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决战朝鲜(白金纪念版)[平装]
  • 共2个商家     25.90元~25.90
  • 作者:李峰(作者)
  • 出版社:湖北长江出版集团,长江文艺出版社;第4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2356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决战朝鲜(白金纪念版)》:《超限战》作者乔良 王湘穗联袂推荐
    《C形包围》作者戴旭《国破山河在》作者萨苏
    《我认识的鬼子兵》作者方军倾情作序
    中国人抒写抗美援朝的经典史诗。
    中国视角
    首次全景式再现抗美
    援朝波澜壮阔的历程
    犀利剖析
    首次写意中国陆海空
    在朝鲜战场雷霆崛起
    全新揭秘
    首次实写朝鲜人民军
    英勇南征的悲壮史诗
    直击真相
    首次披露苏联对华军
    援、空军参战的内幕。

    媒体推荐

    这是一场给美国人留下深刻历史记忆的战争,正是这场战争使得此后半个世纪、中美之间不再兵戎相见。为什么?《决战朝鲜》同时从宏观和微观的双重角度,给了世人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所以,《决战朝鲜》可以成为回顾和认识这段历史的必读书
      ——著名军事战略专家、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授、空军少将 乔良
    《决战朝鲜》是一曲英雄之歌,它穿越60年时间隧道,依然令人热血沸腾。
      ——著名军事战略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王湘穗
    抗美援朝战争是终结中国近代史的一战,不仅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军威,也一扫近代史上中国屡败于西方列强的屈辱纪录。尊严在勇者的剑锋之上。一个真正的剑客,可以倒在对方的剑下,但决不能跪在对方的剑下。一个国家和民族也必须敢于亮剑,在这个丛林法则盛行的世界上赢得起码的尊严和生存。
      ——著名军事战略专家、空军上校、《C形包围》作者戴旭
    “尊严不是无代价的!”这部《决战朝鲜》,我以为,就是为这些牺牲在朝鲜的中国军人,在我们心底树立起这样一座纪念碑。感谢作者的辛勤劳动。
      ——著名军事评论家、《国破山河在》作者萨苏
    原来,我对抗美援朝是有误解的。看了李峰先生的著作,我完全改变了看法。李峰写的《决战朝鲜》一书以恢宏的气势,凝练的语言,饱满的激情,翔实的史料,全景式再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历史。
      ——著名抗战口述历史研究者、《我认识的鬼子兵》作者方军

    作者简介

    李峰,祖籍湖北红安,老得有点勉强的70后,出版社编辑,湖北省作协会员,居住武汉,1999年创作长篇军事模拟小说《龙腾太平洋》,2002年创作《决战朝鲜》,2009年创作诗集《圣花集》,工作很认真,家庭很幸福,生活很开心,看书很杂乱,因为父辈爷叔都当过兵,所以在一个注重物质的时代还是非常崇敬英雄,对文史军事颇感兴趣,欢迎投稿,特别是军事类作品。

    目录

    序一 戴旭:尊严在勇者的剑锋之上
    序二 萨苏:尊严不是无代价的
    序三 方军:《决战朝鲜》是一本好书
    自序 李峰:不是我写得好,是先辈们打得好!
    序幕
    第一章 风云之初
    第二章 势破如竹
    第三章 硝烟滚滚
    第四章 清长大捷
    第五章 战局转旋
    第六章 虎跃鹰扬
    第七章 凯歌高奏
    附录一 丰碑——抗美援朝战争全景扫瞄
    附录二 军魂的较量——彭德怀与麦克阿瑟
    附录三 历史没有忘记——抗美援朝中的苏联对华军事援助
    附录四 朝鲜上空的鹰——米格15和F86的故事
    附录五 抗美援朝轶闻录——炒面的故事
    附图
    参考书目

    文摘

    版权页:



    十月十四日,麦克阿瑟飞到太平洋上的威克岛等待杜鲁门的到来。还在飞机上他就笑个不停,密苏里乡下佬要他到珍珠港会晤,偏不!选威克岛可以让杜鲁门多飞好几千英里,虽然自己也不太方便。威克岛可没珍珠港那么好的条件,大概自己也只能住海军提供的瓦楞铁活动小房屋,不过值!得给乡下佬个厉害看看,中国人管这叫什么?对,下马威!待会儿还有杀威棒呢!麦克阿瑟想着想着禁不住笑出了声,随从们还以为他是为能见到杜鲁门而兴奋不已呢。
    这天晚上,麦克阿瑟只睡了一个小时。他起床后刮了脸,穿上平时的便装咔叽布裤子、敞领衬衫和软帽,连勋章也没戴,只随意地在领子上佩了五星领章。他的副官惠特尼写道:“他看起来像睡了十二个小时一样精神焕发。”不过,他的这位精神焕发的上司忘了穿上礼服去见美国军队总司令,而且还违反了晋见总统的一切礼仪军规。连新兵都不会忘掉这么做的。
    麦克阿瑟在一大队开道车的陪伴下来到机场,许多见过大场面的记者都惊叹道:“这很像不同国家元首的会见。”
    杜鲁门到了。直到他走下舷梯,麦克阿瑟才走下吉普车迎上前去伸出手。
    杜鲁门一怔后笑道:“我很早就期望见到您,将军。”说着就握住了麦克阿瑟的手。
    麦克阿瑟点点头:“我希望下一次见面不会等得太久。”
    只有一个人注意到了杜麦会面时的微妙之处,这就是随同杜鲁门前来的、精通七国语言的弗农.阿.沃尔特斯,这位十多年后在巴黎与黄镇秘密谈判三年,为尼克松、基辛格访华铺路的美国语言学家(他以后还任过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在回忆录中记叙:
    杜鲁门先生慢慢走下舷梯,向将军走去,我有些惊奇地注意到,麦克阿瑟将军没有向杜鲁门总统行礼。美国宪法明文规定,总统是武装部队总司令。不管麦克阿瑟将军信仰如何,像他那样老资格的军人竟然不向美国总统行礼,在我看来是令人奇怪的。
    后来,沃尔特斯在杜鲁门晚年时,专门飞到独立城去看他。沃尔特斯鼓起勇气问杜鲁门:“总统先生,我能向您提一个轻率的问题吗?”杜鲁门说:“沃尔特斯,不存在什么轻率的问题,只有轻率的回答,在这方面我倒是个专家,所以,你就问吧。”沃尔特斯吞吞吐吐:·t总统先生,您到达威克岛后下飞机时,是否注意到……”不等他问完,杜鲁门就打断他:我是否注意到麦克阿瑟没有向美国总统行礼。你完全正确,我注意到了,我当时感到遗憾,因为我知道那意味着我同他打交道时将遇到麻烦。后来果然如此,我解除了他的职务,我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不管正确与否,他就是不了解如何治理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