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最美的情朗,最美的诗:六世达赖喇仓央嘉措的诗与情[平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22.40
  • 作者:邑清尘(作者)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81208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最美的情朗,最美的诗:六世达赖喇仓央嘉措的诗与情》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仓央嘉措,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笫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为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人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生于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卒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在这个世界上,仅停留了短短的二十五年。
    从一个贫困喇嘛的儿子,到最为尊贵的活佛,身居清净庄严的布达拉宫,却向往自由率性的啦活。命运要他心无挂碍,寂奥清净,他却遭遇到了红尘情爱,炽烈执著。
    在三百年中,他的诗歌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流传至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三百年中他的爱情故事传遍了前藏、后藏、山南,乃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媒体推荐

    六世达赖以世间法让俗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广大的精神世界,他的诗歌和歌曲净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他用最真诚的慈悲让俗人感受到了佛法并不是高不可及,他的独立特行让我们领受到了真正的教益!
    ——藏传佛教高僧
    他的诗不仅仅是情歌,他只是以这个来抒发自己的郁闷和压抑。当然,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解读。
    ——降边嘉措
    我推荐你读几首诗,西藏一个著名的爱情诗人叫仓央嘉措,他是六世达赖喇嘛。
    ——外交部长李肇星

    作者简介

    邑清尘,当代作家,精研佛教文化,喜欢诗词歌赋,对纳兰词、仓央嘉措情诗都有自己的研究和见解。喜欢探险,曾多次深入西藏,与当地藏民交往频繁,深切了解藏族人民的生活习惯和文化。他的文字在平静舒缓的笔调之下洋溢着对生命的思考与感悟。本书依托于神秘的西藏文化,洗去时间的尘埃,一点点还原一个真实的仓央嘉措,让我们看到最纯洁、最唯美的爱情诗篇。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转世灵童
    第二章 欲题新词寄娇娘
    第三章 坐床大典
    第四章 天涯从此各西东
    第五章 如意算盘
    第六章 我本人间一浪子
    第七章 古寺惊变
    第八章 山寺日出僧未归
    第九章 黑暗黎明
    第十章 红颜又惹相思苦
    第十一章 致命赌注
    第十二章 离人偏恨西风多
    第十三章 审判活佛
    第十四章 西山绝顶独相望
    第十五章 诏执京城
    第十六章 百磨不灭铭肝肠
    第十七章 青海湖畔
    第十八章 碧落黄泉两茫茫
    第十九章 三位达赖
    第二十章 何所来兮何所终
    第二十一章 归去之谜
    附录一 仓央嘉措情诗的古体译文
    附录二 仓央嘉措略传及年谱

    文摘

    版权页:



    高原的气候很是异常,特别是今年,春天来得特别晚,而藏北草原的春天比拉萨来得更晚。六月的天气了,从唐古拉雪峰上吹下来的风还有些寒意。
    仓央嘉措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走了,带着众人痛苦悲伤的神情,和他们心中滋生的无限彷徨。拉藏汗最后一次单独和仓央嘉措会面,面带嘲讽地问道:“你赢得了一个女人的心,却输掉了功名权势,值得吗?”
    仓央嘉措没有说话,可能在他心里,这个女人就是一切,就是整个婆娑世界。功名、权势,对他来说都是幻影,纵使他们多么诱人,也只能在自己眼前一闪而过,留不下半点痕迹,就像是天际划过的流星。唯有真情,才是永恒的,可惜,拉藏汗不知道这些。
    拉藏汗看到仓央嘉措只顾着默念经文,压根儿没有正视他,一时心中突然感到很空虚,自己在青藏高原上得到的一切权势、名声、地位,好像面前的这个人从来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根本不屑一顾。那么,他在乎的到底是什么呢?那些为了仓央嘉措不顾生死的信徒,他们又是为了什么?不愿再看到仓央嘉措那双似乎能够洞悉他内心世界的眼睛,拉藏汗很没趣地悻然离去。
    在这样苍凉而空旷的高原之上,押送仓央嘉措的队伍,在阴沉的云天下,踏着还未消尽的残雪,缓慢地向北移动。他们排成一队,远远望去,好似黑色的河流,在无边无际的田野间缓缓游动。此时的仓央嘉措完全成了一个囚徒。一贯在宫中养尊处优的他,此刻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倦和寒冷,不只是在身上,更深深地扎根在了自己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