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干部家庭[平装]
  • 共2个商家     20.00元~21.20
  • 作者:王清平(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3167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干部家庭》是干部家族启示录,女性仕途GPS,法则如铁,刀刀见骨,我不是教你坏,我是教你生存。

    作者简介

    王清平,国家二级作家,江苏省宿迁市作家协会主席。
    出版、发表有长篇小说《尊严之痛》、《骗商》等。

    目录

    一、女主席的从政世家梦
    二、女局长的情感深处
    三、姐妹花在官场绽放
    四、性骚扰这一关
    五、送礼绝对是一门艺术
    六、找不准位置和无知哪个更可怕
    七、年夜团圆饭
    八、请美女县长接待客商
    九、美女县长坠入爱河
    十、女局长的“隐私”被丈夫发现
    十一、轻意表态后果很严重
    十二、惊心动魄的冷战
    十三、贞操献给老板以后
    十四、有了归宿不等于有了靠山
    十五、姐姐比妹妹的高明之处
    十六、死钱变活钱
    十七、意外怀孕
    十八、反目成仇
    十九、夫人路线
    二十、流油的自来水
    二十一、男县长和女副县长互诉心曲
    二十二、见死不救
    二十三、官场出产爱情么?
    二十四、官商交锋,谁得胜?
    二十五、阴盛阳衰
    二十六、就这样走向成熟

    文摘

    一、女主席的从政世家梦
    接到市委组织部吴部长电话,陆爱侠估计,吴部长说有事商量,其实十有八九是动员她退休。
    在运河市妇联主席位置上,陆爱侠一干十二年,伴了四任市委书记,五任市长。掐指算来,她算是市直机关资历最老的正处级干部。本来有几次机会可以再上一个台阶的,阴差阳错,都没赶上。有一次选拔女副市长,结果让当时省委派来的人挤下去了。最近一次机会不错,自上而下,妇联主席兼任政协副主席,虽没实权,但上个台阶,解决个职级,蛮好。这个机会对陆爱侠好像十拿八掐,非她莫属,但结果又让新任的统战部长给顶了去。陆爱侠接受不了,直接找到当时的市委书记那里。书记说,“党员政协副主席不缺额,只有一个民主人士的政协副主席位置,你是党员,我就没办法了。”官场上的事情非常微妙,眼睁睁是你的乌纱帽;眼一眨就戴在别人头上,一点也不稀奇。陆爱侠一向讲原则,既然按原则办的,那她也就无条件服从。女副市长没当成,陆爱侠没死心,因为年龄还在。政协副主席没当成,陆爱侠死心了。
    算算多大年龄了,五十五了,该退休的年龄了,陆爱侠不死心又能怎样?年龄,在官场上太重要了。其实陆爱侠的年龄根本不是五十五。她老伴丁家旺从股长位置上退下来少说也有五年了。有人背地里就说,按规定,官场上女人比男人早退休五年,这样一算,一反一正,陆爱侠比丈夫小十五岁吗?有人怀疑她的年龄缩了水。年龄哪能缩水。缩水不折寿了吗?陆爱侠死不承认自己年龄缩水了。理由是,丁家旺退休,不代表她就退休。因为,她当初嫁给丁家旺时,丁家旺就从部队转业到乡里当民政助理,发现妻子对他不忠,离了婚,而她陆爱侠当时正好是村里的铁姑娘队长,小十几岁,有什么不正常的?非常正常。要不是看丁家旺吃着皇粮,她这朵鲜花怎么会插到丁家旺那泡牛粪上?陆爱侠的解释弄得人家一头雾水。早年没听说丁家旺比她大那么多岁呀。说起来,陆爱侠没有年龄。因为她从来没过过生日。她哪来的生日呢?从小像个假小子给人放牛割草,一路摸爬滚打,做梦也想不到今天当到市妇联主席。但你不能不说是陆爱侠脑子好使。小学念了三年,现在也是研究生学历了。年龄上,陆爱侠更是早熟。她比谁都知道年龄是个宝。从村妇联主任干到乡妇联主席一直农村户口,哪有档案?做了乡妇联主任转成国家干部时才建立档案,那时的陆爱侠早知道年龄重要了……
    市里上上下下也都知道陆爱侠没那么年轻。明摆着的,一个儿子两个闺女多大年龄暂且不说,她的孙子外孙都快上初中了,算算她多大结婚生了闺女儿子。一儿两女中,儿子雪清快四十了,看上去比他爸丁家旺还老相。陆爱侠对雪清气得咬牙,因为雪清扶不上墙。转干进了行政,十来年混到现在,只捞到在乡下当个副乡长。大闺女雪荣遗传了她的性格,虎虎生气,现在跟她几乎平起平坐,当着主持环保工作的副局长,只等着转正。只有小闺女雪梅没有从政,大学毕业没几年,已经是运河一中的学科带头人,但还是一张白纸,没成家,成为陆爱侠一块心病。不过,陆爱侠早有打算,自己退下来就退下来吧,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但不能轻而易举退下去,得跟市委讲讲条件。陆爱侠提的条件就是,请市委看在她为妇女工作奉献大半生的份上,让小闺女雪梅改行从政。
    这天,组织部吴部长第一次找陆爱侠谈话时,她就提出给小女儿雪梅改行的请求。吴部长不好表态,只表示可以向市委刘书记转达她的想法。市委书记刘万里也刚到运河市上任不久,可能还在摸情况,没来及动人。陆爱侠向他汇报过两次工作,发现刘书记非常有魄力,而且极富人情味。坐在吴部长面前,陆爱侠就知道吴部长不可能完全满足她的要求。官场上混这么多年,谁说话当枪使,谁说话当屁放,她一清二楚。她这一级干部的想法都是对书记市长说的,给组织部长说说,不过是履行一下程序而已,指望不上组织部长拍板定案。但是,吴部长一边翻看干部花名册一边跟她谈话,陆爱侠就意识到,这次谈话不单单是部长的意思,肯定更是刘书记的意思。先给她打个预防针,让她思想上有退的准备。理由非常简单,到了退休年龄了,自然着陆,没有借口不下。因此,陆爱侠也非常慎重,表达自己想为党为人民工作终生的愿望,对组织的安排表示服从,但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把小女雪梅改行从政。吴部长把她的想法记在本子上,就打起哈哈,说了一番恭维陆爱侠的话以后,看看手表,声称还有一个会议在等着。陆爱侠识相知趣,起身告辞。
    回到家,陆爱侠就打电话给雪清雪荣,叫他们晚上回家吃饭,有事商量。平时陆爱侠十天八天见不到雪清雪荣,非常正常。儿女另门各过,有时几天都没个电话。一人头上一颗露水珠,一人一个家庭,哪家都有自己的小天地,都有自己的小九九,更有自己难念的经,早用不着她闲操心了。但是,陆爱侠就是放不下,哪家事情都想过问。大儿子雪清,本事不大,本来在一家化肥厂当工人,让她硬是搞成聘干,派到运阳县里做了副乡长。这一步已经非常艰难了,跨县区安排一个副乡长,职务虽然不高,但毕竟也要人情,更要履行组织程序。不是手眼通天、上下活络的陆爱侠,别人别想办到。本来陆爱侠还有打算,想把雪清一路运作到乡长、乡党委书记乃至副县长位置上的。可雪清狗皮上墙不像画,不给他妈争气,隔三岔五闹出点事情来。陆爱侠忙着给他擦屁股都擦不过来,哪好意思再向组织开口请求提拔他呀。雪清其实人品挺好,就有一条致命弱点——贪酒。喝酒不分好坏人,只认酒,有酒就是大爷。上了酒桌不喝得东倒西歪不罢休。有好多次到县里开会,县领导在台上讲话,雪清喝多了酒,就在下面嘟嘟哝哝,声音盖过县领导。县里上下都知道他是个不可救药的酒鬼,自然不去理会他。但有两次雪清太过分了,居然从会场上站起来没大没小、不分场合地指着县领导说,“你说得不对,”惹得县领导咬牙切齿要处分他。幸亏陆爱侠有头有脸地周旋,才免了他的处分。陆爱侠一听到雪清喝酒不干正经事,就咬牙切齿咒儿子,“早知你是个孬种,当初拖去喂狗就好了。”有一次,雪清到市里来开会,副乡长难得有机会参加市里会议,放在别人会荣幸死了,但雪清觉得无所谓。正好那天陆爱侠和儿子在一个会场开会,但雪清不知道。会议开到最后,一位市领导讲话。雪清又站起来满嘴胡言乱语。那位市领导停下讲话,眼睛直直地看着雪清,“哪个单位的?”会场一片安静。雪清醉眼朦胧,嘟嘟哝哝,指手画脚。陆爱侠离开自己座位,走过去扇了雪清两个耳光,“吃屎的东西,尿汁子又灌多了,还不给我闭嘴!”雪清抱着肿脸坐下哭了。这种人哪里还敢指望再提拔呢?连陆爱侠也对儿子灰心了,放在乡下熬着吧,大不了到一定年龄调进县城当个股长,括号副科,结束自己的政治生命。有人说雪清一点不像陆爱侠,也不像雪荣雪梅,更不像丁家旺,他性格耿直,为人仗义。雪清虽然不堪造就。但陆爱侠最疼的还是他,这是后话。
    陆爱侠最看好的是雪荣。雪荣跟雪清一样,也没能念出书来,但雪荣与雪清不同。当初雪清念书调皮捣蛋,雪荣念书却非常用功。只是那时都在乡下中学念书,没一个像样的老师教他们。当时陆爱侠在乡里工作,随着职务不断提拔,拖家带M地转战南北。雪清雪荣也从这个中学转到那个中学,但都是在农村中学,教学水平有限。雪荣第一年参加高考,没考上。丁家旺和陆爱侠商量,给她找个工作,比如供销社营业员或粮管所保管员什么的。但雪荣坚决不同意。她要凭自己的本事考上大学。于是,她进了县中的复习班,第二年高考又名落孙山。雪荣还不死心,再复读。第三年仍以几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陆爱侠找雪荣谈,年龄一天天大了,没有那么多机会给你了,看样子不是念大学的料,咱先工作,边工作边上大学吧。雪荣闷睡了半个月,决定放弃高考,参加了当年的农村信用社招人考试。结果没费吹灰之力就进了信用社。此后,自学大专,自学本科,一路走来,一步不拉,稳稳当当,步步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