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少数人差别权利研究:以加拿大为视角(法律)[平装]
  • 共1个商家     36.00元~36.00
  • 作者:耿焰(作者)
  •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1010138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少数人差别权利研究:以加拿大为视角(法律)》是青年学术丛书之一。

    作者简介

    耿焰,女,1968年生,四川峨嵋山市人。现任青岛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硕士生导师。1986年考入四川外国语大学,1990年获学士学位;之后考入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学习,于1992年获法学学士学位;2000-2003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攻读并获法学硕士学位;2008-2011在山东大学攻读并获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博士学位。2005-2006年在日本下关大学做访问学者;2009-2010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法学院做访问学者。主要从事宪法学、行政法学教学和研究工作,在人权研究上有独到之处,曾参与编写《宪法学》、《民事诉讼法》等,并在《政法论坛》、《政治与法律》、《法学论坛》、《山东大学学报》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二十余篇。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少数人差别权利问题的缘起
    一、原罪论与少数人的差别权利
    二、国际人权的发展与少数人的差别权利
    三、多元文化与少数人的差别权利

    第二章 少数人的界定
    一、我是谁——文化识别
    二、文化识别中“文化”的含义
    三、文化识别与民族识别
    四、文化识别下的少数人

    第三章 何谓少数人的差别权利
    一、少数人差别权利的含义
    二、少数人差别权利与公民基本权利
    三、个体权利与集体权利之争
    四、统一国家认同下的少数人差别权利
    五、少数人差别权利与回归过去

    第四章 少数人差别权利的哲学基础
    一、平等承认·包容差异的平等观·文化的多样性
    二、西方现代宪政主义的硬伤:排斥个体的文化身份
    三、少数人差别性公民身份和差别权利的宪法承认

    第五章 少数人差别权利的实践
    一、少数人的差别自治权利
    二、少数人的差别习俗权利
    三、少数人的差别语言权利
    四、少数人的差别群体代表权利
    五、少数人的融入帮助权利
    参考文献
    后记
    致谢

    文摘

    版权页:



    组织这个具有代表性的定义中,“曾经被征服、被殖民或在现有国家建立之前已经实际居住”的历史成为构成土著民定义的关键,即定义土著民依从的是“历史的角度”,而这种历史不是每个文化群体都曾经历过的,因此,这就自然地将“土著民”同其他少数人区别开来。如同有学者所评论的那样:“与少数人概念相比较,构成土著民群体特性的是该群体与先前的社群存在着‘历史上的连续性’。这种‘历史上的连续性’具体说来,可以指拥有祖先的土地或与土地原先的占有者具有共同的祖先,以及享有相同的文化、语言或居住在某个相同的区域内。”①无独有偶,土著人在自身的主观意识上也是从历史的角度来定义自己身份的,土著人概念本身就表明了一种历史关系。
    如前所述,界定少数人的关键因素是文化,文化上的差异乃是构成少数人的根本条件。那么对土著人这种基于历史角度的定义又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是否意味着已经将土著人排除在少数人之外呢?从表面上看,国际社会对土著民的保护与对少数人权利的保护正逐渐呈分立趋势,一种赞同制定有关土著人事务新准则的观点正在被缓慢地接受。如1971年,联合国在有关种族歧视的研究中,对土著人的权利保护问题就单列了一章,题目是《对土著人保护的相关措施》(Measures Taken in Connection with the Protection ofIndigenous People),将土著人从少数人中特别地分离出来。1971年,联合国经社委员会( United Nations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授权对土著人的生存条件进行研究,1983年完成了长达5册的研究报告,成为联合国正式的参考文献。2000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授权设立关于土著人事务的永久性论坛;2002年,该论坛成立。这种趋势是否已经表明从历史角度定义的土著人已经同少数人分立,土著人不是少数人中的一个类型?其享有比少数人更多的权利?或者少数人的差别权利满足不了土著人的诉求?
    毋庸置疑,土著人确实在历史上遭受了极不公正的待遇,但这是否就意味着其需要特殊的补偿权利,国际社会单独为其制定公约是否也是基于这种历史上的不公正待遇?对此,许多学者给出了否定性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