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萧红全集(套装共4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0元~188.00
  • 作者:萧红(作者)
  • 出版社:黑龙江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1129397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萧红,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被誉为“30年代的文学洛神”,是鲁迅眼中最优秀的女作家,是“民国四大才女”中命运最为悲苦的一位,也是最具传奇性的一位。
    《萧红全集(共4册)》收入萧红1952年至1941年期间创作的作品和部分书信,包括《跋涉》、《生死场》、《商市街》、《呼兰河传》、《回忆鲁迅先生》、《萧红散文》等。
    喜欢一个人走夜路的女子,生命在文字中燃烧。她太爱这个世界,世界并不爱她。

    目录

    第一卷
    跋涉
    生死场
    商市街

    第二卷
    牛车上
    旷野的呼喊
    回忆鲁迅先生
    萧红散文
    第三卷
    呼兰河传
    马伯乐
    第四卷
    集外集(短篇小说散文诗歌戏剧)书

    附录一:
    红玻璃的故事
    萧红谈话录(一)
    萧红谈话录(二)
    附录二:
    萧红年谱
    萧红创作年表
    萧红著作版本编目
    萧红作品篇目索引
    编后记

    后记

    萧红是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的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其独具魅力的创
    作至今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纪念萧红诞辰一百周年,编辑出版一套新版《
    萧红全集》,既是研究者、读者多年来的期盼,也是家乡黑龙江的义务和
    责任。
    2008年下半年,新版《萧红全集》的编辑工作进入了筹备阶段,时任
    中共黑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衣俊卿,常务副部长潘春良多次召集专家
    、学者研讨新版《萧红全集》的编辑出版工作,确定在萧红诞辰一百周年
    的时候,出版一套具有学术性、权威性、纪念性的新版《萧红全集》。
    2009年初,《萧红全集》的编辑出版工作被列为黑龙江省重点文化工程之
    一,成立了《萧红全集》编委会,抽调黑龙江省作家协会、黑龙江省社会
    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黑龙江大学文学院、黑龙江大学出版社、黑龙江日报
    报业集团生活报社等单位的学者、专家组成编辑小组,在黑龙江省委宣传
    部、黑龙江省作家协会领导、协调下开展编辑工作。
    萧红著作的整理和出版,始于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内很多出版社都作
    出过重要的贡献,为我们编辑新版《萧红全集》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20世纪50年代,萧红的《生死场》、《呼兰河传》经修改后,由新文
    艺出版社重新出版。195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萧红选集》,这是
    萧红病逝后第一部综合性的文集。1979年以降,作为萧红研究重镇的黑龙
    江省,对萧红著作进行了系统整理,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先后出版了《呼兰
    河传》、《生死场》、《马伯乐》、《萧红散文集》、《萧红短篇小说集
    》,为萧红著作的广泛传播,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20世纪90年代,哈尔滨出版社分别出版了两卷本和三卷本《萧红全集
    》,北方文艺出版社原计划在1991年出版《萧红全集》,但只出版了第一
    卷。2010年5月,凤凰出版社出版了五卷本《萧红全集》。这些全集的出版
    ,对萧红著作的传播和研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这次编辑新版《萧红全集》,编委会聘请国内外有影响的萧红研究学
    者、专家为顾问,充分听取他们的意见。专家们认为,中国现代文学版本
    学研究相对滞后,版本的选择在以往作家文集的编辑出版中,一直未能引
    起足够的重视。有的作家对同一著作多次修改,如果没有一个可靠的版本
    ,将给读者和研究者带来诸多困惑。萧红的著作,尽管生前作者本人改动
    较少,但后人由于现代汉语的规范、语境的变迁等原因,对其作品有过多
    次的修改。专家们建议,这次新版《萧红全集》的编辑,应以初刊本、初
    版本为底本,同时参考一些权威版本作校勘,对原作文字除有明显讹误外
    ,不作人为的修改,这是新版《萧红全集》学术性、权威性的直接体现,
    也是对萧红诞辰一百周年最好的纪念。
    2009年5月,《萧红全集》编辑小组开始工作,编委会与编辑小组先后
    七次就全集的体例、目录、校勘、注释、插图、附录、装帧等问题进行研
    究。编辑小组的成员历时两个多月,赴吉林、沈阳、北京、青岛、上海、
    香港等地图书馆、档案馆、文学馆查找,获得了大量珍贵的萧红著作初刊
    本、初版本以及其他重要版本、图片资料,为校勘、注释全集,提供了很
    好的保证。
    《萧红金集》编辑小组分工如下:领导和统筹工作由李曙光、赵毅、
    王立民负责,正文的校勘、注释由章海宁、安宏涛整理,附录的《萧红谈
    话录》由郭淑梅、任雪梅、金钢整理,附录的《萧红年谱》由叶君、章海
    宁撰写,附录的《萧红创作年表》、《萧红著作版本编目》由章海宁整理

    《萧红全集》文集部分,除《马伯乐》(第二部)依据初刊本校勘外,
    其他均依据初版本校勘;集外集的短篇小说、散文、戏剧,依据初刊本校
    勘,集外集的诗歌部分,《幻觉》、《八月天》依据初刊本校勘,《拜墓
    》按初版本校勘,《沙粒》按初刊本和北京鲁迅博物馆馆藏萧红手稿校勘
    ,其他诗歌,均按北京鲁迅博物馆馆藏萧红手稿校勘。书信部分,《致萧
    军》、《致黄源》依据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1年出版的《萧红书简辑存注
    释录》校勘,《致华岗》依据中国现代文学馆馆藏萧红书信手稿校勘,《
    致胡风》、《致许广平》、《致白朗》依据初刊本校勘。
    《萧红全集》的出版,得到了编委会顾问陈陡先生、王观泉先生、门
    瑞瑜先生、张抗先生、卢玮銮女士、季红真女士、张伯海先生、林贤治先
    生、曹革成先生、皇甫晓涛先生的赐教,在此向大家表示真诚的感谢!
    在搜集资料过程中,得到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北京鲁
    迅博物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上海市图书馆、黑龙江省图书馆、黑龙江省
    档案馆、吉林省图书馆、辽宁省图书馆、哈尔滨市图书馆、青岛市图书馆
    、广州市图书馆、香港大学图书馆、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武汉大学图书
    馆,以及黑龙江省作家协会、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黑龙江大学、黑龙江
    日报报业集团生活报社、黑龙江省萧红研究会、黑龙江萧红文学院、萧红
    故居纪念馆等单位和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萧红全集》的出版得到了黑龙江大学出版社的大力支持,该社社长
    、总编辑李小娟女士亲自审核书稿,并组织社内人员专项负责,对书稿的
    编辑、校对,以及装帧设计精益求精,在此特致感谢。
    《萧红全集》的资料搜集工作,得到了高树勋先生、黄乔生先生、刘
    思源先生、夏晓静女士、陈桂英女士、陈露明女士、袁权女士、王连喜先
    生的大力协助,在校对工作中,刘云开女士、刘琳琳女士、李敏女士付出
    了辛勤的劳动,在此向他们致以诚挚的谢意。
    限于编辑的水平,该书可能有疏漏之处,敬请读者批评指正,以期得
    以改正。
    《萧红全集》编委会
    二〇一一年四月十二日

    文摘

    王阿嫂的死
    (一)
    草叶和菜叶都蒙盖上灰白色霜。山上黄了叶子的树,在等候太阳。太
    阳出来了,又走进朝霞去。野甸上的花花草草,在飘送着秋天零落凄迷的
    香气。
    雾气像云烟一样蒙蔽了野花,小河,草屋,蒙蔽了一切声息,蒙蔽了
    远近的山岗。
    王阿嫂拉着小环每天在太阳将出来的时候,到前村广场上给地主们流
    着汗;小环虽是七岁,她也学着给地主们流着小孩子的汗。现在春天过了
    ,夏天过了……王阿嫂什么活计都做过,拔苗插秧。秋天一来到,王阿嫂
    和别的村妇们都坐在茅檐下用麻绳把茄子穿成长串长串的,一直穿着。不
    管蚊虫把脸和手搔得怎样红肿,也不管孩子们在屋里喊叫妈妈吵断了喉咙
    。她只是穿啊,穿啊,两只手像纺纱车一样,在旋转着穿。
    第二天早晨,茄子就和紫色成串的铃当一样,挂满了王阿嫂的前檐;
    就连用柳条编成的短墙上也挂满着紫色的铃当。别的村妇也和王阿嫂一样
    ,檐前尽是茄子。
    可是过不了几天茄子晒成干菜了!家家都从房檐把茄子解下来,送到
    地主的收藏室去。王阿嫂到冬天只吃着地主用以喂猪的乱土豆,连一片干
    菜也不曾进过王阿嫂的嘴。
    太阳在东边放射着劳工的眼睛。满山的雾气退去,男人和女人,在田
    庄上忙碌着。羊群和牛群在野甸子间,在山坡间,践踏并且寻食着秋天半
    憔悴的野花。
    田庄上只是没有王阿嫂的影子,这却不知为了甚么?竹三爷每天到广
    场上替张地主支配工人。现在竹三爷派一个正在拾土豆的小姑娘去找王阿
    嫂。
    工人的头目,愣三抢着说:
    “不如我去的好,我是男人走得陕。”
    得到竹三爷的允许,不到两分钟的工夫,愣三跑到王阿嫂的窗前了:
    “王阿嫂,为什么不去做工呢?”
    里面接着就是回答声:
    “叔叔来得正好,求你到前村把王妹子叫来,我头痛,今天不去做工
    。”
    小环坐在王阿嫂的身边,她哭着,响着鼻子说:“不是呀!我妈妈扯
    谎,她的肚子太大了!不能做工,昨夜又是整夜的哭,不知是肚子痛还是
    想我的爸爸。”
    王阿嫂的伤心处被小环击打着,猛烈的击打着,眼泪都从眼眶转到嗓
    子方面去。她只是用手拍打着小环,她急性的,意思是不叫小环再说下去

    李愣三是王阿嫂男人的表弟。听了小环的话,像动了亲属情感似的,
    跑到前村去了。
    小环爬上窗台,用她不会梳头的小手,在给自己梳着毛蓬蓬的小辫。
    邻家的小猫跳上窗台,蹲踞在小环的腿上,猫像取暖似的迟缓的把眼睛睁
    开,又合拢来。
    远处的山反映着种种样的朝霞的彩色。山坡上的羊群,牛群,就像小
    黑点似的,在云霞里爬走。
    小环不管这些,只是在梳自己毛蓬蓬的小辫。
    (二)
    在村里,王妹子,愣三,竹三爷,这都是公共的名称。是凡佣工阶级
    都是这样简单,而不变化的名字。这就是工人阶级一个天然的标识。
    王妹子坐在王阿嫂的身边,炕里蹲着小环,三个人寂寞着。后山上不
    知是什么虫子,一到中午,就吵叫出一种不可忍耐的幽默和凄怨的情绪来

    小环虽是七岁,但是就和一个少女般的会忧愁,会思量。她听着秋虫
    吵叫的声音,只是用她的小嘴在学着大人叹气。这个孩子也许因为母亲死
    得太早的缘故?
    小环的父亲是一个雇工,在她还不生下来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死了!
    在她五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又死了。她的母亲是被张地主的大儿子张胡琦强
    奸而后气愤死了的。
    五岁的小环,开始做个小流浪者了!从她贫苦的姑家,又转到更贫苦
    的姨家。结果为了贫苦,不能养育她,最后她在张地主家过了一年煎熬的
    生活。竹三爷看不惯小环被虐待的苦处。当一天王阿嫂到张家去取米,小
    环正被张家的孩子们将鼻子打破,满脸是血,王阿嫂把米袋子丢落在院心
    ,她走近小环,给她擦着眼泪和血。小环哭着,王阿嫂也哭了!
    有竹三爷作主,小环从那天起,就叫王阿嫂做妈妈了!那天小环是扯
    着王阿嫂的衣襟来到王阿嫂的家里。
    后山的虫子,不问断的,不曾间断的在叫。王阿嫂拧着鼻涕,两腮抽
    动,若不是肚子突出,她简直瘦得像一条龙。她的手也正和爪子一样,为
    了拔苗割草而骨节突出。她的悲哀像沉淀了的淀粉似的,浓重并且不可分
    解。她在说着她自己的话:
    “王妹子,你想我还能再活下去吗?昨天在田庄上张地主是踢了我一
    脚。那个野兽,踢得我简直发昏了,你猜他为什么踢我呢?早晨太阳一出
    就做工,好身子倒没妨碍,我只是再也带不动我的肚子了!又是个正午时
    候,我坐在地梢的一端喘两口气,他就来踢了我一脚。”
    拧一拧鼻涕又说下去:
    “眼看着他爸爸死了三个月了!那是刚过了五月节的时候,那时仅四
    个月,现在这个孩子快生下来了!咳!什么孩子,就是冤家,他爸爸的性
    命是丧在张地主的手里,我也非死在他们的手里不可,我想谁也逃不出地
    主们的手去。”
    王妹子扶她一下,把身子翻动一下:
    “哟!可难为你了!肚子这样你可怎么在田庄上爬走啊?”
    王阿嫂的肩头抽动得加速起来。王妹子的心跳着,她在悔恨的跳着,
    她开始在悔恨:
    “自己太不会说话,在人家最悲哀的时节,怎能用得着十分体贴的话
    语来激动人家悲哀的感情呢?”
    王妹子又转过话头来:
    “人一辈子就是这样,都是你忙我忙,结果谁也不是一个死吗?早死
    晚死不是一样吗?”
    说着她用手巾给王阿嫂擦着眼泪,揩着她一生流不尽的眼泪:
    “嫂子你别太想不开呀!身子这种样,一劲忧愁,并且你看着小环也
    该宽心。那个孩子太知好歹了!你忧愁,你哭,孩子也跟着忧愁,跟着哭
    。倒是让我做点饭给你吃,看外边的日影快晌午了!”
    王妹子心里这样相信着:
    “她的肚子被踢得胎儿活动了!危险……死……”
    她打开米桶,米桶是空着。
    王妹子打算到张地主家去取米,从桶盖上拿下个小盆。王阿嫂叹息着
    说:
    “不要去呀!‘我不愿看他家那种脸色,叫小环到后山竹三爷家去借
    点吧!”
    小环捧着瓦盆爬上坡,小辫在脖子上摔搭摔搭的走向山后去了!山上
    的虫子在憔悴的野花间,叫着憔悴的声音啊!
    (三)
    王大哥在三个月前给张地主赶着起粪的车,因为马腿给石头折断,张
    地主扣留他一年的工钱。王大哥气愤之极,整天醉酒,夜里不回家,睡在
    人家的草堆。后来他简直是疯了!看着小孩也打,狗也打,并且在田庄上
    乱跑,乱骂。张地主趁他睡在草堆的时候,遣人偷着把草堆点着了!王大
    哥在火焰里翻滚,在张地主的火焰里翻滚;他的舌头伸在嘴唇以外,他嚎
    叫出不是人的声音来。
    有谁来救他呢?穷人连妻子都不是自己的。王阿嫂只是在前村田庄上
    拾土豆,她的男人却在后村给人家烧死了。
    当王阿嫂奔到火堆旁边,王大哥的骨头已经烧断了!四肢脱落,脑壳
    直和半个破葫芦一样,火虽息灭,但王大哥的气味却在全村漂漾。
    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