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鲁迅经典大全集(套装上下册)(超值典藏)[平装]
  • 共1个商家     26.10元~26.10
  • 作者:张章(作者)
  •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32339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鲁迅的作品无论是思想性还是艺术性,在20世纪的中国文学史上无疑是达到了最高的水准,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为重要的奠基石和纪念碑。它所蕴涵着的许多极端深刻的思想,往往伴随着一种强烈地关怀整个民族和人类命运的炽热情怀,辐射出了震撼着后代读者心灵的巨大光芒。
    《鲁迅经典大全集(上下)》精选了鲁迅不同时期、不同风格、不同体裁的作品近三百篇,包括小说、散文、诗歌、讲义、杂文,是鲁迅各个时期创作精华的浓缩。这些作品代表了中国文坛的最高水平,充分表现了鲁迅的坚韧人格和鲜明个性,反映了鲁迅追求独立和自由的精神世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阅读这些作品不仅可以激发思考,陶冶情操,还可以汲取人生智慧,获得精神启迪,提高人文素养。

    目录

    上册
    ◎小说◎
    呐喊
    自序
    狂人日记
    孔乙己

    明天
    一件小事
    头发的故事
    风波
    故乡
    阿Q正传
    端午节
    白光
    兔和猫
    鸭的喜剧
    社戏
    彷徨
    祝福
    在酒楼上
    幸福的家庭
    肥皂
    长明灯
    示众
    高老夫子
    孤独者
    伤逝
    弟兄
    离婚
    故事新编
    序言
    补天
    奔月
    理水
    采薇
    铸剑
    出关
    非攻
    起死
    ◎散文诗歌◎
    朝花夕拾
    小引
    狗·猫·鼠
    阿长与《山海经》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常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父亲的病
    琐记
    藤野先生
    范爱农
    后记
    野草
    题辞
    秋夜
    影的告别
    求乞者
    我的失恋
    复仇
    复仇(其二)
    希望

    风筝
    好的故事
    过客
    死火
    狗的驳诘
    失掉的好地狱
    墓碣文
    颓败线的颤动
    立论
    死后
    这样的战士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腊叶
    淡淡的血痕中
    一觉
    诗歌
    别诸弟
    莲蓬人
    庚子送灶即事
    和仲弟送别元韵并跋
    惜花四律
    哀范君三章
    哭范爱农

    爱之神
    桃花
    他们的花园
    人与时

    送O.E.君携兰归国
    无题(大野多钩棘)
    赠日本歌人
    湘灵歌
    赠邬其山
    无题二首(大江日夜向东流)
    送增田涉君归国
    好东西歌
    公民科歌
    南京民谣
    自题小像
    无题(血沃中原肥劲草)
    偶成
    赠蓬子
    一·二八战后作
    自嘲
    无题(洞庭木落楚天高)
    教授杂咏
    所闻
    无题二首(故乡黯黯锁玄云)
    答客诮
    二十二年元旦
    赠画师
    题《彷徨》
    题《呐喊》
    题三义塔
    悼杨铨
    无题(禹域多飞将)
    悼丁君
    赠人
    无题(一枝清采妥湘灵)
    酉年秋偶成
    阻郁达夫移家杭州
    闻谣戏作
    戌年初夏偶作
    秋夜偶成
    题《芥子园画谱三集》赠许广平
    ◎讲义◎
    中国小说史略
    史家对于小说之著录及论述
    《汉书·艺文志》所载小说
    汉文学史纲要
    自文字至文章
    李斯
    司马相如与司马迁
    下册
    ◎杂文◎

    人之历史
    科学史教篇
    文化偏至论
    我之节烈观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娜拉走后怎样
    未有天才之前
    论雷峰塔的倒掉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看镜有感
    春末闲谈
    灯下漫笔
    论“他妈的!”
    论睁了眼看
    从胡须说到牙齿
    寡妇主义
    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
    热风
    随感录二十五
    随感录三十九
    五十六 “来了”
    五十七现在的屠杀者
    智识即罪恶
    事实胜于雄辩
    所谓“国学”
    儿歌的“反动”
    “一是之学说”
    即小见大
    望勿“纠正”
    华盖集
    青年必读书
    论辩的魂灵
    忽然想到(一至四)
    通讯
    忽然想到(五至六)
    忽然想到(七至九)
    “碰壁”之后
    并非闲话
    忽然想到(十至十一)
    补白
    “碰壁”之余
    十四年的“读经”
    我观北大
    华盖集续编
    学界的三魂
    古书与白话
    我还不能“带住”
    送灶日漫笔
    无花的蔷薇
    空谈
    华盖集续编的续编
    《阿Q正传》的成因
    海上通信
    而已集
    略论中国人的脸
    读书杂谈
    反“漫谈”
    可恶罪
    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卢梭和胃口
    文学和出汗
    三闲集
    无声的中国
    “醉眼”中的朦胧
    文艺与革命
    J路
    文坛的掌故
    “革命军马前卒”和“落伍者”
    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
    流氓的变迁
    书籍和财色
    二心集
    习惯与改革
    “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做古文和做好人的秘诀
    “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运命
    宣传与做戏
    知难行难
    “友邦惊诧”论
    南腔北调集
    我们不再受骗了
    为了忘却的记念
    我怎么做起小说来
    上海的少女
    上海的儿童
    世故三昧
    关于妇女解放
    作文秘诀
    家庭为中国之基本
    伪自由书
    赌咒
    对于战争的祈祷
    从讽刺到幽默
    从幽默到正经
    文学上的折扣
    最艺术的国家
    现代史
    中国人的生命圈
    言论自由的界限
    大观园的人才
    不求甚解
    准风月谈

    二丑艺术
    “吃白相饭”
    智识过剩
    诗和预言
    晨凉漫记
    中国的奇想
    “中国文坛的悲观”
    秋夜纪游
    爬和撞
    新秋杂识
    喝茶

    中国文与中国人
    难得糊涂
    青年与老子
    花边文学
    未来的光荣
    女人未必多说谎
    “京派”与“海派”
    《如此广州》读后感
    古人并不纯厚
    朋友
    清明时节
    推己及人
    看书琐记
    看书琐记(二)
    趋时和复古
    看书琐记(三)
    汉字和拉丁化
    略论梅兰芳及其他(上)
    略论梅兰芳及其他(下)
    读书忌
    且介亭杂文
    关于中国的两三件事
    拿来主义
    忆韦素园君
    忆刘半农君
    从孩子的照相说起
    门外文谈
    中国语文的新生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说“面子”
    中国文坛上的鬼魅
    论俗人应避雅人
    且介亭杂文二集
    隐士
    “寻开心”
    从“别字”说开去
    “文人相轻”
    “京派”和“海派”
    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
    六朝小说和唐代传奇文有怎样的区别?
    论“人言可畏”
    文坛三户
    从帮忙到扯淡
    名人和名言
    杂谈小品文
    论新文字
    且介亭杂文末编及附集
    《出关》的“关”
    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
    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
    文人比较学
    大小奇迹
    我的第一个师父
    “这也是生活”

    女吊
    集外集
    渡河与引路
    俄文译本《阿Q正传》序及著者自叙传略
    流言和谎话
    文艺与政治的歧途
    集外集拾遗
    中山先生逝世后一周年
    《何典》题记
    老调子已经唱完
    文艺的大众化
    帮忙文学与帮闲文学
    今春的两种感想
    集外集拾遗补编
    自言自语
    关于知识阶级

    序言

    鲁迅是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原名周樟寿,字豫才,后来改名树人。青年时代受进化论、尼采超人哲学和托尔斯泰博爱思想的影响。1902年去日本留学,原在仙台医学院学医,但是因为一部影片,深知仅仅作为一个医生是不能拯救中国人的,于是弃医从文,试图以文改变国民精神。1918年,发表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矛头直指“吃人的礼教”,发出了向封建社会进军的第一声号角。此后,他更是以极其深遂的思想和极其深刻的文字,挖掘分析了本民族人民的魂灵,并以高度概括的艺术手法,塑造出了众多的具有国民劣根性的经典人物,对中国人的精神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鲁迅不仅是文学巨匠还是民主斗士,是现代中国的民族魂,他用自己的文章和封建社会作了最坚决的斗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鲁迅一生的写照,也是鲁迅精神的高度感慨。从猛醒到战斗,从批判到建设,鲁迅在中国精神文化史上刻下了永远的痕迹,他的思想,成为我们精神文化宝库中的一页;他的精神,已融入我们民族的血脉,成为激发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宝贵财富。“鲁迅精神不仅在下一个百年有其不可磨灭的价值,在下一个千年里也将愈加显现其理性的光芒。”
    郁达夫在鲁迅死后曾经说过:“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虽有了伟大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拜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这是鲁迅同代人的卓越识见和深长叹憾。鲁迅先生是伟大的人物,他的作品承载着他的精神,是我们民族血脉中最鲜活的血液。嬉笑怒骂皆成文,语不惊人誓不休。这是对鲁迅文字最为精炼的概括。
    鲁迅一生以笔伐戈,创造了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杂文在内的大量作品。他的小说把目光集中到了社会的最底层,描写这些底层人民的日常生活状况和精神状况。《呐喊》表现出对民族生存浓重的忧患意识和对社会变革的强烈渴望。《彷徨》贯穿着对生活在封建势力重压下的农民及知识分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关怀。这些小说正是鲁迅先生于上下求索的彷徨中发出的一声振聋发聩的呐喊,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发人深省。它划破了冷暗的夜空,吹响了向封建社会宣战的号角,祛除了人们精神上的痫疾,审视了人们麻木的思想,带领我们冲破这茫茫黑暗。《故事新编》是先生后期的作品,风格显示出前所未有的从容、充裕、幽默和洒脱,但骨子里依旧藏着鲁迅固有的悲凉。
    他的杂文是“匕首”,是“投枪”。他运用这一文体对封建旧文明、旧道德,对资本主义文明、半殖民地文明,对帝国主义奴化思想等都进行了毫无保留的批判;深刻地暴露并批判了国民劣根性,对国民卑怯保守的病态心理作了深刻的剖析。对社会的一切黑暗、统治者的凶残、帝国主义特别是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都给予了猛烈的抨击。与此同时,对于统治者的压迫以及文化界同仁的污蔑攻击,鲁迅也不惜用杂文对他们进行毫不留情的讽刺。在这些杂文中,鲁迅先生用自己的思想和智慧,以驰骋纵横的笔锋和变化多端的形式,自由、大胆地表现了现代人的情感和情绪体验,为中国散文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更加宽广的道路。
    然而鲁迅的作品中不光充满了棱角,还有温情,《朝花夕拾》就是一部充满了温馨的回忆性散文集。在《朝花夕拾》中,鲁迅深情怀念了那些滋养过他的生命的人和物,向我们展示了其内心深处最为柔和的一面。这些作品,文笔深沉隽永,叙述与议论、回忆与感想、抒情与讽刺有机结合;流畅自然,亲切平易,是中国现代散文中的经典。而散文诗集《野草》则又呈现出另外一种风格。它以曲折幽晦的象征表达了20年代中期作者内心世界的苦闷和对现实社会的抗争,其语言俏奇瑰丽,意象玄妙奇美,是中国现代主义文学中的一朵奇葩。
    鲁迅还有一些诗歌作品,这些诗歌博厚而深刻,沉郁而愤激,跳动着时代的脉搏,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矛盾斗争、发展动向和时代精神,并以时代的感情波澜去激荡人们的心灵,激励人们的前进。
    鲁迅的这些作品无论是思想性还是艺术性,在20世纪的中国文学史上无疑是达到了最高的水准,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为重要的奠基石和纪念碑。它所蕴涵着的许多极端深刻的思想,往往伴随着一种强烈地关怀整个民族和人类命运的炽热情怀,辐射出了震撼着后代读者心灵的巨大光芒。
    本书精选了鲁迅不同时期、不同风格、不同体裁的作品近三百篇,包括小说、散文、诗歌、讲义、杂文,是鲁迅各个时期创作精华的浓缩。这些作品代表了中国文坛的最高水平,充分表现了鲁迅的坚韧人格和鲜明个性,反映了鲁迅追求独立和自由的精神世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阅读这些作品不仅可以激发思考,陶冶情操,还可以汲取人生智慧,获得精神启迪,提高人文素养。

    文摘

    狂人日记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校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又怕我看见。一路上的人,都是如此。其中最凶的一个人,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跟,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都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三)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她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他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陈老五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佃户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明是暗号。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我哪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睛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
    (四)
    早上,我静坐了一会。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吃罢!”大哥点点头。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吃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
    吃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五)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祖师李时珍做的“本草什么”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
    至于我家大哥,也毫不冤枉他。他对我讲书的时候,亲口说过可以“易子而食”;又一回偶然议论起一个不好的人,他便说不但该杀,还当“食肉寝皮”。我那时年纪还小,心跳了好半天。前天狼子村佃户来说吃心肝的事,他也毫不奇怪,不住的点头。可见心思是同从前一样狠。既然可以“易子而食”,便什么都易得,什么人都吃得。我从前单听他讲道理,也胡涂过去;现在晓得他讲道理的时候,不但唇边还抹着人油,而且心里满装着吃人的意思。
    (六)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七)
    我晓得他们的方法,直捷杀了,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祟。所以他们大家联络,布满了罗网,逼我自戕。试看前几天街上男女的样子,和这几天我大哥的作为,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最好是解下腰带,挂在梁上,自己紧紧勒死;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惊吓忧愁死了,虽则略瘦,也还可以首肯几下。
    P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