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股票作手回忆录[平装]
  • 共1个商家     33.00元~33.00
  • 作者:埃德文·拉斐尔(作者),张兴旺(译者)
  • 出版社: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6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1098508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股票作手回忆录》记述的是20世纪初最显赫的股票与期货投资者——利维摩尔生平事迹的经典作品。《股票作手回忆录》的中文版在上个世纪末曾经出版过;这次出版的译本,其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全面展示了80余年前这本书在美国《周六晚间邮报》上进行系列连载时的原貌,并配以当时的插图,真实地复原了当时的历史。值得指出的是,数十年来,一代又一代证券投资人,均通过阅读本书,从中学习金融操作所应秉持的态度、反应和感受。

    媒体推荐

    书评
    从铿锵的历史中,寻找经典;从凝血的经典中,检索未来的通途!
    “华安基金·世界资典译丛”立意在纷繁的往昔中,披沙拾金,以最鲜活的语言,再现真实的历史场景,从而使读者沉浸其中,体悟市场的风云变幻、血雨腥风。
    “兵者,诡道也。”市场亦然。
    “上兵伐谋。”
    无疑,本套丛书有助于读者拔开过往的云烟,从中发现惠助当下的智慧与谋略。

    作者简介

    作者:(美)埃德文·拉斐尔 译者:张兴旺

    埃德文·拉斐尔,做过记者、专栏作家和小说家。著作主要有《华尔街故事集》、《金色的洪流》、《劫掠者》、《一位股票经纪人的成长》等。

    译者简介:
    张兴旺,合译有《股票作手回忆录》。

    目录

    总序
    译者序
    序一
    序二

    第一章 华尔街最大的空头
    劳伦斯·利文斯顿掀起的风波
    谁是华尔街最大的空头
    利文斯顿的个性
    一个单刀直入的问题
    华尔街商人
    莫须有的罪名
    内幕消息
    研究轮盘赌
    采访技巧
    做出正确判断
    形形色色的交易者
    自动报价机意识
    投机客的弱点

    第二章 少年交易手击败投机商号
    学会解读报价纸带
    利文斯顿的第一个内线消息
    打败投机商号
    离奇的报价纸带解读能力
    一件棘手的事
    他们是怎么干的
    在纽约的头几个星期
    少年赌客破产了
    换地方
    圣路易斯历险记
    在泰勒公司发生的一切
    老迈克戴维特的秘笈
    算一笔旧账
    泰勒又被修理了一一回

    第三章 我绝对正确——却赔得身无分文
    詹姆斯·基涅的回忆
    当三点的钟声响起
    检验正确性
    代价不菲的经验
    摊低亏损
    有缺陷的交易方法
    一位新朋友
    地下股票经纪公司
    被屠宰的羔羊
    遭受欺骗
    轻微的惩罚
    一次有收获的中途停留
    重返华尔街

    第四章 25万美元的直觉
    图表与报价纸带
    空前的暴跌
    阿默愤怒了
    老帕特里奇先生的智慧
    市场教训
    一种神秘的预感
    潜意识的冲动
    报价纸带会撒谎吗
    警世之言
    一次便宜的教训
    利文斯顿的交易方法
    迪肯·怀特的消息
    迪肯采取行动
    选择操作时机

    第五章 我的鼎盛时期
    为大操作做准备
    理论正确,实践错误
    操作正确,却破了产
    关键的日子
    策划袭击立鼎公司
    可靠的盟友在起作用
    对安纳康达产生的预感
    工作的安慰剂
    迎接暴风雨的到来
    走上正确的道路
    资金调度站
    当厂一天的国王!
    市场颠覆
    突然的转变
    街头行乞
    亏损100万

    第六章 迄今为止无人能与股市匹敌
    从错误中吸取教训
    商品交易
    最小阻力线
    推市场一把
    一个例证
    摸清趋势
    粗心的代价
    无法击败的游戏
    靠策略挽救
    内部消息
    天才的策略
    七月棉花的一次交易
    快速行动的时机
    纯属运气

    第七章 无意中给别人占了便宜
    单枪匹马闯荡华尔街
    利用错误赚钱
    在画点的线上签字
    个性的高昂代价
    转瞬即逝的财富
    华尔街瘟神
    败于投机业
    回到纽约
    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
    感激的羁缚
    亏损的启示
    颗粒无收的5年

    第八章 100万美元的债务,100万美元的回报
    客串内幕人士
    少年赌客在拼命
    天意不饶人
    100万美元的债务
    全新的开始
    观望与等待
    伯利恒飞涨
    熊市的初现
    一次补仓的机会
    簿记问题
    为琐事而掏钱

    第九章 黑猫吉运与无法抑制的冲动
    黑色吉祥物
    抓门的声音
    利文斯顿的奇怪行为
    实情
    将账面盈利兑现
    凭经验兑现
    行情萌兆
    汽车板块中的跛脚鸭
    圭亚那黄金沉浮记
    负债100万
    利用行情赚钱
    空方打压热带贸易
    利文斯顿的策略分析

    第十章 咖啡垄断与定价委员会
    昂贵的第八
    追随利文斯顿
    迷惘的追随者
    让人无奈的赖账者
    利文斯顿的咖啡交易
    不可预知之事
    归咎于空方的打压
    婆罗洲锡逸事
    餐桌上的消息
    维森斯坦的失算
    定期放纵希望
    感激的约翰·盖茨
    再遭亏损
    评说阿奇逊
    塞姆·斯隆的撙节

    第十一章 为什么公众老输钱
    恭维之词
    没有最佳时机
    失去士气的人
    拉瑞·利文斯顿的至言
    健全的法规
    大扩容
    未署名的观点
    隐姓埋名的情报贩子
    吸筹待涨
    内幕抛空
    纽海文的实例
    利文斯顿:替罪羊

    第十二章 国王、平民与投机的弊害
    经纪商辅佐内幕人士的格套
    额外红利
    内幕人士签名的观点
    报价机夺福
    雅各布·利特尔辉煌的事业
    多头头目交易室里的一幕
    悉数偿还
    英雄末路
    摩斯的洛克岛集合基金
    投机埃里
    王者的废黜
    从名声显赫到邋遢龌龊

    英文版跋

    文摘

    书摘
                  劳伦斯·利文斯顿掀起的风波
      可能那个客户记得弗雷德的这个习惯,因此他坚持问道:“你听到了些什么?” 
      “什么也没听到,”弗雷德答道。他皱起了眉头。弗雷德拿公司的钱,其责任就是要打破僵局,于是他继续说道:“你听到的越少越好。不管怎样,都是一些有关下跌的谎言。如果你坚持想听,听到的无非只是灾难。”他稍作停顿,然后缓慢地令人难忘地说道:“我是田野里的一头牛。你无法让我相信,一夜之间,农场里的土地已经变得荒芜,泉水已经干涸,太阳已经罢工。无论我怎么看,我都看不到庄稼有任何变化,或钢铁交易有什么变化,或……”
      “此次崩盘一定有原因!”那个客户禁不住打断了他的话。
      “原因?”弗雷德轻蔑地重复道。但是,那个客户脸上的表情促使他很快地补充道:“我会跟詹姆逊联系,看看他们那边怎么说。”随后,他便离去了。
      其他的一些客户无动于衷地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们已经无药可救了。只有奇迹的出现,才能使他们复活,而他们不断地祈祷着奇迹的出现,已经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了。
      职员弗雷德又回来了。
      “当然喽!”他一进门便嚷嚷道,“我知道是这样!我早说过了!”
      客户们不满地看着他走到最佳的演讲位置——疯狂的股票行情收报机旁。就算他真的知道或说过些什么,他们也都没听见。正是这样,他们在崩盘前才没有抛出手头的股票,这全是弗雷德的责任。
      “劳伦斯·利文斯顿在袭击市场!”他得意地叫道。
      我一下子变得很轻松,又充满了活力和热情,生活在向我微笑,哪怕在华尔街都一样。我笑了起来,由衷地感到快乐。
      弗雷德突然转身,皱着眉头。但一想起我是老板的朋友,一位潜在的客户,他的眉头就舒展开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客户们也都瞪着我,那天交易室里还是头一回传出笑声。
      我的一位性格温和、业务老到的朋友转过身,亲切地问我:“什么事触动你了?”
      “消失的过去!”我愉快地回答道。
      客户们礼貌地把头转了过去,只有一个人在笑,而他在经纪人那儿早已欠了一屁股债。
      “这回形势跟往常不同,没那么明朗,我想我可能是老了,无法与你苟同。”我朋友说道。
      “不,那是因为我每次一听到弗雷德的演说,就会变得年轻。”我宽慰他。
      我朋友出于职业的原因,涉及他的客户利益时,通常显得比较保守。他感觉到别人在纷纷议论我,对我的观点表示不满,因为我总是认为,没有人在股市里会一直赢。为了防止别人听到我的话,他很明智地先发制人,朝我亲切地笑笑,说道:“跟我来,小家伙!”
      我来到他的私人办公室,把隔音门关上。他示意我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我坐下了,他看上去一副想讨好我的样子。
      “尽管你让客户过久地相信上涨行情,可我并不想因此责怪你。”我向他保证。
      “不,但我猜你打算讲几句有关华尔街专业人士愚蠢之类的话。我这儿没有为你准备演讲台,而我听罗伯特·查姆伯尔斯(Robert W.Chambers)说,他们在你那地窖般的俱乐部里为你提供了演讲台,但是我会阻止你这么做。你为什么笑?”
      “当我听到你那个年轻的弗雷德如此肯定地宣称,股价暴跌是由于劳伦斯·利文斯顿的掼压袭击引起的,我不禁感到,我又回到了19世纪晚期或20世纪初的华尔街,当时我正在为一份午报的华尔街栏目撰稿。当然,他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不让客户有太多的想法,这是他的工作嘛!”
      “但是,利文斯顿当时没在操作呀,”我朋友抗议道,他不但是一个就事论事的人,同时还是纽约证交所最得力的主管之一。
      “他一直都在华尔街。”我说道。
      他显得如此困惑,继而又如此不安,我赶紧向他解释:
      “他不是一个股票操盘手,他只是被当作一个行情借口而已,只是他的名字稍微有些变化。过去是詹姆斯·基涅,在他之前是查尔斯·沃利士欧福尔,更早的时候是丹尼尔·德鲁。你们这些经纪人早就发现一般的跟风者——也就是你们普通的客户——需要的不是理由而是借口——他们交易行为的借口,在他人游戏中盲目跟风的借口,股市在不恰当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出现不良行为的借口,以及为他自己和经纪人的低能找借口。只要不是真相,任何一个借口都可以用来解释大伙儿都心知肚明的情况——而情况恰恰是有时客户真的是一头蠢驴。他赔了钱,却还得付你佣金。所以,当上涨行情一到头,利润赚不到手,受托的经纪人就不得不为自己开脱,声明自己与股市暴跌无关。
      “嗨!”我朋友突然插话,“你知道想让你客户回去,这么劝说肯定是无济于事的。你还是少费口舌,让那头老骡子来把他们撵走。”
      “对此我没啥意见,”我说道,“但是,为了证明牛市已经到头,你们每次在自然暴跌来临的时候,总是骗大众说,某个大操盘手正在放空股票,这种惯用的伎俩我很反对。当弗雷德说利文斯顿正在打压市场的时候,我忍不住笑了,你对此是不是很纳闷?”
      “什么使得你如此确信利文斯顿没在打压市场?”我朋友用既礼貌又生硬的口气问道。一本正经的人在反驳他们的朋友,使他们无言以对时,通常也是这么问的。口气冷冰冰的。
      但是,我感激地朝他笑笑,回答道:“是常识让我这么想的。现在正处于熊市,而市场上有太多的低能儿还想着做多头。这次崩盘来得太剧烈、太惨痛,那些盈利几乎化为乌有的人不可能再高兴得起来。然而,这么做是合理的,也就是说,是合乎逻辑的。在这种时候,纯粹怀疑利文斯顿大量放空股票,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恶意的侮辱。你提起他来,就好像他过去是一个场内交易员,专门寻求止损的法则。你究竟为何不把真相告诉客户?”
      “你认识利文斯顿吗?”我可怜的朋友问道。
      我想,如果我说我不认识利文斯顿的话,他就会感到无比欣慰,我也乐意这么做。于是,我说道:“我不认识。”
      果不出我所料,他笑了!
      “我想也是!”他说,“你可能认为,自从你15年前离开华尔街以来,一切都没变,但是我却知道一切都已改变。”
      “且慢,老兄,其实我每年都写一篇文章来证明华尔街没有改变,”我抗议道,“我已经连续写了好几年了。”
      “是,是,我知道。每次看完,我都想笑。”他肯定在嘲笑我的文章。
      “有不对劲的地方吗?”我问他,毫无半点挑衅之意。
      “原则性的错误。你挑出来写的都是一些本身不会发生变化的东西……”
      “我写的是股票经纪人,他们的客户,全国各地所有投机商的心理活动,他们的投机理念,证券交易所主管们令人吃惊的短浅的目光,以及这样一个事实:击不垮的股票投机游戏仍旧像从前一样,无法被击垮。股票经纪人所依赖的客户如今把胡子剃得干干净净,回想六年前,他们都留了一小绺胡须。但是,他们到华尔街干的还是一样的差事,赔了钱,随后灰溜溜地离去,跟过去一样。如果拿你当一个典型的例子来看,我敢说,股票经纪人也一点没变。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想说的就是:我知道利文斯顿在打压市场。”
      “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啦!”他自作聪明地笑起来——全然把我当作一个客户。
      “你是他主要的经纪人之一吗?”
      “不,但是他的经纪人一直都是些大操盘手。”
      P5-8