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外国小说鉴赏辞典2:19世纪下半期卷[精装]
  • 共1个商家     54.00元~54.00
  • 作者:朱宪生(编者)
  • 出版社:上海辞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62906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外国小说鉴赏辞典⑵(19世纪下半期卷)》:外国文学鉴赏辞典大系

    目录

    出版说明
    总序
    凡例
    前言
    篇目表
    正文
    附录·作家小传

    序言

    外国文学源远流长,绚丽多姿。早在几千年以前,在人类文明的发祥地就已经孕育出了最初的文学瑰宝;在以后的岁月里,许多民族都产生过杰出的文学大师和众多的名家名著。人们热爱和珍视这些作家和作品,是因为优秀的文学作品体现了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显示了人类成长的精神轨迹,并给世世代代的人们以审美的愉悦。
    和中国文学一样,外国文学丰富而迷人,它像灯一样照亮过无数中国读者的心。鲁迅曾在《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一文中说过:他写小说当时“大约所仰仗的全是先前看过的百来篇外国作品和一点医学知识”。女作家铁凝最近在一篇文章中回忆了20世纪70年代,在不公开的状态下,她阅读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雨果、歌德、莎士比亚、狄更斯、卡夫卡、萨特、海明威、川端康成等作家的作品的感受。她说,这些作品“用文学的光烛照着我的心,也照耀出我生活中那么多丰富而微妙的颜色”;她还认为,“从古到今,人世间一切好的文学之所以一直被需要着,原因之一是它们有本领传达出一个民族最有活力的呼吸,有能力表现出一个时代最本质的情绪,它们能够代表一个民族在自己的时代所能达到的最高的想象力”(《文学是灯——东西文学经典与我的文学经历》)。如今,历史的脚步已经迈入21世纪,国门敞开,各个国度、各个时代、各种流派的优秀作品纷至沓来,与铁凝当年偷偷阅读有限的作品相比,我们的书架上早已琳琅满目。无疑,此刻的读者更能够领略到铁凝所谓的“最有活力的呼吸”、“最本质的情绪”和“最高的想象力”,更能充分地感受到外国文学复杂、多彩与奇异的魅力。
    20世纪初期以来,外国文学与中国文学之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交流、融汇与碰撞。确实,回眸百年来中国文学打破封闭格局,寻找与时代契合点的发展历程,不能不注意到外国文学留下的印记。这些印记有的经历史风雨的冲刷,已不甚清晰;有的经变形、同化,已成为中国文学本体的有机组成部分。探寻这种文化交往的轨迹,触摸异质文化交融的历史,可以清楚地告诉我们,外国文学的影响曾经深刻地改变了中国文学发展的道路,并有力地促进了中国读者精神上的成长。

    文摘

    又到了玫瑰花开的时候。小伙伴们在花园的宽阔道路上嬉戏。尼罗显然被派上更大的用场了,眼下给套上的可不是玩具车,而是一辆真正的婴儿车。当莱茜收紧那系在它结实脑袋上的扣环里的最后一根带子时,它驯服地站着动也不动。老安妮冲着车篷伛下身子,将车里的垫子拉拉平;这家人家的第二个、还没有起名字的女儿睡在上面,睁着一双大眼睛。这时莱茜已吆喝起来:“吁!驾!老安妮让开!”于是,这一小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踏上他们天天如此兜风的旅途了。
    伊莱丝的容貌比从前更加美丽动人,挽着鲁道夫的手臂,站在一旁观看。夫妇俩的脸上都挂着微笑。接着,他们两个便自去散步。他们沿着花园围墙,拨开灌木丛向边上走去,一会儿工夫,便走到那一直还锁着的花园小门门前。这儿的矮树的枝叶不像通常那样依依乱舞,而给一座骨架托住,使得他们像是穿过一条浓荫匝地的棚下小路。一眨眼,他们听到树上的群鸟鸣噪;鸟声啁啁啾啾,打破了这儿的异常寂静。伊莱丝的小手使劲地开着锁,锁舌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弹开。园里的鸟儿一下子停住了呜叫,一切又复宁静。花园小门给推开巴掌般的一道阔缝,便给里面漫地疯长的葛藤绊住了。伊莱丝使出全身气力推动,门后的葛藤也发出咯吱咯吱的撕裂声响,但小门是再也推不开一点儿了。
    她吃吃地笑着,抬起头来望着她的丈夫,终于说道:“你一定推得开!”
    鲁道夫用双手强行打开了通道,随后小心翼翼地将那些扯断的葛藤扔到身子的两旁。
    面前的一条白砾石小路给明亮的阳光照耀得闪闪烁烁,令人好像置身于月夜里一样。他们缓缓地穿过青翠欲滴的针叶树丛,经过杂草丛中灿然怒放的百叶蔷薇旁边,终于走到了芦苇小屋脚下的白砾石小道的尽端;屋前的花园坐椅已完全为蔓生植物所缠绕。跟去年夏天一样,燕子已在屋里营巢,匆忙地飞进飞出,一点儿也不胆怯。
    他们呆在一起说些什么呢?——对于伊莱丝来说,此刻是到达了圣地——他们时时沉默不语,只听到昆虫飞舞在弥漫芬芳香气的空中嗡嗡声。多年前,鲁道夫就听见过这样的嗡嗡声;它一直依然存在。人物全非,难道这些小不点儿的音乐家倒是永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