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德川家康(共26册)[精装]
  • 共1个商家     520.00元~520.00
  • 作者:山冈庄八(作者),岳远坤(译者),王维幸(译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3779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德川家康(共26册)》特点:
    ●一部日本首相要求内阁成员必须研究的书
    ●一部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要求松下员工必须熟读的书
    ●一部美国驻日大使认为,要了解日本、超越日本,必先阅读的书
    ●一部韩国媒体评为“影响韩国CEO最有价值古典图书” 的书
    ●中国有两部书可以和《德川家康》相比,一是《资治通鉴》,一是《三国演义》。
    ——柏杨(著名史学家、作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政府官员读过这《德川家康(共26册)》,接受记者访问时说,他的朋友圈子─像是一些政府官员、商业阶层——主要把《德川家康》当作 “政治谋略指导书”。
    ——(香港)《文汇报》
    ●大书《德川家康》正在“受冻”最严重的江浙商界悄然走红,不少商界领袖一边苦思脱困之策,一边正认真研读这部书。
    ——《第一财经日报》                    
    ●中文简体字版从2007年12月出版面世开始,以每月10万册递增的速度,成为2008年罕见的畅销大书,被中国内地最大的读者群一致评为“史书、权书、谋书、商书、兵书五书合一”的杰作而购买、赠送、阅读,至2008年底,销售合计突破200万册。
    《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新浪网“2008年十大阅读热点”“《新周刊》2008中国娇子新锐榜年度图书”
    ●中文繁体字版1988年出版,被读者奉为“政略宝典、商战兵法”,成为政界、商界、学界、军方同时阅读和研究的大书,“德川家康”也成为上至政界商界知名人士下至贩夫走卒市井巷尾热门话题,至90年代中期,合计销售20万套500万册。
    ●韩国1971年推出首版开始,被所有大企业总裁与政界人士普遍购买、收藏、阅读、研究,30年间各种版本合计超过2000万册;2001年正式授权版本出版,至2005年销售合计超过100万册;《德川家康》连续多年成为首尔大学借阅率最高图书,被媒体评为“影响韩国CEO最有价值古典图书”。
    ●日文原文1950年在《北海道新闻》开始连载,历18年方才完毕,成为日本五六十年代“全民阅读” 图书;60年代出版,朝野争相购买,一时洛阳纸贵,1965年3月8日由时任首相佐藤荣作主持“销售突破1000万册”庆祝仪式,至80年代,图书合计销售4000万册;图书与动漫、动画、绘本、影视等各种版本,合计销售4亿册(集)。

    媒体推荐

    ●《德川家康》,每一行每一页,都充满谋略、诡诈、杀机,但也充满忠贞、效命,和崇高的统一全国的理念。中国有两部书可以和《德川家康》相比,一是《资治通鉴》,一是《三国演义》。——柏杨(著名史学家、作家)
      ●每次在政治上遇到麻烦,我便设想德川家康会怎么解决。然后,我得到了答案。 ——中曾根康弘(日本前首相)
      ●我从小就崇拜德川家康,他激发我的灵感和斗志。因此,我要求我的干部必须熟读《德川家康》。我考核干部的方式,便是查考他读《德川家康》的心得。 ——松下幸之助(松下电器创建人)
      ●在每一个日本人都是另一个德川家康,要了解日本、超越日本,必须先阅读《德川家康》。从无到有转弱为强的智慧展现,德川家康是日本大和魂的精神堡垒,是二次大战后激起全日本人的奋斗意志,使日本快速窜起,成为经济强国的钥匙。——赖世和(美国前驻日大使)
      ●即使在状况最危急的情况下,德川家康都能冷静地深思熟虑,做出正确判断,而且替未来埋下翻本的机会,这是让政治人物最心驰神往的理由。 ——王拓(学者、作家)
      ● 管理的核心是人的管理,《德川家康》我熟读四遍,并将他的自我管理、管理部下、选择接班人、组织经营方面的智慧运用于现代企业管理中,方取得今天的成就。我相信,《德川家康》的智慧是成功的管理者必备要件。 ——申宪哲(韩国SK株式会社社长)
      ● 为什么这么多政治人物都被德川家康的故事吸引?德川家康“在等待与忍耐中创造实力”的经营哲学,对所有人都会带来许多启发与鼓励。 ——李令仪(学者)
      ●我希望我国产业界人士赶快熟读此书,知己知彼,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汪公纪(学者、作家)
      ●《德川家康》直到步入2008年,才突然大刀阔斧进入市场,而最早热起来的地方不是北京而是江浙。联系到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中国中小企业的现状和德川家康时期非常相近,不再是大刀阔斧的改革时代,而是进入瓶颈期,也正是德川家康的忍耐发挥作用的时候。——《新京报》
      ● 这部书推出后,“有识人之明,有用人之度,有驱人之威,有容人之怀,能服人以德”的德川家康让江浙一带商人嗅到了企业经营之道。 ——《浙江日报》
      ●这部涵盖经济博弈、治国方略的《德川家康》,受到商界领袖及民众的广泛追捧。 ——《中国证券报》
      ● 二战后的日本千疮百孔,山冈庄八选择“德川家康”这个艰苦隐忍、最终成就大业的历史巨擘作为写作对象,对于当时落寞的日本国民,自有一种奋发鼓舞和深刻反省的作用。——《中国青年报》
      ●作品展现了德川家康作为乱世终结者和盛世开创者叱咤风云、曲折传奇的一生。 ——《解放日报》
      ●《德川家康》内容涵盖了政治角逐、军事谋略、经济博弈、治国方略。 ——《京华时报》
      ●“活着就是硬道理”,这是德川家康经营德川集团的第一原则。 ——《广州日报》
      ●《德川家康》简体中文版自2008年年初上市以来,销售势如破竹,在引进版图书中一枝独秀。 ——《福建日报》
      ●这是一部震撼人类的大书,被誉为“天下第一奇书”。 ——《都市晨报》
      ●山冈庄八用一千余万字的日文,对出现在德川家康生命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动作和心路历程,几乎都有细腻的描写,而提出主旨:“忍耐”! ——《扬子晚报》
      ●通过《德川家康》,中国读者可从中了解构成日本文化的深层元素。 ——《北京晚报》
      ●一部《德川家康》,被日本企业及其领导人常温常读,德川家康的掌故轶事被津津乐道。——《华商报》
      ●德川家康“忍耐”这一不合传统的观念,在二次大战后才被日本人真正体会理解,所以大家都有一个共识:等待,是为了培养复兴的幼苗。 ——《联合早报》
      ●这部跨越了德川家康一生75年的小说,前后勾连,其实也讲述了日本从平安时代结束以来怎样结束乱世开创太平的国家问题,也暗示了明治维新后同西洋列强争夺东亚的必然国策,写人情物理细腻清晰。 ——新华网
      ●既能忍得一时,又能忍得一世,这就是德川家康。但忍得一时绝非目的,还必须在忍耐之中保全将来足以东山再起的本钱。 ——新浪财经频道
      ●每一次面对危局时,德川家康最放心的,是集团的稳定,这是他最后出击的根本。 ——搜狐财经频道
      ●经济动荡,不如读读《德川家康》。 ——MSN财经频道
      ●德川家康乃是日本“菊与刀”文化的典型代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忍常人所不能忍,面对每一次危局,都能找到一条最好的化解之道。 ——中国证券网
      ●《孙子兵法》与《德川家康》,被认为是对日本现代企业影响最大的两本书。 ——上海证券网

    作者简介

    作者:(日)山冈庄八 译者:岳远坤 王维幸

    山冈庄八(1907-1978),日本著名历史小说家,著有《德川家康》、《织田信长》、《丰臣秀吉》、《伊达政宗》等,作品规模宏大,运笔细腻生动,代表了日本历史小说的最高成就。逝世后,因其杰出成就,被追授瑞宝勋章。

    目录

    德川家康01
    无比的谋略,无情的忍耐(柏杨)
    一 乱世破晓
    二 嫁途风波
    三 吉法师震世
    四 夫人登堂
    五 神女眼线
    六 种天下
    七 连环套
    八 将计就计
    九 小豆坂之役
    一0 慈母警言
    一一 寅年寅时
    一二 嫡庶之别
    一三 千里逃亡
    一四 异乡温柔
    一五 织田示威
    一六 战国夫妻
    一七 坐失良谋
    一八 生死离别
    一九 松平马印
    二0 浴房交锋
    二一 少雄惊世
    二二 樱花洗心尘
    二三 春雷之宴

    德川家康02
    一 兄妹重逢
    二 莽战安祥城
    三 内庭杀气
    四 粒米日月
    五 人质启程
    六 谋发潮见坂
    七 阿春受死
    八 绝代双骄
    九 八弥杀主
    十 无主之城
    十一 笼鸟大将
    十二 神佛悲肠
    十三 再战安祥城
    十四 雄主雄心
    十五 归去来兮
    十六 虎前戏虎
    十七 圣人之心
    十八 尾张丧主
    十九 狂乱祭父

    德川家康03
    一 政秀死谏
    二 竹千代学艺
    三 孤儿情动
    四 人初故事
    五 迎候少主
    六 雄杰初露
    七 禅师遗训
    八 大婚大苦
    九 喋血千叠台
    一0 藤吉郎出世
    一一 回冈崎
    一二 阑莺之城
    一三 乱世之相
    一四 马头军师
    一五 信长迎战
    一六 误杀
    一七 松平成军
    一八 元康初战
    一九 信长赌藤吉
    二0 桶狭间序曲
    二一 名刀横空
    二二 桶狭间之战

    德川家康04
    一 母子重逢
    二 今川败子
    三 “主公进城”
    四 信长择敌
    五 美女卧底
    六 清洲会
    七 风流舞
    八 筑山御殿
    九 琴瑟失调
    十 奇人军谈
    十一 一向宗暴乱
    十二 阿万出逃
    十三 家有诤臣
    十四 名枪战死
    十五 三条大鲤鱼
    十六 曳马野之围
    十七 筑山发威
    十八 内庭之道
    德川家康05
    德川家康06
    德川家康07
    德川家康08
    德川家康09
    德川家康10
    德川家康11
    德川家康12
    德川家康13
    德川家康14
    德川家康15
    德川家康16
    德川家康17
    德川家康18
    德川家康19
    德川家康20
    德川家康21
    德川家康22
    德川家康23
    德川家康24
    德川家康25
    德川家康26

    文摘

    德川家康01
    一 乱世破晓
    天文十年,公元一五四一年。
    是年,武田信玄二十一岁,上杉谦信十二岁,织田信长八岁,日后的平民太阁丰臣秀吉,尚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六岁孩童。
    大海彼岸,一衣带水的邻邦大明国,已至其中后期。欧洲,查尔斯五世向法兰克一世宣战并入侵法国;亨利八世己继承爱尔兰王位,对苏格兰国王詹姆士虎视眈眈,只欲除之而后快……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处处笼罩着战争的乌云。
    三河冈崎城内。
    虽说还是冬日,但已到了正月,天气开始变得温和。院子里伊势的东条持广赠送的那棵柑橘树上,已经挂满金灿灿的果实,芳香四溢。恐是被香气所诱,院子里的鸟雀格外多。年仅十六的城主松平广忠已沉默地凝视鸟雀多时。和煦的阳光下,去年桃花盛开时节出生的长子勘六,不时爬到广忠身前,抬头看看愁容满面的父亲。
    见此情形,阿久的心头如有冷风吹过。阿久乃松平广忠同族松平左近乘正之女,十五岁时嫁与当时年仅十三的广忠做侧室,如今已是一个年轻的母亲。她身形虽显柔弱,却亦颇有几分娇艳。若是遣退侍女,只剩下他们三人时,看起来不像是一家三口,倒像是姐姐在看护和照料着两个弟弟。
    “大人还没下定决心吗?”阿久道,“您若不答应,妾身必将遭到严厉的指责,家臣也定然会以为,是妾身出于嫉妒在阻止大人决断。”
    “阿久,你为何不像他们说的那般,表现出一点嫉妒之意?你我当时可是以正室相约……难道你忘了?”
    “妾身没忘……但一切都是为了松平家的未来啊。”这时,勘六依偎到母亲身边,阿久抱起他,继续道,“而且,听说於大小姐是出了名的美人,人们都称赞她有见识,有器量。真希望大人您能早早将她迎娶过来,好让家臣们安心。”
    广忠猛然抬眼盯着阿久;年轻而苍白的脸上怒气骤生:“你也想让我娶仇人之女,向人俯首帖耳?”
    “可这是为了大局——”
    “休要说了!”广忠狠劲拍了拍膝盖,激动地沉默着,眼圈不知不觉红了。良久,他才声音嘶哑道:“於大乃继母之女。她既是仇人的女儿,又是名义上的妹妹。我怎可为了苟且偷生,娶妹为妻……”他再也说不下去。
    阿久道:“作任何决定,都要考虑长远利益。”她声音很低,却一字一顿,异常坚决。
    广忠与阿久提到的於大,乃刈谷城城主水野忠政之女。刈谷与冈崎接壤。就在去年,广忠与忠政整整打了一年仗。
    於大小广忠两岁,芳龄十四,姿色远近闻名。年轻的广忠倒也不是未生过一睹芳容的念头,但他只是把她看作继母华阳院的女儿、自己的妹妹,而非要为政治作出牺牲的可悲女子。水野忠政定会晃动着他那颗肥圆的脑袋,带着阴险的笑容自言自语:“要是让於大嫁给松平广忠,对我来说可是有不少好处啊。”
    “阿久,我生母去世之后,继母嫁过来,你可知当时人们如何议论?”
    “这……妾身哪里知道。”
    “恐怕你即便知道也不会说。每每想到这些往事,我就觉得甚是难堪。”广忠一想到这些,便觉愤懑难抑。
    “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不!”广忠双眼冒火,“继母在刈谷城为水野生了五个孩子,忠守、信近、忠分、忠重,以及於大,个个容貌端正,身强体健。忠政为何舍弃为他生下那么多孩子的女人?又为何让她改嫁先父……”
    阿久立刻扑到广忠膝上,道:“大人万万不可如此说话。您要是这样说,阿久我……我……”
    此次事件中,阿久处境最是尴尬。水野忠政奸诈无情,他当年能够舍弃一个为自己生了五个孩子的女人,并让她改嫁松平氏,不难料想,他将女儿於大嫁到松平家之后,为广忠生下长子的阿久,将会有怎样的结局……
    目前松平氏实力远逊对手水野氏。水野氏与松平氏同仕于骏府的今川氏。但近年来尾张的织田信秀势力逐渐扩张,广忠的叔祖樱井的松平信定等人,正企图和织田信秀里应外合,将冈崎城据为己有。故冈崎家臣阿部大藏、大久保新八郎忠俊等人,都苦口婆心劝说阿久:“无论如何,请夫人多多担待。城主还年轻,您定要劝他答应这门亲事。”阿久的命运就此被卷入关系松平氏生死存亡的大事之中。广忠却始终未曾应允这门婚事。他深信,先父清康乃是中了水野忠政的奸计,才娶了水野氏五个孩子的母亲。
    广忠看看自己身边泣不成声的阿久,望望幼小天真的勘六,突然眼睛一亮,道:“阿久,我有主意了。”他扫视了一眼周围,然后在阿久耳边低语一番。阿久听着听着,脸上渐渐没了血色。
    “你明白了?”广忠压低声音,再次小心环视了一圈四周。
    阿久紧紧盯着广忠的眼睛,颤声道:“这么做,太、太残忍……”她的脸开始抽搐,放在膝上的双手也颤抖起来。
    “这有何残忍,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话可以这么说,但於大小姐是无辜的呀。”
    “无辜?我又有何辜?祖父和父亲都死于敌人刀下,我终有一日亦会如此。在这个世上,你不杀人,人必杀你。有人不就是为了生存,才把自家五个孩子的母亲送给对手吗……”
    “嘘——”阿久打断广忠。空阔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是阿久的侍女阿万。她禀报道:“太夫人从北苑过来了。”二人吃了一惊,面面相觑。广忠慌忙起身,准备去迎接继母。
    “不必拘礼。都坐着吧,这样很好。”清脆的声音传来,华阳院满面笑容走了进来。“呵,勘六也在。才几日未见,又长大了好多。来,乖孩子,让祖母抱抱!”广忠之父清康遇刺后,华阳院便落发为尼,法号源应。她虽已三十好几,却风韵犹存。勘六很是喜欢祖母,喜滋滋地爬上华阳院的膝头。
    “今日天气真好。”华阳院哄着膝头的稚儿,道,“从北苑过来时,顺道瞅了一眼酒谷和风吕谷,见到三五成群的黄莺,梅花也快开了,日子过得真快。不久前还与水野氏在寒风中苦战呢。”
    广忠略带讽刺地看了华阳院一眼。华阳院并不理会,若无其事地继续道:“广忠,於大今日晨来函了。”听到此话,阿久轻轻起身,走了出去。“年轻女子总是满脑子想着高兴事儿。她为松平氏和水野氏的和谈而高兴。信中哪,还猜测你的品性习惯,口气中对未来满心欢喜呢。终究还是不知道世事的艰险哪……她又明白多少人情世故?”华阳院轻轻举起勘六,大声笑道,“小勘六,比起你过世的祖父,你爹还差得远啊……如今东有今川,西有织田,甲斐有武田,小田原有北条。诸强环峙,松平水野继续争斗,只会两败俱伤,最终被人一口吞掉。广忠,这门婚事啊,可是我思前想后才提出的,你好生想想吧。”言罢,华阳院放下勘六,在他的笑脸上亲了一下。
    广忠对继母的自以为是和悠然自得实在难以忍受。父亲生前确实承认这个女人颇有才识。正因如此,广忠听到她拿自己与父亲比较,责怪他太不成熟时,不禁暗自恼恨,口头上却道:“既然是母亲的意思,孩儿自然没有异议。”
    “如此我便放心了。其实,这也是你父亲的心愿。”
    “父亲的心愿?”
    华阳院直视着广忠,道:“广忠,女人悲哀的命运,男人终无法明白。人生浮华,生离死别,都如梦如幻。一女侍二夫三夫,都不过是为了子孙代代繁荣昌盛。”
    “母亲的意思……您想在冈崎城中留下水野氏的血脉?”
    “不,是要遵照你父亲的意思,留下我这个老太婆和松平氏共同的血脉。”
    广忠疑惑地低吟一声。事实上,他对继母嫁给父亲的真实情形并不甚清楚。他一直认为,一切都是水野忠政的阴谋,继母乃是被水野强行塞给父亲做续弦的。
    可事实并非如此。清康主事时,松平氏实力远胜水野氏。一日,清康拜访水野忠政,在酒席上见水野夫人风姿绰约,不由口出戏言道:“把这个美丽贤淑的女人给了我罢。”华阳院当时已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了,可卑弱的忠政却不能对清康的戏言一笑了之。由于畏惧清康,忠政不声不响休掉了妻子。未久,清康便把华阳院娶过了门。华阳院那时的悲伤,何人能解?
    如今,松平水野两家的实力跟当时完全调了个个儿。为了避免悲剧重演,华阳院希望两家能够紧密联系起来。但每战必失、日渐势衰的广忠,哪里能解得她的这些心思?
    “母亲既然这般说,孩儿就娶她过门。但,於大若是不能生育,我便休掉她!母亲可同意?”广忠有些咄咄逼人。华阳院却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神情问流露出来的淡漠又激起了广忠的意气。他竖起双眉,道:“还有,若是松平水野两家迫不得已再动干戈,我必将水野氏赶尽杀绝。斯时请母亲莫要阻拦孩儿。”
    华阳院又笑了:“你自便吧。”男人的世界是崇尚武力的修罗场。在那里面,女人能做的事只有一件,便是委曲求全,生儿育女,让下一代来征服统治这个世间。
    广忠无言以对,再怎么意气用事,他亦不能将方才与阿久密议之事说出口。正在此时,众家臣神色凝重地走了进来。
    “主公,刈谷城派来了使者。”大久保新八郎刚一坐下,便急切地禀道。
    “看来水野忠政对这门婚事甚是热心。”高大壮硕的阿部大藏自言自语地说着,向侍女阿万递了个眼色。阿万心领神会,从华阳院手中接过孩子,出门去了。
    “现在我们只能忍。”叔父藏人信孝带着几分顾忌,偷看了一眼华阳院,叹道,“我们必须积蓄实力……而且於大小姐乃太夫人的亲骨肉,这也算得上一门不错的姻缘。”
    “不,这些只是小事。我们须综观全局。”大久保新八郎直视着广忠,道,“究竟谁能称霸天下,我们必须心中有数。”
    “谁能?”
    “听说武田晴信时时觊觎骏府,今川氏正如日中天,织田信秀也以日出之势迅速扩张,足利氏家臣们亦不可轻视……在诸强夹缝之中,小藩必须避免相互争斗,力求睦邻友好,同声连气,想尽办法生存下去。”
    “言之有理,现正值危难之机,婚事又是对方主动提出,真是祖宗在天有灵,助我松平氏获此良机。”
    华阳院一直在旁听众人讨论,微笑着默不作声。此时她挥了挥手,道:“各位不必担忧。”
    “太夫人的意思是……”
    “我已劝过广忠,他会顾全大局,娶於大过门。你说呢,广忠?”
    广忠满脸不快,把头扭到一边,道:“这种好事,孩儿求之不得。”
    “恭喜!”
    “恭喜主公!”
    老臣们纷纷祝贺,都高兴得大笑起来。对他们来说,婚姻和女人,都是让家族存续下去的手段和工具。将女人迎来送往以化解双方的矛盾,试图在敌人内部播下自己的种子,本来高贵纯洁的男女之情,被迫屈从于生存的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