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名家文学讲坛:文学在思考什么[平装]
  • 共1个商家     22.80元~22.80
  • 作者:皮埃尔·马舍雷(PierreMacherey)(作者),周宪(编者),张璐(译者),张新木(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571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名家文学讲坛:文学在思考什么》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哲学和文学就像是同一个话语的反面和正面,两者以交替的面貌展示着话语的起伏跌宕和水平落差:在此中显示为饱满而又连续的形式,在彼中却表现为缺失和省略的形式。
      ——皮埃尔·马舍雷
    马舍雷出色的批评智慧贯穿了文本的始终。
      ——文森特·P.佩科拉,《现代哲学》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皮埃尔·马舍雷(Pierre Macherey) 译者:张璐 张新木 编者:周宪

    皮埃尔·马舍雷(1938- ),西方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阿尔都塞的弟子,“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一派的中坚力量,其代表作有《文学生产理论》及《论作为一种观念形式的文学》等,对现代文学理论的研究与发展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目录

    一 文学在思考什么?
    混合的文学与哲学
    文学哲学的练习
    历史的道路
    二 普世的想象:斯达尔夫人的文学思想
    民族文化与世界文化
    外国美女:复合物的修辞
    重读和修正的康德
    重塑的德意志
    多民族精神
    三 泛神论小说:乔治·桑的《嘶匹里底》
    《斯匹里底翁》的传奇
    在拉梅奈和勒鲁之间
    科朗贝的小说
    四 雷蒙·格诺的黑格尔式胡话
    与科耶夫
    科耶夫式虚构:性命的星期天》
    《吾友皮埃洛》:历史终结的故事
    面向历史的绝对科学
    在事物深处
    五 在雨果周围:底层人形象
    新文学形式:连载小说
    《悲惨世界》:深层小说
    群众之人
    老田鼠,掘得好
    地下的故事
    历史性神话
    六 巴塔耶和唯物主义颠覆
    青年巴塔耶
    《文献》第一系列:求助于耻辱
    与布勒东的论战
    低级唯物主义:新兴的人类学
    七 深渊的修辞:塞利纳的神奇地铁
    运动的欢庆
    小窍门
    不该说的事
    一切都该消失
    ……

    八 萨德与无秩序之秩序
    九 福楼拜的非现实主义
    十 鲁塞尔的读者福柯:作为哲学的文学
    十一 赞文学哲学

    文摘

    版权页:



    勾勒这种分离性简图的条件表明了这一点:文学与哲学的公开辩论,使它们成为两种独立的本质,被封闭在它们相互定义的领域中,为它们确定了各自的边界,这是一种历史的生产。这种生产对应于哲学与文学工作进程的某一特殊时刻,在这个时刻,哲学与文学工作恰恰臣服于一些独立与对立的规则。于是文学的统治与哲学最终的思辨同时建立:两个典型的“现代”范例①。
    这种分割的时代是否已经过时?这正是一句禁语,除非是作为一种预言;这仍然是一种保持其现代性的方法。但还是可以回到它所确立的区别上来,从这种区别中找出其主要的确定特性,正像近两个世纪中它所主导的那样。那么,“梳理”文本中什么是哲学的,什么是文学的,这就需要明晰文本的表达和结构,解开哲学与文学之线相互缠绕的复杂线团。这些网线互相交织,互相缠绕,欲理还乱,互相混合,织成一体,形成一个分化的网络。在网络内部,网线聚集在一起,却不混杂,勾画出具有特殊、难懂、混合含义的轮廓。从某种角度说,我们将在这里提倡保卫文学的思辨使命,坚持说文学确实具有思想经验的价值: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们方能谈论“文学哲学”。但是,我们同时要避免再次落入一种双重交替的陷阱,即一种空洞的或充满“哲学”的“文学”,和空洞的或充满“文学”的“哲学”。因为正像上文所暗示的那样,如果说这样的文学只能以哲学概念的名义而存在,那么这个概念并不能涵盖文学文本的复杂现实。
    从哲学的角度重读几本被归类为文学的作品,这无论如何不是让这些作品承认其中有隐含的意义,并总结为作品的思辨目的;而是揭示出作品的多重构成,还有这种构成中可能具有的不同的研究方式。因为如果说纯粹的文学话语并不比纯粹的哲学话语要多,而只存在两者混合的话语,而且在这种混合话语中,在多个层面上,各种独立的言语游戏在其参照系和规则中互相影响,这就是说,不可能一劳永逸地确定诗学或叙事与理性之间的关系,即以其可变性形象普遍表现的关系。如此看来,哲学性从几个层面上介入文学文本,必须根据其采用的方法与其所承担的功能来细心区分这些层面。
    从最基本的层面看,文学与哲学之间的关系严格来说是文献性的:哲学以文化参照为名义,与文学作品表层处在同一平面,这种文化参照多少经过一定的研究,比如一段简单的引文,而由于读者与评论者的疏忽,常常会被人忽略。在另一层面上,哲学论据为文学文本承担着一个真正的形式操作员的角色:描述一个人物形象,组织一个叙事的普通步骤,甚至设置背景,或者组织叙事方式都是如此。最后,文学文本也可以变成思辨信息的载体,其哲学内涵常常被引向意识形态交流的层面。回答“文学在思考什么”这个问题,就是要考虑到这些考察范畴,并且在开始时至少不偏向任一方面:这就是从文学文本的阅读中能够最终获得哲学教诲的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