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魔法皇后:圣石传奇[平装]
  • 共4个商家     11.30元~21.20
  • 作者:大卫·艾丁斯(作者)
  • 出版社:汕头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6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103657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卫·艾丁斯擅长将传统的奇幻要素,如成长的主角、神秘的引导者、无孔不入的敌人等特点重新组合,并且创造出更紧凑和刺激的作品来。他的「圣石传奇」系列作品在80年代一炮而红,这系列的作品至今已经绵延十九本,构成了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历史传奇,至今仍被视为少数拥有奇幻文学引人魔力的作者之一。
    每个故事都有其高潮之处,而《魔法皇后》该算是圣石传奇系列中最吸引人的一集吧!各种角色在此汇集,其过程有欢笑、真情与艰困,往往让人在捏了一把冷汗后,又禁不住扬起嘴角轻笑。曼杜拉仑和洛妮娜那无法越界的爱情、嘉瑞安与瑟芮娜小两口初萌的情愫、宝嘉娜与杜倪克共苦共乐的感情……在故事中毫不矫饰地流泄而出,也为这趟追寻之路种下日后可以预见的圆满结局。

    媒体推荐

    书评
    本书特色:
    大卫·艾丁斯擅长将传统的奇幻要素,如成长的主角、神秘的引导者、无孔不入的敌人等特点重新组合,并且创造出更紧凑和刺激的作品来。他的「圣石传奇」系列作品在80年代一炮而红,这系列的作品至今已经绵延十九本,构成了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历史传奇,至今仍被视为少数拥有奇幻文学引人魔力的作者之一。
    每个故事都有其高潮之处,而《魔法皇后》该算是圣石传奇系列中最吸引人的一集吧!
    各种角色在此汇集,其过程有欢笑、真情与艰困,往往让人在捏了一把冷汗后,又禁不住扬起嘴角轻笑。
    曼杜拉仑和洛妮娜那无法越界的爱情、嘉瑞安与瑟芮娜小两口初萌的情愫、宝嘉娜与杜倪克共苦共乐的感情……
    在故事中毫不矫饰地流泄而出,也为这趟追寻之路种下日后可以预见的圆满结局。

    作者简介

    作者:(美)大卫·艾丁斯

    大卫·艾丁斯(DaVid Eddings)于1973年出版第一本小说,《高地猎杀》(High Hunt),然后才转入奇幻小说的领域,接连出版了《圣石传奇》(Belgarida)、《玛洛里亚人》(Malloreon)。艾丁斯于1931年出生于华盛顿州的斯波坎市(Spokane),在西雅图市以北的浦杰湾市(Puget Sound)长大;他于1954年取得俄勒冈州波特兰市(Portland)里德学院(Reed College)的艺术学士学位,并于1961年取得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Washington)的艺术硕士学位。他曾于美国陆军服役,也曾担任波音飞机公司(Boeing Company)的采购,并曾担任过杂货店收银员与大专英语教师。
    十几年来,艾丁斯的夫人,蕾格·艾丁斯(Leig Eddings)一直与其夫合作著书。
    目前艾丁斯夫妇住在美国西南部地区。

    目录

    序曲

    第一篇 亚蓝王国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二篇 特奈集王国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中英名词对照表

    文摘

    书摘
    “此役乃是西方诸国对抗索烈魔入侵的战争。”
    ——摘录自《佛闵波战史》(The Batde of Vo Mimbre)
    世界尚处青壮之时,邪皇索烈为了一统天下,下手夺取了雅杜
    圣石后,逃之天天。圣石抗拒不从,并冒出烈焰,灼得索烈魔容销形
    毁。但是索烈魔不肯放弃圣石,因为圣石对他而言至为珍贵。
    然后,身为法师暨雅杜神门人的贝佳瑞斯,率领爱隆王吉鲁克
    及其三个儿子,从索烈魔的铁塔里夺回了圣石。索烈魔本想追索圣
    石,但是圣石的怒火不但令他不敢上前,而且还将所有的追兵屏挡
    了回去。
    后来,贝佳瑞斯将吉鲁克和他的三个儿子皆立为王,统领四个
    庞大的王国,以便永久抵御索烈魔的恶势力。贝佳瑞斯又将圣石交
    给铁臂历瓦保管,并说,只要圣石仍在历瓦的传人手上,西方便得
    以保全。
    时光飞逝,索烈魔一直无甚威胁。但到了纪元四八六五年春,
    嘉渥奈人、苏尔人和摩戈人组成一支庞大联军,攻进德斯尼亚王
    国。在这人多如海的安古拉克大军中央,有一顶巨大的铁帐篷,安
    古拉克人口中的邪皇索烈魔便居于其间。城镇皆被劫掠一空,并被
    放火烧毁,因为邪皇索烈魔的目的是摧毁,而非征服。剩下一口气
    的人,则被戴着钢铁面具的安嘉若祭司当成了惨无人道的仪式中
    的献祭品。德斯尼亚王国上下未留活口,只有那些逃到爱力佳王国
    和那些被雅杜河河口的吉鲁克战舰载走的人才侥幸逃过一劫。
    接着第二支大军入侵爱力佳。但是爱力佳的土地上本就空荡
    荡的,连一座大城也没有。平日就与马匹为伍、过着游牧生活的爱
    力佳人早就撤退,并用以打带跑的突袭方式来骚扰敌军。
    自古以来,爱力佳王国的根据地就是“爱力佳要塞”,这是一座
    人造岩山,城墙厚达十米。为了攻下爱力佳,安古拉克大军将这座
    要塞团团围起,而且一围就是八年。
    这就让西方诸国有时间动员人力与物力,以准备作战。各国将
    领聚集在贺奈城的帝国战争学院(Imperial War College)商讨对
    策。众人且把国籍摆在一边,一同推举历瓦国的护国大将军,也就
    是布兰德为联军总司令。布兰德身边有两位不寻常的军师,二位是
    上了年纪但精神矍铄、自称连安古拉克王国都摸得一清二楚的男
    子;另一位是额头上有一绺白发、形容尊贵得不容稍有不敬的绝世
    美女。布兰德对这两位顾问言听计从,而且敬重万分。
    纪元四八七五年春末,邪皇索烈魔放弃围城计划,径行往西朝
    大海而去,而身后的爱力佳骑兵仍穷追不舍。安古拉克大军行到群
    山之间时,一到夜里,乌铎人便从藏身的洞穴里冒出来,大举杀戮
    熟睡中的安古拉克人。但是索烈魔的大军,人多得难以胜数,稍微
    休息整顿之后,整团人便沿着亚蓝河河谷而下,直朝佛闵波城攻
    来,沿途的城镇房舍,莫不被摧毁殆尽。初夏时,安古拉克大军便
    排好阵势,准备进攻佛闵波城。
    双方僵持到第三天,城里传出三声号角,随之城门大开,佛闵
    波武士一涌而出,正面迎上敌军,战马的铁蹄之下,敌军非死即伤;
    接着左翼冲出爱力佳骑兵、德斯尼亚长矛军,以及蒙面的乌铎游击
    兵;而对安古拉克人分外眼红的吉鲁克军和训练有素的特奈隼军
    团则从右翼包抄过去。
    在三面包围之下,索烈魔连后备军也派上了战场。就在这当
    儿,灰衣的历瓦军、仙达军和亚斯图弓箭手将索烈魔的后路也堵了
    起来。安古拉克人个个惶惶不定、军心涣散。
    于是那叛道逆贼,也就是力达法师(Zedar)急急地走进邪皇索
    烈魔起居的黑色铸铁帐篷,对邪皇说道:“我主,敌军人数众多,已
    将我军团团包围;呀!连灰衣的历瓦人也蜂拥而上,正冲着我主而
    来。”
    邪皇索烈魔愤愤地站起身来,大声说道:“火焰圣石乃属本神
    之物,待吾上前,让这些假冒的珍宝看守人领教本神的厉害。速速
    传唤诸王前来!”
    “我主,”力达答道:“诸王已经不存。这场大战不但取了诸王的
    性命,也令本教的祭司们伤亡惨重。”
    索烈魔闻言愈加愤怒,他的右眼冒出火焰,连已经没了眼睛的
    左眼也燃着烈火;接着他下令仆从将他的盾牌绑在已经没了手的
    断臂上,然后走上战场,准备掀起漫天的战祸。
    此时历瓦军中有个人朗声喊道:“以贝乐神之名,吾与汝势不
    两立;以雅杜神之名,汝罪恶多端,吾恨不能亲自惩治。将士流血可
    免,就由吾与汝一战,以定此役之胜负。吾乃布兰德,历瓦国护国大
    将军是也!汝若无胆应战,便将汝之弱将残兵撤回,往后再不得踏
    上西方诸国一步。”
    索烈魔大步从军团中走出来,高声叫道:“是谁放肆狂言,胆敢
    以凡人的血肉之躯,与天下之王对垒?速速站出来领死!睁大眼睛
    瞧瞧,吾乃索烈神,众王之王,万土之主。狂言的历瓦小子,吾必将
    汝去之而后快。与吾为敌者,不得善终;火焰圣石,非吾莫属!”
    布兰德走上前去,手持神剑与盾牌,盾牌则以布裹起。布兰德
    身旁有只灰狼与他同行,此外还有一只雪白的猫头鹰在他头上盘
    旋。然后布兰德说道:“吾乃布兰德,汝这多行不义、容毁形残的索
    烈魔,由吾来对付足矣。”
    索烈魔看到那狼时说道:“滚一边去,贝佳瑞斯;若想保命,现
    在快逃。”然后又对那猫头鹰说道:“宝佳娜,汝应离弃汝父,投我门
    下。吾将以汝为妻,将汝立为天下之后。”
    但是那狼龇牙咧嘴地大吼,而那猫头鹰也尖声怒斥。
    索烈魔举剑一挥,击在布兰德的盾牌上。两人缠斗甚久,金铁
    相交,惊心动魄,近处观战者无不汗毛直竖。索烈魔怒火上升,手中
    的剑重击在布兰德的盾牌上,打得布兰德直不起身。灰狼与猫头鹰
    不禁同时发出尖叫,而布兰德的力量也登时恢复过来。
    布兰德一下子扯落了盾牌上的盖布,原来盾牌当中,有一颗大
    小与孩童心脏相仿的圆形宝石。索烈魔的眼光一落在宝石上,宝石
    便开始燃放火焰、大放光明。邪皇连连后退,并扔掉了手里的剑与
    盾牌,举起双臂来挡住宝石释放出来的可怕烈焰。
    布兰德趁此出击,一剑刺到索烈魔的脸上,剑尖没入了其失去
    眼睛的眼窝里。索烈魔连连后退,发出椎心刺骨般的号叫。布兰德
    把剑拔出来,又摘掉索烈魔的头盔,旁观的人皆吓得发抖,因为索
    烈魔的脸上燃起了熊熊烈焰,状甚恐怖,令人不敢直视。索烈魔擦
    了下脸上的血,朝着他自己称作“火焰圣石”、并为此而掀起大战的
    珍宝看了一眼,然后便惨叫一声,砰然倒地,连大地都为之撼动。
    安古拉克大军一看到邪皇索烈魔的下场,怕得尖声大叫,然后
    便恐慌地四散逃命;但是西方大军紧追不舍,见一个、杀一个,见两
    个、杀一双,到了第四天清晨破晓的时候,安古拉克大军已经荡然
    无存了。
    布兰德吩咐众人把邪皇的尸身带上来,让他看看这个所谓的
    天下之王。但是尸身却遍寻不着,因为力达法师趁着黑夜施展法
    术,将他自己所选择的主人,从重重的西方大军之间渡走。
    布兰德赶快向他的军师请教。于是贝佳瑞斯对他说:“索烈魔
    并没有死,只是睡着了而已;因为他乃是神,寻常的兵器并不能取
    他性命。”
    “那么,他什么时候会醒转过来?”布兰德问道,“我得预先结合
    西方各国,多作准备。”
    宝佳娜答道:“等到历瓦王的血脉再度坐在北方的王座上时,
    那黑暗之王便会醒转过来,与历瓦王决战。”
    布兰德皱着眉头说道:“但是,那不是遥遥无期了么!”因为大
    家都知道,最后一位历瓦王和他的家人,早在纪元四○○二年就被
    尼伊散的刺客给刺杀了。
    这女子又朗声道:“时机一旦成熟,历瓦王就会复位,就如圣石
    预言(Pmphecy)所说的一样。话只能讲到这里。”
    布兰德听了很是欢喜,然后便着手安排手下去清理战场上的
    安古拉克人尸骸。战场清理完毕之后,西方诸王便聚集在佛闵波城
    里,召开联合会议,在会议上,众人莫不对布兰德赞誉有加。
    于是开始有人叫道,布兰德既然赢得大战,就应该成为西方的
    共主。反对的只有一人,那就是特奈隼国的大使梅宫(Mergon),他
    以特奈隼皇帝朗波伦四世的名义,反对推举布兰德为西方共主。布
    兰德也婉拒了这项荣誉,所以这个提议便搁置一旁,大会重新恢复
    平静。但是为了保住西方的平安,特奈隼国另有任务。
    乌铎国的铎凌长老首先朗声说道:“按照圣石预言,若要保全
    西方诸国,特奈隼国必得许诺将公主嫁给未来将拯救天下的历瓦
    王为妻,这乃是众神对我等的要求。”
    梅宫再度提出反驳:“眼下历瓦宫冷冷清清,而且王位虚悬,无
    人承继。特奈隼皇家的公主,怎能嫁给鬼魅为妻?”
    宝佳娜开口道:“历瓦王终将复位,并迎娶他的新娘。因此从今
    日起,特奈隼皇家的每一位公主,在过十六岁生日时,都须身着结
    婚礼服,并在‘历瓦王大殿’盘桓三日,以待历瓦王的到来;如果在
    这三日之中,历瓦王并未出面迎娶公主,那么公主便可自由地回到
    父亲身边,听由她父亲为她所安排的婚事。”
    梅宫叫了出来:“此事有失尊严,特奈隼全国都会反对。不行!
    万万不能这样!”
    智慧老练的铎凌长老又说道:“你去对你那皇帝说,这乃是众
    神的旨意;你顺便告诉你那皇帝,特奈隼国违反此约的那一日,就
    是西方诸国群起反抗皇帝、打倒奈德拉神的子民、推翻帝国统治之
    时,而且不至帝国烟消云散,绝不罢休。”
    那位大使闻得此言,又见到会中人人神情坚决,所以只好顺从
    众意。众人商议已定,而特奈隼国日后亦信守约定。
    此事了结之后,久因内战而分崩离析的亚蓝贵族来到布兰德
    面前,说道:“佛闵波人(Minbrates)的国王已经战死,亚斯图人的公
    爵也已经没了,而且这两千年以来,佛闵波人与亚斯图人的战争打
    得不相上下,谁也没占得上风。那么,往后我们将要由谁来治理?我
    们要怎么样才能再度合为一个国家呢?”
    布兰德沉思道:“佛闵波的王位继承人是谁?”
    “科儒多林(Korodullin),科儒多林是佛闵波的王太子。”众贵
    族答道。
    “那么,亚斯图邑的继承人又是谁?”
    “美雅萨莲娜(Mayaserana),她是亚斯图公爵的女儿。”众贵族
    答道。
    于是布兰德说道:“带他们来见我。”
    当科儒多林和美雅萨莲娜来到布兰德面前时,布兰德对他们
    说:“佛闵波国和亚斯图邑之间的流血战争必须休止,因此,我希望
    你们两人可以结为连理,以便让长久以来兵刃相向的两大家族结
    合起来。”
    一听到布兰德这样的安排,这两人基于自古以来的积怨,以及
    对自身血脉的骄傲感,都对此大表反对。但是贝佳瑞斯把科儒多林
    带到一旁密谈,而宝佳娜也将美雅萨莲娜带入私室长谈;因此,无
    论在当时或是日后,都无人得知他们到底跟这两个年轻人说了些
    什么,不过美雅萨莲娜和科儒多林回到正在苦等的布兰德跟前时,
    两人都心满意足,愿意奉旨成婚。而议定此事之后,佛闵波大战的
    战后联席会议便告结束。
    最后,布兰德在启程返回北方之前,起身向席上的众王公贵族
    说道:“我等秉心诚正,因此我等在此所行之事多善,应是可长可
    久。众位请看,我等已经联合击退了安古拉克人,令安古拉克人一
    败涂地,索烈魔也已被压抑下来;而我等在此立下的圣约,将有助
    于我们为圣石预言中历瓦王复位、索烈魔从沉睡中醒转过来而再
    度强索天下的时刻预做准备。现在我们能为最终的正邪大决战所
    预做的一切准备,都已经做了,我们已有十全的准备。而且,亚蓝人
    的创痛,大概也已经在此地抚平,两千多年以来的争扰纷乱,也许
    终于到了尽头也说不定。总而言之,这一切都令我乐观且满足。那
    么,容我在此跟各位说一声‘万福尊安,就此别过’!”
    接着布兰德转身,骑着马朝北而去,他身旁跟着两个人,一位
    是灰衣的老者,这是贝佳瑞斯;另一位则是尊贵如王后般的女子,
    也就是宝佳娜。他们在仙达力亚王国的嘉默城搭船,启航返回历瓦
    国,而且此后布兰德再也没有踏上西方诸国的土地一步。
    但是,与布兰德同行的那两位同伴,他们的故事可多了;至于
    这些故事是真是假,就少有人知道了。P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