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走向深渊的秘书[平装]
  • 共2个商家     17.40元~21.80
  • 作者:阙庆安(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5287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对于秘书这行当,在常人的眼中,既羡慕,也有诸多非议,特别是李真事件发生后,大家对“秘书”这两个字,贬多于褒,这对当秘书的同志来说,应该有所警觉。

    小说主人公袁行舟自小孤苦伶仃,才华横溢、清高孤傲,饱尝炎凉、敏感自尊,他发奋工作,誓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他长袖善舞,深谙秘书之道,却在金钱、美色诱惑下滑入堕落的深渊……

    作者简介

    阙庆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发表作品170多万字,主要著作:诗集《风过故乡》,文集(钝笔),长篇小说《市委班主任》。

    目录

    1、沉闷夏夜
    2、初来乍到
    3、无家可归
    4、市长下乡
    5、有色牛羊
    6、调研报告
    7、市长秘书
    8、风骚徐娘
    9、重温欢爱
    10、偷梁换柱
    11、偶知真相
    12、喜事连连
    13、迪厅偶遇
    14、天上人间
    15、捷足先登
    16、重回故里
    17、乡贤聚会
    18、人事变动
    19、黯然神伤
    20、柳暗花明
    21、缺页风波
    22、跳梁小丑
    23、感受变化
    24、老康垂青
    25、家庭会议
    26、首登豪门
    27、千金来电
    28、唇枪舌剑
    29、公子驾到
    30、无边风月
    31、微服私访
    32、不是处女
    33、匿名诬告
    34、别样谈话
    35、结婚盛典
    36、大闹宾馆
    37、贵客来临
    38、艳艳救急
    39、省城探病
    40、重温旧梦
    41、牵线搭桥
    42、大失所望
    43、正面交锋
    44、无耻无畏
    45、豪门盛宴
    46、四包两停
    47、菊园命案
    48、杀鸡吓猴
    49、“诽谤”短信
    50、强制拆迁
    51、尴尬相遇
    52、互动心机
    53、面授机宜
    54、纪委谈话
    55、瘪十当炮
    56、气急病危
    57、撞车告状
    58、有喜有愁
    59、不想回家
    60、严重口误
    61、人事争辩
    62、意料之外
    63、荣归故里
    64、马屁批评
    65、省城寄信
    66、夫人路线
    67、贵客又到
    68、一夜奔波
    69、祸从天降
    70、巨额中介
    71、莲子遭殃
    72、神秘潜逃
    73、撕破脸皮
    74、人参虎鞭
    75、要命燕窝
    76、生死劫难
    77、移花接木
    78、茶禅一味
    79、工地惨剧
    80、双管齐下
    81、生死冤家
    82、仓惶出逃
    83、尘埃落定

    文摘

    1、沉闷夏夜

      夏天虽然还没到来,天气却已有些闷热。狭窄的街道上,再高档的小汽车也神气不起来,只能跟在破旧的公交车、突突作响的柴三机以及拥挤的人流后面,使劲地按着喇叭。不过,整个海川市里也没几辆真正称得上高档的汽车,偌大的一个地级市,几乎看不到宝马、奔驰的影子,就连市委书记、市长的座骑,也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广州本田。最得意的是那些黄包车了,左一拐,右一拐,鱼一般地在车流人流里穿来穿去。

      袁行舟站在街边,望着这嘈杂拥挤的街以及街上黑乎乎的一颗颗人头,一股莫名的恐惧感升上心头: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涌出来的?一张脸上一种表情,每一种表情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的心事?不能往下想了,再想头都大了。袁行舟习惯性地摸摸裤袋,却只摸出一个干瘪的烟盒,没烟了。烟是写文章人的命。古话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对于像袁行舟这样天天趴在桌上爬格子的人,这句话要改成“手中有烟心中不慌”才确切。口袋中要是只剩下十元钱,他会毫不犹豫地先买烟,至于今天吃什么、喝什么,暂不去考虑了,烟,才是第一口粮。
    环顾四周,不远处正好有家小卖部。袁行舟走上前去,朝里说了声:“老板,来包牡丹。”
    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递了包烟出来:
    “四块五。”
    “这烟不假吧?”袁行舟一边掏钱一边问。
    “什么话!这是农村吗?能卖假货吗?”店主愤愤地将几元零钱甩了过来。

      袁行舟有些悻悻然,拿了烟和钱就走。心想自己也真够傻,哪有商人说自己的东西是假的呢,这不问了也白问吗。就比如上菜市场买鱼,问鱼贩你这鱼鲜不鲜,他能和你说不鲜吗。袁行舟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拆了烟,点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浓辣的烟雾一进入口腔,他马上就发觉不对劲了。牡丹哪能这么辣呢?绝对是十足的假烟!他立马折过头,回到那家小卖部。
    “你不说你这烟都是真货吗?”袁行舟把那包开了封的牡丹扔到了柜面上。
    “咋啦?”精瘦汉子瞪起了眼。
    “你说咋啦?你卖我假烟你还有理了!”
    “都开了的烟,谁证明是我这儿买的。”

      “你和我耍无赖?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是干吗的吗?你这店还想不想开了?”袁行舟声音大了起来,“我一个电话过去,叫所里的弟兄过来,把你证照给吊销了,整个店铺给你端走你信不信?”
    精瘦汉子显然被袁行舟的气势给吓住了,说:“别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他从柜里拿出了一包红塔山给袁行舟,“抽这,保证正品。”
    “做买卖要讲诚信,知道不?把假烟全都撤了,不能坑人了,我们所里马上就要组织大检查了,再发现的话,要严肃处理。”袁行舟义正严词,一顿说教。
    精瘦汉子连连点头,说:
    “一定,一定,还请多多光照。”心中暗暗懊悔,怎么会碰上这号人物。老婆常叫自己和工商、税务人员多多来往,自己老不听她的,小店铺工商、税务怎么会看上眼呢,卖点假烟咋有人管。这人莫非是便衣?工商也有便衣吗?正暗自嘀咕间,袁行舟将红塔山揣到兜里走了。

      袁行舟几乎是憋着笑走开的。帮领导写文章,要求站得高、看得远,得按照领导的思路和口吻来写,按市政府办副主任苏同珂的话来讲,就是要“拎起来”。刚到市政府办时,写了几篇讲话稿,苏同珂老是不满意,老是说没有拎起来,那时不理解这话的意思,慢慢就明白了,摸出道道了。刚才和小卖部老板的一番话,就“拎”得很到位吧,自己俨然就是工商所所长了。
    虽然比较少抽红塔山这样的好烟,但口感告诉他,这包红塔山是正宗货。好烟就是好烟,几块钱不是凭空贵出来的。

      工商所的干部,曾经是袁行舟心目中最牛的人。时间退回十多年前,袁行舟还是一位乳臭未干的初中生,学校门口就是工商所,每逢年关或别的节日,总可见到肥头肥脑的工商所干部拿着长长的带钩的铁戳子,拦下满载货物的车,随意往车上成包的货物里捅,钩出来一些异样的东西,这货车主就倒霉了,全车的货都得卸到工商所的大水泥坪里。水泥坪边的仓库里,一箱一箱的货都堆到了天花板上。同学告诉他,那都是香烟,怕堆在外边被雨淋了。袁行舟也曾见到,有开车的偷偷拿钱往工商所人兜里塞,工商所那人昂着头,好像啥都没看见,声音还是硬邦邦的:“不行,违反规定了,货得扣,还要罚款!”开车的再往他兜里塞几张钱,那人头还是昂着,却往右甩了甩,说:“给我记牢了,要遵纪守法,下不为例!”声音依旧硬邦邦,开车的千恩万谢地爬上高高的驾驶室,飞也似的跑了。这一幕,留给袁行舟的印象太深刻了。他甚至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也成了一名工商所的干部,也拿着长长的铁戳子往人家的货包里捅,捅得起劲时,却被远远赶来的父亲给扇了个大嘴巴。

      父亲,那个在地里刨了一辈子食的老实农民,在袁行舟做这个梦的时候,已经离开他好几年了。父亲走的时候,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一种叫肺结核的病要走了父亲还不到四十岁的生命。父亲用无限哀怨悲愁的眼神注视着守在床前的袁行舟,风箱般“呼呼”喘着气,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吐出“读书……争气……”四个字后,极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那年,袁行舟才十一岁。年迈的爷爷和奶奶拉扯着袁行舟,让他艰难地上完了小学和初中,在一个炎热的夏天里,相依为命的爷爷奶奶相继在贫病中离开了人世。妈妈,对于袁行舟来说,只是一个符号,他甚至记不清妈妈的模样,也想不起自己是否曾经在一个女人面前叫过“妈妈”。小时候,村里一些闲人逗他:“你妈妈哪去了?被人拐跑了吧?”他哭着回家向父亲要妈妈,父亲皱着眉头往口袋里摸,摸出一块糖来,塞住他哭闹的嘴巴。
    一根烟不知不觉中抽完了,恍惚中已将川南区的街道逛了个半。路灯将人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街边服装店里传出的音响还是那么歇斯底里。

      有个上了年纪的大爷推着一板车香蕉在叫卖。袁行舟上前称了几根,边走边吃,四处张望,甚至关注电线杆上贴着的小广告——办证,招男女公关,梅毒一针包治。难得这么悠哉啊!在市政府办工作,听着让人有些羡慕,但知道底细的人都清楚,综合科可不是人待的地方,那些永远写不完的汇报材料、讲话稿、工作报告,能熬干你的心血,耗光你的体力,麻木你的神经,让少年变白头、少女成怨妇。有人曾这样形容过搞文字人的生活——“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迟,吃得比猪差,干得比牛累”。真的优哉吗?袁行舟无奈地摇摇头。

      第六感觉告诉他,有人在跟着他。一转身,好像又没有。再走几步,再转身,还是没有。突然,“哇”的一声,一个孩子摔在了他身后,哭了出来。他踩着香蕉皮了。刚才老感觉有人跟着自己,原来就是这个小孩。袁行舟上前扶起了孩子,一看,约莫八九岁光景,眉眼还比较清秀,只是身上穿的衣服不大合身,好像大了一号,人套在里面,愈发显得单薄瘦弱。
    “小弟弟,你怎么跟着我啊?”袁行舟轻声问。
    那小孩没有应声,眼睛却盯着袁行舟手中的香蕉。
    袁行舟明白了,小孩想吃香蕉,便掰下一根,递给他,说:“吃吧。”
    小孩怯生生地伸出手,又缩了回去。
    袁行舟将香蕉塞到了他手里,说:“没关系,哥哥这里还很多呢,我们一起吃吧。”
    小孩还是有些怕,将香蕉抓在手里,不知如何是好。在袁行舟的劝说下,终于将香蕉塞到了嘴里。袁行舟却看得目瞪口呆,他居然把香蕉连皮塞到了嘴里!
    “怎么这样吃香蕉啊,小弟弟?”袁行舟奇怪地问,心想这小孩莫非脑瓜子有点问题?
    “我没吃过,不懂怎么吃。”小孩低声说。

      刹那间,袁行舟浑身打了个激灵。这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啊,从来没有吃过香蕉,看见自己拎着一大把香蕉在吃,好奇,受不了诱惑,紧跟在自己身后,不小心踩着了香蕉皮摔倒了。
    “吃香蕉得先把皮剥了,皮不能吃,吃里面的。”袁行舟教他。
    小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认真剥了皮,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吃。这香蕉味道不错,小孩子吃得很甜。
    “好吃吗?”
    “嗯。”
    “世界上什么最好吃呀?”
    小孩歪着头,想了想,说:“香蕉!”
    袁行舟有些奇怪,问:“为什么呀?”
    小孩天真地回答:“我没吃过比香蕉更好吃的东西了。”

      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孩子,袁行舟仿佛看到了年幼的自己。小时候,同村同班的阿良,父亲从外地打工回来,买了好多荔枝,阿良炫耀地拿着一串荔枝走街串巷地吃。那红红的荔枝,像传说中的宝石一样迷人,剥开皮后,里面居然是雪白雪白的肉。阿良总是咬了一口后,再将那雪白的荔枝肉放在鼻子底下闻,还大声地说“真香,真甜”。他在阿良身后跟了半天,多么渴望阿良能拿一个与他分享,哪怕就让他咬一口,或者让他闻一闻也好。可是都没有。他无限委屈,眼巴巴地看着阿良将荔枝一个一个吞进了肚子里。他没吃上荔枝,却记住了荔枝的模样。在一次上山砍柴的时候,看到高高的松树上挂着一个个青红的松球,他万分狂喜,爬上去采了几个,迫不及待地塞到了嘴里,那种辛辣和干涩的滋味,让他顿时明白,这绝不是阿良口中香甜可口的荔枝。
    想起这遥远的往事,袁行舟不胜唏嘘。他拉着小孩的手,走到一个水果摊边,称了五斤香蕉,让小孩带回家慢慢吃。

      都是因为该死的韩东林!要不是因为他,这时自己也该躺在床上“弹琵琶”了,也不会想起这些伤感的往事了。袁行舟长得瘦而高,躺床上休息时,总爱摸摸身上一条条突出的肋骨。同宿舍的韩东林戏称他这是“弹琵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