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徒步大漠[平装]
  • 共1个商家     12.90元~12.90
  • 作者:张彬彬(作者)
  •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第1版(2004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65769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走自己的路
    有一首歌,叫《人在旅途》。有一句话,说人是这个世界的过客。
    在旅途,做过客,意思差不多,都是在走路。
    世界上的路千条万条,世界上的路千差万别,哪一条路上都有人,什么样的路都有人走。所谓“猪往前拱,鸡往后刨,各走各的路”,大概就是这意思吧。
    一位哲人说,这世界正是因为有了这千姿百态的差异才显得美丽。
    我想,哲人说这话的意思不是欣赏美丽,更多的是要我们容忍差异。
    现今的世界,思想的多元化,文化的多元化导致了生活的多元化。你选择在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北京长安街漫步可以自以为是,他愿意到荒山野岭、荆棘丛生的险路上跋涉也不能说
    非。尧茂书、余纯顺在有些人眼里是英雄,在另一些人看来却是鲁莽。这类事情,只能存异,无法求同。对一种思想和一种行为方式的认同,是需要时间的。当然,即便你永远也不认同,
    也是正常的。
    对有些人的道路选择,你可以不认同,但你不能不关注。因为同在一个世界里,同在一片蓝天下,他的所作所为,或多或少会对你产生影响。而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或者说得好听一点儿,是对未知世界探索的渴望,也会促使你对其他路上的人,尤其是在那些极少有人选择的路上行走的人,产生了解的愿望。张彬彬这本《徒步大漠》,或许可以使你的这种意愿得到满足。徒步大漠当然是件浪漫的事,但徒步大漠又是件艰难的事。想获得浪漫而避开艰难,躺在沙发上读读这本书,也不失为一种聪明的选择。
    我之所以读了这本书,并关注作者所选择的路,当然还有另外的原因。这位身高不足160厘米的女士乃是我刚满16周岁、身高已迭180厘米的儿子的母亲。
    雷鸣
    2004年4月20日

    作者简介

    张彬彬,生于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现任吉林日报记者部副主任,高级记者,著有散文集《长不满的月牙》近斯探险、纪实类作品多见于《新民晚报》、《旅行家》、《探险家》、《好日子》、《家庭》等报刊。是中国第一位、也是迄今为止惟一的一位成功穿越罗布泊的女记者,根据亲自经历出版了《魔鬼不敢走的路——穿越罗布泊》。是中国第一支丝绸之路新发现职业探险队发起人之一,曾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骑骆驼寻找塔里木河古河道,在大漠深处跋涉六天六夜,发发现了两处古代村落遗址和一座距今200多年的阿訇墓

    目录


    远古的呼唤
    用孩子一样的眼睛去看新奇的世界,你不知道前面等你的是山,还是河;你不知遵明天会遇见森社,还是沙漠;你不知道适中会遇到可怕的强盗,还是遭遇—段浪漫激情?走进大漠,那是离灵魂最近的地方……
    为什么非要在冬季?
    茫茫大漠,无避无拦,冷风嗖嗖,全程徒步,连可挡风的车都没有,怎抵得住寒冷的侵袭?瑟瑟寒风透骨凉,就像剥光了衣服置身冰天冻地中一样……
    告别“4批吗”和众朋友
    探险的渴望像灾难一样在我心中泛滥,像下跌的股票一样。越套越牢,使我无力自拔。丈马无力救我于水火之中,只能欣赏我,支持我……
    见到老朋友,结识新朋友
    这家伙,依然随意地穿着牛他裤、休闲服,连帽子都没戴,头发仍然建筑队么浓密,眼睛仍那么锐利明亮,看上去,比三年前更精神、更坚毅、更成熟了!他跑上来握住我的手,使劲儿握,手都攥疼了。
    探险队成立的当天,乌苏地陷
    若干年后,当我们的子孙谈到西域的时候、谈到丝绸之路的时候、谈到中国的探险的时候,会知道我们有值得荣濯的自己的科学探险队,有值得自豪的探险成就。
    上路了
    这里的山,都是风化石,一下雨,非常危险,山下设有很多防洪洞,可仍然防不胜防。2002年6月7日的那场山洪,百年不,冲毁了路段,1000多辆车、3000多人被困在山谷中6天……
    探险大本营
    那是我朝思暮想的野骆驼头,风用流沙把头骨打磨得干干净净,烈日将它烤得棉花一亲白,它那粗大的牙齿咀嚼过多少生硬的植物,它那高昂的头颅望穿了多少沙丘?
    想见总书记的沙迪克
    104岁的攸孜·沙迪克老人,白发飘飘,思路清晰,很健壮,很开朗。临别时,他向老唐表达了一个心愿,很想学当年新疆的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上北京毛主席……
    塔里木河防护堤的忧思
    塔里木河千年万年就那么肆意地流淌着,两岸的胡杨林是靠河水漫滩的方式滋润的;若用大堤截流,让水流到罗布泊去,而堤外已有自己的运行规律,总是人为地去改造它实在有些不自量力了。
    沙漠中最后一个有名字的地方
    烛光中,炕上的103岁的者祖母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她静静地盘艇坐在那里,即使见了生人,脸上也没有一丝表情。她的头上戴看花方巾,身上是_蓝底白花盼衣服,眼睛很大,紧抿着嘴角。那双像老牛皮似的手,骨和肉似乎分离了,满是褐皱。她像一幅古墓里的壁画…
    ……

    文摘

    插图



    书摘
    向西,向西,飞机载着我,寓现代文明的世界越来越远了,代之以沙漠、戈壁、连绵的山峦。过了兰州,变成了一座座雪山,我们的飞机与雪山并行,看上去距离顶多一二百米,我真担心来一股风什么的,会使飞机与山峦接吻。空姐告诉我,那就是天山山脉。
    走下飞机,已是晚上10点多钟。我和与我相差半小时抵达乌鲁木齐机场的新华社记者汪永基,一同被接到新疆宾馆时,已是午夜时分。
    我跳下车,一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翘首张望的人不是吴仕广么?这家伙,依然随意地穿着牛仔裤、休闲服,连帽子都没戴,头发仍然那么浓密,眼睛仍那么锐利明亮,看上去,比三年前更精神、更坚毅、更成熟了!他跑上来握住我的手,使劲儿地握,手都攥疼了。
    在这里,吴仕广设宴为我们接风。探险队的顾问夏训成、谷景和、穆舜英等研究沙漠、动植物、考古的专家学者刚刚撤去,因为明天还要召开丝路新发现探险队成立新闻发布会。走进餐厅,唐守业迎上来,我们紧紧地握手,自从罗布泊探险分手,已整整三年没见面了。细细打量他,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个子还是那么高,可怎么变瘦了哇!他告诉我,那次回来,他住过四次院,心脏、血糖、血压都出了问题,咳嗽一直延续了很久,变成了咽炎,现在肺部纹理过重,与在罗布泊吸进太多的沙尘有关……是的,那次从罗布泊出来,我干咳了一个多月,后来只要感冒,表现症状就是咳嗽,好在我不怎么感冒,也就不觉得怎样了。
    我告诉他,与嫂夫人通了电话,她向我诉苦求援,她说;“唐总身体大不如前,走前的一天晚上因心脏跳动过缓,还在打吊瓶,不让去,也白费,假如他在大漠里犯了病,不光自己没救了,还拖累了你们。你到新疆劝劝他,让他参加一下新闻发布会,不让他去探险了,行么?万一犟不过他,你可要多照顾点儿他,好么?”
    电话那边哽咽了,我鼻子有点酸。我理解老唐探险的渴望,我也体谅嫂夫人的忧虑和焦急。老唐身为报社总编辑还有一年才到退休年龄,可为了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他竟然4次找上级领导,终于提前一年离职,在许多人把官位看得很重的时候,他却轻易地放弃了。

    哈斯木一进屋,大家顿时兴奋起来,他是从早晨5点多钟开始赶着5峰骆驼,走了70公里路赶到这里的。那5峰骆驼中的3峰丢失了,刚刚找回来。他一边吃饭,一边讲起两个人、三个馕,三天三夜在沙漠中寻找骆驼的故事。
    骆驼是在罗布人村寨放养的,平常往草场上一放,不用管它,隔两天去看一次,就行了。几天前,哈斯木接到通知,探险队要用骆驼,他和驼工阿西木跑到草场上一看,顿时傻眼了,20峰骆驼竟然少了3峰,其中15峰在我们之前被租走,这3峰若找不到,就会影响我们的探险行程。两人急了,骑上两峰骆驼,带了三块烤馕,便沿着骆驼的大圆脚印,向大漠中追去。两人以为骆驼不会跑多远,只能在村寨附近活动,然而这一次例外,骆驼似乎蓄谋已久,追到晚上也没见骆驼的影儿。
    月亮升起来了,两人又累又饿又渴。幸亏今年沙漠上有积雪,两人一把雪一口馕,每人吃了半块馕。他们不敢多吃,因为不知道何时能找到骆驼,茫茫大漠,若没有吃的,生命就要受到威胁。
    大漠的夜晚很冷,两个人没有御寒的衣物,不敢停留,继续向前追踪。正是农历十几,月亮很大很亮,骆驼的蹄印不难辨认。又追了一夜,骆驼仍没有踪影。两个人明白只要沿着驼印走,肯定能迫上I可若跑得太久两人体力消耗太大,没有食物补充,又冷又饿,在这样的大漠上是很危险的。
    骆驼是善于在沙丘上行进的,丢失的骆驼专拣沙丘走。可人走在沙丘上就遭罪了,即便骑着骆驼,那骆驼又颠又簸的,颠得两人全身酸痛。总坐骆驼很冷,两人只得在沙漠上走一会儿,实在太饿了,拿出一个馕,掰成两半,每人吃半个。不求吃饱,但求饿不死。
    又一个黑夜来临了,实在太困了,两个人就轮流骑在骆驼上眯一觉。两人不敢同时睡着,一是怕走错了路,找不到丢失骆驼留下的脚印,还担心遇到狼,那就会在毫无知觉中送掉性命的。
    哈斯木的家在若羌县其盖力乡勃斯坦村。他从10岁起就开始放骆驼,最多的时候放五六十峰骆驼,他很喜欢骆驼,也许是多年同骆驼打交道的缘故,连他长的模样都有点儿像骆驼了。
    追到第二天,哈斯木明白了三峰骆驼逃跑的意图。他看出骆驼是一直向东去的,奔的是若羌方向。这些骆驼是去年8月从若羌买来的,它们要回老家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