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武侠文化通论续编[平装]
  • 共1个商家     25.20元~25.20
  • 作者:王立(作者)
  •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1009654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武侠文化通论续编》是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王立,文学博士,大连大学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东北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武侠文学研究会理事。曾任教吉林大学、曲阜师范大学、辽宁师范大学等校,在海内外出版有《宗教民俗文献与小说母题》、《文人审美心态与中国文学十大主题》、《佛经文学与古代小说母题比较研究》、《中国古代文学主题学思想研究》、《中国古代侠义复仇资料萃编》、《武侠文化通论》等多部著作。

    目录

    前言 武侠文学的文化史意义、民族风情及外来参照
    一、武侠文学的社会风俗史意义
    二、武侠文学中人类学内蕴的发掘
    三、武侠文学的伦理核心与叙述模式
    四、武侠文学的外来因素及其研究的参照
    第一编 侠义文化传统编
    第一章 醒悟:中国古代文学中的刺客侠义母题
    一、刺客的酬恩知遇临危授命
    二、刺客的辨明善恶良知突萌
    三、刺客的幡然醒悟反戈一击

    第二章 梁代文人咏侠诗的审美表现
    一、侠的豪气与区域、季节氛围表现
    二、梁代咏侠诗中的剑与马
    三、梁代诗中侠的知遇情结与侠的咏叹
    四、梁代文人咏侠诗审美表现探源

    第三章 唐诗豪侠精神中的少年情结
    一、年少慕侠情结与建功立业时代理想
    二、市井游侠风习讴歌与少年年龄特点表露
    三、功业豪气抒发的参照及民间侠少传闻内蕴

    第四章 敢以豪气服他族
    ——唐人豪侠情怀的传播外射举隅
    一、唐人让他族折服的种种方法
    二、显示国力和服他族过程中的诡计及过分表现
    三、豪气服他族传统风气的历史追溯

    第五章 唐五代以沉着宽容为豪略论
    一、唐代皇帝稳重宽容的具体表现种种
    二、唐代大臣稳重宽容对于政绩的良性促进
    三、稳重宽容的叙述结构及其表达的喜剧效果
    四、士人文化和唐代思潮撞击的历史成因

    第六章 人际关系与唐代社会的豪侠精神
    一、君臣关系所体现的豪侠尚气
    二、君民关系上体现的豪侠尚气精神
    三、大臣与同僚及下属关系所体现的豪侠尚气精神
    四、家庭关系中所体现的豪侠尚气精神

    第二编 侠义叙述的中外交流影响编
    第七章 汗血马、中西交流与豪侠英雄气概
    一、汗血马的出血原由及神化原因
    二、天马龙驹传闻功业取向之于汗血马传说的介入
    三、抒情文学中汗血马传说精神气概的扩散
    四、叙事文学中宝马意象的充实及佛经来源

    第八章 义禽义兽代诉冤故事及其佛经文献渊源
    一、明清笔记小说中的义兽代诉冤
    二、关于义禽代人诉冤的描写
    三、中古汉译佛经对于母题的触媒作用
    ……
    第三编 明清小说侠文化的性别视角编
    第四编 金庸小说及其外来影响编

    文摘

    版权页:



    从侠义传统的接受嗣续角度看,张良、傅介子等人的行刺义举,则带有一种为天下人伸张大义的性质。《史记·留侯世家》载张良为韩国旧臣子弟,韩灭后散家财求客,虽所募力士误击中秦王随从车辆,却让其惊惧非常。《世家》与《本纪》中写秦始皇对此事反应,一个是“大怒”,一个是“为盗所惊”。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三高度评价张良为韩报仇壮举:“……未逾年,始皇竞死,自此陈胜、吴广、田儋、项梁之徒,始相寻而起。是褫祖龙之魄,倡群雄之心,皆子房一击之力也,其关系岂小哉!余尝有诗云:‘不惜黄金募铁椎,祖龙身在魄先飞。齐田楚项纷纷起,输与先生第一机。”’这个向来为人忽视的手持百二十斤铁锤的力士,虽为张良以重金招募,却也干下了威震暴君、号召天下的壮烈之举,没想到刺客打响的“第一枪”竞有如此巨大鼓动力。
    《汉书·傅介子传》写他元凤四年时,痛恨楼兰王反复无常,主动向大将军霍光申请行刺,“以成承诸国”,乘醉在帐中刺死楼兰王,昭帝下诏:“平乐监傅介子持节使诛斩楼兰王安归首,悬之北阙,以直报怨,不烦师众,其封介子为义阳侯。”因此前楼兰多次杀害汉朝使节,在匈奴与汉之间徘徊不定,傅介子诱以金帛,用欺诈手段得以行刺,被冠之以正义复仇的美名,这在重华轻夷的古人心目中,无可厚非。傅介子的行刺,是蒙大将军霍光恩准的,不单是为君国,也带有对霍光本人信任的一种酬报意味,不可只以忠义视之。
    与荆轲刺秦王之前先以樊於期头颅作为进献礼,以取得信任伺机下手相似,干宝《搜神记》还写赤比为报父仇,甘愿将头颅割下,让后者代己向楚王复仇。“干将莫邪”重要内核是山中侠客不负重托,不惜为锄恶行义而献身。当侠客得知赤比父仇真相,要求他把自己头和剑拿来,以便往楚王处领赏,赤比只说了两个字:“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