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散文百年精华鉴赏(珍藏本)[平装]
  • 共5个商家     21.40元~25.74
  • 作者:傅德岷(作者)
  • 出版社:长江出版社;第2版(2011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0815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散文百年精华鉴赏》精选中国百年散文名家之名篇,题材多样,内容丰富,饱含人生底蕴,文笔精美酣畅,实属我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瑰宝,是民族文化中无比珍贵的不朽的艺术宝库。它将为提高民族文化精神添砖加瓦,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做一点微薄的贡献。本书由傅德岷、韦济木主编。

    目录

    《民报》发刊词
    少年中国说
    《革命军》绪论
    致徐小淑绝命词
    中国万岁民立万岁
    与妻书
    “企”
    我在北京大学的经历
    秋夜

    风筝
    故乡的野菜
    苦雨
    白马湖之冬
    我的母亲
    银杏
    访沈园
    荼靡
    五月卅一日急雨中
    秋天的况味
    五月的北平
    雷雨前
    白杨礼赞
    钓台的春昼
    故都的秋
    翡冷翠山居闲话
    芦沟晓月
    快阁的紫藤花
    海燕
    还我缘缘堂
    背影
    荷塘月色
    给亡妇
    雷峰塔下
    北京的春节
    秃的梧桐
    一种云
    清贫
    飘零的黄叶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一只木屐
    绿的歌
    秋日风景画
    野草
    榴裢
    听潮
    黄叶小谈

    雅舍
    槐园梦忆

    再忆萧珊
    咬菜根
    人生哲学的一课
    北游漫笔
    风雨中忆萧红
    山水
    花潮
    记一辆纺车
    沸腾的梦
    驮马
    雨中登泰山
    途中
    茅店塾师
    花床
    囚绿记
    鹰之歌
    苏州拾梦记
    红烛
    铁匠

    给流亡异地的东北同胞书
    月夜到黎明
    雨前
    我歌唱延安
    向日葵
    采蒲台的苇
    卖琴
    赞美(节选)
    茶花赋
    长江三日
    社稷坛抒情
    黄昏
    枯叶蝴蝶
    天山景物记
    丁香花下
    幽径悲剧
    松坊溪的冬天
    葡萄月令
    更衣记
    黄山小记
    春风
    雄关赋
    筏子
    紫藤萝瀑布
    询问司马迁
    土囊吟
    凝思
    伫立西湖畔
    读沧海
    珍珠鸟
    六骏踪迹
    巩乃斯的马
    一个王朝的背影
    觅渡,觅渡,渡何处?
    清洁的精神
    我与地坛
    丑石
    渴望苦难
    杏黄月
    活到老真好
    响在心中的水声
    失去的森林
    听听那冷雨
    愁乡石
    谢谢
    纺车
    老家的树
    我的空中楼阁
    教授的底牌
    多情的雨
    故乡的榕树

    南音牵乡情
    香江赋
    深夜倾听“洪湖水”
    西湾四笔
    斗室漫笔(六题)
    “国”格与“人”格
    亲情·旧情·友情
    我依然想回祖国
    追忆丰子恺
    回忆郁达夫一些小事情

    序言

    中国是散文的国度。
    中华散文,源远流长,灿若繁星。早在殷商时代,在甲骨卜辞和青铜
    器铭文上,已见散文(广义)的踪影。春秋战国,诸子蜂起,汪洋雄辩,形
    成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勃兴局面。两汉更化,《史记》超群脱俗,将
    历史散文推向顶峰,成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魏晋南北朝,重
    “文”(韵)轻“笔”(散文),但山水散文与笔记文得到了发展。唐宋繁荣
    ,散文“八大家”高举古文运动的旗帜,反对六朝以来风靡三百年的骈律
    ,主张新鲜活泼的文风,无论在散文理论的建立,写作题材和手法的多样
    化方面,都有所突破和创新,是继先秦诸子散文发展的又一次高峰。明清
    小品,“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突出“自我”,空灵透逸,达到了个性
    鲜明的新境界。鸦片战争炮击,中国由封建社会变成了一个半封建半殖民
    地的社会,许多仁人志士为求民族的自强和国家的独立,与帝国主义和封
    建主义进行了前仆后继、英勇不屈的斗争。一百多年来,我国社会生活激
    荡嬗变,各种思潮风起云涌,使散文这一短小精悍、极富时代性和主体性
    的文学样式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名家名篇迭出,佳作奇葩纷呈异彩,“时
    代推动了散文,散文反映和表现了时代”。
    中国百年散文是思想启蒙、民主思潮不断发展的记录。正如毛泽东在
    《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所说:“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时起,先进
    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洪秀全、康有为、严复
    和孙中山,代表了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那时
    ,求进步的中国人,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么书也看。”西方文艺复兴
    时期的人文主义和18世纪启蒙时期的“人权、平等、自由”等资产阶级民
    主主义思想,纷纷传入中国,促进了国人思想的启蒙和民主思想的滋生。
    随着辛亥革命的爆发,封建专制王朝被推翻,,袁世凯“皇帝梦”的
    破灭,张勋复辟丑剧的完结,“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开展,我国人民“科
    学~民主”意识日益增强,绵延迁衍,直至2Q世纪末,仍然是我国人民思
    想上追求的目标。中国百年散文中有不少篇章正是这种思想追求的记录。
    诸如孙中山的《<民报>发刊词》、邹容的《<革命军>绪论》、于右任的《
    中国万岁 民主万岁》、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秋瑾的《致徐小淑绝命
    词》、林觉民的《与妻书》、李大钊的《“今”》、蔡元培的《我在北京
    大学的经历》,以及林非的《询问司马迁》、王充闾的《土囊吟》、余秋
    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等,均从不同角度表达了中国人民对封建专制制
    度的批判和与其决裂的坚定态度,对民主主义和科学发展观热烈的向往与
    追求。
    中国百年散文是个性解放和人性觉醒的载体。经过“五四”新文化的
    启蒙,“王纲”解纽,封建正统思想逐渐崩溃,思想大解放,人们的认识
    已同过去不一样,决非。为君而存在,为道而存在,为父母而存在”,而
    是“为自我而存在了”。这种个性解放和觉醒的思想促使散文家们打破古
    文的桎梏,以白话文为体用,叙事、议论、抒情、言志。所以,郁达夫在
    《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中说:“现代散文之最大特征,是每
    一个作家的每一篇散文里所表现的个性,比从前的任何散文都来得强。”
    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新文化运动逐渐从启蒙主义
    走向了马克思主义,曾经显示了思想启蒙特点的“民主”、“科学”的口
    号被赋予了崭新的内容。个性的、人性意识的觉醒,导致民族意识与阶级
    意识的觉醒,进而导致社会主义思想意识的全面觉醒。这些不同层次的奔
    向现代观念的思想内涵,在中国百年散文中均有所体现。鲁迅的《秋夜》
    和《风筝》、周作人的《苦雨》、郑振铎的《海燕》、朱自清的《背影》
    和《给亡妇》、张闻天的《飘零的黄叶》、梁实秋的《槐园梦忆》、何其
    芳的《雨前》、茅盾的《雷雨前》、瞿秋白的《—种云》、方志敏的《清
    贫》、艾芜的《人生哲学的一课》,以及黄秋耘的《丁香花下》、梁衡的
    《觅渡,觅渡,渡何处?》、史铁生的《我与地坛》、马丽华的《渴望苦
    难》等,都从不同侧面、不同层次展现了个性(人性)、民族、阶级、社会
    主义思想意识的全面觉醒。
    中国百年散文是中华儿女团结御侮、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史诗。百多
    年来,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尤其是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的
    入侵,使我国大片国土沦亡,人民遭受残酷的屠戮。“天下兴亡,匹夫有
    责”,爱国的作家们怀着满腔的民族义愤,纷纷走出大都市的“亭子间”
    ,走向乡村,走向内地,走向敌后,走向大后方,救亡图存,为民族的独
    立与解放,拿起笔作刀枪,以血泪为文章,为正义而呐喊,参加“以我们
    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的伟大斗争。叶圣陶的《五月卅一日急雨中》是对
    英、日帝国主义发动“五卅惨案”、屠杀中国人民血腥暴行的控诉。郭沫
    若的《银杏》、茅盾的《白杨礼赞》、丰子恺的《还我缘缘堂》、夏衍的
    《野草》、巴金的《灯》、杨刚的《沸腾的梦》、施蛰存的《驮马》、陆
    蠡的《囚绿记》、丽尼的《鹰之歌》、靳以的《红烛》、萧红的《给流亡
    异地的东北同胞书》、何其芳的《我歌唱延安》、白朗的《月夜到黎明》
    、方敬的《赞美》等,是中华儿女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批判“
    亡国论”,坚持抗日斗争,顽强不屈的民族意志的赞歌,是不朽的爱国主
    义精神的壮丽诗篇。
    中国百年散文是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颂歌。新中国成立
    后,社会制度的变革,生产关系的重组,生产力的解放,全国人民有了当
    家作主的自豪感,生产热情高涨,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散文家
    们用他们的笔记录了这些灿烂的篇章。老舍的《北京的春节》、李广田的
    《花潮》、杨朔的《茶花赋》、秦牧的《社稷坛抒情》、碧野的《天山景
    物记》等,盛赞了新中国人民新的生活,新的风尚,新的山川风物,新的
    爱国主义情感,讴歌了新中国“春光似海,盛世如花”!
    20世纪80年代吹起的改革开放的骀荡东风,将神州大地吹拂得绿意葱
    茏,花红烂漫。散文冲破了“左”的思想和古典主义艺术趣味的束缚,得
    到了新的崛起,迎来了散文史上的又一个春天。冰心的《绿的歌》、林斤
    澜的《春风》、峻青的《雄关赋》是对觉醒了的人民力量的赞颂,是对社
    会主义祖国“浓郁的春光,蓬勃的青春,崇高的理想,热切的希望”的讴
    歌。贾平凹的《丑石》、刘再复的《读沧海》、傅德岷的《伫立西湖畔》
    则是对拔擢人才的伯乐的呼唤,是人生奋斗与进取之歌,是对历史的反思
    和对数典忘祖思想的批判。
    中国百年散文是海外炎黄子孙思乡恋乡的乐曲。无论出于什么原因,
    海外游子远离祖国数十年,心里、梦里思念的仍然是自己生于斯、长于斯
    的那一片故土。正如《我的中国心》中所唱的:“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
    依然是中国心!”因此,海外散文家纷纷用他们的笔写下了对祖国、故土
    的思恋,萧白的《响在心中的水声》、张晓风的《愁乡石》、张拓芜的《
    纺车》、郭枫的《老家的树》、黄河浪的《故乡的榕树》、陈浩泉的《南
    音牵乡情》、李成俊的《深夜倾听“洪湖水”》、於梨华的《亲情·旧情
    ·友情》、阚家蓂的《我依然想回祖国》、聂华苓的《“国”格与“人”
    格》,都从不同角度表达了乡思与乡恋之情,以及对民族自尊与独立的“
    人格”“国格”的赞颂。
    中国百年散文是中西文化融合、艺术多元化的画卷。这百年是中西文
    化碰撞、融合的时期,20世纪20年代和80年代两次大规模地引进西方现代
    艺术技法,加上散文家主体意识的加强,散文与诗歌、小说、戏剧、电影
    等文体的交叉与渗透,散文的笔法得到了更新与拓展,呈现出多元化的趋
    势。百年散文中除了纪实的富于现实主义特征的散文而外,还有抒写主观
    情感、富于浪漫主义精神的散文。其体式,除了常见的小品、随笔、游记
    、印象记而外,还有对话体、告白体、书信体、寓言体……其手法,有纪
    实的、象征的、梦幻的、怪诞的、意识流的……其人称,有第一人称“我
    ”的,有第二人称“你”的,也有第三人称“他”的,甚至三种人称综合
    运用于一篇作品之内,构成了多姿多彩的艺术画卷。
    《中国散文百年精华鉴赏》一书就是从中国百年散文宝库中精选出来
    的。这些作品具有:(一)经典性。经时间的淘洗,大多是有定评的名家名
    作,即使少数不太为人们所熟悉的作者,其入选作品也属上乘佳作;(二)
    抒情性。无论记人、叙事、写景、状物,这些作品均情真意挚,朴素隽永
    ,展时代风貌,抒浓浓的亲情、友情、乡情、国情;(三)哲理性。哲理是
    “在最崇高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许多高尚的强有力的思想”(恩格斯),是
    散文家对生活本质的认识和人生奥秘真谛的揭示,本书所选的不少篇章冷
    峻深邃,饱含人生底蕴,能给人以人生启迪。
    《中国散文百年精华鉴赏》集作者简介、原作和鉴赏于一体,读者不
    仅在短时间内能饱览百年散文的精华,更能从鉴赏文字中进入原作思想艺
    术的堂奥,增知启慧,励操砥志,怡情养性。它将为提高民族文化精神添
    砖加瓦,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做一点微薄的贡献。
    傅德岷 韦济木

    文摘

    北京的冬季,地上还有积雪,灰黑色的秃树枝丫叉于晴朗的天空中,
    而远处有一二风筝浮动,在我是一种惊异和悲哀。
    故乡的风筝时节,是春二月,倘听到沙沙的风轮声,仰头便能看见一
    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蚣风筝。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没有风轮
    ,又放得很低,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模样。但此时地上的杨柳已经发芽,
    早的山桃也多吐蕾,和孩子们的天上的点缀相照应,打成一片春日的温和
    。我现在在那里呢?四面都还是严冬的肃杀,而久经诀别的故乡的久经逝
    去的春天,却就在这天空中荡漾了。
    但我是向来不爱放风筝的,不但不爱,并且嫌恶他,因为我以为这是
    没出息孩子所做的玩艺。和我相反的是我的小兄弟,他那时大概十岁内外
    罢,多病,瘦得不堪,然而最喜欢风筝,自己买不起,我又不许放,他只
    得张着小嘴,呆看着空中出神,有时至于小半日。远处的蟹风筝突然落下
    来了,他惊呼;两个瓦片风筝的缠绕解开了,他高兴得跳跃。他的这些,
    在我看来都是笑柄,可鄙的。
    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似乎多日不很看见他了,但记得曾见他在后园
    拾枯竹。我恍然大悟似的,便跑向少有人去的一间堆积杂物的小屋去,推
    开门,果然就在尘封的什物堆中发见了他。他向着大方凳,坐在小凳上;
    便很惊惶地站了起来,失了色瑟缩着。大方凳旁靠着一个蝴蝶风筝的竹骨
    ,还没有糊上纸,凳上是一对做眼睛用的小风轮,正用红纸条装饰着,将
    要完工了。我在破获秘密的满足中,又很愤怒他的瞒了我的眼睛,这样苦
    心孤诣地来偷做没出息孩子的玩艺。我即刻伸手折断了蝴蝶的一支翅骨,
    又将风轮掷在地下,踏扁了。论长幼,论力气,他是都敌不过我的,我当
    然得到完全的胜利,于是傲然走出,留他绝望地站在小屋里。后来他怎样
    ,我不知道,也没有留心。
    然而我的惩罚终于轮到了,在我们离别得很久之后,我已经是中年。
    我不幸偶而看了一本外国的讲论儿童的书,才知道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
    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于是二十年来毫不忆及的幼小时候对于精神的虐
    杀的这一幕,忽地在眼前展开,而我的心也仿佛同时变了铅块,很重很重
    的堕下去了。
    但心又不竟堕下去而至于断绝,他只是很重很重地堕着,堕着。
    我也知道补过的方法的:送他风筝,赞成他放,劝他放,我和他一同
    放。我们嚷着,跑着,笑着。——然而他其时已经和我一样,早已有了胡
    子了。
    我也知道还有一个补过的方法的:去讨他的宽恕,等他说:“我可是
    毫不怪你呵。”那么,我的心一定就轻松了,这确是一个可行的方法。有
    一回,我们会面的时候,是脸上都已添刻了许多“生”的辛苦的条纹,而
    我的心很沉重。我们渐渐谈起儿时的旧事来,我便叙述到这一节,自说少
    年时代的胡涂。“我可是毫不怪你呵。”我想,他要说了,我即刻便受了
    宽恕,我的心从此也宽松了罢。
    “有过这样的事么?”他惊异地笑着说,就象旁听着别人的故事一样
    。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全然忘却,毫无怨恨,又有什么宽恕之可言呢?无怨的恕,说谎罢了

    我还能希求什么呢?我的心只得沉重着。
    现在,故乡的春天又在这异地的空中了,既给我久经逝去的儿时的回
    忆,而一并也带着无可把握的悲哀。我倒不如躲到肃杀的严冬中去罢,—
    —但是,四面又明明是严冬,正给我非常的寒威和冷气。
    1925年1月24日
    (选自《野草》《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版)
    【鉴赏】文以情动人,没有真情实感的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鲁迅作
    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从不隐蔽自己的感情。一只小小的风筝,会那么长
    久地牵动着他的心绪,使他痛苦,使他沉重。《风筝》一起笔,就写出了
    这一点。“北京的冬季”天空中浮动着的一二风筝,“在我是一种惊异和
    悲哀”。原来它唤起了作者对往日的回忆,使作者想起了幼小时候对小兄
    弟的一次精神的虐杀。事隔二十年,当这一幕重新在眼前展开时,“我的
    心也仿佛同时变了铅块,很重很重地堕下去了”。一直到现在,异地空中
    的风筝“既给我久经逝去的儿时的回忆,而一并也带着无可把握的悲哀”
    。作者以风筝作为贯穿全文的线索,向读者展示了自己心灵的历程。
    《风筝》取材于作者的零星感受,描写了生活激流中一朵小小的浪花
    ——有关风筝的一段记忆,只是写了幼年时不准小兄弟放风筝和成年后讨
    兄弟宽恕的两个片断,情节可谓简单。可是,作者透过现象,于平凡中窥
    到了精深,揭示出自己行动的实质是对儿童的一次精神的虐杀。因此,才
    在人物活动和事件的发展中批判了自己,毫无保留地披露了自己的心灵。
    在这里,我们不能不惊服作者生活感受的深刻,不能不感佩作者严于解剖
    自己的精神,不能不叹服一个伟大革命家光明坦荡的胸怀。然而,文章仅
    仅是解剖了自己吗?不!人的思想意识来源于社会。旧中国是一个怎样黑
    暗的社会!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一味戕杀儿童活泼自然的天性,当时的封建
    复古势力更是极力用旧思想、旧文化、旧道德来束缚儿童。一般的家庭,
    也深受影响。所以,鲁迅批判自己,正是在同自己身上旧思想的因袭进行
    斗争。他的自我解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解剖社会。《风筝》的
    结尾说:“我倒不如躲到肃杀的严冬中去罢,——但是,四面又明明是严
    冬,正给我非常的寒威和冷气。”这不明明写出了当时的社会环境么!作
    者以精练的一笔,把具体的事件置于典型的社会背景之中,使自我解剖和
    当时的社会紧紧相连。由此可见,作者剪取的虽然是生活中的点滴片断,
    但由于渗透着精深的见解,所以文章以小见大,言近旨远,以一个独特的
    事件,反映了带有普遍性的问题。
    《风筝》的形象描写是出类拔萃的。作者不求“形似”,但求“神似
    ”,抓住人物的性格特点,寥寥几笔,神情毕肖。例如,对于小兄弟的“
    形”,作者并未着意刻画,只写了“十岁内外罢,多病,瘦得不堪”几笔
    ,却于具体的行动描写中,为其传“神”。小兄弟“最喜欢风筝,自己买
    不起,我又不许放,他只得张着小嘴,呆看着空中出神,有时至于小半日
    。远处的蟹风筝突然落下来了,他惊呼;两个瓦片风筝的缠绕解开了,他
    高兴得跳跃”。一个静的神态,两个动的细节,就淋漓尽致地写出了他对
    游戏的浓厚的兴趣。“我”“推开门,果然就在尘封的什物堆中发见了他
    ”,“他向着大方凳,坐在小凳上”,一个大蝴蝶风筝即将完工,“做眼
    睛用的小风轮”,还“用红纸条装饰着”,这个情景又使我们看到小兄弟
    工作得多么专注、细心!多么肯于钻研,富于创造!长兄代父,小兄弟看
    见了“我”,“便很惊惶地站了起来,失了色瑟缩着”,十分准确地揭示
    了小孩子当秘密被发现时的惶悚心理。“我”俨然是副家长的神态,“即
    刻伸手折断了蝴蝶的一支翅骨,又将风轮掷在地下,踏扁了”,并且“傲
    然走出”。“折”、“掷”、“踏”之后,“傲然走出”,多么穷形极态
    ,栩栩传神!时间的流逝,会洗去旧迹,在生活的辗转中,谁还将幼时的
    小事铭记心头?所以,当两人“脸上都已添刻了许多‘生’的辛苦的条纹
    ”,“我”又重提旧事的时候,“‘有过这样的事么?’他惊异地笑着说
    ,就象旁听着别人的故事一样”。这又是多么俭省的一笔!这一笔一笔的
    勾勒,好像一幅一幅的写意画;这一系列的行动描写,又好像一连串的电
    影镜头,将人物的形态与神韵一并摄了下来,呈现在人们眼前,使人如闻
    其声,如见其人,如临其境。《风筝》在人物描写上着墨不多,但却真实
    地再现了各自的心理与性格,达到了以少胜多的效果。而对旧社会的控诉
    ,对幼小者的同情,对自己旧思想的鞭笞,都渗透其中。
    “情”与“理”与“形”融为一体,这就是《风筝》的鲜明的特点。
    它以具体的形象和事例让读者去领会它深远的题旨,去感受它含蓄不尽的
    情意。P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