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圣余医案诠解按[平装]
  • 共1个商家     29.50元~29.50
  • 作者:刘梖文(作者),李俊(合著者),杜少辉(合著者)
  • 出版社:深圳出版发行集团,海天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47888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圣余医案诠解按》是扶阳的溯本求源之作,展现了中医学院教育与师承传授相结合后的临床施治魅力。全面反映了郑钦安师从的槐轩学派医学成就,不但崇“阳”,亦尚“和”,可指导医者临证趋利避害应用姜、附、桂,并深层次理解中国文化与中医理论核心,以临证扶阳“止于至善”。
    一卷在手,阳气在心。圣余医案诠解按。

    媒体推荐

    “我认为对各家学说之继承应心领神会,得其精髓:继承必须为了发展,论发展必须通过反复实践与比较钻研才能扬长避短,则既已登堂入室,又能超然于外者,方能跨前一步。所谓后浪推前浪,学术得以生生不息,永无止境。千万勿以能重用附子多少为傲也!”
      ——邓铁涛
    “(该书)病案以阳气之盈缩、五脏之调和指导临床辨证论治,诠解内容则引绎据典、旁征博引而联系临床实际,按语则结合现代之教材谈临证心得,是一本名医医案的钻研
    之作,对读者提高临床水平会有帮助。本书之出版,乃适时之作。”
      ——邓铁涛

    作者简介

    作者:(清代)刘梖文 合著者:(民国)李俊 杜少辉

    刘梖文,字子维(1842~1914年),成都双流人。槐轩学派创始人刘止唐之子,扶阳大师郑钦安为刘止唐门人。初任中书科中书,后继父志讲学于老年。刘子维执掌槐轩学派二十余年,选集其父著作二十二种刻印成《槐轩全书》发行于世,不独为蜀人所敬重,影响也远至山陕、两湖、闽浙,为该学派实际掌门人。以“至善”“纯一”和“天人合一”等哲学范畴来阐扬儒、释、道三家本原,提倡“救阳济幽”,教学之余,常以中医药扶危求困,其医案经门人李子俊等整理,加以诠解,是有《圣余医案诠解》。槐轩学派释“至善”之地在人为坎阳,天地人之道应是“发而中节”之和,“吾等承孔孟之说,用意读玩六经,一个仁字,乃为希圣之本”。本医案不但崇“阳”,亦尚“和”;遵老庄之道与圣学“止于至善”而多用温敛回阳之法,实乃黄帝“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因而和之,乃为圣度”。
    其他责任者简介:
    杜少辉,男,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研究员,研究生导师,中华中医药学会扶阳论坛常务理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专家,中华中医药学会亚健康分会委员,深圳市中医院老年病科副主任。曾获深圳市首届劳动技术竞赛中医冠军,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三项以及省、市课题多项,研究成果多次获广东省及深圳市科技进步奖。出版《难病奇方温胆汤》等专著三部,主编大型医著《中华名医医案集成内科医案》等,在《Cell Prolif》《Journal of Endotoxin Research》《中华医学杂志》等国内外高水平学术期刊发表论文60余篇,部分SCI收录。师从邓铁涛及火神派传人卢崇汉等著名中医专家,长于用扶阳方法诊治动脉硬化及动脉硬化相关疾病高血压、脑梗塞、冠心病、周围血管病、糖尿病、老年性痴呆、帕金森病等老年病及骨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性关节炎等风湿病及亚健康,对眩晕、中风、痹证、痛证等病症疗效尤佳。

    目录

    卷一
    中风类
    1.孙某,睡至半夜,心内不好,出汗至天明,舌不转,不能言语
    2.某,中风不能言语,左手不能动
    3.邵张氏之母,中风,口眼喁斜,手足麻木
    4.孙某,中风舌强不语,半身不遂,夜小便多
    5.李某,头痛,半边I怕风,日夜不安,肚胀咳嗽类
    6.某,胃不利,咳痰多,气紧,稍食多即不消化
    7.某,久咳不已,痰多,胃不利,一咳小便即下
    8.刘张氏,久病咳嗽
    9.某,咳嗽,痰多,周身麻木,四肢无力
    10.某,胃不利,心内不好,咳,气紧,四肢无力,昏晕
    11.某,咳喘不卧,腹胀,小便不利
    12.某,头痛身热,咳嗽,吐风泡痰,心内不安
    13.某,咳嗽痰多,恶风,面白
    14.某,咳嗽喘促,觉气上冲
    15.周某之祖母,年七十六岁,心馁心跳,胃不利,气不顺,咳风泡痰,神少,小便多,腰痛
    16.杨某为祖母,咳嗽痰中有点血,卧下更咳,坐好点,心馁,两少阳胀
    17.廖浦仁,前病吐血,今三四月声失,日夜咳吐白泡痰,上夜重下夜轻,面青头晕,口千唇稍白
    18.黄思望之叔母,久病,面青白,口子午干苦,足冷,右胁有包,今春误药吐血,现胃口不开,作咳有痰,四肢无力,不能起坐
    19.雷大经,前失血,今咳嗽食减,时发寒热,口干,腰胀,神少气弱,面青黄,心烧,舌起红子
    20.冯某,发烧咳嗽,头痛,耳痛,四肢无力,胃不利
    21.某,干咳鼻涕,甚在亥子丑,脉不静,痰不易出,必连咳始出,舌有点脱皮,冬月
    22.某,夜咳,白日不咳,痰不易出,背冷,大便燥,晚睡二三小时,咳至天明,脉无弱象,亦不紧,饮食如常,癸未二月阴盛阳虚类附消渴、劳伤、痿痹、虫证、瘙痒、善饥
    23.某老人,七十余岁,每日嗜卧不语,舌黑,食少,不食时多,神少,脉微,吐清水
    24.李某,夜卧是好人,次早周身不能动,四肢无力不能动,大小便要人抬,如痴人,饮食减少,口无味,精神少,下身冷
    25.夏某之父,小便不止,胃不食,大便溏,每日至巳时口渴不休,吃茶要热,稍温吃下心即不安,舌黑黄色,神少无力
    26.某之子肚痛,遗精,四肢疼痛,手足热,喉口燥,咳,气喘
    27.某,手足软无力,舌无力,言语不清
    28.某,每日思睡懒言,夜热不休
    29.江某之父,神少,不思食,口苦,人不好
    30.某,周身发痒不止,现有红点,痒已极
    31.某,周身骨节痛,饮食少,心内不好,怕风
    32.某,脚痛,卧床月余,痛难堪,不能行,不在筋骨,痛无定处
    33.廖某之戚,足杆肿,肚胀,食不化,筋骨痛
    34.某,兴寒冷,头痛骨节痛,口干,胃不利,小便少,稍有点痛
    35.某,食后二三小时吐出,内有虫,长者寸许
    36.冯某,常肚痛,发干吐,胃不好,大便溏
    37.张心田,年五六岁,每日吃泥沙数次,三年多了,人弱腹胀,胃不大好,经多医不效
    38.周某之戚张某,八九年来,每食入俟半刻完全吐出,心内不好,胃不利
    39.某,年五十余,宿有饿病,肾膛及两足常畏冷,背易出汗,今端节日饿病发,脉浮软无力,神气颓败

    卷二
    阳盛阴虚类附:厥、狂
    1.某,发热不退,舌黄,日夜不宁
    2.某,病夜头面肿,发热,心内不安
    3.某,兴寒冷发热重,口干,口渴,舌苔黄,谵语
    4.廖周氏,头痛,喉右生白,每闲坐身上一股一股冷气
    5.正阳之子,大烧大热,口干乱说,五六日不大便,胃不食
    6.某,多食酒,身大热而喘,口渴饮冷
    7.某,神昏妄语,舌苔黑,或不便
    8.某,夜热早凉,无汗,形瘦已二月余
    9.某之兄,为狂邪触发,不时披发大叫,欲杀人,不避水火
    10.蔡某,病疯,不论亲疏一月有余诸痛类
    11.王杜氏,心口痛甚,引至周身作痛,腹内不安
    12.苏郑氏,心口痛,昏晕,心内不好,说不来,肚痛,背心腰均痛
    13.周某室人,心口痛,背心胀痛,足杆痛,胃不食,勉强食则心口更痛
    14.杜某之母,心口痛,不思转移,如动痛益甚,色不变
    15.某,心口痛欲绝,呕吐食不下,背心亦痛,唇青面赤,饮冷稍安
    16.郑某氏,心口痛,腹胀,胃不利,肚痛及胁背痛,微作寒热,月水不调
    17.王某,心口痛胀,打膈,食人胃翻,不食亦可,发寒热
    18.曾某,心口痛,作吐,头昏,胃不利,腰痛
    19.某之室,腹胀,胃痛,不思食,夜不眠,心跳
    20.周某,胃口痛,腹内响,胃不利,日夜呻吟
    21.某,恶寒,头痛,腹痛,吐,昏晕,胃不利
    22.某,肚痛,发寒热,鼻塞,腰痛,手足冷
    23.某,腹胀,腰胀,神少,胃不利,心馁,稍稍兴寒冷,肚作痛
    24.某,胁肋胀痛,梦寐不宁,气不顺,胃不利
    25.陈刘氏,腹痛,呕难食,胁下偏痛,腹中满
    26.王某,头昏,胃不利,稍有寒热,胁作痛
    27.某,腰痛不能俯仰,服多药不效,一月有余
    28.陈卓如,脚杆痛,从腰际一股筋起痛至脚胫,不红不肿,不能行动,得之房后贪凉
    29.刘太师母,腰胀痛,两少阳稍稍痛,心觉不安
    30.宋太太,心内不好,腰痛,头昏,胃不利,微痛
    31.某,发热,周身作痛,胃不利,头昏眼花,口苦霍乱、吐泻类附:吐酸、吞酸
    32.某,腹痛吐泻并行,危险二三日
    33.某之母,肚痛吐泻,胃不食,口干无味
    34.某,上吐下泻,肚痛不食
    35.某之弟媳,吐泻腹痛,发烧,胃不食,四肢冰冷
    36.何某之子,吐泻,食人即吐,吃药亦吐,食入不能容,还要吐出,十分危难,将死了
    37.陈松丹,忽得暴疾,手足冷,四肢缩筋,上吐下泻,胸部极热,有上下
    不相接之象,心内甚慌,吃药难进
    38.某,胃不利,发吐食,下泄脂液,有点浮肿,时常吃酒多
    39.某,吐清水不止,饮食减
    40.黄某,胃上有一块,不食亦可,如食过点,腹即下泻,神少,出汗多,半年多了
    41.杨某之叔,病胃不利,不化食,肚一日泻四五次,神少,口苦,耳鸣,夜多梦不寐
    42.李某,每近天明必泻,一日泻五六次,色黄白,忽大泻不止,大汗喘呕
    43.某之祖父,腹极痛,手足麻木,头痛,舌苔滑,心内不安,欲吐不吐
    44.某,背中冷,左偏微痛,食少欲呕,四肢强
    45.王某之子,发寒冷,作吐,人昏头痛,咳二月余未好
    46.张某之岳,发寒热,口苦,食不下,大便红白,兼绿冻清水
    47.某,胃不食,吐酸水,心内不安,不想吃,昏晕
    48.某,朝食暮吐,吐的是酸黄臭水,一年余
    49.某,饮食不化,口酸,神少,有火,懒于言语
    50.刘某,发寒热,胃不利,腹有点泻,少阳胀
    ……

    卷三
    卷四
    卷五
    附录

    序言

    杜君少辉大学毕业于江西中医学院,先后两度从游于我,获硕、博学位,服务于深圳市中医院,受单位之培养,到过多家西医院进修,又因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资助之机会,进入西医之重点实验室从事研究。虽于西医领域学有所获,但最后回归中医学说之钻研,乃有本书之出版。《圣余医案诠解按》是一本名医医案的钻研之作,若按西医统计学,这样的著作似无意义。但中医医案,乃中医学术重要传承手段之一。如温病学派的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清代以来教育与提高了多少名医与学者?名医吴鞠通如果没有深入钻研叶天士医案,便不可能有《温病条辨》之巨作。求中医之发展者,必须走自己的路,才不会为“科学主义者”所误!
    《圣余医案诠解按》的病案以阳气之盈缩、五脏之调和指导临床辨证论治;诠解内容则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而联系临床实际;按语则结合现代之教材谈临证心得。相信此书对读者提高临床水平会有所帮助。对于研究中医者,研究名医名案是发展中医各家学说的一条大道。
    论各家学说,本书可列入扶阳学派。扶阳学派虽倡于郑钦安,而始创者实为其师刘止唐。刘止唐享有“川西孔子”与“孟子第二人”之盛誉,其创建的“槐轩学派”,会通儒、释、道三家精要,其《槐轩全书》可谓是“国学”之集大成者。《圣余医案诠解》为槐轩学派作品,整理与发掘无疑有相当的现实意义。
    近年来,扶阳学派受到中医界之重视,杜君于此涉足颇深,多次入川虚心求教于卢崇汉先生等扶阳学家,得其传授多矣。本书之出版,亦可以看作是杜君深入学习“扶阳学说”心得与体会的学术论文。
    我认为对各家学说之继承应心领神会,得其精髓;继承必须为了发展,论发展必须通过反复实践与比较钻研才能扬长避短,则既已登堂入室,又能超然于外者,方能跨前一步。所谓后浪推前浪,学术得以生生不息,永无止境。千万勿以能重用附子多少为傲也!
    本书之出版,乃适时之作,故乐为之序。

    文摘

    此肺饮也。《金匮要略》言:“肺饮者不弦,苦喘短气。”与支饮之咳逆倚息不得眠情状颇似。盖支饮附于肺,肺饮在肺中,皆足以碍大气之升降而窒息也。《经脉别论》日:“饮人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夫胃不利、食不化、痰多者,脾不能为胃散精于肺而为痰也;咳逆、苦喘、短气者,肺不能为胃布精,留而为饮也。《内经》有水饮、积饮,而无痰饮;有顺郁、喘呼而无气紧,可知饮为六气之本病,而痰则六气皆生。气紧者,不宽舒之象,即膜郁也。考《内经》饮症,恒发于太阳太阴司天在泉之年,其偏胜之气,自不出太阳太阴范围,而痰则后世医书有风热湿燥寒之分,不为阴邪所限,惟寒湿二痰与饮同气,同气则为一病,故《金匮要略》合而称之日痰饮,以冠乎四饮之上。四饮之外又有肺饮、留饮、伏饮,流虽不同,源则无二,故从流而分之为七,从源而皆名之日饮。此症本痰饮而不以之命名者,饮在肺也。
    《金匮要略》日:“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盖“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寒宜温散,湿宜温燥,寒湿之有余,由于生阳之不足,又宜温补,而生阳之发源则在肝木,故用杜仲补木生火以溯其源,附片、故纸补火以生土,黄芪、白术补土以生金,节节相承,俾生阳之气出于地而丽于天。半夏燥脾胃之湿以化痰,砂仁醒脾胃之阳以化食,则佐白术健运于中也。葶苈泻肺饮之实,生姜宣肺窍之闭,细辛散肺饮之寒,则佐黄芪治节于上也。夫肺主气而行水,气行则水行矣。《经脉别论》所谓“冰精四布,五经并行者”,皆气以运之也。饮之初由于气不运,饮既成则又气不舒,徒补虚则盛盛而固邪,不舒者愈不舒;徒攻邪则虚虚而伤正,可散者复可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