手来,你们却绝对不是小风的对手。别说你们,就是我这个做师兄的,一不小心都得在她手上吃亏。”
    “什么!”众多君王不禁一阵愕然,惊诧地望着傲风,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他们刚刚还听杨烨副团长说,青雪如今已经成了大君王级的强者,傲风区区六剑君王,有什么本事能让大君王吃亏?
    一时间,他们心中都以为青雪这是在为傲风造势,夸大了她的实力,毕竟双方都是幻能修炼者,想靠御甲术越级挑战是行不通的,她还是一跳两个槛,直接能对付大君王了,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