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王蒙谈红说事[平装]
  • 共2个商家     20.00元~20.40
  • 作者:王蒙(作者)
  • 出版社: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2114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王蒙谈红说事》:一样的《红楼梦》,不一样的王蒙式解读。兴衰荣辱,品读红楼大块文章;半生多事,评断中国人间喜剧。
    在于蒙看来,《红楼梦》首先是一本人生的大书,值得我们用一生的经验细细品读。这个比我们多了一点细心的读者王蒙,这个比我们又多了一点小说写作经验的作家王蒙,用他半生多事的人生历练,用他写过无数大块文章的老练笔锋,导引着我们这些普通的读者,在这里读懂《红楼梦》,读懂人生。

    作者简介

    王蒙,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前文化部部长,19岁即以处女作《青春万岁》震惊文坛,22岁发表《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并因此被错划为“右派”。在近一个甲子的岁月中,他始终用文字记录着芸芸众生的悲欢离合,用坦荡的胸怀感受着世事的波澜起伏。他因文学创作立名,进而反思历史、文化,及至今日,陆续推出《王蒙谈红说事》、《老子的帮助》、《庄子的快活》等,与红楼共进,与庄子共舞,让古代哲人的智慧与其独特的人生经历、眼前的鲜活世界互相参证、映鉴、启发。

    目录

    一、关于书名
    二、通灵宝玉
    三、宝玉摔玉
    四、从许由到宝玉
    五、贾宝玉喜欢女孩子
    六、黛玉开始很乖
    七、宝钗的药方
    八、你的脖子上挂着什么
    九、如果你的老板是宝二爷
    一○、为什么说读《诗(经)》是掩耳盗铃
    一一、闹得痛快
    一二、璜大奶奶与鲁迅的爱姑
    一三、秦可卿的病
    一四、宿命的悲哀
    一五、宝玉举荐凤姐
    一六、管理的潜暴力实质
    一七、秦可卿丧事的消解
    一八、人才与权力
    一九、对额——符号的魅力
    二○、12+12女孩子与小尼(道)姑
    二一、威风与泪水
    二二、林黛玉的应景文学
    二三、说不清的贵妃元春
    二四、李嬷嬷吃酥酪
    二五、宝玉黛玉在床上
    二六、磨牙
    二七、湘云给宝玉梳头
    二八、宝玉谈禅
    二九、猜谜岂能平等
    三○、命运的预示
    三一、过门与枢纽
    三二、为小和尚小道士一叹
    三三、公子女奴好做诗
    三四、偷偷摸摸读文学
    三五、弄不清的香菱
    三六、青春、风月、文学
    三七、闲笔与伏笔
    三八、马道婆的启示
    三九、不在话下
    四○、小红与黛玉
    四一、青春的苦闷
    四二、伤春与葬花
    四三、宝玉的通俗爱情表白
    四四、宿命与意旨
    四五、无赖青春
    四六、袭人到底有多么讨厌
    四七、袭人算不算特务或变节分子
    四八、你喜欢哪个女孩子
    四九、众女儿的合与分
    五○、贾宝玉的兼容性
    五一、薛蟠的下半身写作
    五二、回目春秋
    五三、贾府的宗教信仰
    五四、文本与本事
    五五、服务与领导
    五六、薛宝钗的膀子
    五七、谈排场
    五八、贾母与张道士
    五九、对张道士的两种i卖法
    六○、插科打诨也要恰如其分
    六一、《红楼梦》的心理描写
    六二、不仅仅是道具
    六三、晴雯向袭人进攻
    六四、晴雯撕扇子
    六五、黛玉调侃袭人
    六六、阴阳疙瘩
    六七、薛史袭的结盟
    六八、错把袭人当黛玉
    六九、琪官事件
    七○、他们和琪官是什么关系
    七一、“请教”的分量
    七二、贾环进谗
    七三、贾政真的要打死宝玉吗
    七四、王夫人在宝玉挨打的时候
    七五、哭贾珠
    七六、贾母的声气与凤姐的角色
    七七、谁能无懈可击
    七八、袭人的“胆识”
    七九、黛玉的这三首诗
    八○、林黛玉的爱情诗
    八一、纯、雅、空
    八二、令人不舒服的“亲尝莲叶羹”
    八三、你羡慕贾宝玉吗
    八四、谁是挨打事件的最大赢家
    八五、食与诗
    八六、黛玉的咏蟹诗怎么了
    八七、主奴情谊深
    八八、刘姥姥怎么这样幸运
    八九、神秘的故事
    九○、刘姥姥的进步与可爱
    九一、至于笑成这样吗
    九二、鸳鸯的高级酒令
    九三、茄鲞论
    九四、两玉不把刘姥姥当人看
    九五、妙玉的洁癖
    九六、刘姥姥与巧姐的缘分
    九七、薛宝钗的维护捍卫
    九八、雅谑与画论
    九九、急速与舒缓
    一○○、王熙凤的大打出手
    一○一、李纨的牙口与贾府的激励机制
    一○二、权与位
    一○三、主奴之辨的另一面
    一○四、无事忙论
    一○五、无事生非
    一○六、无懈就是懈
    一○七、可怜的鸳鸯
    一○八、贾母为什么迁怒王夫人
    一○九、谁霸占了鸳鸯的生命与青春
    一一○、贾母打牌
    一一一、宝玉的哥们儿
    一一二、宝钗何其通达也
    一一三、香菱学诗
    一一四、石呆子的扇子
    一一五、旋律的转变
    一一六、雪与青春
    一一七、贾母有意将宝琴说给宝玉吗
    一一八、薛小妹的怀古诗
    一一九、袭人的排场
    一二○、袭人是一个压制的因素吗
    一二一、晴雯受凉
    一二二、两个世界
    一二三、贾府内到底有几个世界
    一二四、表扬与自我表扬
    一二五、真真国的女孩子
    一二六、晴雯与坠儿
    一二七、高级奴才的优越感
    一二八、病补雀金裘
    一二九、阶级斗争与造反有理
    一三○、愿望与现实
    一三一、做得到与做不到的
    一三二、贾宝玉撒尿
    一三三、贾母坚持原则
    一三四、凤姐的笑话
    一三五、又一幕像契诃夫的戏
    一三六、探春的厉害与悲哀
    一三七、真实的极致
    一三八、闲气与险心
    一三九、凤姐为什么让着探春
    一四○、探春搞包产到户
    一四一、真假与你我
    一四二、“臭小厮”赞
    一四三、从恶搞到一恸
    一四四、爱与病
    一四五、宝钗时时送温暖
    一四六、谁能做主
    一四七、粗写与虚写
    一四八、宝玉伤春
    一四九、说瞎话的本领
    一五○、人情世事
    一五一、文艺工作者的命运
    一五二、原生性
    一五三、少女与婆子的矛盾在发酵
    一五四、以粗鄙取胜的传统
    一五五、婆子们的民意
    一五六、鹰派与鸽派
    一五七、对玫瑰露事件的质疑
    一五八、鸽派理论及其他
    一五九、又过生日
    一六○、湘云的醉卧
    一六一、情解石榴裙
    一六二、芳官的位置
    一六三、最后的欢乐
    一六四、群芳外的另一芳
    一六五、红楼二尤
    一六六、二尤的意义
    一六七、林黛玉的另类著作
    一六八、青春的空洞
    一六九、谁让你是出头的椽子
    一七○、凤姐哭了
    一七一、风暴是怎样酿成的
    一七二、惜春的冷
    一七三、质疑青春
    一七四、小说的高潮
    一七五、诗歌属于悲哀
    一七六、晴雯之情
    一七七、芳官的天堂与地狱
    一七八、再谈“不奴隶,毋宁死”
    一七九、文学与真情
    一八○、后四十回的大结构
    一八一、没落的气势与逻辑
    一八二、礼与禅
    一八三、《红楼梦》的收官阶段
    一八四、崩溃的顺序
    一八五、黛玉之死
    一八六、小说学的浓淡弛张缓急
    一八七、贾府末日
    一八八、死亡之歌
    一八九、什么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一九○、我的一个死结
    一九一、《红楼梦》到底是什么
    一九二、实录的限度
    附录:
    放谈《红楼梦》诸公案
    《红楼梦》与现代文论
    《红楼梦》与中国文化
    后记

    后记

    最初是应报纸的约稿,钻到《红楼梦》的文本中,谈一点有关《红楼梦》的具体的人生与文学写作诸问题。谈人生为主,谈文学与写作为辅,因为《红楼梦》属于人生小说,人生性是它的特长,是它的魅力所在,是它成为经久不衰的话题的根本原因。
    我是拿《红楼梦》当小说读的,我的评论限于文学一人生评论。这当然不是解读《红楼梦》的唯一方法,因为还可以将之作为文献资料乃至秘密档案,作为历史公案或推理起点,进行考据的或推理的探究。那不是我的长项,我只能敬谢不敏。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的读者也是拿《红楼梦》当小说读的。当小说谈,谈对谈错谈浅谈深都要有个依据。
    《红楼梦》里的许多奴隶,尤其是、特别是有头有脸的女奴,都视不再当得成贾府奴隶为奇耻大辱,都有一种“不奴隶,毋宁死”的刚烈,这是人性的奇观,是王某人读《红》的一个发现。以此为书名,着实可叹可悲可恸,笔者愿与读者为之哭一鼻子。我们怎么能无视《红楼梦》这方面的大量描写与叙述,而以为这是王某的杜撰或者干脆是王某的口号呢?
    文中其他许多见解也都有自己的特点,用《红楼梦》的说法,讨论这些见解或可破闷解颐去惑。
    由于文字是分了三年多写就的,有许多错讹疏漏之处,感谢郑雷先生为之细细作了校勘改订。此书大部分篇章曾在天津《今晚报》与南通《江海晚报》上连载。
    全书引文多取自庚辰本,也有些出于程甲程乙本,按需征引,不计其余,也许这是有必要顺便在此交代一下的。

    文摘

    版权页:



    一、关于书名
    《红楼梦》原名《石头记》,书里第一回就说了,实际版本也是如此,脂评本、戚本、列(宁格勒)藏本都叫《石头记》。
    本书第一回里还提到另外的书名:《情僧录》和《金陵十二钗》。虽有此名,却未见这样的版本。
    用得最广泛的还是《红楼梦》的书名,所有外文译本都是用这个名称,最多翻译时加个介词,使之类似“梦在红楼”或“红楼之梦”。
    还有一个名字被坊间采用过:《金玉缘》。我上小学时就读过名为《金玉缘》的《红楼梦》。
    我拙于考据,拎不清几个名称出现的缘起始末,只想从文学性、书名学的意义上说一说。
    “金玉缘”云云,向通俗小说方面发展,它突出了薛宝钗的地位,不准确,因为全书一直贯穿着究竟是“金玉良缘”还是“木石前盟”的悖论,困扰、撕裂灵魂的悲剧性矛盾。
    “金陵十二钗”取名不错,既金陵又一家伙十二个女性,有气势也有魅力,或者说有“卖点”,不知为什么未被书界接受。可能是只提出十二个女性,嫌单纯了些。我倒是见过以此命名的画图。澳门濠景酒店就出售一种茶托,图画是“金陵十二钗”。
    “情僧录”是十二钗的另一面,与十二钗互为对象,从情僧(即贾宝玉)眼里看出去,是“十二钗”;从十二钗眼里看出去,只有一个贾宝玉。“情”与“十”两个名称都有人物但缺少构成小说的一个特质:故事。有道是艺术性强的小说应以人物为重心,有理,但叙事诗、报告文学、散文速写也都可以写人为主。还有不论你默认也好,气急败坏地骂娘也好,多数读者读小说,首先是由于受到了故事的吸引。
    情僧云云,多少有主题先行、装腔作势、与常识较劲直至洒狗血的嫌疑。
    最好的书名当然是《石头记》,这方面我曾与宗璞讨论过,我们两个的意见一致。石头云云,最质朴,最本初,最平静,最终极也最哲学,同时又最令人欷欺不已。多少滋味,尽在不言中。
    石头亦大矣,直击宇宙,直通宝玉,登高望远,却又具体而微,与全书的核心道具即宝玉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通灵玉息息相关。这样的名称只能天赐,非人力所能也。
    我建议,今后出版社再印此书(指供大众阅读的长篇小说,不是指专门的什么什么版本),干脆用《石头记》书名,值得试一把。
    《红楼梦》则比较中庸,红者女性也,闺阁也,女红、红颜、红妆、红粉……不无吸引力。楼者大家也,豪宅也,望族也,也是长篇小说的擅长题材。梦者罗曼司也,沧桑也,爱情幻灭也,依依不舍而又人去楼空也。多少西洋爱情小说名著,从《茵梦湖》到《安娜·卡列尼娜》都是靠这种写法征服读者。
    与《石头记》相比,《红楼梦》还是露了一点,俗了一点。这又是悖论。我们不希望把小说写俗了,但是在我国,与诗词、散文、政论相比,小说与戏曲从来都是俗文学。
    还有一条,过分地偏激地咋咋唬唬痛斥世俗通俗,本身也可能是一种矫情做作,也是俗的一个变种罢了。
    二、通灵宝玉
    在《红楼梦》中,贾宝玉生而衔之的那块玉是一个关键性的部件。第一、它是贾宝玉此人的另一个“我”,它是宝玉的物格化,也就是说贾宝玉公子是这块玉的人格化,它们互为主体。第二、它是贾宝玉也是全书的一个符号。第三、它是全书的主线:由女娲补天未用之石变成通灵之玉,幻化为人,经历种种,复变成一缺石头,回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符合中国哲学的对于圆形的崇拜、循环观念与周而复始的观念。第四、它是作者的哲学:发生学、未来学与终极关怀,是作者理智上想讲实际上未必做得到的一种人生观,虚无主义又现实主义。虚无而不彻底,因为虚无会变成现实,一块石头会变成一个贾宝玉其人;现实而不现实,因为贾公子的一切是石头变的,最后还得变成石头。第五、它还组织了一些情节,使得现在的“现实主义”的小说带上了象征主义直至魔幻主义的色彩。
    石头的说法使《红楼梦》阔大终极。玉的变幻使《红楼梦》显得灵动。绝非爬行的现实主义。
    以庚辰本回目为例,第一回、第八回、第二十五回、九十四回、一百十六回,回目中都有“通灵”字样。无此字样但仍然写到乃至是围绕此玉写的章节更多,如见到林黛玉时的摔玉情景,张道士看玉给麒麟等情。总括来说,贾宝玉的平安祸福都反映到了那块玉上面。
    还有一僧一道,丢玉啊,送玉啊,弄得极其闹热。这一类情节本来很容易鄙俗化、狗血化,所以高鹗写到后来丢玉时,还出现了各种假冒伪劣之玉。这其实很值得深思。有真就一定有假,有高明就一定可能变成拙劣。幸亏这里有一个重要交代,这样,通灵玉的情节不致走火入魔,往野蛮愚昧丑恶邪祟上走。
    这个关键性的交代就是石头,玉的本质、来源、归宿都是石头,只这么一想,你就开阔了、平静了、惆怅了、悲哀了也升华了。不简单。
    如此这般,你仍然觉得意犹未尽,对这种前无先例、后无承接的写法仍然觉得不清不明,觉得仍然没有说到穴位上。实是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胡适博士对于衔玉而生的写法颇不以为然,他在给高阳的信中就明说了这一点。这实在是很奇怪,与胡博士的水平、地位、影响不相称,我只能说他是以产科学的观点来评价这块通灵玉的出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