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统计局长[平装]
  • 共1个商家     20.80元~20.80
  • 作者:黄凌(作者),戈征(作者)
  •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524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目录

    第一章 受命
    第二章 风波
    第三章 重建
    第四章 殉职
    第五章 培训
    第六章 摸底
    第七章 收编
    第八章 进人
    第九章 服务
    第十章 冲突
    第十一章 针锋
    第十二章 事故
    第十三章 辞职
    第十四章 告状
    第十五章 跑数
    第十六章 出局

    文摘

    就职仪式很快结束。送走任部长后,艾吾言就让办公室主任穆荣刚领他去自己的办公室。
    目前的统计局除了多几台电脑,仍是过去他在时的老样子。办公房仍然十分紧张,除了局长独占一间外,一律是集体办公。除了崔大号这间房再也腾不出别的房来。办公室主任穆荣刚很为难。
    “这间不能办公吗?”艾吾言指了指崔大号的办公室,看看穆荣刚,不解地问道。
    “能,能,只是……要不找个匠人重新粉一遍?”穆荣刚满脸堆笑,说着就把门打开了。
    好些日子没住人了,屋里霉味很大。有两只老鼠从床上“吱吱”跳到床下,抱头鼠窜,钻进了墙角的洞里。糊棚顶上有几只老鼠跑过,一阵灰尘飘落下来。
    穆荣刚用手扇着灰尘,骂道:“妈的,成老鼠窝了!”
    艾吾言抬头看了看糊棚,满糊棚都是雨水画就的地图。他又看了看四周的墙壁,不知啥时候刷的白涂料一片片起着皮。艾吾言心里感到一阵难受,问道:“崔局长就在这儿办公吗?”
    穆荣刚低着头,小声回答:“是。”
    “咋不粉一粉,简单收拾一下也行呀?”艾吾言似有责怪地说。
    “局里保运转还没有钱,哪有闲钱往房上扔?再说,崔局长也不让。”穆荣刚牢骚着。
    “哦?!”艾吾言“哦”了一声不再言语。然后,背着手在屋里踱着,上下打量着房屋。跟在身后的副局长欧阳春、胡大魁以及普查办主任夏时雨随着艾吾言的目光而转动着脑袋。
    也许看不过去,穆荣刚讨好地说:“艾局长,要不这样吧,我叫几个人把屋打扫一下,用报纸把糊棚再糊糊。环境好了,心情也舒畅呀!”
    说实在的,不收拾真没法办公。艾吾言点了点头。
    说干就干,穆荣刚主任叫来几个人,有的扫墙,有的糊顶棚,有的抹窗,不到半天工夫,室内就整理得干干净净。
    艾吾言看了看报纸糊成的天花板,笑了笑,开玩笑说:“晚上睡不着觉,举头可看新闻呢!”
    一看黑一块白一块的墙壁,他皱了一下眉,然后,幽默地说:“这雪下得太小,还没把墙下白。”
    几个灰头土脸的“清洁工”边擦着脸上的汗水,边“嘿嘿”生硬地笑着,那笑声带着疲惫。
    穆荣刚凑到艾吾言面前,献计说:“艾局长,这墙看着确实不雅观。要不,上一遍仿瓷涂料吧,花不了几个钱儿。”
    副局长欧阳春瞪了穆荣刚一眼,没好气地说:“马后炮!艾局长来前这房就应该收拾好的!”
    穆荣刚有点不服气,小声嘟哝了一句:“你不该早安排吗?怨我?!”
    崔大号局长一跳崖,统计局就没人出面管事了。欧阳春分管办公室,却没安排收拾房子这些具体事。办公室主任穆荣刚倒想到了,却不知道新局长猴年马月到任,就把想法封存在脑子里,等待在观望里。艾吾言一来,他们慌了手脚。
    艾吾言敏锐地捕捉到了那种指责抱怨、推卸责任的不和谐信息,马上插话说:“这墙也不用上涂料了,干脆贴上《统计法》,有空我还可以瞄两眼。”
    “不是还有统计宣传画吗?”刚搞过经济普查宣传月活动,县统计局专门印了《统计法》、《普查条例》、《主要指标图示》等彩画。分管经济普查的副局长胡大魁点了一炮。
    他的话音一落,普查办主任夏时雨跑到普查办抱来了一卷图画,往桌上一放,边展开边向艾吾言介绍。
    看完,艾吾言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贴上吧!”刚贴一半,受统计图的启发,艾吾言交代副局长欧阳春说:“欧阳,能不能给我画一张图,把主要经济指标,去年情况,今年月度季度完成情况,都弄上,贴到墙上,一目了然,随时掌握?”
    “噢,你说主要指标一览表呀,能,完全能。我这就安排。”欧阳春管办公室,也管业务。管办公室车辆时,绘制过车辆用油、路程一览表。对分管的专业指标数据,专门弄有进度对比表,与去年同期比,与上个月比,清清楚楚。
    欧阳副局长叫来了专业科副科长梁敬业,安排说:“尽快拨个主要指标一览表,噢,就弄排序指标吧,艾局长用。”
    当天,梁敬业就把表交到艾吾言手里。
    看着那笔直的线条、正楷的毛笔字、书写规范的数字,艾吾言欣赏有加,赞叹一番后,问梁敬业:“是你自己制作的?字不错!”
    梁敬业三十出头,其貌不扬,而且人显得瘦弱,似乎有点病色。他挠着头说:“制作得不好。”
    《排序指标一览表》贴上后,屋里虽然花里胡哨得有点五彩斑斓,但还不满艾吾言的意。又是报纸又是宣传画,屋里显得乱、脏、累赘。不大讲究的艾吾言不在乎这些。他的书房就是乱堆乱放。婉君嫌他邋遢,他却说这样布置随手找书方便。看来,人的本性难改。他看了一眼杂乱的墙壁,总觉得还少点啥。
    他抱着膀子,这面墙看看,那面墙瞅瞅。忽然有所悟地大声对梁敬业说:“小梁,不是有个统计职业道德规范吗?”在经济普查电视专题讲话中,分管统计的常务副县长杨顺达提到过,艾吾言记不真切了。
    “有有有,四句话,三十二个字。”梁敬业答道,“忠于统计,乐于奉献;实事求是,不出假数;依法统计,严守秘密;公正透明,服务社会。”
    “好好好,就是它!”艾吾言兴奋地说,“小梁,你的字好,把它书写书写,我要挂在墙上。”
    “我的字拿不出手,你还是叫咱县的书协主席‘一支笔’写吧。要不,我给他打个招呼?”梁敬业谦虚地说。梁敬业写得一手好字,颇得书协主席欣赏。
    “别推了,你的字就中。”艾吾言不容置疑地说,“对了,我创作过一篇《统计铭》,你把它写在《职业道德规范》下边吧。”
    P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