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母亲回忆录[平装]
  • 共1个商家     17.30元~17.30
  • 作者:徐九庆(作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5456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母亲回忆录》编辑推荐:这是一个草根家庭真实而感人的百年往事;
    这是一个儿子为天下最底层的母亲撰写的一曲恢弘命运交响乐;
    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这是一个对患精神病40年的丈夫不离不弃的母亲;
    这是一个以微薄的身躯,养育了四个儿子的母亲。她曲折而波澜壮阔的人生故事,其实就是中国底层妇女不屈服于命运的样本。
    献给天下所有的儿女们!

    作者简介

    徐九庆,重庆人,历史学博士,高级经济师。有多年国外学习和生活经历,从事教育工作多年,创办有自己的教育公司。对先进的教育理论颇有见解,并发表有20余篇论文。

    目录


    引子
    野草一样的母亲 生命中最坚韧的教育
    第一章
    盐商女儿的乡村童年史
    1.盐商家的女儿
    2.父亲在初夏离开
    3.姑父和养父的角色调换
    4.偏僻乡村的童年往事
    5.亲爱的启蒙老师
    6.和春梅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第二章
    太姥爷的教导和宁厂轰炸
    1.太姥爷的言传身教和难忘的早点
    2.收留远方的伯伯
    3.在宁厂大轰炸中目睹死亡

    第三章
    末代镇长的妻子和女儿
    1.少女在快乐的风中成长
    2.沈祖父和外祖母的爱情
    3.命运和末代镇长开的玩笑

    第四章
    就这样开始相濡以沫的一生
    1.火红年代,那个清纯如水的女子
    2.革命时期的“样板情书”
    3.父亲那充满传奇色彩的家庭
    4.今生就这样爱上你
    5.有一种爱叫相濡以沫

    第五章
    除夕婚事和诀别与新生
    1.一斤毛线和一张存折的故事
    2.革命时期的恋爱趣事
    3.大年三十的集体婚礼
    4.亲人弥留之际的微笑
    5.故人归来,无处话凄凉

    第六章
    疯了的年代,疯了的人……
    1.“蔫秀才”和母老虎的幸福生活
    2.关于那场叫做“文革”的浩劫
    3.摔碎的毛泽东石膏像
    4.我的父亲在疯了的时代病倒
    5.一张天下最珍贵的合照

    第七章
    母亲的文革之殇
    1.1976年,麻烦事儿找上门来
    2.抄家和莫须有的罪名
    3.“其乐无穷”的人斗
    4.比斗台上的母亲
    5.大年三十的那场冬雪
    6.那个对命运宽容的女人

    第八章
    冤家婆婆和最难的乖儿媳
    1.出生在大户人家里的恶奶奶
    2.爷爷去世后,母亲成了出气筒
    3.没有一点儿零花钱的儿媳
    4.可以气跑女儿的百岁老人
    5.一百零四岁,我奶奶的最后一个生日

    第九章
    有一种爱让我们泪流满面
    1.那些苦中带甜的日子
    2.最好的教育叫做言传身教
    3.有一种力量叫做“母爱”

    第十章
    有母亲的地方就是家
    1.跌到“福窝”里的母亲
    2.七十年后的故人重逢
    3.永远与太姥爷同在的故乡
    4.写给母亲的一封信
    5.有母亲的地方就是家

    序言

    慈母是世间最好的学校
    文/冉云飞

    “上帝不能无处不在,因此他创造了母亲。”这句有名的犹太谚语可能会使某些基督徒不以为然,但对深爱母亲的人来说,没有比这句话更能打动人心的了,我想对《母亲回忆录》的作者徐九庆先生来说也是如此。我因对母亲比较能尽人子之责,一些朋友凡是写有关于母亲的传记,或者腹藏有母亲的故事,都愿意拿给我看,讲给我听,故有机会仔细拜读《母亲回忆录》。
    家风就像文化是代代相传的,不会突然从天而降。作为传主的陈运美女士固是《母亲回忆录》的主角,但少了其他那些配角,便不能成功地展现她苦难、坚韧、有爱的一生。她在有爱的爷爷、母亲、继父的养育之下,从家道殷实到衰落凋敝,看在眼里,藏在心中,幸好还没有因其间的世态炎凉变得仇恨而冷漠。家道突变给人带来的心灵震撼及冲击,对人的社会判断、人际交往、为人处世都有相当大的影响,但对陈运美女士来说,被爷爷、母亲、继父等人爱的这种正能量终生包裹着,历经磨难而不改深爱,实是不幸中之大幸。
    父亲的早死,爷爷产业的衰败,继父的流放千里,文革时被关押批斗等等,任何一件事都足以使意志薄弱者颓然而生弃世之想,但陈运美女士却不这样做。其实这还不是她遭遇的日常生活中最难的事,与特别难处的婆婆和患了精神病的丈夫一起艰难地生活了四十多年,不仅给婆婆养老送终,至今仍在不离不弃地照顾病中的丈夫,还使每个孩子都受到了较好的教育,子孙辈不少人做出了可观的成就。如此有功于一家,此种成就说不上经天纬地,却自有一种难得的底层草根的坚韧顽强。

    胡适先生提倡人人都应该来写自传或者请他人作传,围绕着时代的迁衍、社会的变化记录下自己虽平凡而细致的一生。每个人的历史鲜活,才可能组成鲜活的社会、民族及国家历史,否则最终都沦为干瘪抽象的宏大叙事。旧日一部廿四史,就是一堆帝王起居注和一些大人物的道德旌表,即或酷吏列传等诸方面,也与平凡百姓的日常生活细节无涉,这是典型的对平民百姓的歧视。
    国家是由三要素亦即民众、土地、政府组成,决定了民众作为个体的无比重要性。人作为个体,哪怕渺小卑微如一粒尘埃,首先你应该自己看得起自己,正所谓自尊自重,才可能赢得他人对你的尊重。陈运美女士一生坎壈,但她从没有自轻自贱过。你看她在文革遭受批
    判时,那股子不服输不认错的劲头,说是平凡百姓的浩然正气,一点也不为过。更为重要的是,陈运美女士遭受如此多的磨难,其心之善良朴质,让那些遭点小挫折就怀疑人性中的美好之人,惭愧无地。在恶人处吃了亏,便用恶人的法子去对付他人,还自以为得计,这样的人。只能算是低等动物的“条件反射”所带来的“适者生存”罢了。
    徐九庆先生以母亲为中心,旁及家族中的许多人,虽然着墨不多,但《母亲回忆录》既算是写给慈母的传记,亦算是一部微型家族吏。在我看来,每个真爱自己父母,热爱自己家族的人,都应该花时问搜集自己家族的历史,把其间的来龙去脉搞清楚。这既符合吾国慎终追远的古老传统,也是对西方之“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之类哲学问题的一种现实因应。所以几年前网友国亚在关天茶舍撰写他的家族史,并最终以《一位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出版后,我是比较赞赏及认可的。
    有人或许会说,现在大家开始修族谱、支谱乃至家谱,还要写家族史,那不是叠床架屋,多此一举么?事情当然不能这样简单来看。千百年来,母爱的伟大被代代传扬,但母亲作为女性,在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至今仍受到不少歧视。有不少出色的女性,往往无名无姓,
    运气稍好者留下的也只是姓而无名。我们可以想一想,像陈运美女士这样为家庭倾尽心力的慈母,如果不是她幼子徐九庆先生执笔记下这一切,多少年后,她的后人又如何能再记起她姓甚名谁呢?虽然我们现在要提倡从身份走向契约的公民社会,但不管怎样,了解自己家庭
    (族)的历史,依旧是每个人有历史感的后人,必须具备的一点功课。古圣先贤说得好:一个不知先人历史为何物的人,永远是个婴儿。

    我们经常会听到生活中的强者,事业上有一定成就的人抱怨,甚至恨恨地说自己又被朋友出卖了,以前跟他(她)亲密时说的体己话,被抖了个底朝天,有的还殃及不少亲朋好友。一个“又”字使人感到他“翻船”已经不是一两次了,用交友不慎这样的话来轻描淡写地叙述,可能过于隐瞒其伤痛。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形呢?很多人只会谴责出卖者,很少有人反躬自省,交友之道的要妙何在?
    交友不需要那么多繁文缛节,不需要看上去多么高深的谋略,更不需要所谓“冰鉴”之类的相术,要的是看你想把他当成朋友的人,对父母的态度如何。一个对父母兄弟无真爱的人,哪怕他看上去好像多么在意你,这都是值得警惕的。清代湖南学者邓瑶在《与崇海秋大
    令书》中说:“且人必先于兄弟之伦,自问已尽,无少缺陷,然后可言交友。若兄弟而途人之,反能执途人而兄弟之,有是理乎?人亦肯信之乎?”我们的先人早就看出了此中奥妙:一个人把自己的兄弟(父母)当作外人,把外人当作兄弟(父母),有这样的道理吗?人们真的肯相信吗?但问题在于许多人昧于此种常识而不自知,终至常被小人利用。诸位想必明白我说此番话的用意何在?那就是像徐九庆先生一样敦睦兄弟之情,挚爱父母的人,其为人之重情尚义,自有其深厚的情感基础和逻辑必然。
    徐九庆先生无疑是个对父母非常有爱心的人,尤其是对历经千难万苦抚育自己的母亲,更是情深义重,故才在繁忙的事业中亲自撰写《母亲回忆录》,将母亲一生的劬劳记载下来,报达母爱于万一,让此种诚挚深邃的爱传诸后世。母慈子孝的说法虽然看上去很老套,但却
    是不折不扣的大实话。所以好的母亲都是有孝心的儿子传扬出来的,为什么如此说呢?母亲无慈爱,鲜有被子女传诵于口的;即令传诵于口,也不会形诸纸笔,将其勒石以记,或是出版问世。
    陈运美女士非常幸运,儿子是个非常重然诺的人,自从答应给你写一本书后,从来没有忘记过这样的夙愿。能在有生之年,得到一份由儿子亲自撰写你懿德善行的回忆录,实在是大堪安慰的事。作为你儿子的朋友,谨此恭贺,是为序。
    2012年6月上旬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