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诗人说诗[平装]
  • 共1个商家     34.20元~34.20
  • 作者:中华诗词研究院(编者),周兴俊(丛书主编)
  • 出版社:中国书籍出版社;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82653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诗人说诗》是“中华诗词普及丛书”系列之一,书中收录了《诗体、诗型、诗格与诗韵》、《诗词创作与时代气息》、《诗病救治与诗学门径》、《生新奇丽话构思》、《激活传统继雅开新》、《波澜万古溯诗源》、《赢得生前身后名》、《和谐社会说精品》、《诗词的题目、序文和注释》等文章。

    目录

    在中华诗词研究院成立大会上的讲话(代序)
    前言
    正确解读“学识襟抱”
    日常思维与诗性思维的转换
    如何把握“生命思维”
    诗词的语言张力
    绝句表现意境的特点和规律
    能使江山助我诗
    诗词创作的“金字塔”原理
    当代诗词的语言风格
    诗词创作的细节描写
    漫谈咏物诗创作
    漫谈咏史诗创作
    漫谈山水诗创作
    诗词的时代精神
    规范诗词用韵的几个问题
    《唐诗三百首》五言律绝的“破格”问题
    芳草诗情
    海棠诗案
    弘扬中华诗词的点评传统
    传统诗词也要现代化
    诗体、诗型、诗格与诗韵
    诗词创作与时代气息
    诗病救治与诗学门径
    生新奇丽话构思
    激活传统继雅开新
    波澜万古溯诗源
    论比兴
    论夺换
    论唱叹
    诗律浅说
    对偶律
    赢得生前身后名
    和谐社会说精品
    诗词的题目、序文和注释
    再说诗韵改革
    人皆可以为李杜
    摆正“立意”、“词句”、“格律”三者的主从关系
    旧体诗词怎样用传统语汇写现代题材
    若无新变不能代雄
    关于精品的思考——求新
    传统诗歌“含蓄”的技巧
    传统诗词的辩证思维
    论传统文人诗词的婚恋主题

    文摘

    版权页:



    三、转换的基本思路
    如果说,前面说的日常思维与诗性思维转换的中间环节是把一个装满水的杯子倒空的话,那么,下面我们要说的就是如何再把这个“空杯”斟满“酒”了。
    首先,突破陈旧概念的束缚。前面说过,审美要求我们做到逻辑知识的消解。也就是说,在创作的状态下,要忘却理性的条条框框和概念。比如,在儿童眼里,星星是有角儿的,太阳有时候也是爱睡懒觉的。儿童看到雕塑家在雕一匹石马就问:“你怎么知道石头里有马呢?”这种没有意识理性和逻辑介入的天真,这种在常理看来是“错误的识见”,恰恰和诗人的诗性意识不期而遇。有一首诗:“我家小女爱星空,胆小缠人牵手行。忽指天边圆月语,嫦娥晚饭煮星星。”(《小女》)如果说,在苏轼生活的年代,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水调歌头》)还不违背常理的话,那么,到了21世纪,科学早已验证月球上并不是什么神仙之府,而且,按照我们无神论思想要求,也不相信有什么神仙。还说“嫦娥晚饭煮星星”,这无论如何也是情理说不通的了。但是,用“嫦娥晚饭煮星星”的话,表现小女天真无邪的想象,是最好不过的了。而这首诗的形成,恰恰是忘掉了逻辑之理的结果。还有一首诗:“家在寒塘远洞庭,芦花影里听蛙声。误食月钩光满腹,偶眠莲帐梦多清。”(《野塘鱼》)这里说野塘鱼“误食月钩光满腹”,按逻辑推理是说不通的,弯月不是真正的鱼钩,即使是真正的鱼钩,月亮太大鱼也是吞不下去的。可弯月又像鱼钩,我们可以想象它真的是鱼钩,如真的让鱼吞下去了,鱼吞下的就是一个发光的月亮,继续沿着思路驶去,“误食月钩光满腹”又在想象中成了必然结果。而这种想象又恰恰是以违背常理实现的。
    第二,突破前人的思维模式。诗词这种创作形式有两千余年了,确实产生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和优秀诗人。我们在写诗的时候或多或少、不可避免地受其影响。这种影响主要是好的,但我们在写诗的时候切不可对古人的影响产生依赖性,以为诗词只有像唐宋那样写才是好的。我认为,如果说某人诗像古代某某诗人,若是初学者,就是对他的肯定;若是一个成熟的诗人,那就是对他的批评。我们不反对借鉴古人,但“学时要博采,创作时要一脚踢开”(顾随《驼庵诗话》)。创作之时,“心中不可有师,且不可有古人,若不然便处处要低了一格”(顾随)。我曾在《浅谈我的“旧体新诗”》一文中提出主张:“以旧体诗的形式创作新诗,以新诗的理念经营旧体诗。”我个人认为,旧体诗的发展,必须逐渐接近诗的本质和时代精神。目前,有人主张中华诗词进行诗韵改革,也有人主张进行诗体创新,这些倡导和探讨无疑是正确的。然而,无论采用新韵还是旧韵,无论诗体有哪些创新,诗的时代特色是必须突显出来的。否则,就很难适应中华诗词创新发展的要求,更难适应人民大众对诗词的审美需求。以新诗的理念经营旧体诗,就是要在诗词创作中体现当代人的思想感情、思维方式、表现手法和语言表述特点。这些要求,说起来易,做起来却很难,在这一点上,词家蔡世平做得比较好。请看他的:“搭个山棚,引顽藤束束,跃跃攀爬。移栽野果,而今又蹿新芽。锄它几遍,就知道,地结金瓜。乡里汉,城中久住,亲昵还是泥巴。”(《汉宫春·南园》上半阕)“江上是谁人?捉着闲云耍。一会捏花猪,一会成白马。 云在水中流,流到江湾下。化作梦边梅,饰你西窗画。”(《生查子·江上耍云人》)这两首词,既有民族特色,又有时代气息,同时还有个人的风格,这三方面的兼备,无疑是蔡世平成功的奥妙,读之,品之,有一种水灵灵的蕨菜扯住我的手不放的清灵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