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徐志摩研究资料(66)[平装]
  • 共2个商家     56.20元~57.00
  •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合著者),邵华强(编者)
  • 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300426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徐志摩研究资料(66)》是国内规模最大、资料最全、内容最系统的一套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丛书收录国家[六五]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的研究成果,由最权威的学者,穷数年心力,从浩如烟海的文献、笔记、访谈、作品中,筛选出可靠的第一手资料,汇编为重要作家的研究资料,重要文学运动、文学社团和思潮的研究资料,以及包括文学期刊目录、主要报纸文艺副刊目录等在内的文学书刊资料三个系列,全套丛书共一百余种,现由本社出版发行,以期嘉惠学林,传诸后人。

    目录

    第一辑 徐志摩生平和文学活动
    徐志摩传略
    徐志摩年谱简编(邵华强)
    第二辑 徐志摩生平、思想和文学活动自述
    启行赴美文(徐志摩)
    《康桥西野暮色》序(徐志摩)
    艺术与人生(徐志摩作虞建华邵华强译)
    看了《黑将军》以后(节选)(徐志摩)
    泰戈尔来华(徐志摩)
    征译诗启(徐志摩)
    译菩特莱尔诗《死尸》的序(徐志摩)
    欧游漫录(徐志摩)
    第一函:给新月
    谒列宁遗体回想(徐志摩)
    我为什么来办我想怎么办(徐志摩)
    “迎上前去”(徐志摩)
    海滩上种花(节录)(徐志摩)
    又从苏俄回讲到副刊(徐志摩)
    勉己先生来稿的书后
    “仇友赤白的仇友赤白”(徐志摩)
    我所知道的康桥(徐志摩)
    自剖(徐志摩)
    再剖(徐志摩)
    想飞(徐志摩)
    《诗刊》弁言(徐志摩)
    《诗刊》放假(徐志摩)
    剧刊始业(徐志摩)
    《落叶》序(徐志摩)
    南行杂记(徐志摩)
    致胡适(一九二七年一月七日)
    致恩厚之(一九二七年四月一日)
    《新月》的态度(徐志摩执笔)
    哈代的悲观(徐志摩)
    波特莱的散文诗(徐志摩)
    致恩厚之(一九二九年三月五日)
    《轮盘》自序(徐志摩)
    秋(徐志摩)
    《猛虎集》序(徐志摩)
    《诗刊》序语(徐志摩)
    《诗刊》前言(徐志摩)
    第三辑 徐志摩研究、评论文章选辑
    评徐君《志摩的诗》(朱湘)
    陈西滢谈《志摩的诗》和《女神》
    什么是“健康”与“尊严?”(彭康)
    ——《新月的态度》底批评
    《卞昆冈》序(余上沅)
    徐志摩先生的自画像(钱杏邮)
    追悼志摩(胡适之)
    谈志摩的散文(梁实秋)
    论徐志摩的诗(沈从文)
    徐志摩论(茅盾)
    徐志摩论(穆木天)
    ——他的思想与艺术
    《翡冷翠的一夜》(朱湘)
    徐志摩小品序(阿英)
    谈谈徐志摩的诗(陈梦家)
    也谈徐志摩的诗(巴人)
    徐志摩的反动诗歌(复旦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教研室)
    评徐志摩的诗(陆耀东)
    徐志摩诗重读志感(卞之琳)
    记徐志摩(陈从周)
    徐志摩和他的诗(吴宏聪)
    《徐志摩选集》序(节录)(卞之琳)
    关于徐志摩(梁实秋)
    《徐志摩新传》结语(粱锡华)
    论徐志摩([苏]JI.E.契尔卡斯基著理然译)
    徐志摩:伊卡洛斯的狂喜([美]李欧梵(Le0OU-fmLee)著
    虞建华邵华强译)
    ——《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第八章
    第四辑 徐志摩著译系年、书目
    徐志摩著译系年
    徐志摩著译书目(邵华强)
    第五辑 徐志摩研究、评论资料目录索引
    徐志摩研究资料目录索引
    编后说明

    文摘

    版权页:



    大家吃了早饭,即同去城里一个庙里探看。原来小庙是个卖窑器的店铺,院子里全是大小成堆的罐罐坛坛,小庙里边也搁不少存货,停尸在入门左边贴墙一侧(前后全是大小钵头)。银行中那位上海办事人,极精明能干,早已为收拾得极清洁整齐。照当地能得到的一份寿衣,戴了顶青缎子瓜皮小帽,穿了件浅蓝色绸子长袍,罩上件黑纱马褂,致命伤系在右额角戳了个李子大小洞,左肋下也有个同样微长斜洞,此处无伤。从北京来的几个熟人,带了个径尺大小花圈,记得是用碧绿铁树叶作主体,附上一些白花的(和希腊式相近)。一望而知必思成夫妇亲手作成的。大家都难料想生龙活虎般的一个人,竟会在顷刻间成了古人,而且穿了这么一份不相称的寿衣,独自躺在这个小庙中一角,不由都引起一点人生渺茫悲痛。大家一句话不说,沉默在棺旁站了一会,因为天已落雨,就被经农先生邀回校中。听银行中那个办事人谈了些白马山地势和收殓经过,才知道事实上致命伤只两处,和后来报纸传说全身焚化情形不合,因为当时已商定由张慰慈和徐先生大公子随棺于晚十点南下,其他几位北返,我也在当晚回青岛报告情形。至于徐先生生前那么匆匆南下,又急于北旋,都是在一年后,我到北京时,住在胡适之先生家里楼上(即志摩先生生前住处,胡家中不敢住),半夜里胡先生上楼来和我说起的。徐南去,主要因小曼不乐意去北京,在上海开支大,即或徐先生把南京中央大学和北大教书所得薪金全寄上海,自己只留下三十元化销,上海还不够用,因乘蒋百里先生卖上海愚园里房子时,搞个中人名义,签了个字,得一笔款给小曼,来申多留了几天,急于搭邮件运输机返北京,则因为当天晚上林徽音在协和小礼堂为外国使节讲中国建筑艺术,紧于参加这次讲演,才忙匆匆地搭这次邮运飞机回京。到山东时(白马山只隔济南廿五里)因大雾,飞机下降触山腰,失事致祸,一切都这样凑巧,而成此悲剧,不仅为当时亲友为此含悲,抱恨终身,以国家言,也是一不可挽救之大损失。”梁思成从济南回北京,捡了志摩乘的飞机残骸木板一块,林徽音挂在居中作为纪念品,直到一九三五年四月一日林死为止。志摩死的上半年农历三月初六,志摩母亲去世,徽音正在病中,寄给志摩一张她在病榻中的照,背面还题上了诗。他偷偷地给我妻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