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八千男儿血:中日常德会战纪实[平装]
  • 共1个商家     22.80元~22.80
  • 作者:张晓然(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504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八千男儿血:中日常德会战纪实》编辑推荐: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有“中国战略之父”美誉的蒋百里将军就明确指出,一旦中日开战,抗战是个持久战的问题,而湖南将作为决战之地。湖南,这个地处中国中南的战略要津,从中日开战伊始,就注定要在这场关乎民族存亡的殊死较量中,被推到战略鏖战的风口浪尖上……

    名人推荐

    拖垮日本。具体做法为将日军拖入中国地理第二棱线,即湖南、四川的交界处,和日军进行相持决战……
    ——国民革命军上将蒋百里
    在这城墙的战斗,日渐惨烈,甚至好像在欧洲中世纪时代那样,以后格手,以颊撞颊作殊死的血战……人类的持久战争是有限度的,当战至最后的百余将士,余程万将军决定退出常德城垣,以求报国于他日——假如连这是少数人都不能生还,那么保卫常德的英勇事迹将随他们英勇的死友埋葬于废墟之下,泯灭而无闻于世。
    ——英国《伦敦新闻纪事报》
    此一役对中而言,是证明其士兵之作战能力;对其盟友而论,亦足以证明中国虽处于极大论难之中,尤能度过难关,击退敌人。
    ——美国《芝加哥太阳报》
    一只乌鸦站在一间被轰毁的货仓的焦梁上,带着严肃而满意的心情,望着已经从地面上毁灭的常德……城东门的中国旗又在一根新的竹竿上面胜利地飘扬,两个武装中国士兵很神气地站上了新岗位。
    ——美国《纽约时报》(1943年12月21日,常德保卫战后第十八天)

    媒体推荐

    在这城墙的战斗,日渐惨烈,甚至好像在欧洲中世纪时代那样,以手格手,以颊撞颊作殊死的血战……人类的持久战争是有限度的,当战至最后的百余将士。余程万将军决定退出常德城垣,以求报国于他日……假如连这少数人都不能生还,那么保卫常德的英勇事迹将随他们英勇的死友埋葬于废墟之下,泯灭而无闻于世。
    ——英国《伦敦新闻纪事报》
    此一役对中国而言,是证明其士兵之作战能力:对其盟友而论,亦足以证明中国虽处于极大困难之中,尤能渡过难关,击退敌人。
    ——美国《芝加哥太阳报》
    一只乌鸦站在一间被轰毁的货仓的焦梁上,带着严肃而满意的心情,望着已经从地面上毁灭了的常德……城东门的中国旗又在一根新的竹竿上面胜利地飘扬,两个武装中国士兵很神气地站上了新岗位。
    ——美国《纽约时报》(1943年12月21日,常德保卫战后第十八天)
    拖垮日本。具体做法为将日军拖入中国地理第二棱线,即湖南、四川的交界处,和日军进行相持决战……
    ——国民革命军上将 蒋百里

    作者简介

    张晓然,1959年7月出生于上海。毕业于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就读美国纽约理工学院MBA。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现任新民晚报文化新闻部主任。高级记者。
    1980年,在解放军陆军第55军487团大渡河连当兵。后调入广州军区政治部。任军旅作家期间,主要作品有戏剧《大趋势》《风从南国来》《远方的队伍》等;长篇纪实文学《八千男儿血》、长篇小说《袁祟焕》等。担任新闻记者期间出版小说集《犯规游戏》。
    曾获全国、全军优秀剧本奖,国家文化部文华大奖、广东省文艺奖、中南地区戏剧汇演奖等。
    1996年进入上海新民晚报,历任经济部记者、经济部主任助理、经济部副主任、文化新闻部主任。许多新闻作品获上海五一新闻奖、上海工业新闻奖、中国晚报新闻奖、华东九报好新闻竞赛奖、上海新闻奖、赵超构新闻奖(原中国晚报新闻奖)。

    目录

    引子
    秘密押解
    我不申辩
    第一章 美丽的滨湖狼烟起
    “虎贲”临危受命
    没有女人的城市
    战神逼近的前夜
    第二章 “よ”号作战
    调虎离山
    势如破竹
    大开杀戒
    如梦初醒
    第三章 围城
    打响第一颗子弹
    我们就死在这里
    激战黄土山
    第118团逃跑
    火烧上南门
    县长突围
    权当遗书
    炸城
    长生桥肉搏战
    水星楼危情
    第四章 兵临城门
    凌晨总攻击
    最后5发炮弹
    火牛阵
    毒气弹
    援军在哪里?
    第五章 援军
    气高势弱
    中美空军投下温暖
    独立营长李晋忻
    第六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
    城破
    焚城
    巷战虎啸
    铁铸西门
    日军传单
    高子日大战舞花洞
    高山巷扁担战
    文昌庙余程万亲自肉搏
    西门单兵逞英豪
    第七章 最后的血战
    有一墙守一墙,有一壕守一壕,有一坑守一坑
    援军的枪声
    杀到师部门口
    回答攻心战
    “虎贲”的最后一分钟
    突围
    第八章 战争与梦想
    “让我的马再饮一口沅江水”
    江还是这条江,城还是这座城
    澧水河对峙
    昨日的梦想在今天辉煌
    第九章 将军在何方
    不要说不知道
    为了永远的纪念
    附录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秘密押解
    光复常德是在日军撤退到百里之外的澧水一线后成为事实的。国军第18军、第79军、第44军虎视眈眈地与日军对峙,尤如隔河相望的两群猛兽。打进城来的国军第58军、第72军、第74军终于轻松地在城里喝开了庆功酒。这是1943年距离岁末只有十几天的冰凉的冬天,一座古老繁华美丽的常德城毁灭在爆烈冷酷的战火之中,只有清幽的沅江水依然在遥远、稀薄的阳光照耀下没有变容地缓缓流淌。
    将军带着一名参谋和四名卫士在废城瞎转。在没有完全美式化之前,他们穿的全是土黄色的棉军衣,勾破的地方露出白色的棉絮,他们肤色黯淡,唯有将军衣领上的两颗金星泛出微弱的光泽。
    面对废墟,将军有些神经质,一言不发,磕磕绊绊地在瓦砾堆里行走。周围的人谁也不敢跟他说话,与他保持着距离。他们走到东门附近,先看到那三丈厚的城墙,垮得只剩下一条土堆,城门洞无影无踪。尚有几段没有垮的城墙,城面上千万个大小疤痕,像麻子一样。在城中心,全城如同广场,放眼可以看到任何一处旧城基,城里远远近近全是瓦砾堆。瓦砾堆不仅堆遍了每一所炸毁烧光了的屋基,就是每一条街巷,每一条马路,也全都让碎砖碎瓦湮没了。将军领头踏着乱砖,折向西走,这时太阳已经升高,阳光照着这庞大的瓦砾场,显示出惊人的画面。像一幅荒诞派油画,上上下下、横七竖八的砖头瓦片、横梁倒木,全是通红的、火红的,红得有些虚假,红得让人不忍目睹。
    瓦砾堆上,不到三四尺路,就有一具面目狰狞可怖的尸体。有的是日军士兵,有的是自己弟兄。从面孔上已分辨不出,只有在衣服上辨认。到了上南门、双忠街一带,这里算是城里仅仅幸存的房屋区,纵横约摸20丈,有分不出界限的屋子若干幢,但都揭了房顶,零碎的木架,搭着几块残瓦,门窗户扇全已东倒西歪。将军轻轻自语了几句,似乎是说这里是肉搏最激烈的地方。的确,周围尸体重重叠叠,有的缺手,有的断脚,有的破了胸膛,有的碎了脑袋。有些尸体,已生了蛆,蛆在死人脸上钻着眼睛和鼻孔。说不出是一种什么奇臭,在空气里扑人,只觉得肠胃熏得要往外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