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美冠纯美阅读书系(汪曾祺?萧红?季羡林)(套装共3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45.00元~45.00
  • 作者:汪曾祺(作者),萧红(作者),季羡林(作者)
  • 出版社: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同心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bkbkf323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美冠纯美阅读书系(汪曾祺?萧红?季羡林)(套装共3册)》:让震撼心灵的华彩美文,滋养我们的精神生命!这触动灵魂的优美文字,源自文学大师的心灵深处,在岁月的长河里.如宝石般熠熠生辉.陪伴着我们一路远行。

    媒体推荐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
    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
    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
    一切都活了。
    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萧红

    作者简介

    萧红(1911-1942),原名张乃莹,现代著名女作家,1911年6月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河县的一个封建地主官吏家庭。因其作品的独特艺术魅力,被称为“30年代的文学洛神”,民国四大才女之一。
    1940年,客居香港期间,萧虹创作了自传体长篇小说《呼兰河传》。它以抒情的笔调,散文化的结构、诗化的语言、直率朴拙的情趣共同构成了令人痴迷的“萧红体”,在现当代文学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著名文学家茅盾先生曾评价道:“它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呼兰河传》中的一些章节由于描写精彩、抒情优美,首被节选入课本,如《火烧云》《祖父的园子》等。
    汪曾祺(1920-1997),江苏高邮人,是我国当代文学史上著名的作家、戏剧家,为沈从文先生的八室弟子、得意高足,与老师同为京派小说的代表人物。
    汪曾祺在散文和短篇小说的创作上均颇有成就。他的语言独具特色,被誉为诗化的语言,他自己则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首在海内外出版过数十部小说集和散文集,经典代表作《受戒》《大淖记事》等曾在文坛引起巨大的反响。
    本书精选出了汪曾祺先生最具代表性的经典作品,包括《端午的鸭蛋》《胡同文化》《老舍先生》《昆明的雨》等十余篇散文佳作,以及《受戒》《大淖记事》《异秉》《鸡鸭名家》《岁寒三友》等数篇短篇小说名作,以便让读者更全面地了解汪曾祺先生独特的艺术魅力。
    季羡林(1911-2009),字希逋,又字齐奘,我国著名语言学家,翻译家、散文家,是享誉海内外的学术大师。
    季羡林先生在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上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学术方面,他在印度古代语言研究、佛教史研究、吐火罗语研究、东方文化研究等领域均取得了开拓性的成果,井翻译了印度两大史诗之一的《罗摩衍那》,在保存和抢救祖国古代典籍方面也作出了重大贡献。
    文学创作方面,季羡林先生主要以散文为主。他的散文真诚质朴,蕴含深情,隽永悠长。著名民俗学家、作家钟敬文先生称赞道:“文学的最高境界是朴素,季先生的作品就达到了这个境界。”名篇如《清塘荷韵》《神奇的丝瓜》等都是脍炙人口的佳作;《怀念母亲》《夹竹桃》《在德国——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等篇因为文字优美、情感真挚、意蕴深厚,被选入了语文课本,成为学习的典范。

    目录

    《美冠纯美阅读书系·季羡林专集:怀念母亲》目录:
    枸杞树
    黄昏
    回忆
    寂寞

    兔子
    海棠花
    马缨花
    夹竹桃
    槐花
    晨趣
    神奇的丝一瓜
    老猫
    喜雨
    母与子

    夜来香开花的时候
    在德国——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
    重返哥廷根
    月是故乡明
    园花寂寞红
    幽径悲剧
    两个乞丐
    国学漫谈
    清塘荷韵
    芝兰之室
    怀念母亲
    我的女房东
    两个小孩子
    文化漫谈

    《美冠纯美阅读书系·汪曾祺专集:端午的鸭蛋》目录:
    花园
    夏天
    胡同文化
    多年父子成兄弟
    五味
    端午的鸭蛋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昆明的雨
    泡茶馆
    老舍先生
    葡萄月令
    鸡鸭名家
    异秉
    受戒
    岁寒三友
    大淖记事

    《美冠纯美阅读书系·萧红专集:呼兰河传》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尾声

    文摘

    插图:





    过去了卖麻花的,后半天,也许又来了卖凉粉的,也是一在胡同口的这头喊,那头就听到了。
    要买的拿着小瓦盆出去了。不买的坐在屋子一听这卖凉粉的一招呼,就知道是应烧晚饭的时候了。因为这凉粉一整个的夏天都是在太阳偏西,他就来的,来得那么准,就像时钟一样,到了四五点钟他必来的。就像他卖凉粉专门到这一条胡同来卖似的。似乎在别的胡同里就没有为着多卖几家而耽误了这一定的时间。
    卖凉粉的一过去了,一天也就快黑了。
    打着拨浪鼓的货郎,一到太阳偏西,就再不进到小巷子里来,就连僻静的街他也不去了,他担着担子从大街口走回家去。
    卖瓦盆的,也早都收市了。
    拣绳头的,换破烂的也都回家去了。
    只有卖豆腐的则又出来了。
    晚饭时节,吃了小葱蘸大酱就已经很可口了,若外加上一块豆腐,那真是锦上添花,一定要多浪费两碗苞米大云豆粥的。一吃就吃多了,那是很自然的,豆腐加上点辣椒油,再拌上点大酱,那是多么可口的东西;用筷子触了一点点豆腐,就能够吃下去半碗饭,再到豆腐上去触了一下,一碗饭就完了。因为豆腐而多吃两碗饭,并不算吃得多,没有吃过的人,不能够晓得其中的滋味的。
    所以卖豆腐的人来了,男女老幼,全都欢迎。打开门来,笑盈盈的,虽然不说什么,但是彼此有一种融洽的感情,默默生了起来。
    似乎卖豆腐的在说:
    “我的豆腐真好!”
    似乎买豆腐的回答:
    “你的豆腐果然不错。”
    买不起豆腐的人对那卖豆腐的,就非常的羡慕,一听了那从街口越招呼越近的声音就特别地感到诱惑,假若能吃一块豆腐可不错,切上一点青辣椒,拌上一点小葱子。
    但是天天这样想,天天就没有买成,卖豆腐的一来,就把这等人白白地引诱一场。于是那被诱惑的人,仍然逗不起决心,就多吃几口辣椒,辣得满头是汗。他想假若一个人开了一个豆腐房可不错,那就可以自由随便地吃豆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