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谋天下[平装]
  • 共1个商家     13.40元~13.40
  • 作者:辛欣(作者)
  • 出版社:湖北长江出版集团,崇文书局;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3170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谋天下》:诸葛亮临终留下的旷世奇谋。罗贯中没有道破的兵家秘笈。治兵之道,亦是为商之道;战场谋略,恰好职场攻略。全面解析三国鼎立局热最终瓦解的历史真相。大历史,大背景,大阅读,大震撼。

    媒体推荐

    最能体现诸葛亮的神机妙算的不是他生前谋划的无数战役,而是他早已洞悉自己离世后,天下格局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其长远的战略目光应该值得我们好好学习与借鉴
      ——《国家宝藏》作者沈阳 唐伯虎
    在冷兵器时代,战争除了血淋淋的短兵相搏,更是智慧与胆识的博弈。这部小说不仅仅再现了古人的智谋之术,也是一部为人处世的厚黑小说。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一个资本为王的时代,如何运用自身的资本或是借用他人的资本来创造自己的财富与领地,是一个所有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细读这部小说,许多困扰我们的东西就会迎刃而解。
      ——光大证券高管,《滚血球》作者 剑锋
    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其中的谋略令人匪夷所思,如果将之运用到商业管理中,一定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看完此书,我最大的获益就是明白了自己在经营中的某些缺陷,这些缺陷看似微小,却极有可能酿成大错。感谢作者在小说中的精辟解剖,使我豁然开朗,这对我将来的事业大有帮助!
      ——上海映像连锁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华强
    不可错过的一本好书,其间的为人处世之道极为深刻。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读过此书的年轻朋友们,相信你们今后的职场之路会越来越顺畅!
      ——原香港凤凰卫视北京节目制作中心栏目策划 苏瓷

    作者简介

    辛欣,本名刘欣,著名新生代作家,擅长悬疑及历史小说。行文严谨、流畅准确,以塑造多种性格人物见长。著有长篇小说《诡数》、短篇小说集《黑故事》。于2008年创建“西冷悬疑创作社”,成员包括喂小饱、有间客栈、花布、尾巴卷卷、散客月下等知名作家。该社于《悬疑XFILE》和《最悬疑》等杂志开有专栏。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偷渡
    第二章 中计
    第三章 破阵
    第四章 逼宫
    第五章 夜宴
    第六章 献计
    第七章 结义
    第九章 遣使
    第十章 密信
    第十一章 博弈
    第十二章 锦囊
    第十三章 笼络
    第十四章 比武
    第十五章 争锋
    第十六章 解惑
    第十七章 秘密
    第十八章 脱壳
    第十九章 狼烟
    第二十章 天下
    尾声

    文摘

    10月某口,初秋,有雾。
    蜀中阴平小道素来以绝险著称,小道长约三百余里,一路上荒山绝水,怪石丛生,举步维艰,这里除了少数猎户和采药人之外,一向人迹罕至,是猛兽飞禽的乐园。
    此时,一片万籁俱寂。忽然间,山谷中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沉寂,雾气之中,只见一名轻装士兵,左手提着战刀,右手拎了一只包袱,沿着崎岖的山路疾奔而来。他的前方,是一支悄无声息的军队。
    “报——”士兵拖着长音儿奔到一名将军跟前,单膝跪下,气喘吁吁道:“启……启禀都督,前方景谷三十余里,道路十分狭窄难行,仅容一人通过。谷中发现采药者一名,怀疑是蜀军探子,已取其首级在此。”说罢,将手中包袱往地上一一扔,里面滚出一颗人头来,肤色黝黑,表情十分惊恐,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
    那将军看上去约摸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十分高大威猛,脸部线条相当硬朗,原本还算整齐的大胡子被风吹得零零乱乱,一望便知是身经百战之人。他的面容犹如铁板一块,毫无表情,两道浓眉微微紧蹙,更显威严和果决。“可有蜀军的踪迹?”“启禀都督,并无敌军踪迹。”“很好。”将军站直身来,轻轻拂去落在盔甲上的尘土,回身高声下令:“各军听令,整束装备,即刻起行,日落之前务必通过景谷!”话音在寂静的山谷问回荡。
    他身后那上万名士兵,正横七竖八地瘫坐在乱石林木之间,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一张年轻稚嫩的脸,如今这脸上却都沾满了尘土、泥水和枯草烂叶,显得颇为狼狈。听到主帅下令,都极不情愿地拾起地上的兵器、粮草等物,缓缓站起身来。
    将军顿时横眉怒竖,厉声喝道:“居然敢如此怠慢?听着,再有怠慢者,定当军法处置!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全军立刻精神抖擞,整齐划一的怒吼仿佛出自一个喉咙。无声的军队一旦有了声音,便如山崩,如地裂,其势不可挡。
    将军岿然不动,刚毅的脸上总算挤出了一丝笑意:“好样的,这才像我的军队!”然后转身朝前方走去。
    这时,一名军官模样的人大步出列,向将军一拱手:“启禀都督,末将田续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将军停住脚步,偏过头冷冷地瞧着他:“说来听听。”
    田续再次拱手,朗声道:“都督,我军两天内急行了一百多里山路,这山是越走越险,谷是越行越狭,道是越走越难,弟兄们早已疲惫不堪,前方这景谷可不可以……”他忽然住口,眼神变得飘忽起来。
    将军仍旧面无表情:“你是说,要让兄弟们多歇一会儿?”
    田续抿着嘴唇犹豫了许久,终于道:“不,末将以为,还请都督下令撤军。”
    将军不怒反笑,回顾众将官:“这是你们的主意?”
    没人敢吭声,所有人都低着头。
    田续又向前走了一步,躬身道:“启禀都督,这只是末将自己的想法而已,跟旁人无关。都督,阴平小道道狭路险,实在不是行军之地,而且前方景谷仅容一人通过,如果蜀军在该处设下伏兵,或是于路狭林密处用火攻,咱们可是死无葬身之地啊!现在咱们刚入山不久,退回去也还不晚,如果再深入下去,只怕到时进不能进,退又不能退,呈围谷之困,大势则去矣,还望都督三思!”
    将军沉思了片刻,忽然大笑起来。
    田续的心彻底沉入深渊——他知道那笑声意味着什么。
    良久,将军止住笑声,沉声道:“田将军的口才很不错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能言善道了?差点就连老夫我都被你给说动了……简直就是妖言惑众!”话音落下,早已一拳挥出,重重地击在田续的面颊上。
    田续立刻被撂翻在地。将军不依不饶,上前一脚踩住他的头颅,厉声道:“出发之前,我便有言在先,此次进军乃是九死一生,意志不坚者莫入,贪生怕死者莫入……他奶奶的,如今险路尚未开始,便在此建议退兵,惑乱军心,你以为我征西大将军说的话是一文不值的狗屁吗?”说完,重重一脚,将出续的头脸踩进烂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