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信仰之海[平装]
  • 共1个商家     24.50元~24.50
  • 作者:李小均(作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5226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信仰之海》是纳博科夫研究者李小均先生的最新学术随笔集。李先生精通翻译,《信仰之海》有专门文字探讨翻译之道,汉语优美,是不可多得的中译者。

    作者简介

    李小均,四川人,复旦大学文学博士。深圳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近译有《在美国》、《尼采的使命》、《薇拉:符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夫人》、《苏格拉底与阿里斯托芬》、《语言与沉默》等。

    目录

    黑暗走在光明后
    永生的鸟啊,你不会死去
    回望天堂的牧歌
    诗人不幸诗名幸
    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
    疾病的隐喻
    淋湿一生的鬼雨
    暴力即景
    翻译的暴力
    翻译的政治
    董桥与翻译
    落伍的新潮
    纳博科夫直译论的名与实
    在三度语言空间逍遥的蝴蝶
    思想与激情
    失意的凯旋
    科利奥兰纳斯之死
    非洲的河湾
    奥威尔与人类未来
    有多少爱,经得起等待
    自由,多少人假汝之名
    失败的诸神
    生活的智慧与智慧的生活
    把我破成两半,再许个愿
    在最黑暗的夜里看见彩虹
    思想的纵欲者
    心智与文采
    斯坦纳的师承
    千古文章未尽才
    都是博学惹的祸
    校园里有没有仰望星空的苏格拉底
    刀和笔能刻出怎样的一段人生
    春夜闭门读禁书
    我的表骗我
    弥尔顿四百年祭
    仅此而已
    代后记 信仰之海

    文摘

    版权页:



    而诗歌的最后一节中,“当我站在路上,当我在灰色的街头流浪,我都听见湖水在我心灵深处荡漾”,何尝不与英国浪漫主义大诗人华兹华斯《咏水仙》之结尾异曲同工:
    从此,每当我倚榻而卧,
    或情怀抑郁,或心境茫然,
    水仙呵,便在心中闪烁——
    那是我孤寂时分的乐园;
    我的心灵便欢情洋溢,
    和水仙一道舞踊不息。
    正是由于有了以上诸多相似之处,人们习以为常地将叶芝这首诗歌单纯地视为一首简洁明快、略带忧伤的田园山水诗。但是实际上,叶芝这首诗歌与陶氏和华氏的诗歌之间的相似之处远逊于其相异之处。在陶渊明和华兹华斯的诗歌中,自然生活是已经经历或正在经历的生活;相比之下,叶芝诗歌中的自然生活是未经体验的生活,是未来的生活,这从每一、三节的开端就能看出。所以,陶渊明与华兹华斯的自然生活是实在的、具体的,而叶芝的自然生活是虚构的、缥缈的。
    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叶芝面对的自然还是不是陶渊明和华兹华斯所见证过的自然?换言之,叶芝诗歌中的自然是否与陶氏和华氏诗歌中的自然一样实在与具体?如果是,那他也许还能一亲芳泽,美梦重温;如果不是,那他的理想必将终归足泡影,再多的努力也尤法化成彩虹抵达梦想的桃源。
    事实上,叶芝已经在诗歌中给出了否定答案。从诗歌的开头剑结尾,诗人一再重复着“我现在就将起身离去”这一意愿,但却没有真正的行动,这是什么原因?在这里,行动的缺席不禁让人想起乔伊斯笔下那些精神瘫痪的都柏林人。是诗人也丧失行动的能力了吗?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根本就没有这一自然存在?
    暂且不言叶芝笔下的茵内斯弗利湖岛与传说中爱尔兰两部的一个“桃花源”相关,即便现实中的爱尔兰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在诗人的潜意识中,也很可能面目全非。因此,有必要指出,陶渊明和华兹华斯诗中的自然与叶芝诗中的自然并非同样的内涵。根据丹尼尔·切尔的资本主义社会的三分期学说,前两者笔下的自然是“前工业社会”中的自然,而后者笔下的自然是“工业社会”中的自然 前两者的自然是外在的、自足的,而后者的自然是人为的、破碎的。
    显然,叶芝这首诗里隐含着一个现代性的维度,在诗歌中表现为对现代性的反思。因为,就在写作此涛的前一年,爱尔兰民族运动遭到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