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至高利益[平装]
  • 共1个商家     23.80元~23.80
  • 作者:周梅森(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30242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至高利益》是一部揭示政绩工程内幕的当代政治小说。周梅森从政治体制的反思入手,再度推出最新力作《至高利益》,展示了当代政治最尖锐、最核心的矛盾及政治家的抉择。《至高利益》继续保持着周梅森以往作品中那种强大的思想冲击力,浑然天成的凛然正气和大气磅礴的一贯风格。故事大开大阖,情节惊人动魄,令人不忍释卷。
    主人公李东方由市长继任市委书记之后,面对着两位前任大搞政绩工程所造成的严重后果:省委书记钟明仁当年抓的国际工业园实际上是个垃圾园,恶性污染事件频发;副省长赵启功在任时抓的新区套住了三百亿资金,搞得地方财政几近破产;基层乡镇干部发不出工资,二十万人下岗失业,群访事件不断,高层干部腐败堕落,田壮达携三亿巨款外逃……李东方面对危局,忍辱负重,在年轻市长助理贺家国无私无畏的支持下,为前两任领导的“政绩”擦屁股,一次次陷入政治窘境和险境之中。

    媒体推荐

    自序
      这套文集收入了我迄今为止创作生涯中的几乎全部重要中长篇小说作品。从早期的《沉沦的土地》、《黑垃》,到近期的《人间正道》、《天下财富》、《中国制造》、《至高利益》共计十二部长篇小说,十六部中篇小说。作品涉猎的有历史,也有现实,题材、内容和人物都十分庞杂,积在一起集中看完,连我自己都有点吃惊了,回顾总结一下,看来是很必要的。
      我是凭藉历史小说《沉沦的土地》步人当代文坛的,所以,在出道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比较倾心于历史人文精神的探索和诡秘传奇历史的揭示。在此后的十余年里,我相继写下了支映旧中国煤矿历史和灾难的《黑坟》、《原狱》;反映清朝末年洪帮起义内幕的《神谕》;反映中国托派和早期革命者真实境况的《重轭》;反映抗战生活和战争的《军歌》、《国殇》、《大捷》、《沦陷》;反映民国初年军阀混战、股票投机、轿行火并等内容的沉红》、《孽海》、《孤乘》、《英雄出世》……这些作品发表、出皈之后,都曾引起广泛的评论和关注,获了不少奖,改成了不少电影、电视剧。
      然而,一个当代作家最终是无法回避自己置身的那个时代的。近年来,因为下海和挂职的感触,我又把创作目光投向了当代生活,这就有了《人间正道》和《天下财富》等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这些长篇小说涉猎到了官场上的政治斗争,大规模的经济建设,股份制改造,股市风云,兼并与反兼并,生活中各色人物的奋斗与挣扎,崛起与沉沦,等等。《人间正道》和《天下财富》刚一问世,中央电视台即将其列人重点片,分别拍摄成二十八集和二十二集同名电视连续剧。
      从历史到现实,这些作品几乎是沿着中国百年历史的轨迹写下来的,这真让我感到惊讶——二十年前最初拿起笔时,我决没想到过自己会写出今天这种模样,这真有点匪夷所思了。
      需要说明的是,这套文集里收入的并不是我创作的全部,许多不成熟的早期作品和没有多少收存价值的短篇小说、散文、电影、电视剧本,仅做存目。这么做不光是为了遮丑,更是为了这套文集能够更经得起较长时间的考验、历史的考验和读者的考验。
      我们最终都会成为历史的,历史是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单数的每一个“我”和作为复数的每一类“我们”都将消失,也许,我今天选编出的这套文集也将消失。然而,可以自慰的是,在中国新时期文学复兴的伟大时代里,作为一个作家,我以自己的人格良心参与了,而且真的尽力了,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最后,向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同仁们表示我深深的敬意和谢意。他们是不计功利的出版家,为文学的积累和创作默默耕耘着。如果没有他们极具气魄的玉成,这套文集的出版是不可想象的。
                                  作者 1997年至2001年

    作者简介

    周梅森,男,1956年出生,江苏徐州人,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作品有《周梅森文集》(十二卷)、《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三卷)、《周梅森反腐经典小说》(五卷)、《周梅森读本》(七卷)、及《黑坟》、《原狱》、《沉沦的土地》等中长篇小说七十三种。编剧并参与制作根据其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人间正道》、《中国制造》、《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我主沉浮》、《我本英雄》等十余种、多次获国家图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中国电视飞天奖、中国电视金鹰奖等;《军歌》曾获第四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目录

    第一章 兴师问罪
    第二章 大梦谁先觉
    第三章 基层政治学
    第四章 新官上任
    第五章 拍案而起
    第六章 混乱的阵营
    第七章 基本国策
    第八章 四面受敌
    第九章 民主选举
    第十章 铺花的歧路
    第十一章 忍耐与坚守
    第十二章 步步进逼
    第十三章 以攻代守
    第十四章 寨情突变
    第十五章 死不暝目
    第十六章 省委书记的愤怒
    第十七章 要为真理而斗

    文摘

    第一章兴师问罪
    1
    二零零零年三月六日是个兆头不错的星期一,市政府门前没像前两个星期一那样被群访人员围堵,钱凡兴的专车从解放路正门顺利驶入了政府大院。大院内的气氛也很正常,下属官员们的小车和各部门工作人员的自行车鱼贯而入,该进车库的进车库,该进自行车棚的进自行车棚,秩序井然。正对着主楼门厅的不锈钢旗杆上,国旗高高飘扬,云丝浮动的-片蓝天下,十几只洁白的鸽子在自由飞翔。
    钱凡兴在主楼门厅前下了车,带着一副难得的好心情,驻足看了看院落空中的艳红国旗和碎云般的白鸽,夹着公文包昂然走进了花岗岩铺就的宽敞门厅。
    这时,市政府值班室的硕大电子钟正清脆地报着北京时间八时整。经过值班室门口,钱凡兴照例问了问昨夜的情况。值班副秘书长兼接待处长徐小可汇报说,夜里沙尘暴刮坏了城西一路高压电线,省委、省政府所在区域停了电,目前正抢修。钱凡兴一听有点急了,省委、省政府停电可不是小事,当即用值班电话了解了一下情况,还把正在现场组织抢修的一位副局长训了一通。
    到了二楼办公室,市长热线的同志又来汇报,说昨夜九时许,城中区幸福路一名两岁女童掉进无盖窨井里,至今下落不明,估计已无生还的希望。这个汇报把钱凡兴的好情绪彻底破坏了:简直荒唐透顶!上个月省委书记钟明仁专门就青湖市无盖窨井吞噬人命事件做过严厉批示,峡江市今天又来了一次!让他怎么向省委交代?钟明仁的批示他不但认真传达过,还亲自带人下去进行了检查,是上了电视,上了报的,现在岂不成了绝妙的讽刺?钱凡兴越想越生气,抓起电话接连下了几道命令:务必要找到女童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有关部门要追查事故责任者,查明后予以严肃处理,还要做好女童家庭的抚恤和慰问工作;让市委宣传部马上向全市新闻单位打招呼,在查处结果出来之前,暂且不要报道。
    撂下电话,赶到楼上第一会议室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时,已经是八时四十分了。和会议议题关系不大的副市长和秘书长们全到了,偏偏主角——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赵宝文没到。正发急时,赵宝文的电话来了,说他在中山路出了意外车祸,手被车窗破碎的玻璃片扎伤了,正在医院包扎处理,请钱凡兴先把会开起来。钱凡兴没好气地说,我开什么开?今天是研究时代大道工程建设,你主角不到,我这台戏怎么唱呀?发过火,又后悔了:人家赵副市长出车祸够倒霉的了,你怎么还这么不讲道理!正想着要关心几句,那边已挂了电话。十几分钟过后,赵宝文吊着一只绷带缠绕的白胳膊匆匆赶来了,钱凡兴这才询问了一下车祸情况,向赵宝文表示了一些亲切的慰问,与会的同志们也纷纷向赵宝文表示了自己的关切。
    这时,已是九点钟了,就是说,因为这一连串麻烦事,市长办公会已耽误了快一个小时。钱凡兴瞪起眼宣布开会。偏在这当儿,不知谁的手机又不识趣地响了起来。钱凡兴急速巡查了一下,发现竟是自己的手机,他的手机开会时大都摆在秘书那里。秘书举着手机请他接电话。他不想接,绷着脸,连连摆手,让秘书关机。秘书迟疑说,钱市长,是青湖市委书记吕成薇的电话啊!吕成薇?钱凡兴略一踌躇,这才把手机接了过来。吕成薇是省内最年轻的地市一把手,也是唯一一位女市委书记,他中央党校的老同学,她的电话不接不太好。
    钱凡兴开口就抱怨:“吕书记,你捣什么乱?我这正要开市长办公会哩!”
    吕成薇说:“钱市长,我敢和你捣乱呀?是想你了!正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向峡江市前进着呢,我要专程拜会你们市政府,一并也和你叙叙友情!”
    钱凡兴打哈哈说:“吕书记,咱们有多少友情可叙?谈爱情我还有点兴趣。”
    吕成薇说:“谈爱情也成啊一一要问我爱你有多深,江水代表我的心……”
    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下属同志的面,钱凡兴还会继续和这位女市委书记逗几句的,因为场合不太对头,就没敢放肆下去,又胡乱扯了几旬,合上了手机。
    这时,钱凡兴并没有意识到青湖女书记的突然到来会有什么麻烦,还交代接待处长徐小可中午安排一桌,准备热情接待吕成薇。交代完,正式开起了会,自己先讲话定调子:时代大道已经不是上不上的问题了,而是怎么上的问题!
    结束讲话时,钱凡兴有些激动,沙哑着嗓门说:“……同志们,市人代会刚开过,我们这届政府班子算是正式登台亮相了,我这个市长不喜欢空谈,就喜欢干实事干大事。不干大事实事,省委领导不会答应,咱峡江市二百万人民也不会答应。所以同志们,今天咱们就别再务虚了,一口唾沫一个坑,就说怎么干吧!请各位多给我想办法,少给我谈困难,没困难还要我们这帮官僚干什么!”
    调子这么一定,以往对时代大道表述过不同意见的同志都不怎么说话了。主管城建的赵宝文副市长按钱凡兴的事先安排,谈起了时代大道的规划论证。
    就在赵宝文副市长谈规划时,钱凡兴走了神,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头:青湖市委书记吕成薇咋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跑到省城来拜会他?专程拜会不可能,最多是来开会,顺便看看他。可最近省里好像没说要开什么会呀?省委书记钟明仁和省委主要领导同志也都不在家。钟书记和他们市委书记李东方今天一大早就去了秀山,考察研究秀山地区的移民问题,省长自治文也在北京开会没回来。
    “要问我爱你有多深,江水代表我的心。”这才想到电话里那句挺关键的话,心里不由一惊:别他妈的峡江又被国际工业园工业废水污染了吧?钱凡兴忙叫过秘书,悄声吩咐秘书马上打个电话去询问-下国际工业园管委会主任方中平。没一会工夫,秘书回来了,做着鬼脸汇报说:“钱市长,还真让你猜准了!咱国际工业园果然出事了,方主任说,昨夜排污管发生泄漏,有些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排入了峡江,人家下游的青湖市一大早就找上门来了!”
    钱凡兴咕囔道:“我说嘛,吕书记无缘无故找我来叙友情!”想了想,站了起来,拍拍手,打断了副市长赵宝文的发言,“一一哎,哎,同志们,同志们啊,咱们的国际工业园又他妈添乱了,人家青湖市委吕书记杀上门来兴师问罪了,为了保证会议的顺利进行,咱们得转移会场,马上转移!动作要快!”
    赵宝文副市长觉得有点突然:“钱市长,吕书记不是还要和你谈爱情吗?”钱凡兴道:“就算有那么点爱情也让这一江臭水冲没了!快走吧,咱这会到你们建委会议室接着开!手机、传呼全给我关了,别给吕书记留下追击的线索!”
    接待处长徐小可请示说:“钱市长,中午不是说安排一桌的吗?这……”
    钱凡兴把桌上的文件往皮包里收着,准备转移:“哦,你照样热情接待吕书记嘛,这个,上五粮液上翅上参上龙蛋都成啊,我们市领导呢,就不出面了!”
    徐小可有些为难:“我怎么和人家吕书记说呀?吕书记要是问起您……”
    钱凡兴夹起皮包就往门口走:“就说我临时出差了,哦,这个,去了北京,为时代大道找资金,就这么说!”说罢,引着手下的副市长、秘书长们下了楼。
    在主楼门厅等车时,赵宝文副市长吊着白胳膊挺惋惜地说:“钱市长,你看看,好不容易才结束了务虚,刚谈到点实际问题,这会就开不下去了……”
    管财经的曾副市长说:“这也正常,我党成立大会不也从上海开到南湖嘛!”
    钱凡兴有些不悦地看了曾凡一眼:“哎,老曾,你什么意思呀?”
    曾副市长道:“开个会都东躲西藏,这也太影响我们市政府形象了吧?!”
    这时,钱凡兴的专车第一个驶上了门厅,钱凡兴一边往车里钻着,一边反问曾副市长:“那你说怎么办?哦,等着吕书记来给咱上环保课?那形象就好啊?”
    曾副市长说:“要我说,咱这国际工业园就该关掉,早关早好!”
    钱凡兴从车里伸出头:“行啊,曾市长,有能耐你就去关,我不反对!”
    坐在车里,一路往市建委会议室去时,钱凡兴在手机里把国际工业园管委会主任方中平骂了个狗血喷头。方中平再三解释,说是昨夜污染纯属意外,目前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整个国际工业园区的排污已完全达标了。
    钱凡兴不信:“方中平,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污染不严重到一定的程度,人家青湖市会找到老子门上来吗?害得我连个市长办公会都开不安全!你们配合省市环保局给我查,彻底查,查出昨夜排污的企业要重罚,得罚得他们吐血才行!”
    方中平那边连连应着,挂了线。
    钱凡兴正要关机,吕成薇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迟疑了——下,钱凡兴还是接了,开口就说:“吕书记,真对不起……”
    吕成薇说:“别道歉,钱市长,你们对不起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
    钱凡兴知道吕成薇要说什么,抢先道:“吕书记,这次我恐怕要失约了,爱情和友情可能都谈不成了。北京刚来了个电话,要我和我们市委李书记立即去北京谈时代大道的资金安排问题,我和李书记现在正在去机场的路上……”
    吕成薇很意外,既惊讶,又气愤:“钱市长,你想逃,是不是?昨夜峡江又被你们污染了,青湖市一百六十七万老百姓又喝不上水了,这严重情况你们知道吗?”
    钱凡兴便跟着惊讶起来:“哦,会有这种事吗?吕书记,你不要急,我让市环保局马上去查处!另外,也采取些应急措施,派车给你们送水,现在就派!”
    吕成薇叫了起来:“钱凡兴,钱大市长,请别再这么应付我们了行不行!青湖一百六十七万人民早受够了,这次一定要有个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请你和李书记先不要去北京,我们坐下来研究一下根治污染问题,算我老朋友求你了好不好?”
    钱凡兴沉吟片刻,叹息说:“我的书记妹妹,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幸福的城市是同样的幸福,不幸的城市有各自的不幸,峡江市是省会,是我们西川的门面,不幸的是,我们的门面不漂亮啊,时代大道设想了十年,一直未能上马……”
    吕成薇说:“那你们真是太不幸了!要不要我们给你们时代大道捐两个?”
    钱凡兴来了兴趣:“捐款倒不必,吕书记,你们真捐我们也不好意思收。你们青湖也是欠发达地区嘛。不过你们可以考虑为时代大道投点资,先透露一下:我们正准备出台优惠政策哩,凡投资修建时代大道的,都可以优先获得大道两旁的土地使用权,还有税收方面的优惠,我钱凡兴保证你们有钱可赚……”
    吕成薇火透了:“钱凡兴,你还当真了?啊?请你们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我们的痛苦之上好不好?拜托你先给我解决好一百六十七万青湖市民的生存问题吧!好了,我们峡江机场见吧!我就在机场恭候你和李书记了!”说罢,挂了电话。
    见吕成薇上了当,要去机场堵他,钱凡兴又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大家都很忙,让人家青湖市的一把手跑到机场空等一场也太过分了。有心想打个电话给吕成薇,说明情况,转念一想又否定了:这善心不能发,他发了善心,今天就甭想安生了,下午的工作也要受影响一下午约好要和市委书记李东方碰头的。
    想到了下午的碰头,钱凡兴又给市委值班室打了一个电话,让值班人员告诉李东方,碰头地点临时改-下,不在原定的市委会议室了,改在亚洲大酒店,以免被吕成薇干扰破坏。顺便又问了一下省委、省政府那边是否恢复了供电?值班人员汇报说,抢修工作四十分钟前已经完成,钱凡兴这才放心了。
    后来,钱凡兴坐在自己的专车里,看着车窗外的美丽景色,渐渐把吕成薇和今天碰到的倒霉事全忘了,情绪又一点点好了起来。
    三月的峡江,风景这边独好,颇能激发人们的好心情。
    滨江公园里的梅花大都开了,远远望去,一派让人心动的生机盎然。中山大道两旁的老树再现新绿,很有些万象更新的意思。路口,台商赵老板的三十六层西川国际广场到底建起来了,一色的巧克力玻璃幕墙,很巍峨的样子,和对过二十八层的交通银行大厦、三十二层的罗马广场相互衬托,辉映出省城峡江的现代化神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