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外逃贪官[平装]
  • 共3个商家     20.90元~24.36
  • 作者:刘千生(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10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5597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外逃贪官》:其实,形形色色的贪官虽然千人百面,但他们的共性特征还是很明显的。贪官并非一走上仕途就贪,一般情况下都有一个刻苦自励修成正果的过程,到了呼风唤雨的位置,才能敛财易如反掌。而那些老板们也不是见官就掏腰包的,握权柄者需要有权谋,会掐七寸才能带来财源滚滚。钱权交易也罢,权色交易也罢,都不是一加一等于几的问题,都有很多潜规则要去悟道。心诚则灵,心不诚有时更灵。这个风光无限的社会就是让很多人找不着北,所以才让一个有一个的贪官前腐后继,难于绝种。

    作者简介

    刘千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石家庄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井陉矿区作协主席。著有长篇小说《亿万富姐》、《雁窝村之恋》、《风雨阳关路》、《惊雷响太行》等各类文学专著并多次获奖。师出北方某名校名师门下,高级职称,曾有跋涉仕途、商海泛舟、务农打工、经营文字的多种经历。现为自由撰稿人。爱好广泛,尤喜游历,多次出国,只身探险,以地球村云游僧自许。踏遍青山人未老,笑看世态炎凉、盛世浮华,常嚼菜根也品香。

    目录

    自序 贪官是怎样炼成的/1
    楔子/1

    第一章 午夜惊魂/
    1.爽歪歪/
    2.裸官/
    3.小浪精/
    4.路虎/
    5.天星峪/
    6.甩钱/
    7.桂姐/
    8.跪诉/

    第二章 亡命天涯/
    9.退票/
    10.落地签/
    11.屁廖/
    12.家宴/
    13.裸播/
    14.漂流屋/
    15.变人形/

    第三章 曾为人杰/
    16.连环套/
    17.云中梦/
    18.晴天霹雳/
    19.天网/
    20.劳模世家/
    21.优等生/
    22.改革家/
    23.白条鸡/
    24.美丽炸弹/

    第四章 祸起犬马/
    25.三级跳/
    26.百鱼宴/
    27.“十大元帅”/
    28.洗娱城/
    29.黑老大/
    30.灵燕/
    31.冰与火/
    32.歪打正着/
    33.培养/
    34.金鼎兽/
    35.凌凤阁/

    第五章 天眼追逃/
    36.踩点/
    37.点将/
    38.智算/
    39.突破/

    第六章 落魄北美/
    40.运输机/
    41.启蒙/
    42.落难/
    43.多伦多/
    44.亲情/
    45.口水战/
    46.罐罐面/
    47.天外天/

    第七章 移民周折/
    48.魔瘾/
    49.猫道/
    50.贿赂/
    51.坐憋/
    52.中国年/
    53.咖啡屋/
    54.看房/
    55.介中介/

    第八章 花都魑魅/
    56.访欧团/
    57.劳力士/
    58.生日舞会/
    59.声东击西/
    60.红灯区/
    61.洋荤/
    62.忏悔/
    63.火中取栗/
    64.邂逅/

    第九章 泰国擒顽/
    65.调度会/
    66.信息导弹/
    67.打草惊蛇/
    68.神鹰猎影/
    69.天罗地网/
    70.驱逐令/

    第十章 回望天堂/
    71.色幻/
    72.“两弹”之叹/
    73.大国门/
    74.航站楼/
    75.大道阳关/
    76.夜北宁/

    文摘

    第一章 午夜惊魂

    1.爽歪歪
    九州市的强势铁腕市长秦天贵在温泉山庄95号别墅里的这个销魂之夜,一个最大的疏忽就是忘了关掉手机。
    而他得以万分侥幸的也是因为没有想起关掉手机。
    与前妻离婚三年以来,他又折到了第八朵玫瑰。有花堪折只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还有革命样板戏《沙家浜》里胡传魁司令家中堂上的一副对联“春风自爱闹花草,蛱蝶何曾拣树栖”等等鸾凤求凰的许多名联警句,都是这位显官扶醉宽衣时经常吟唱的名段。
    然而,今天的这个国庆黄金周前夕的周末之夜,秦天贵并没有开怀畅饮,只是草草地喝了两杯干红。这个周末之夜他要想完成的任务不是纵酒而是纵情。因为这个第八朵玫瑰实在太让他有点舍生忘死了。他们之间已经多次地涉及到了谈婚论嫁的话题。如果不是考虑政治影响和官场形象,早就公开同居或正式登记了。
    老夫少妻时下不已经是官场、商场巨擘大亨们很正常的婚姻现状了吗!
    秦天贵比任何时候都非常清醒地知道自己所面临的官场现实。还有不到两年,已经连任两届的市长就要换届了;而市委书记蒋守正恰恰还有一年半年龄就到站。按正常交替,他接任市委书记是最合适的人选,这或者也可能将是他仕途中末班车上的最后一搏。
    近三十年的老糖尿病已经让市委蒋书记早就英雄气短,力不从心了。这几年又有近一半时间在省市医院的高干病房中度日。市里的党政要务,一般到他这个市委副书记政府市长的案头上就可以拍板了。所谓报请市委常委会议定或请蒋书记阅示等程序,就纯然是公文旅行了。因为大多数的市委常委会也是他这个市委副书记主持。
    尽管如此地一言九鼎,秦天贵还是对市委书记的金字招牌眼热心跳。因为在这个金字招牌之上同时还有一个更诱人的官衔叫省委常委,那不仅是副省级待遇,而且是当之无愧进了全省决策圈里的一把交椅。
    能够坐上这把交椅,如果顺风顺水,当一任封疆大吏还是极有可能的。
    人生关键的时候就那么一两步,尤其是仕途中人,关键时候的最重要一步就会决定你能否名震朝野。而这名和利又总是孪生兄弟,名位即到,拱门的金银财宝你就是想不要都很困难。
    铁腕市长秦天贵不仅是个大刀阔斧的实干家,也是个相当精明的政治家。有两届市长近十年卓然醒目的社会经济发展业绩做基石,接任市委书记在九州市来说无人与他匹敌。
    然而,官场风云阴晴难料,你看得住下边可管不了上边,谁敢说上边没有盯着坑的更硬门人选?
    秦天贵当然知道这正厅级官员和省委常委生成的来龙去脉,为此没有少往省委和京城相关部门的权柄人物手里运作,并在私下里也得到了首肯和认同。
    通天之路已经理顺,再熬个一年两载便见分晓。而这时候更为关键的便是自身不能出任何差错,不仅是屁股要坐稳,形象一定要光可照人。因为一个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的生成有许多因素在起作用,还有许多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的程序要走,还必须都要是绿灯才能万无一失,私下认同才能兑现。
    这就是秦天贵自我警示不能有任何差错的仕途大背景。然而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草民百姓,正确的思想经常扭转不了错误的行动。
    秦天贵当下就深深陷于纵情声色的泥淖中。
    私下里,他管蛇盘凤附在他胸前腰身中的女人叫“小浪精”。
    小浪精叫肖英慧,是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一处刚提拔不久的副处长。兔子不吃窝边草本来是秦天贵玩女人铁定的守则,然而肖英慧是个例外。因为这棵窝边草实在是太撩人了,几乎集所有女人征服男人的本领于一身,让你防不胜防。她非常知道作为一市之长的秦天贵非但是不缺女人,而且在方方面面的各个领域为市长大人顾盼流倩摇尾掉腕的骚狐狸,差不多能排着队围着市政府的办公大楼转一圈呢!
    知道归知道,肖英慧更相信自己的魅力和争先进位的能力。因为在五年前的公务员招聘时,在三万余众报名的大学生中,能够在笔试、面试一路过关斩将力挫群芳进入市领导选人用人视野的求职者中,她是惟一进入前三名的女性。不仅是她的一表人才让评委们一见就心颤地想打高分,她那块含金量颇高的西方经济专业硕士研究生的金字招牌,也自然而然成了她昂首挺胸进入市政府办公大楼的敲门砖。
    身为市长的秦天贵并非是一粘就着,肖英慧能够拍拖自然施展了一番软硬功。在大学的校园里,她对那帮只会爱得生生死死而又神魂颠倒的校园白脸自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而栖身黑脸包公一样形象的市长大人臂膀下,又能成为常附左右的后宫娇娘,可就不像在校园当鹤立鸡群的白雪公主那样地随心所欲了。
    必须得黑白有道,做一个道貌岸然的双面人。
    她现在就正在惟嫌其短的黑道上沉沉入梦,小鸟依人地附在黑毛熊一样的大市长秦天贵的怀中,把“二进宫”搏斗后的疲倦,放松在舒缓自然的呼吸中。
    翻云覆雨后入睡时忘记关掉落地灯。双层的窗框把外界的一切都隔绝了。橘黄色的灯光在这超大的卧室中营造出一片柔和的天地。宽大的铜雕大床柔韧而坚挺。落地灯、沙发、茶几、壁橱、大衣镜等等一切室内的陈设格局都是沿袭十九世纪英国的皇家别墅来布局的。
    四处都透溢着富丽堂皇的气息,连空气都经过了专用的换气扇来过滤。
    大床上相拥而卧的一对男女,都在香甜的睡眠中表露着各自放纵后的得意和狰狞。
    据说各类人物都有各自不同的睡相、吃相和话语相。这可能只有得道高僧和世外高人才能看得出来。就目前市长秦天贵一丝不挂的睡相来看,和一个挖煤工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然而,人家是一言九鼎的市长。就连呼出的气都要比一般人要粗多少倍,而且打起呼噜来分贝也高得吓人。
    他被她折腾得累透了,所以打起呼噜来也像多拉了车箱的火车头爬坡似的,“腾哧”而又“哼哧”地舒缓交替,似乎很有些吃力而又力不从心的样子。
    呼噜突然停了,好像是负重爬坡的火车头骤然熄火。
    原来是秦天贵内急,一骨碌爬起来,揉揉惺忪的眼睑,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下,方才午夜刚过。
    “干什么呀!”被他从怀中放逐的尤物梦呓般地吟出一声,翻了一下身又自顾抱头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