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十年鸿迹(套装共2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35.75元~35.75
  • 作者:吴藕汀(作者),吴小汀(合著者)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7408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十年鸿迹(套装共2册)》:吴藕汀作品集。

    作者简介

    吴藕汀(1913-2005),浙江嘉兴人,号药窗、小钝、信天翁等。词坛名宿、画家、版本目录学家。弱冠时即负才名。{951年,被派往南浔嘉业堂藏书楼整理藏书,此后与嘉兴失去联系,遂有“海外东坡”之讹传。1958年10月,经浙江省文化局同意退职休养。文革期间,靠变卖家什度日,以写作、填词、种药、养猫“闲适乡里”。1973年,沈茹菘请评弹演员胡天如,在南浔打听吴藕汀的下落,吴藕汀遂得与旧友续缘。1986年,吴藕汀被聘为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2000年,在外历经半个世纪之久的吴藕汀回到嘉兴。除画事以外,多有著述,主要有《词名索引》、《药窗杂谈》、《戏文内外》、《十年鸿迹》、《药窗诗话》、《鸳湖烟雨》、《吴藕汀画集》、《词调名辞典》等。

    目录

    吴藕汀一生“思想自由,人格独立”(代序)
    上册
    辛酉卷
    壬戌卷
    癸亥卷
    甲子卷
    乙丑卷
    丙寅卷
    下册
    丁卯卷
    戊辰卷
    己巳卷
    庚午卷

    序言

    吴藕汀,民国二年出生在一个商人家庭。祖父光绪十五年(1889)从盐官北城外迁至嘉兴南堰,开设吴大成酒行,持有部帖,成为“官商”。吴大成烧酒生意红火,远销台湾。祖父立业之后,有时接近文人画士。父亲亦为所染,喜欢书画。父亲和叔父都是一妻两妾,其中三位是青楼中人。吴藕汀曾说:“我出生的家庭八个字:挥霍无度,作风轻浮。”
    民国十六年,初中二年级的吴藕汀因故辍学。次年,拜郭季人为师,学画花卉人物。以后除绘画外,涉及诗词、篆刻、昆曲及乡邦文献,先后得到乡人金蓉镜、刘山、陈澹如、许鸿宾、朱大可及王迈常诸先生指导。民国十九年参加槁李金石书画社,曾自拓《小钝庵藏印》。
    1951年3月,吴藕汀被聘为嘉兴省立文化馆昆曲研究小组组长,嘉兴省立图书馆整理古籍小组组长。同年6月,嘉兴图书馆派往南浔嘉业掌藏书楼,与毛春翔先生共同接收藏书十馀万册。1952年,调入浙江省图书馆,负责整理嘉业堂藏书,先后编成地方志、医药、戏曲、清人别集及丛书目录。1956年帮助朱士嘉重订《中国地方志综录》。1958年所编《词名索引》,由中华书局出版。同年参与创办嘉兴博物馆。
    反右开始,因心脏病获准退职,留在户口所在地南浔,想以著述为生。不久,母亲、妻子、幼子先后去世,与七个子女,靠变卖家什度日。
    1962年整理自编《近三百年嘉兴印画人物录》,收录人物1700馀。文革初期,未成稿本《两浙神徵》、《嘉兴词录》、《大顺军年谱》、《吴三桂大传》、《南堰志》、《二次世界大战纲目》均焚毁。《湖楼七志》因南湖“烟雨楼”幸免于难。

    文摘

    一月七日王礼贤于双林
    “承赐《春满人间》法绘,不胜雀跃,当即置于镜框珍悬。由于构思巧妙,画面风趣,参观者亦为之开颜。在新的一年里,将托庇在象征光明的兔灯指引下,努力于书艺的提高。谨致深为谢忱。”
    藕日:嘉兴元夕之夜,我所见一无灯兴。要到二三月间,才有迎灯之会,俗呼“迎龙灯”,称之日“补庆元宵”。大街小巷,儿童不甘落后,亦糊纸为灯,沿街嬉耍。一般以兔子灯和荷花灯为多,因为比较简单而易做。兔子灯式样各有不同,有简有繁,有仅糊白纸,亦有剪纸为毛,或提或拉,但耳朵眼睛,皆用红纸剪成。中燃小烛,一时充满黄昏也。
    一月十七徐稼研于上海
    “兹有不情之请求,小儿家祯拥皋比于澳大利亚有年。顷自构新居彼邦为菟裘之营。妄意欲得艺坛法书妙绘,以增蓬荜之辉。前于域外图书馆,拜读《人寿年丰》绝句插图,苍润朴茂,古雅绝伦,爱不忍释。仰求见赐三尺左右立轴,当否乞卓裁。”
    藕日:我于国外,曾经画过日本、西德送人礼品,今又要画与澳大利亚徐稼研先生哲嗣所需。其“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乎。一笑。澳大利亚有名的,当然是袋鼠,只此一家,别无分出,与我国大熊猫,有异曲同工之妙。最有趣的还有苍蝇,因为澳大利亚的苍蝇,没有细菌,与我国的苍蝇,则是细菌媒介的大王,大大的不同了。我住的南浔镇,在五十年代,已经是全国闻名的“无蝇镇”,各地的参观学习者,纷至沓来。“无”当然不免夸大,“少”竟是事实。虽然过去了三十年,到处去一看,就觉得南浔苍蝇的稀见。有些人出外,甚至不敢上饭店吃饭。买纸包糕饼充饥,亦大有人在,这也是习惯所然。在外人看来,未免好笑。他们说苍蝇已是司空见惯,平常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