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一直在逃(附光盘1张)[平装]
  • 共2个商家     11.60元~11.60
  • 作者:饶雪漫(作者)
  • 出版社:云南出版集团公司,晨光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143349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一直在逃》:8个女孩最真实的疼痛故事
    90后一代的集体出走
    两代人必读的成长教育读本
    一年一度的女生成长夏令营
    窥见“问题少女”内心最深隐秘
    “文字女巫”与堕落天使倾心对谈
    记录属于90后女孩的独特成长故事
    附赠DVD“我们的故事”,包含“09最女生”夏令营花絮、琪琪的故事与夏令营成员倾心交流的“最女生漫漫谈”。
    NO.1妞妞 我一直在逃
    NO.2小惠 任性孩子,绯闻女王
    NO.3雅林 在自己编织的幻境中活下去
    NO.4可可 没有梦想,就无法生存
    NO.5土豆 爱是最冰冷的杀人武器
    NO.6钻石 我是一颗尖锐的钻石
    NO.7琪琪 爱是我可以看得见的样子
    NO.8Cindy 最黑暗的秘密

    媒体推荐

    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跟家长分享这本书。沟通有时只是一瞬间的事,经历过疼痛的成长,才能真实生活。
      ——饶雪漫

    作者简介

    饶雪漫,自由作家,生于70年代。已出版作品50余部,作品语言优美、故事动人、风格多变,享有"文字女巫"之称。代表作有《小妖的金色城堡》、《校服的裙摆》、《左耳》、《沙漏》等等,并主编少女杂志书《漫Girl》。作品多次登上全国各地(含港台地区)畅销书排行榜,小说《天天天蓝》在日本出版。
    饶雪漫以作品《小妖的金色城堡》、《校服的裙摆》、《左耳》、《沙漏》开创了中国青春文学市场的"青春疼痛"系列品牌,并掀起了一场“图书娱乐化”革命。她旗下的雪漫创意传播机构,在全国举办大规模的漫Girl海选,启用普通学生为书模及演员,为其作品拍摄封面、插图,并在其作品改编的影视作品中担纲男女主角。饶雪漫小说的制作风格,是注重小说情节与图片影像的紧密结合,小说《沙漏》更推出“十七岁的纸上电影”概念。而在书中赠送作品相关影视作品的做法,更为青春图书市场的创新之举。

    目录

    爱是我们可以看见的样子(序)饶雪漫
    妞妞——我一直在逃
    小惠——任性孩子,绯闻女王
    雅林——在自己编织的幻境中活下去
    可可——没有梦想,就无法生存
    土豆——爱是最冰冷的杀人武器
    钻石和小镜——我是一颗尖锐的钻石
    琪琪——爱是我可以看得见的样子
    Cindy——最黑暗的秘密
    附录
    Part 1. 夏令营编辑手记
    是不是心理医生的错——方悄悄
    脱下你的红舞鞋——走青
    Part 2. 随行作者手记
    Part 3. 09夏令营——我们的纪念册

    序言

    七月炎夏,上海书市。
    我签售台的对面,是一家时尚杂志的发布会,音乐声震耳欲聋,主持人声嘶力竭。书迷们一面捂着耳朵一面排队等签。队伍很长,现场又很热,怕大家会不舒服,所以我签得飞快。就在我埋头苦干的时候,听到书迷开始有组织地喊起口号来:《唱情歌》大卖,雪漫最红!用力改变平凡生活,我们都是最女生!
    在那些声音里,我能清晰地分辨出禹大胖的声音,高亢嘹亮绝不含糊,从苏州到郑州,从湖南到济南,从北京到上海,这个声音一直追随着我,仿佛只要我站定,它就会随时在我耳边响起。
    禹大胖是第一届女生夏令营的营员,这些年来,她已经成为了我书迷中的一个“标竿”,这一次上海书展也是,由于担心上海的书迷们太过文静,她不顾我们的阻拦自己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赶过去“撑场子”,还叮嘱米果说:“没买到座票,不过你不要告诉她,我上车后会自己去想办法。”
    其实禹大胖有让她要死要活的偶像,并不是我。
    她和很多人一样,亲切地叫我“雪漫姐”。大多数时候,我在书迷的心中,扮演的都是这样的角色。当然这也是我非常愿意的。

    文摘

    插图:




    那次逃跑在我的众多逃跑经历里,算得上最惊险,因为我自己都清楚,当我把脚伸向邻居家的窗台,任何微小的意外都能让我粉身碎骨。
    但是,自由不就是要付出代价的吗?我自己的决定,代价我自己承担——从十二岁起,这就是我最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还有一次惊心动魄的逃跑,就是从行走学校出逃。
    那个天杀的学校,我是被我自己的亲妈给骗进去的。她送我进去的理由有很多,比如我退学了没有学校愿意接收我,比如我乱搞男女关系,比如这种学校的教育方式很适合我这种“问题女生”,但在我看来,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她不想要我了,她想把我这只烫手的山芋给扔出去。
    她骗我送我去江苏上一所艺校,被送进校门的那一刻,我才醒悟过来。
    正因为这样,从进入学校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下决心,要逃。
    一般人逃跑要么翻墙,要么趁守门老师不注意从门口溜出去,前者对身体要求太高,因为行走学校的墙都很高很高,而且上面布满了玻璃渣,另外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也始终虎视眈眈,后者的可能性则实在太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作为一个逃跑高手,我当然有我独特的计划。
    在最终实施我的逃跑计划之前,我给学校发的军用水壶装满水,一共是三斤,然后我拆掉水壶上的挂绳,露出圆形水壶较尖的一面。
    没错,我想用装满水的水壶砸破看门老师的头,从她那里拿到大门的钥匙和遥控器。
    但事实证明,我这样想完全是电影看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