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毛泽东品评四大名著[平装]
  • 共1个商家     19.20元~19.20
  • 作者:盛巽昌(作者),李子迟(作者)
  •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70621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毛泽东品评四大名著》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盛巽昌,浙江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档案系毕业,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上海作家协会会员,研究与著述方向主要有三国文化、毛泽东文化、太平天国文化、民国文化等。著有《三国演义补证本》、《(品三国)补正》、《毛泽东眼中的历史人物》、《毛泽东这样学习历史,这样评点历史》、《太平天国文化大观》、《太平天国十四年》、《道可道》、《学林散叶》等。
    李子迟,湖南人。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为大学讲师,现居北京,自由撰稿人:著有《盛世中国》丛书、《战地记者》、《千年海盗》、《爹隋爱因斯坦》、《问世间情为何物》、《晚清民国大学之旅》、《中国历代名人情感揭秘》、《世界历代名人情感揭秘》等。

    目录

    序言
    第一卷 毛泽东品评《三国演义》
    毛泽东与《三国演义》、《三国志》的故事
    从小就是“三国故事大王”
    他至少读了70年的《三国演义》
    读《三国志》也有60多年
    《三国演义》“不看是不行的”
    到哪里都忘不了三国
    对三国中的人物如数家珍
    毛泽东如何品评《三国演义》与《三国志》
    《三国演义》“很有意思”
    裴松之注三国“有极大的好处”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不可等同视之
    毛泽东如何品评《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中的人物
    曹操“这个案要翻”
    诸葛亮“会处理民族关系”
    对关羽、张飞要“取其长去其短”
    华佗“读的是几年制?”
    毛泽东如何运用《三国演义》与《三国志》
    毛泽东、蔡和森与萧子升也是“桃园三结义”
    进步青年“过五关斩六将”才来到延安
    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第二卷 毛泽东品评《水浒传》
    毛泽东与《水浒传》的故事
    很早便爱读《水浒传》
    “我这些宝贝在路上到哪借去?丢了我就要断炊”
    林冲是“怎么个被逼上梁山来的?”
    不读《水浒传》“不算中国人”
    高度评价与经常运用《水浒传》
    《水浒传》“是反映当时政治情况的”
    那个卢俊义“是被逼上去的”
    “我要上山做替天行道的好汉”
    晚年的一次全面谈论《水浒传》

    第三卷 毛泽东品评《西游记》
    毛泽东与《西游记》的故事
    《西游记》是最早读到的古典小说
    “我还要去王母娘娘洗过脚的天池洗个澡呢”
    “学个唐三藏及鲁迅,实是功德无量”
    高度评价与经常运用《西游记》
    《西游记》总结了“农民起义的规律”
    保护孙悟空
    他们总逃不脱如来佛的手掌

    第四卷 毛泽东品评《红楼梦》
    毛泽东与《红楼梦》的故事
    《红楼梦》中好多段落都背得上来
    刘姥姥“是什么阶级出身?”
    《红楼梦》“你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
    亲自发动并领导《红楼梦》大辩论
    读到老,说到老,用到老
    垂暮之年仍在关注《红楼梦》
    毛泽东如何评价《红楼梦》与曹雪芹
    《红楼梦》“是古典小说中最好的一部”
    曹雪芹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伟大作家”
    毛泽东如何评点与运用《红楼梦》
    我们中国“大有大的难处”
    对张国焘说:我给你“带水”来了
    贾宝玉“要是生在今天,是参加革命了”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据贺子珍后来回忆:1929年前后,在井冈山的艰苦生活中,读书也许是毛泽东最大的乐趣了。他的口袋里常常装着一本书,有点空闲就拿出来看。所以,后勤部门为他做服装,都根据他的意思,把衣服的两个口袋做得大大的,好往里面装书。他博览群书,什么书都爱看。他读过几年私塾,古文根底很深,也喜欢李白、陆游等人的诗词,不但熟悉他们的作品,而且喜欢逐篇进行评价。在中国古典小说中,他最喜欢《红楼梦》、《水浒传》和《三国演义》,每种都看过好几遍。他的记忆力很好,看过的书都记得很清楚,而且善于汲取有用的东西,加以应用。
    后来,贺子珍听说有人诋毁毛泽东,说他指导革命不是用马列主义,而是用中国的旧小说《水浒传》、《三国演义》。贺子珍毫不客气地反驳说:“这种说法不对!我们的党领导土地革命,是受到了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是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作指导的。那时候,马列的书翻译过来的不多,尤其是我们在偏远的山区,能够看到的就更少了。记得当时在井冈山上,只有少数几本马列的书:《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等,毛泽东让用油印机印出来,发到各个连队学习。他还尽最大的努力普及马列主义知识。他同军队中的政工干部,经常轮流到各个连队讲课。当然,毛泽东是很熟悉中国的历史的,常常引用历史上的一些典故,作为工作的借鉴。古代的文学作品,如《三国演义》、《水浒传》等著作中的人物及事件,也常常被他引用来借古喻今。这些发生在古代中国土地上的事例,能够为中国的革命所用,这不是很正常、很好的事情吗?有什么不对呢?”(王行娟:《贺子珍的路》,作家出版社1985年版,第114~115页。)
    1930年5月,毛泽东作江西《寻邬调查》。他在“寻邬的文化”一节中写道:
    女子可以说全部不识字,全县女子识字的不过三百人。男子文化程度并不很低,南半县文化因交通与广东的影响比北半县更加发达,依全县人口说,约计如下:不识字百分之六十;能识字百分之四十;识字二百个,百分之二十;能记账,百分之十五;能看三国,百分之五;能写信,百分之三点五;能做文章,百分之一。初小学生百分之五(五千入);高小学生百分之八(八千人);中学生五百人,大学生三十人;出洋学生六人,秀才四百人,举人一人。(上列:的百分数,是每一项对于人口总数的比例。)(《毛泽东文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24页。)
    1932年1月,在那次批评他为“机会主义”、“狭隘经验论”的赣南会议之后,毛泽东又生病了。他带着贺子珍以及警卫班13个人,到东华山去了。东华山在瑞金东面二三十里外,山上树木蓊郁,山顶上有座古庙。毛泽东看中了这座古庙,住了进去。毛泽东在东华山住了50来天,连春节也是在那座古庙里冷冷清清地度过的。直到3月上旬的一天,周恩来派项英专门来请他下山。毛泽东在世外桃源般的东华山,埋头读书,津津有味地读《水浒传》、《三国演义》之类。(叶永烈:《历史选择了毛泽东》,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9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