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闲来翻书[精装]
  • 共1个商家     15.80元~15.80
  • 作者:黄荭(作者)
  • 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第1版(2010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58025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闲来翻书》:
    三重奏,四重奏,蓝调芝加哥……
    凡尔赛宫的秋水
    无声处的诗意
    交出灵魂,可以。但给谁?
    走出卢浮宫
    我们都是都市鳄鱼
    “第二性”的未来,反抗的未来?
    假如,还有一片树叶可以遮住泰山……
    “请你,听我讲小王子的故事……”

    媒体推荐

    随手抓一个题目就信手发挥,这个“闲”功夫了得。“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禅之境界。印象皆虚,陈述也未必实。空有之间,有原是空,执着空,又到底不能无住。于是,只有闲闲,或可无所住。
      ——许倬云

    作者简介

    黄荭,1973年生,浙江乐清人。南京大学法语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1993年9月入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法语专业学习,1997年7月获南京大学文学学士学位。1997年9月-2000年1月在南京大学法语系攻读硕士学位,2000年2月获南京大学文学硕士学位(指导老师:钱林森),随后留本校法语系任教。 2001年9月-2004年7月在南京大学在职攻读博士学位,2004年6月获南京大学文学博士学位(指导老师:张新木)。2002年获法国政府奖学金并于2002年10月-2005年在巴黎第三大学-新索邦攻读博士学位,2005年9月获巴黎第三大学-新索邦文学博士学位(指导老师:Mireille Sacotte)。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员,国际杜拉斯学会会员。
    主编《圣艾克絮佩里作品》全集,编著《法语阅读理解·文化卷》、《法语畅谈法国文化》,主要译作有《梦》、《外面的世界II》、《凡尔赛宫的小阳伞》、《玫瑰的回忆》、《小王子》、《人类的大地》、《花事》、《然而》、《解读杜拉斯》、《爱如何降临》、《爱丽舍宫的陌生人》、《对面的疯子》、《秋之蝇》、《战斗的海狸》、《鳄鱼的黄眼睛》、《萨冈之恋》等。

    目录

    代序:“宅”在家里的黄荭
    题记:副文本
    三重奏,四重奏,蓝调芝加哥
    凡尔赛宫的秋水
    无声处的诗意
    “交出灵魂,可以,但给谁?”
    走出卢浮宫——闲话法国通俗小说
    我们都是都市鳄鱼
    “第二性”的未来,反抗的未来?——写在《第二性》出版六十周年
    假如,还有一片树叶可以遮住泰山
    “请你,听我讲小王子的故事……”
    69,情色,观念艺术及其他
    杜拉斯和“外面的世界”
    “先生,您打错电话了!”——《杜班街邮局》的故事及其他
    玛格丽特·杜拉斯:游走于现实与神话之间
    曾经花语

    序言

    实际上,出文集着实是一件冒险的事情:在不同时间段写的平常文章,原本娱乐和自娱,而且多少有最直接的目的和功效——比如约稿,或者译序——但被集结成册后,往往优点并没有成倍地放大,缺点却会以一种连续不断、强烈的方式送到别人的眼皮底下:于是,清新变成了浅薄,浪漫变成了做作,感性变成了脆弱……
    但是,尽管如此,到底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勇敢的人:比如黄荭。在黄山书社出的《经过》墨香尚未散去之时,我们又有了现在的这本《闲来翻书》。书名就已经是一个黄荭喜欢的自嘲方式(认识她的人应该都了解):书不过是茶余饭后之“闲”,而翻,既是翻看的翻,也是翻译的翻,但是都不过是茶余饭后之“闲”。这样的自嘲,是在当今的文字世界里应该有的态度。不都说我们进入后现代了吗,没有一点自嘲怎么活下去呢?

    文摘

    插图:



    再从宫殿出来的时候,站在露台,极目望去,满眼都是冰凉的秋水。一路的大理石雕像全部裹在罩子里,看不见春夏时露出的雪白的肩膀。阿波罗池也有些萧瑟,金黄的颜色黯淡了,脱水而出的阿波罗象征了太阳王路易十四,但隔了岁月,那种种旭日东升、美好前程的愿望都落到水里被打湿了,沉重得迈不开步子。
    穿过林荫道走一刻钟就到了大特里阿农,这原本是个村庄,一六六八年路易十四买下来作为凡尔赛的庭院,一六七。年他在这里建了一座饰有蓝白彩釉陶瓷的阁楼,但一六八七年“陶瓷特里阿农”被芒萨尔建的“大理石特里阿农”取代了。我无法想象之前蓝自彩釉陶瓷的阁楼是怎样的玲珑雅致,但芒萨尔的设计让我折服:浅浅的粉红色大理石柱子和墙面晕出一种温暖迷离的气息,仿佛风也愿意在这儿多停留一会儿,优优柔柔,绕梁三日的缱绻。但因为四处的树叶已经开始泛黄,开始一片片地凋落,几许斜阳透过疏疏的枝条照过来,像极了太阳王最后的告别。
    坐在水边的台阶上小憩,不知是走累了,还是迷失在历史的褶皱里,恍恍惚惚思想的野马就跑得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