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新编外国现代派作品选(第3编):新小说黑色幽默魔幻现实主义[平装]
  • 共1个商家     17.67元~17.67
  • 作者:郑克鲁董衡巽主编(作者)
  • 出版社:学林出版社;第1版(2008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3055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新编外国现代派作品选(第3编):新小说 黑色幽默 魔幻现实主义》由学林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郑克鲁,笔名蔡烨,男,汉族,广东中山人,生于澳门。中共党员。196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1965年毕业于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历任武汉大学法语系主任、法国问题研究所所长,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研究所所长、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上海分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上海图书馆协会理事,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法国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外国文学研究会理事。1987年曾获法国政府教育勋章。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目录

    总 序
    新小说
    〔法国〕萨缪尔·贝克特
    马龙之死(节选)
    〔法国〕娜塔丽·萨罗特
    无名氏的肖像画(节选)
    〔法国〕阿兰·罗布-格里耶
    嫉妒(节选)
    密室——献给古斯塔夫·莫罗
    〔法国〕克洛德·西蒙
    弗兰德公路(节选)
    〔法国〕米歇尔·布托尔
    变(节选)
    黑色幽默
    〔美国〕约瑟夫·海勒
    第二十二条军规(节选)
    出了毛病(节选)
    〔美国〕库特·冯内古特
    顶呱呱的早餐(节选)
    〔美国〕约翰·巴思
    迷失在开心馆中
    〔美国〕托马斯·品钦
    万有引力之虹(节选)
    〔法国〕鲍里斯·维昂
    回忆
    魔幻现实主义
    〔阿根廷〕胡里奥·科塔萨尔
    一切火都是火(节选)
    〔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百年孤独(节选)
    超越爱情的永恒之死
    〔古巴〕阿莱霍·卡彭铁尔
    返本归源
    〔墨西哥〕奥克塔维奥·帕斯·索洛萨诺
    太阳石
    〔墨西哥〕胡安·鲁尔福
    卢维纳

    其他
    〔俄国〕列昂尼德·尼古拉耶维奇·安德列耶夫
    沉默
    〔俄苏〕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
    钢咽喉
    〔德国〕赫尔曼·黑塞
    内与外
    〔德国〕海因里希·伯尔
    过路人,你到斯巴……
    〔德国〕君特·格拉斯
    铁皮鼓(节选)
    左撇子
    〔法国〕保尔·克洛岱尔
    认识东方(节选)
    十月
    十一月
    园林
    五大颂歌(节选)
    精神和水
    美惠女神(诗意迷醉的渗入)
    〔法国〕圣琼·佩斯

    散文诗四首(节选)

    在三大季节之上
    狂风
    伟大的年代
    〔法国〕安东尼·德·圣埃克絮佩里
    小王子——献给莱昂·维尔特
    〔法国〕玛格丽特·杜拉斯
    情人(节选)
    〔法国〕米兰·昆德拉
    搭车游戏
    〔意大利〕路易吉·皮兰德娄
    蝙蝠
    〔意大利〕阿尔贝托·莫拉维亚
    梦游症患者
    〔意大利〕伊泰诺·卡尔维诺
    寒冬夜行人(节选)
    恐龙
    〔英国〕W·H·奥登

    诗三首
    “当所有用以报告消息的工具”
    名人志
    服尔泰在斐尔奈
    〔英国〕菲利普·拉金
    诗二首
    癞蛤蟆
    来到
    〔英国〕泰德·休斯

    诗六首
    马群

    栖息着的鹰
    鼠之舞

    乌鸦的第一课
    〔英国〕维迪亚达·苏拉吉普拉萨德·奈保尔
    母亲的天性
    〔美国〕厄纳斯特·海明威
    乞力马扎罗的雪
    〔美国〕罗伯特·洛威尔

    诗二首
    黄鼠狼的时刻(为伊丽莎白·比肖普而作)
    献给联邦的死难者——“他放弃了一切,为共和国服务”
    〔美国〕艾伦·金斯伯格
    嚎叫(节选)
    〔美国〕杰克·凯鲁亚克
    在路上(节选)

    文摘

    马龙之死(节选)
    然而我很快就要完全彻底地死去了。也许下个月。那么该是4月或5月喽。因为千百种迹象表明了,岁时才刚起头。或许我会阴差阳错地挨过圣约翰日,甚至自由之节7月14日。怎么说呢,我也可能一直活到耶稣变容节,我会认识自己的面容,也许到圣母升天节。但是我不认为,我不认为会看不到今年这些欢乐的节庆,我这么说是不会错的。我有这么一种情感,我怀着它已有好几天了,我信任它。然而,它与那些自打我存在以来就一直愚弄着我的情感又有什么区别呢?不,对我而言,这已不成其为问题了,我不再需要如画的美景了。假如愿意的话,我甚至会在今天死去,只需要稍微推动一下就行,若是我能愿意,若是我能推动。不过,还是让我自然地死去,不要影响到别的事物。肯定有什么东西变了。我不再愿意在天平上称了,左边不行,右边也不行。我将变得平淡无性,死气沉沉。这对我很容易。只消注意不受惊吓就成,再说了,从我到这里以来,我受惊吓少多了。时不时地我显然还有一些不耐烦的动作。眼下的半个月里,三星期里,我该提防的正是它们。不要过分夸大什么,这是无疑的,哭也好笑也好都要平平稳稳,不要太兴奋。对了,我终归要变得自然,我将非常痛苦,随后,少一点,从中得不出什么结论,我更少地听我自己,我不再冷不再热,我将温乎乎的,我将毫无热情地温吞吞地死去。我不会看着我死去,那将扭曲一切。那我是不是看着我活了?我从来没有抱怨过吗?那么,为什么现在要欢欣喜悦呢?我高兴,那是当然的,但还未到鼓掌以庆的地步。我总是高兴,知道我会得到偿还。我的债务人,他现在正在那儿。这是一个欢迎他的理由吗?我不再回答问题。我也试图不再对自己提问题。人们将把我葬入土中,人们将不再在地上看到我。从现在开始到那时,我要给自己讲故事,假若我还能够讲的话。这可不是过去的那种故事,就是这么回事。这是一些既不漂亮又不丑陋的平平淡淡的故事,里面既无丑,亦无美,也无狂热,它们如同艺术家几乎没有生命。我都说了些什么?这没关系。我保证给自己以满足,某一种满足。我满足,瞧,我成了,人家还我钱,我不再需要什么,请允许我首先说一句,我不宽恕任何人。我祝愿所有人过一种残酷的生活,然后便是地狱的烈焰与冰山,愿未来的万恶的后代怀有可称誉的回忆。今晚说得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